小转铃专栏:印度有个“粉红帮”

小转铃

2014-08-20 11:0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有人说,上次介绍的诺贝尔医学奖得主Gertrude太学霸了,虽然她直到中年才完成科研上的逆袭,但毕竟青少年时期就在学业上崭露头角,爸爸还是犹太牙医,家庭富足,又有追求知识的传统,拼起爹来毫不逊色,她的成功并非小概率事件!揽镜自照,你我只是元谋人的后裔,能熟练使用工具就不错了,还是继续搓搓麻将打发余生吧。
       且慢!本次我要介绍的这位女英雄桑帕(Sampat Pal Devi),绝对不可能再有拼爹的嫌疑。她本人也不是学霸,而是学霸的好基友——文盲。这位女英雄,出生时选择了地球服务器上难度最高的一个地区:印度班达肯(Bundelkhand)。这个地方目前分属于北方邦和中央邦,以其贫穷,落后,匪患众多而闻名。在印度这片神奇的土地上,以女性身份练级的玩家,可以称得上是极限运动爱好者。和当地的其他女性一样,桑帕早早就被剥夺了学习的资格,刚满12岁,就被父母嫁(Mài)给了邻村20岁的一个卖冰棍的。童婚,在当地是常态。她15岁就怀了孕,连着生了两个孩子之后感觉快扑街了想结扎,可婆婆不让,于是,她只得又连着生了三个。等把五个孩子都拉扯大,她已年过四十,正宗是个中年妇女。
       不过,桑帕有的是勇气和人格魅力!从小,她就看不惯男人对女人颐指气使。16岁那年,她看到邻居虐待妻子,便挺身而出,冒着多管闲事被雷劈的危险保护了她。长大后,她曾在政府中工作过一段时间,作为一个心智健全的人,她对印度官僚体系的腐败无能深恶痛绝。在班达肯地区,有五分之一的人口是贱民,女性贱民尤其遭受着可怕的双重歧视。有一天,她见到一个人殴打妻子,她上前制止,却反遭痛打。次日,她带着五个姐妹和五根竹棍,把这个人狠狠揍了一顿。消息传开,当地的女性深受鼓舞,纷纷要求加入她们这个组织。围绕在桑帕周围的女性越来越多,她们以力量为手段,警告施虐者和不愿为强奸案立案的警察,以帮助在家暴和强奸案中受到伤害的女性。2006年,这个女性民间互助团统一了她们的工具和服装——标志性的竹棍和粉红莎丽。她们把自己叫做“粉红帮”(Gulabi Gang),这一年,桑帕48岁。正是中国的桑帕们大跳广场舞的年纪。
       “粉红帮”到现在已有八年历史。在这短短的八年里,这个奇特而又热血的组织在班达肯地区和印度全境快速成长,吸引了全世界的注意,相关的媒体报道和学术论文不计其数,甚至还有导演以其为原型拍了电影。桑帕在民间的声望也与日俱增。或许很多人会认为,女人永远打不过男人,一群老女人,那就更是战五渣。但正如霍布斯所说,“自然使人在身心两方面的能力都十分相等,有时某人的体力虽则显然比另一人强,或是脑力比另一人敏捷;但这一切总加在一起,也不会使人与人之间的差别大到使这人能要求获得人家不能像他一样要求的任何利益,因为就体力而论,最弱的人运用密谋或者与其他处在同一种危险下的人联合起来,就能具有足够的力量来杀死最强的人。”逼迫这些女性组织起来进行武力反击的,正是对死于暴力、犯罪和不公正的恐惧。在纪录片里,桑帕和她的“粉红帮”,有很多时间在训练和练习击技,有很多时间在和别人说理辩论,真正诉诸武力的情况并不多。但她们对正义的坚持和诉求,和哪怕是悬而不落的竹棍战略,却为她们赢得了能够平等对谈的一席之地。
       如今的“粉红帮”,不仅帮助女性,也帮助受到不公正对待的穷人。因此,男性追随者也越来越多,据说仅北方邦和中央邦就有27万名成员。她们如今还建造了自己的学校,为贫穷的男孩和女孩提供教育,教会女孩子缝纫等职业技能,女孩既能为家庭带来财源,父母也就不一定愿意早早将她们嫁掉以换取彩礼了。桑帕并不像是一个极端的人,她说:“我很敬重甘地和他的非暴力信仰。只不过,我的风格和他不同。”2012年她还参加了竞选,虽然失败,却并未放弃。政治,相对于她之前所做的社区组织,是更大、更黑暗的一个领域,她的政治抱负,也使她在“粉红帮”中的地位受到威胁。但是,不管怎样,56岁的她,还在为世上的公义和理想,拼命地蹦跶着。这是何等的活力。与之相比,逼婚抱孙和稀泥,保健养身传女德,虽无可厚非,却是怎么看都透着一股沉沉的暮气。是站在蛋的一边,还是站在墙的一边,这和知识无关,和背景无关,只和真心有关。桑帕说:“我也不了解桑帕,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做这些事情。等我死了,那些反对我的人不妨把我的脑袋打开看看,里面到底是些什么东西。当然,我更希望他们看看我的心。那对他们有好处。”
责任编辑:顾明澎湃新闻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