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斌:看守所8年害怕白天到来,感到亲情是最大财富

澎湃新闻记者 马世鹏

2014-08-23 15:2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念斌:希望不要再有下一个人像我这样。  @我是念斌的姐姐 图

       2014年8月22日,福建高院宣判念斌无罪。
       为了这个结果,念斌整整等了8年。戴了6年的工字镣铐脱下来之后,念斌的手脚反而开始酸痛。最绝望的时候,念斌甚至害怕白天的到来,因为死刑总在天亮后执行。
       念斌依然相信法律的公正。他说,审判长宣告他无罪的时候,他感到“正义的力量战胜了邪恶”。
“希望不要再有下一个人像我这样”
       澎湃新闻:今天出来时是什么样的心情?
       念斌:今天听到宣判的时候,真的很高兴,等待8年终于申冤了。宣判之后我就被带到看守所,在看守所和哥哥姐姐碰头,我情绪突然爆发,8年了,看到我家里人为我奔走呐喊,我真的很激动。
       澎湃新闻:什么时候知道要宣判无罪的?
       念斌:8月19日福建高院发函给我说22号开庭宣判,法院宣判的时候我才知道。这次开庭很有信心,因为6月25号开庭开了2天,2013年7月开庭4天,这几天加起来我们揭发他们太多的漏洞,这些都暴露在大众面前。这次即使判我死刑,我念斌也不会灰心,我还是相信最高人民法院死刑复核是公正的。
       这次开庭我很有信心,无罪的希望很大,审判长宣读判决书,讲到前几句我心里就有底了,觉得正义的力量已经到来了,正义的力量战胜邪恶了。
       澎湃新闻:你觉得你被无罪释放是什么原因促成的?
       念斌:第一,这件事不是我做的,最近两次开庭,已经揭发他们太多的漏洞。第二,如果遇到一个正义的法官,在8年前他就可以宣布我无罪释放,因为他证据造假,没办法再掩盖下去了,这件事情受到了全国的关注。
       我也希望,我这个案子作为一个例子,希望不要再有下一个人像我这样,我真的不希望看到这种事情发生。
       澎湃新闻:你觉得为什么审了这么多年才翻案?
       念斌:我的案子也可以说是全国都知道的,司法慢慢改革,这几年我每次开庭都揭发案件的问题,已经没办法再掩盖,才采纳我们揭发他们造假的事实,现在才还我清白和公道。其实不要拖8年,8年前就可以放我,任何一个对法律负责的人,都可以从案子中看出很多疑点。可是法院、检察院没有一个人认真审查案件,公安提交什么就采纳什么。
       澎湃新闻:你是怎么知道中国在进行司法改革的?
       念斌:看守所里可以看到,看中央一套、看报纸,包括这几年的冤假错案、有关司法改革的报道我在里面都有了解。
       澎湃新闻:看到这些节目的时候是怎么想的?
       念斌:心里很激动,当时我也考虑到党中央上面政策是好的,如果没有动员全国的力量,可能这次还是维持原判。现在没办法掩盖了,才做出无罪的判决。
       澎湃新闻:还相信法律吗?
       念斌:相信法律,相信人间还有正义,我认为最终是法律的公正救了我,正义真的来了。
 为保全家庭承担罪名
       澎湃新闻:当年你是怎么被抓的?
       念斌:2006年8月7号,平潭县公安局叫我去协助调查,我先去刑警队,刑警队大队长游经飞就把我带到提审室去,他叫我按他所说的去承认投毒罪,不然还要冤枉我老婆。
       当时我不听他的,刑警队的翁其峰对我刑讯逼供,用皮锤打我,用竹片插我的肋骨。我当时被打得受不了想咬舌自杀。我跟他讲,不是我做的,你把莫须有的罪名强加于我。游经飞说,我说是你就是你,错抓不错放。
       8月8号中午,游经飞拿我老婆来威胁我,他说要把我老婆也抓进来。因为我两个哥哥都去世了,我妈妈还有食道癌,我儿子还不到四岁,那么小,我老婆也被抓了,谁来照顾他。我跟我老婆两个人都冤枉,倒不如我一个人承担这莫须有的罪名。所以,他叫我怎么说我就怎么说。
       澎湃新闻:他们对你刑讯逼供的时候有录像吗?
       念斌:刑讯逼供的时候没有录像,但他们教我说话的录像被剪辑掉了,他们不敢拿出完整的录像。
       澎湃新闻:你知道认罪之后的后果吗?
       念斌:他们跟我说会判两三年刑期,当时我考虑到家里面,两个人被冤枉不如我一个人被冤枉,去承担这莫须有的罪名。主要还是因为他们拿我老婆来威胁我,因为我被打得受不了,我老婆一个女人哪里受得了,家里孩子又那么小,所以我想到我一个人去承担罪名。
看守所8年,害怕白天的到来
       澎湃新闻:你在看守所的8年是怎么度过的?
       念斌:我在看守所8年多,生不如死。关在看守所有冤无处申,陪伴我的是冰冷的铁链。8年来,我真正希望有一个有正义感的法官或者领导进来看我一下,听我诉说冤情,但从来没有。2010年最高人民死刑复核的时候来过,但福建法院没有,福建公安也没有,把我送进去就不管了。
       澎湃新闻:你在看守所里一天是怎么过的?
       念斌:看守所每天6点起床,在看守所的工厂做工到下午6点,然后看电视看到晚上10点半,一天的生活就是这样过。
       澎湃新闻:在看守所里一直戴着工字镣铐吗?
       念斌:我从第一次死刑判决拷进去,8年戴了6年多,到22号无罪释放才解开。吃饭睡觉都是戴着镣铐,手脚连在一起,生活根本就没办法自理,要看守所里一个人帮我。只要没有改判,就一直戴在身上,没办法站直身体,走路的时候,链子不够长要弯着腰。站着手要放在肚子上,人要蹲下手才能举高,没办法站着把手举起来。冬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手铐太凉,手脚都肿了。现在突然间解开,我的腿开始发痛发酸。
       澎湃新闻:你最绝望的时候是什么时候?
       念斌:最高法院死刑复核的时候,我2010年4月接到福建高院的维持死刑的判决书,那段时间真的很绝望。跟我同号关在一起,人家过完一天还可以看到明天的太阳,我不知道,我过完今天就可能看不到明天的太阳,走到生命的终点。我真的希望时间可以停留,能看到一个有正义感的法官,去调查事实真相,还我念斌清白。
       当时我真的到了黑夜害怕白天,因为我们中国死刑执行的时候都是白天六七点出去。我真的害怕白天六七点,铁门打开,我念斌含冤而死。那一年我真的很痛苦,头发全白了。
       澎湃新闻:曾想过放弃吗?
       念斌:我没有放弃,有一种信念支撑着我,假的不可能变成真的,法律总有一天会还我清白,这个信念支撑着我。我痛苦绝望的时候,我就拿出圣经来看,来平衡自己的心态,拿我儿子的照片来看,这些力量支撑着我,让我活到现在。
       我没有做过这件事情,假的不可能变成真的,总有一天要还我清白,今天终于等到这一天。
       澎湃新闻:8年来心理上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念斌:起先真的很绝望,我的律师,我的家人进来跟我讲,有很多社会上有良心有正义的人为我呼吁呐喊。我家里人给我亲情力量,我姐姐把终身大事都耽误了,为我申冤,我才坚持过来。
与家人一起吃饭比任何财富都宝贵
       澎湃新闻:被释放后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念斌:能和亲人在一起,无灾无病地过一生,这就是最大的幸福。亲情是最大的财富,所有的财富都没办法和亲情相比,这是我面所感到的。
       澎湃新闻:你被抓之前想过怎样的生活?
       念斌:能和家里人平平安安生活就可以了。
       澎湃新闻:现在呢?
       念斌:我感到社会上很多有爱心的人帮助我。我想报答社会,尽我所能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感恩所有的人,把这总感恩一代一代传下去。我念斌是社会上所有的人把我从黑暗中救出来,现在我是这种心情。
       澎湃新闻:见到妻子儿子时是什么感受?
       念斌:见到儿子很激动,这种情景在我脑海中徘徊了八年,我真的希望哪一天我沉冤昭雪,能和家里人坐在一起吃饭,今天这个梦想我实现了。今天和我家人一起吃饭,我眼泪掉下来了,我真的很高兴。这个场景对一个被冤枉的死刑犯来说,比任何的财富都宝贵。
       澎湃新闻:丁家始终认为你就是凶手,你想跟丁家人说些什么?
       念斌:我想跟丁家人说,她两个孩子去世,我念斌同情她,但这件事不是我做的,我念斌也是受害者。罪魁祸首是办案的人,他们害我家破人亡,几个兄弟有家不能归,让真正的凶手逍遥法外。
       澎湃新闻:你想对姐姐说些什么?
       念斌:我很感谢我姐姐,她为了我把自己的终身大事都耽误了,没有我姐姐,我早已含冤而死,坟头上的草都不知道长了多高了。我姐姐不离不弃地为我申冤呐喊,我真的很感谢她。
       澎湃新闻:你想对你的律师说些什么?
       念斌:张律师(张燕生)真的是我的恩人,她从08年开始为我辩护,真的像我的亲人一样。我关在里面8年多,我儿子从小都不知道我关在里面,她以我的名义从外国寄礼物。她每次过来探望,给我力量,鼓励我,告诉我外面有那么多好心人在帮我。
       她说正义的力量肯定会战胜邪恶,正是借着这些力量我才支撑下来的,她真的像我亲人那样,不离不弃。
       有的话讲不好,包括斯伟江律师,对他们的感谢说不出来。
       澎湃新闻:以后的生活怎么办?
       念斌:我现在有家难回,住在别人家里,还没考虑到以后怎么生活,身体病痛还很多,这些到以后再说。
       澎湃新闻:见到儿子时你说了些什么?
       念斌:我跟儿子讲,让他好好学习,因为我的命也是所有好心人、有正义感的人帮我沉冤昭雪。我告诫我儿子,长大以后,好好读书,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尽自己的力量去帮助别人。
       澎湃新闻:还想说点什么?
       念斌:社会上正义的人发挥了力量。我认为像张燕生律师这样,还有媒体、社会上的好心人,正义的力量翻了这个案子。有正义的人,有良心的法官,维护法律尊严的人,每个人看到都会为我翻案。有正义的力量,必然能够翻案,这是我的信念。
责任编辑:鲍志恒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念斌无罪释放

相关推荐

评论(12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