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永丰房龄22年县委宿舍被划“棚户区”,发动公职人员劝拆

澎湃新闻记者 刘兴旺 发自江西永丰

2014-08-24 12:5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江西省永丰县将房龄只有22年的县委宿舍楼当成“棚户区改造项目”进行拆迁,引发“体制内”人员的质疑。 澎湃新闻 刘兴旺 图

       在江西省永丰县某事业单位工作的罗军,今年接到了政府安排的一项特殊任务:做丈母娘的拆迁思想工作,如果不签拆迁协议,就不能上班。
       和罗军的遭遇相似,在此次县委宿舍楼的拆迁中,永丰县有多名政府工作人员因为没有完成拆迁任务,甚至被停发工资。
       永丰县眼下正在强力推行的拆迁县委宿舍楼的行动,是打着“棚户区改造”的名目立项的。
       然而,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调查发现,当地政府将县委宿舍楼纳入棚户区拆迁改造,遭到了部分公职人员尤其是退休公职人员的质疑与抵制。质疑者称:“政府无非是想把从我们手里低价征收过来的土地,再高价卖给开发商牟利。”
“公务员有义务做帮扶工作”
       今年30岁左右的罗军第一次被迫做丈母娘吴珍的拆迁思想工作,是在今年3月。
       罗军丈母娘的房子在永丰县县委宿舍。这是一套居住面积87.84平方米、层高约3米的房屋,是永丰县委于1992年建成的。
       10多年前,罗军的丈母娘从他人手里购得了这套房屋。如今,这里住着丈母娘一家5口。
       按照永丰县政府的规划,吴珍位于县委宿舍的房子,此次正好处于拆迁之列。
       从2013年开始,当地的拆迁帮扶人员隔三岔五地来到吴珍家做劝说工作。不过,吴珍始终拒绝签署拆迁协议。
       转变出现在今年3月。对口帮扶人员通过调查发现,吴珍的女婿罗军在永丰县某事业单位上班。
       突破口最终被放在了罗军身上。“帮扶人员一天三次,坐在我女婿办公室里不走,导致他根本没办法正常上班。”吴珍向澎湃新闻回忆。
       更让罗军感到压力的是,帮扶人员对他说,如果不签协议,就不能上班,还要扣工资。
       吴珍最终选择了妥协。尽管对补偿标准不满意,一直对拆迁持抵制情绪的吴家此后还是在补偿安置协议书上签了字。
       在当地拆迁户眼里,这种因为房屋拆迁而导致亲属受连累的拆迁办法,叫做“株连式拆迁”。
       而早在2011年3月17日,中纪委办公厅和监察部办公厅联合下发《关于加强监督检查进一步规范征地拆迁行为的通知》,要求加大查办违法违规强制征地拆迁案件的力度,重点查处采取暴力、威胁手段或突击、“株连”等方式强制征地拆迁行为。
       8月21日,澎湃新闻来到永丰县委宣传部核实情况。宣传部副部长章红霞表示,关于拆迁的具体事宜要问拆迁指挥部。
       “拆迁动员要发挥各界人士积极参与,作为公职人员有义务去做帮扶工作。”永丰县下西坊区域改造建设指挥部信访组副组长聂建忠对澎湃新闻说。
 “不签协议就扣工资”
       除了暂停工作,对于一些不签署拆迁协议的公职人员,永丰县还采取了扣发工资的措施。
       郭佳丽的房子位于县委宿舍楼2栋。今年7月,她拿着爱人的工资存折去银行取钱时,发现爱人当月的工资突然比上个月少发了1000多元。
       郭佳丽的爱人是永丰县政府单位的公务员。她开始还以为是财务人员发错了,当她正准备去询问时,爱人单位的领导上门来做拆迁思想工作,对方告诉她:少发的工资被扣了,理由是没有签拆迁协议。
       8月份的工资也没能逃过被扣的命运。澎湃新闻从郭佳丽提供的工资存折上发现,以往每个月都有2000多元的工资,在7月和8月都只有1000多元。
        郭佳丽说,早在今年7月初,她爱人单位的领导来家里做拆迁思想工作时就曾说,“如果不签,就要扣工资”。
       不仅如此,从今年7月起,除了爱人的工资被扣外,郭佳丽爱人所在系统由于没有完成拆迁任务,近百名干部职工的阳光津贴被扣除,只拿基本工资部分。
       不过,永丰县下西坊区域改造建设指挥部信访组副组长聂建忠否认有人因拆迁而被扣发工资。“目前没有出现停发工资这样的情况。”他说。
“正县级钉子户”
       在一些人看来,正县级离休干部李水生是县委宿舍楼名副其实的“钉子户”。
       李水生的房屋位于县委宿舍楼2栋。他曾于1955年当选永丰县副县长,1991年担任永丰县委正县级调研员,次年离休。
       为了做通“钉子户”李水生的工作,在今年很长一段时间里,永丰县县委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分成上午、中午、下午三班,每班三四个人,轮流来到李水生家做思想工作,几乎从不间断。
       李水生格外受到“关照”。除了县委办的工作人员外,政府还动员一些已退休的领导干部,轮番来做他的思想工作。
       李水生的儿子也成为“公关”的对象。在永丰县林业局工作的李冬明,也被要求前来做父亲的思想工作。
       “工作没做好,要扣我的工资。”李冬明告诉李水生。
       “让他们扣我的好了。”李水生说。
        扣发工资一事最终不了了之。为了说服李水生签署拆迁协议,大约今年5月份,李水生远在江西省安福县上班的小儿子,也被当地政府派车从安福县接回永丰做父亲的思想工作。
       多名知情人告诉澎湃新闻,在永丰县,几乎所有的县委、政府组成部门都有相应的拆迁帮扶对象。帮扶人员自嘲帮扶工作为“5加2、白加黑”。
       “5加2”就是5天工作日加上两天休息日,白加黑就是白天和黑夜都要去拆迁户家里做工作。
       2013年2月17日,时任永丰县委书记的肖志华在全县经济工作会上称,今年是大投入、大建设、大发展的一年;大建设就必然会遇到征地拆迁、用地指标、建设资金等问题,需要我们继续坚持高密度调度、高频率督查、高强度推进、高水平运作,解决问题,化解矛盾。
       多名居民说,县委宿舍楼一共有两栋,目前一号楼已在今年4月被拆除,因为一号楼里住的大多是在政府上班的现职人员,他们迫于压力,不得不签署协议,二号楼里大部分人为退休人员,所以有部分居民顶住压力未签拆迁协议。
       毗临恩江,与县委大院仅一墙之隔,这块被居民称作风水宝地的地方,目前(县委宿舍2号楼)24户居民中还有6户人家没有签署拆迁协议。
       “我家没有人在政府上班,所以受到的压力相对较小,但我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一名至今未签协议的居民说。
“变味的棚户区改造”
       永丰县眼下正在强力推行的拆迁县委宿舍楼的行动,是打着“棚户区改造”的名目立项的。
       2012年9月,永丰县政府网刊登消息称,为切实改善居民的居住环境,进一步提升城市品位,该县正式启动下西坊棚户区改造工程,首期200余户居民将受益。
       下西坊棚户区改造工程分两期实施。李水生等拆迁户们称,县委宿舍楼就在第一期规划范围内。
       不过,当地政府将县委宿舍楼纳入棚户区拆迁改造,遭到了居民的广泛质疑。
       “县委宿舍怎么会是棚户区呢?”李水生说。针对上述疑问,有居民写出行政复议书,要求县政府进行复议,但没有任何效果。
       在有关部门的描述中,下西坊棚户区被描绘成“脏、乱、差现象严重,木板房密度大、建设年限久、房屋质量差、基础设施不全、治安和消防隐患大”。
       而高5层、部分外墙被涂成了黄色、前后各砌有三四米高围墙的县委宿舍楼,与大多采用木板结构的棚户区有着天壤之别。虽然建成已有二十多年,但与周边建筑相比,县委宿舍楼仍然显得“鹤立鸡群”。
       一位要求匿名的居民称,之所以把县委宿舍等住宅区也纳入棚户区一起拆迁,主要是因为对下西坊棚户区的拆迁工作一直进展缓慢,所以有人提出把县委大院、县委宿舍等,统统都纳入下西坊棚户区的改造范围,因为住在县委宿舍的人大都是“吃皇粮”的,要他们搬迁应该没什么问题,而且恰恰就是要通过把县委宿舍拆了,以此来带动下西坊的居民把房屋拆掉。
       不过,2013年7月国务院下发的《关于加快棚户区改造工作的意见》[国发〔2013〕25号]文件明确指出:“市、县人民政府应结合当地实际,合理界定城市棚户区具体改造范围。禁止将因城市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城市棚户区改造范围。”
       对于为何将县委宿舍楼纳入棚户区改造, 聂建忠称,因为下西坊棚户区与县委宿舍楼挨得很近,不可能分开来搞。
       “政府无非是想把从我们手里低价征收过来的土地,再高价卖给开发商牟利。”居民称。
       对于县委宿舍楼土地征收的目的,聂建忠称,该地块日后将建设滨江公园。
       “除了县委宿舍楼外,将来迁到新址办公后的老县委大楼也会被拆除用来建设公园,让市民有更多休闲的去处。”永丰县城乡规划建设局肖庆敏副局长说。
“过低的补偿价格”
       县委宿舍楼的居民们之所以抵制拆迁,是因为他们认为政府公布的拆迁补偿价格过低。
       根据拆迁价,县委宿舍楼每平方米评估单价不到4000元。而在距离县委宿舍楼不远的地段,大部分小区的房价却早已超过4000元每平方米,一般商品房每平方米的售价达到五六千元。
       张小山的房屋在县委宿舍楼2栋。澎湃新闻从他提供的《永丰县下西坊区域房改房征收与补偿安置协议书》上发现,他家被征收的房改房补偿金额,按市场评估价每平米为3548元,面积87.84平方米的房屋评估价为311656元。
       “很显然,31万元已很难在永丰县城买到一套相同面积的房子。”张小山说。
       位于南门路的县委宿舍楼与恩江相距不到100米,无论是环境还是地段,在永丰都数一数二。在当地居民中广为流传的是,“宁要南门路的一张床,不要新城区的一套房”。
       “不分区位、地段、结构等,补偿标准一刀切,我们A类区位与其他区域实行一样的补偿政策和标准显然是不公平的。”一位居民称,在未列入拆迁之前,县委宿舍房屋的市场销售价每平米可以达到5000元以上。
       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令》[(2011)590号文件]的规定,“对被征收房屋价值的补偿,不得低于房屋征收决定公告之日被征收房屋类似房地产的市场价格。”
       “此次房屋征收价格,和周边县市相比,征收价格还略高。如果觉得货币补贴低,那可以选择以房换房的安置方式。”聂建忠说,他们鼓励被征收户选择以房换房, 被征收户可以选择永丰县下西坊区域棚户区改造安居小区的房屋。
       (文中部分人员为化名)
责任编辑:于松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县委宿舍楼,拆迁

相关推荐

评论(19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