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子恒的三门峡“遗产”:经常请客吃饭最得老干部们心思

澎湃新闻记者 潘则福 发自三门峡、郑州

2014-08-31 13:2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据透露,1951年出生的连子恒的问题多半集中在买官卖官、国企改制中造成国有资产流失两个方向。

       在免职一年半以后,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原秘书长连子恒被河南省纪委宣布落马。

       2014年8月17日,河南省纪委网站发布消息称,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原秘书长连子恒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接近河南省委的消息源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透露,1951年出生的连子恒的问题多半集中在买官卖官、国企改制中造成国有资产流失两个方向。
       在河南政界,连子恒引人关注的身份还是三门峡原市委书记一职。从2001年起,连子恒曾在三门峡担任主要领导长达7年,先后出任三门峡市长、市委书记。2008年,连子恒赴河南省人大任职。
       目前,连子恒案尚在党纪调查阶段,具体案情有待官方披露。但连子恒主政三门峡7年间留下的“遗产”值得盘点。
请吃饭最得老干部心思
       2001年初入三门峡官场,时任三门峡市长连子恒的能力未能赢得同僚的肯定。
        此前,连子恒的任职主要集中于禹州、许昌、商丘三地。
       三门峡地处豫晋陕三省交界处,在地区发展上与周边运城、渭南两市竞争激烈。据三门峡一名退休副厅级官员对澎湃新闻回忆,一名河南省领导在一次考察三门峡后,提出三门峡要守住河南的“西大门”。
       “此后,连子恒在什么场合都喜欢说我们有能力守住河南的‘西大门’。这件事,让我们觉得这个人能力不行。那时我们估计很难站稳脚跟,但没想到他很快有了自己的圈子。”这名副厅级退休官员对澎湃新闻说。
       他还称,连子恒最得老干部心思的是,请客吃饭。“饭吃多了,大家不仅对他的批评少了,也开始认同他的为人。那时候他的风头完全盖住了市委书记。我们都说他,会来事。”
       上述副厅级退休官员的说法,得到了一名在连子恒主政期间,在三门峡陕县履职的副处级干部的证实。
       在连子恒“带领”下,请老干部吃饭的习惯在三门峡官场成为惯例,他的下属们也开始效仿。
       8月22日,三门峡市一名退休官员告诉澎湃新闻,每逢换届或者重要岗位出现空缺,老干部的存在感会在瞬间显现。
       这名官员称,连子恒当书记后,官场请客吃饭有了一套“程序”。一般是,要提拔的人请相关部门出面把老干部聚在一起。对于吃饭的花销,“基本是公款”。
       “一般酒桌上大家都不点破,热热闹闹的一顿饭过去,饭后该干什么大家心里都有数。我记得有一年,我每个月都有人请吃饭。”上述退休官员说。
       这股风气在中央八项规定出台后,得到扭转。“现在请客吃饭都是吃自助餐,在职的不怎么喜欢请了,老干部们也不喜欢去了。”
       除了吃饭,连子恒的市长基金,也曾经让老干部印象深刻。两名三门峡市处级退休官员证实,连子恒担任市长期间,每年有上百万元市长基金。
       上述三门峡市副厅级官员告诉澎湃新闻,只要有市里的老干部生病了,连子恒就会去医院,送上几万块钱,不做过多停留就走了。
       澎湃新闻向两位三门峡市老干部求证此事,两位老干部称,自己没有收过连子恒的“慰问费”。
市委书记和组织部长的“生意”
       2014年7月7日,中央第八巡视组组长欧阳淞代表巡视组向河南省领导班子进行了反馈。
       根据中央统一部署,2014年3月28日至5月27日,中央第八巡视组对河南省进行了巡视。
       欧阳淞指出,河南在干部选拔任用方面,买官卖官问题突出,跑官要官、拉票贿选问题一度也比较严重,干部带病提拔问题时有发生。
       一位接近河南省委的消息人士告诉澎湃新闻,连子恒主政期间的三门峡即被认为是买官卖官问题异常突出的地区。
       公开报道显示,今年以来,三门峡已有两名副厅级官员未能平安退休。他们是三门峡原市委常委、副市长张英焕和三门峡市政协原副主席李平宣。
       2014年2月,因受贿700余万元,张英焕获刑14年。两个月后,李平宣因为严重违法违纪被组织调查。
       河南省许昌市中院审理查明,张英焕在担任河南三门峡市湖滨区区委副书记、副区长,义马市市委书记及三门峡市副市长期间,共收取贿赂72笔,为行贿人在晋升职务、岗位调整、承包工程、办理用地手续、安排子女就业等诸多方面谋取利益。
       三门峡市交通运输局一名同事指称,李平宣在交通局长任上,曾多次大规模提拔副处级干部,而提拔科级干部的频率,更是令人惊讶。此外,还有三门峡交通系统的人士称,李平宣任内多次插手工程牟利。
       在出任三门峡市政协副主席前,李平宣是三门峡市交通运输局局长。在三门峡市,交通局长是高危岗位。
       李平宣的前任,原三门峡市原交通局局长单向东因为受贿罪于2009年被河南省安阳市北关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3年。
       法院判决书显示,单向东被认定的受贿事实总共9起,其中4起与用人提拔有关。每次,单向东为他人职务提拔提供帮助,就会收受数万不等的贿赂,最低3万元,最高10万元。
       澎湃新闻注意到,张英焕、单向东的判决书均未批露这些被提拔者的身份和级别。
       单向东的判决书还透露一个细节:2009年3月,单向东得知河南省纪委正在查他的信息。单先后筹集资金260万元,欲通过朋友找关系行贿,以阻止对其查处。后行贿未果,赃款被追回。
       2009年7月,单向东被羁押。公开报道显示,单向东被查前后,三门峡多起职务犯罪先后被查。
       这些被查的官员包括:三门峡原副市长张君贵、渑池县委原书记仝孟蛟、三门峡市房管局原局长、党组书记黄国华等人。
       上述官员被查的时间,集中在连子恒离开三门峡、履新省人大常委会后。3名在三门峡工作多年的老干部认为,前述落马官员多系连子恒当年干将。
       澎湃新闻搜索发现,张君贵等人多被认定于2002年至2009年期间收取财物帮助他人提拔。其中单向东、仝孟蛟等,均有卖官情节,仝孟蛟受贿近千万,绝大部分与“买官卖官”有关。
       是次反贪风暴在2010年达到高潮。
       2010年8月27日,出逃的安阳市委副书记李卫民被河南省检察院反贪局立案侦查。在转任安阳市委副书记前,李卫民是三门峡市委组织部长。
       2011年1月10日,李卫民在三门峡市被抓。
       2013年周口市中院对判处李卫民死缓。法院调查表明,李卫民在担任三门峡市委组织部长期间,利用干部选拔任用之机,收受他人贿赂。
       上述三门峡副厅级退休官员称,组织部长任内,李卫民因为卖官曾与连子恒结怨,“连子恒卖一个,他也要卖一个。”
       义马市原副市长聂卫东的升迁,则被知情人士认为是连子恒与李卫民联合卖官的案例。
       聂卫东,村委会司机出身,生于1968年,三门峡市陕县大营镇温塘村人。
       有消息源告诉澎湃新闻,聂卫东为了升迁,在2006年上半年,先后给连子恒和李卫民都送了钱,但具体金额不详。
       连子恒落马前,2014年6月下旬聂卫东已经失踪。随后,三门峡市有关部门对聂卫东发布了通缉令。
       2014年8月28日傍晚,三门峡市公安局办公室一名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确认,目前聂卫东在逃,被通缉的罪名是“涉毒、和其他违法行为”。
       温塘村原党支部书记曲景义告诉澎湃新闻,因为年轻时无所事事,在进入河南神力集团前,聂卫东在村委会给他开了4年车。
       1999年左右,聂卫东进入三门峡啤酒厂给领导开车。此后他承包下三门峡啤酒厂,先后出任三门峡啤酒厂书记、厂长,河南神力集团副总经理兼三门峡化纤厂厂长等职务。
       2006年,聂卫东出任三门峡义马市副市长的消息引发争议。澎湃新闻未能在公开报道中找到对聂卫东的任命。
       两个独立消息源告诉澎湃新闻,聂卫东原计划在家乡陕县出任副县长。未料,这一动议未能在在陕县和三门峡高层通过。
       随后,聂卫东才去了义马市任副市长。公开简历显示,彼时义马市委书记正是后来出任三门峡市副市长的张英焕。
       聂卫东履新后,曲景义和温塘村会计被三门峡市纪委调查。曲景义称,纪委调查自己可能是认为其在聂卫东升迁中提供了帮助。
       “我在纪委呆了37天,村会计呆了32天。奇怪的是,纪委不问话。”曲景义回忆。
       一名接近三门峡市纪委的人士认为,这或许是连子恒的一个表演:“你看,查了,没有问题。”
       2011年左右,聂卫东出任供销合作社副主任。在新的岗位上,聂卫东享受特权:不分管工作,也不上班。
 “最快速度”的国企改制 
       连子恒大量提拔亲信的行为,在2004年出任市委书记后出现了一个新的现象:一些三门峡市政府驻外办事处的负责人开始得到重用。
       一名三门峡老干部曾批评连子恒“提拔这些人是因为他们喜欢围着连子恒转。这样的提拔连基本的排资论辈都不讲究了。再这样干下去是提拔一个,打击一片”。
       相较于用人被官场诟病,连子恒在三门峡民间则收获骂声。骂声主要来自国企改制遗留问题。
       2003年6月,三峡市委作出深化国有企业产权制度改革的决定,由时任市长连子恒担任改制小组组长。
       一名曾经参与国企改制的官方人士形容连子恒主导的改制是——用最快的速度把国企卖掉。
       在连子恒的重视下,原三门峡市会兴棉纺厂、三门峡市天元铝业、河南第二印染厂、三门峡纺织器材厂、三门峡油脂机械总厂等国企在很快的时间完成了改制。
       不过,吊诡的是,上述企业完成改制后,多数陷入破产窘境。
       破产后,包括会兴棉纺厂、河南第二印染厂在内的多家企业的厂房,均被出售。这些位于市中心的地皮很快进入市场,以不菲的价格被地产商买走。
       会兴棉纺厂老职工介绍,棉纺厂面积达到200余亩;河南第二印染厂的老职工估算,老厂区面积有百亩。
       据此,两名原三门峡市国企高管对澎湃新闻表示,连子恒主导下的三门峡国企改制的链条是:改制——破产——渔利。
       至少有20名三门峡市各家国企职工向澎湃新闻证实,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厂里已经完成了改制。这20名人士曾是上述几家国企的中层以上管理人员。
       原三门峡天元铝业一名副厂长称,自己在企业内部办的报纸上看到时任市长宣布天元铝业完成改制完成,才知道天元铝业已经完成改制。
       原三门峡市一家国企下属企业负责人则告诉澎湃新闻,自己的企业未经职工代表大会表决就被宣布破产。
       原会兴棉纺厂的两名中层干部告诉澎湃新闻,棉纺厂的改制颇具特色。资料显示,会兴棉纺厂曾是河南重要的国有企业。
       “2006年6月28日,三门峡市委组织棉纺厂拍卖会,厂里的职工被禁止进入拍卖会现场,应拍者只有尚建让1人。拍卖会只进行了几分钟,尚建让花了300万元买走了棉纺厂。”上述原会兴棉纺厂中层管理者对澎湃新闻说。
       此前,会兴棉纺厂经过一年清算,固定资产2.1082441亿元,负债4.3亿元,资不抵债。
       在收购会兴棉纺厂之前,尚建让是河南神力集团负责人。上述涉嫌向连子恒、李卫民买官的聂卫东,进入神力集团初期是他的司机。
       尚建让收购会兴棉纺厂前,在厂区内成立河南三门峡九华纺织有限公司,自己出任法人代表。
       工商资料显示,九华纺织成立于2006年6月24日,聂卫东是3名投资人之一。澎湃新闻未能确认这名“聂卫东”与义马市原副市长聂卫东为同一人。
       会兴棉纺厂的老职工指控,九华纺织厂成立后,职工、资金、生产原料均来自会兴棉纺厂,但盈利所得却归九华纺织所有。
       为核实上述说法,澎湃新闻两次致电尚建让,但其手机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上访群众多次堵路 
       尚建让收购完成后,原会兴棉纺厂的下岗职工开始持续上访。而这仅是三门峡改制大潮结束后,民愤暗涌的表征之一。
       彼时,三门峡市下岗职工们反映的主要问题包括:欠发工人工资不偿还、职工三金无人管、解除劳动合同不赔偿或赔偿不到位等。
       澎湃新闻了解到,连子恒主政期间,三门峡市内的交通干道崤山路、市委门口多次出现群众堵路的情况。
       这之中,最危急的情况发生在天元铝业。天元铝业老工人对澎湃新闻回忆,2007年时曾发生过厂里下岗工人封堵三门峡境内的陇海铁路事件。
       “那时候,三门峡的信访压力特别大。我给你举个例子:2006年,三门峡市下辖义马市制定的维稳目标是,不发生冲击党政机关、游行示威、堵塞铁路公路等重大群体性事件;不发生赴京30人以上、赴省50人、赴三门峡70人以上的群体性上访事件。”一名三门峡副处级官员对澎湃新闻说。
       连子恒离开后,国企改制的遗留问题,留给了继任者。
       2011年,三门峡市政府网站的一篇反映时任三门峡市委书记李文慧重视关心信访工作纪实的文章,提及国企改制的部分遗留问题。
       文章称,三门峡市政府建立化解社会矛盾专项资金制度,着力解决群众利益诉求问题。市、县两级分别按照辖区人均不低于1元、2元的标准,列入财政预算,建立化解社会矛盾专项资金。专项资金制度建立后,先后解决了原会兴棉纺厂159人的改制遗留问题;原油脂机械总厂605名职工改制遗留问题,仪电公司等8家改制企业及化机公司的职工养老金、医疗费报销等问题。
       一名前三门峡市政府官员对澎湃新闻证实,上访群体中,国企员工占了一定比例。他认为,相较于继任者,连子恒处理遗留问题,显得“简单粗暴,办法不多”。
       《三门峡日报》2008年的一篇报道称,因为聚集100余人堵塞市区交通主干道、阻碍公安民警依法执行公务的组织指挥者卢予君,被三门峡市湖滨区法院以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6个月。
       卢予君告诉澎湃新闻,自己是原三门峡市油脂机械总厂工人。2003年,三门峡市油脂机械有限责任公司申请破产,原三门峡市油脂机械总厂部分职工因对破产企业资产处置不满,才到市委、市政府集体上访,要求享受与破产企业职工同等待遇。
       在卢予君入狱前,李可(化名)已经在劳教所呆了1年。这名三门峡市中原量仪厂的工人,因为为母亲讨公道进京上访,被三门峡市公安从北京带回,劳教两年。
       李可的父亲是会兴棉纺厂的职工。2006年8月1日,会兴棉纺厂职工到三门峡市政府请愿。李可的母亲亦在其中。
       面对访民,三门峡官方调来警察。不久双方发生冲突,李可的母亲倒地。被送往医院后,医生诊断为“自发性脑溢血”120毫升。李可对此存疑。
       此后,李可的母亲在三门峡市中心医院ICU住了5个多月。“政府承担了医疗费,但一直不给个说法。”李可说。
       对于三门峡市内出现的卢予君、李可们,一名曾深度参与三门峡国企改制的企业人士对澎湃新闻称,访民的出现不过是这场国企改制深层次问题的冰山一角,“真正的问题是有人借改制侵吞国有资产。”
       2006年三门峡市国有企业改革工作领导小组的一份文件,或可为这场国企改制提供一个注脚。
       这份由时任三门峡市长签发的文件称,政府与某公司的账不再算,政府欠该公司的,也不再给,该公司欠政府的,也不再收。
       这家公司是三门峡一家民营企业。在外界不看好的情况下,其收购了三门峡一家重要国企。
责任编辑:陈良飞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连子恒,三门峡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