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校党委:有人别有用心借学术问题攻击党和社会主义制度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王欢

2014-09-01 15:0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3篇文章的侧重点不同,北京大学侧重媒体环境,复旦大学重点为中青年教师,中山大学聚焦校园文化氛围。程艺辉 澎湃资料

       北京大学、复旦大学、中山大学就高校意识形态工作集体表态。
       在9月1日出版的2014年第17期《求是》杂志上,3所大学以《新的历史条件下如何做好高校意识形态工作》为题,就高校意识形态工作集体表态。
       这3篇文章的署名均为学校党委,分别是:中共北京大学委员会的文章《善用新媒体 打造新平台》;中共复旦大学委员会的文章《引领中青年教师队伍健康成长》以及中共中山大学委员会的文章《营造务实健康的校园文化氛围》。
       3篇文章的侧重点不同。北京大学侧重媒体环境,复旦大学重点为中青年教师,中山大学聚焦校园文化氛围。
       北京大学在文章提到,在新的时代条件下,高校师生的思想空前活跃,有着很强的话语能力。因而需要加大工作创新的力度,更加讲究策略和方法,不断提高意识形态工作的科学化水平。
       文章认为,要主动加强网络阵地建设,提高掌握社会主义意识形态领导权的水平。
       对此,北京大学表示,一方面要借力新媒体新平台,主动融入师生关注度高、使用频繁的网络社区,另一方面要建设和掌握可信、可管、可控的网络阵地。从而“高校党委牢牢把握思想政治教育和意识形态工作主阵地与领导权奠定基础。”
       文章表示,要主动走到意识形态工作前沿,用深入浅出、生动活泼的话语为青年学生答疑解惑,更好地向他们灌输社会主义意识形态;高度重视网络作为思想政治教育主渠道的作用,充分用好各类网络平台,建好网络阵地,通过平等对话和高质量的发言,引导青年,赢得青年。
       文章中提到,北大建立了24小时舆情报送值班制度,设立专门队伍,使学校能在第一时间掌握舆情动态,第一时间研究对策,第一时间开展工作,牢牢掌握了工作主动权,力争先行一步,尽早采取措施,确保有效控制和减少负面言论可能带来的不良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文章写道, “近年来,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在网络上推波助澜,把学术问题和群众的个别利益问题与党的路线、方针、政策相联系,最终把矛头指向中国共产党和社会主义制度,对网络舆论和社会思想共识造成了很大的负面影响。”
       对此,北大表态,要区分几类问题。
       “对学术问题,要实事求是,加强引导,注意处理好学术与政治、淡化与泛化、堵与疏的关系。对社会问题,要客观全面,具体分析,不能把由个别利益诉求引起的群体性事件一概说成是敌对势力的煽动和破坏。对政治问题,要立场坚定,旗帜鲜明,对触及党和国家的原则、底线的言行,要及时、有效、坚决地进行斗争。”
       复旦大学在文章中提到,45岁以下中青年教师约占全校教师总数的60%。中青年教师队伍的主流是好的,还存在一些不足。“有的在国外生活时间较长,容易拿国外的发展水平和我国进行简单类比,对我国的社会制度、发展道路、价值观念存在模糊认识”。
       文章认为,如何帮助和引导广大中青年教师克服不足,健康成长,是高校党委一项极其重要的政治任务。
       对此,复旦大学提出了实际工作中的五个导向:坚定政治方向、牢记国家使命、强化社会责任、坚持育人为本、树立优良学风。
       为落实五个导向,复旦大学提出四方面要求,包括:加强教育引导、强化实践锻炼、服务国家发展和改进评价体系。
       在论述改进评价体系时,文章提到要将服务国家、教书育人、学术贡献、团队合作等作为评价体系的重要内容,实行师德“一票否决制”,推行“代表作”制度,更多地关注那些经得起历史检验、高质量、有影响力的研究成果。
       中山大学认为,当代大学生是接触网络最广泛的群体,网络在改变他们学习、思维和生活模式的同时,也影响他们的思想态度、价值取向和人格养成。如何吸引并取得学生信任支持,建设积极向上的校园网络文化,已成为高校意识形态工作的当务之急。
       文章提到,将学校长期建设的思想政治教育品牌项目和优秀成果上网上线,努力扩大校园网络文化的红色地带。也提及开办心理网站,多平台疏导学生心理问题。
       
责任编辑:龙毅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高校意识形态
热追问

君哥教你做题材2014-09-01

和大家说个笑话:今天下雨路滑,我走路摔了。摔了个狗**,接着就被一帮路人围观了。那感觉别提多囧多尴尬。还好我灵机一动。“唉,你们以为我是真的不小心摔跤了吗?其实我是故意摔的,你看这雨下的那么大,路肯定很滑。我就在想,这种天气肯定会有很多人摔跤的,这是个问题,可大可小,大可是能大到摔死人的。有句话说的好,人命最大。既然有可能会死人,那么政府就应该负起责任,最起码在下雨前发个短信提醒吧,然后再在路边修建扶手给行人扶吧。但是没有,这是制度出了问题,我这次假摔就是为了倡导同志们和我一起去政府提意见,让不完善的制度更好。”我无耻的说道。周围的群众议论纷纷,不时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我趁着这个空档赶紧跑路,深藏功与名。
你懂的,网上很多情况就像这样,如果你单纯的摔了,别人肯定笑你走路不长眼睛。但你要是有理有据地扯上制度没准还有人叫好。真是讽刺。其实制度永远不可能完美,因为制度是死的人是活的,人是会变的,所以制度当然也要跟着变,永远不可能所有问题都兼顾。所以制度是永远有问题的。但是我们要知道制度不是万能的,如果光靠制度就能解决问题,那么就等于否定了人的主观能动了。一个美好的社会归根结底还是得靠群众自己拼搏进取。不要喝水噎着怪政府。要怪也要怪那些问题突出的普遍存在问题。两句话总结:普遍存在的问题可以归咎于制度,个别现象该是谁的责任就是谁。制度永远有问题,所以永远需要完善,当前做到合理并符合大部分情况就可以了。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20个回答

pengpai201008102014-09-02

不同意BB的回答,所以想自己来讲一讲。首先,这个一个极为复杂的问题,没有几十页纸甚至几本书,大约是讲不清楚的。这个问题涉及意识形态、涉及政治、涉及个人信仰、涉及思维方式。其次,不能认为某些学术问题或者群众的个别利益问题就是党的路线、方针、政策除了问题,怎么能用个案来否定制度呢,另外就像BB所讲的,任何制度总有不完美的地方,只要能不断向前、不断完善就是好的。最后,也同样不能因为一些事情的确反映出我们的制度出了问题,就讳疾忌医,就一概反对,甚至不许讲。客观地说,我们的制度肯定存在不少的问题,如果他没有问题、已经很完善了,也就不存在我们现在一直在提的改革了。一个不良商人给凤爪染色不能就说食品监管制度有问题,但如果凤爪、西瓜、馒头、猪肉、蔬菜、鸡肉都有问题,我们就必须要考虑是不是制度有问题了。一个不良工厂排污超标不能说环境治理制度有问题,但如果全国各地成百上千家工厂都存在排污超标的问题,我们就必须要考虑是不是污染治理、保护环境的制度有问题了。一个人贪污腐败不能说反腐制度有问题,但如果许许多多的人都腐败,那我们就必要要考虑是不是打击腐败惩治腐败的制度有问题了。当然了,经济结构的问题,投资出口消费比重的问题,水资源合理利用的问题,能源安全的问题,外汇储备有效利用的问题,道德体系重构的问题,外交以国家现实利益为重的问题,等等这些,我们也够可以来从空间和时间两个维度上来看它是个案还是制度的问题。但是,最为关键的,有则改之无则加勉,是去不断的改进、完善制度。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为深化改革、明确改革措施开了一个好头,正是不断改革完善社会治理体系、提升社会治理能力的举动。所以,有问题,不要怕,重在发现问题、正视问题、分析问题、改进问题,而不是先用意识形态的一套红色语言先把人打闷了。改革,包括改革各项制度,已是当前中国实现不断发展的唯一道路。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20个回答

呵呵2014-09-03

唉,现在大家都太理想主义了。理想主义本身并没错,人是要追求理想的,但是超脱于现实的理想根本达不成。
和你们说一个故事,曾今有个人充满雄心壮志,什么都看不惯,什么都觉得要改一改,总觉得自己上能做得更好。于是他爸爸答应让他做一星期的董事长,自己在一旁看着。这一星期下来,公司并没有出现想象中的大问题,因为有父亲在旁边帮忙,但也运作得不是很好。他慢慢明白了有些事凭借自身是做不到的,是被很多现实的条件制约着的,你有个好方向但没有一个完备的考虑周全的计划并且让这个计划每一步都简单可行是不行的。人被各种各样的条件所制约着,你不能让一个色盲去画彩色画,不管多么励志这件事是没效率的。
现在大家都只想管别人怎么做却不管别人做不做得成。以为自己看到了别人没看到的地方,但有时候那个地方并不是别人没看到,而是没有一个可行的办法。我觉得还是应该多做正事少说空话,制度要改永远是对的,但是在网上做一个键盘侠装出大义凌然的样子不如多出去做点正事。试问在网上一直呼吁制度怎么怎么改的有没有尝试过与政府沟通?有没有给市长领导写过信?问题如果合理,很多建议是会被推上议题的你们不知道?制度改革是最大的,牵一发而动全身。怎么改怎么改不去考察一下怎么行,难道这是各位在电脑前拍着脑袋一想就知道了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