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刺死4师生嫌犯的挫折人生:女儿入学受阻成“最后稻草”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周琦 发自湖北十堰

2014-09-03 08:1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014年9月2日,湖北十堰郧西县,家长围在东方小学们口谈论9月1日发生的命案。  澎湃新闻 周琦 图

       9月1日早上10点多,当侄儿告诉72岁的陈师山,陈严富在东方小学杀害学生后自杀的消息,陈师山瘫坐在地。
       陈师山怎么也没有想到,儿子早上9点多,闷声不吭,提着孙女的书包出门后竟是永别,而且还犯下了这么个滔天大罪。
       当陈严富杀人的消息传开,邻居们、牌友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平时这个外表和善,赢钱后大方帮牌友们出台子费的人,怎么会将手中的利刃刺向无辜的孩童,成了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走进了陈严富的家,力图还原一个真实的陈严富。        
传言       
       9月1日22点多,郧西县城的街道上,人影已经稀疏。然而,县城里的一扇铁门前,仍然围着数十名群众,人们小声议论着,不时透过铁门朝里面看去。
       铁门右侧,“东方小学”几个鎏金大字,在暗夜里透着光。这座不被外界所知的小学,因为陈严富在开学第一天制造的4死5伤恶性事件,广受关注。
       透过大门朝学校望去,一栋教学楼的二楼、五楼还亮着明灯。
       张孝水是陈严富的老乡,但平时和陈严富打交道不多,面熟。他听说陈严富在县城里的东方小区买了一套房,花了十几万元。老婆比陈严富要小不少,听说是陈严富的第二任妻子,夫妻感情不太好。陈严富身高1米7左右,平时打零工,性格暴躁。
       还有人说,陈严富的女儿成绩不好,暑假作业没有完成,多次到学校给女儿报名,还给老师下跪后仍遭拒,恼羞成怒才终于爆发。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获许进入东方小学,五楼的案发现场,已经清理,桌上还摆着孩子们的书本、文具。
       “作业没有做完,老师让她把作业做完再来报名,谁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校长付玉清说,学校只有一名保安,平时有民警在门前执勤,并让家长持卡进校。事发当日,因为家长来报名,就没有对进校人员限制。由于当时校门前也没有警力,没人预料到有人会对孩子们下毒手。
杀戮 
2014年9月2日,发生命案的五(二)班已经恢复上课。  澎湃新闻 周琦 图

       9月2日早8点10分,东方小学校门口,几个女孩手拉着手,轻轻捏着对方。有的孩子眼睛红肿,有的脸上还挂着泪痕。
       他们就是案发五(二)班的学生,在十几岁的年纪,目睹了一生都难以忘记的惨案。
       五楼教室里,中间是五(二)班,面对五(二)班的左侧是六(一)班,隔壁是六(二)班。
       1日上午10时许,五(二)班的数学老师刘红青正在班级内分发学习资料,班主任沈老师正在讲台检查作业。10时20分左右,陈严富进入学校,径直走上五楼进入五(二)班,突然从女儿的书包里拿出一把水果刀。
       付清玉说,她事后听现场的老师们说,陈严富没有说话就砍倒了几个学生,正在教室里分发学习资料的刘红青也被砍倒。沈老师连忙大声呼喊,让孩子们快跑,并让隔壁班级关上门,锁上窗。
刘红青老师生前照片。  澎湃新闻 周琦 图

       整个过程只持续了很短时间,六(二)班老师听到异响后,连忙关门让孩子们锁上窗户,一名孩子因关窗不及,脸部被陈严富刺伤。陈严富无法进入六(二)班,又折回冲入六(一)班。
       “我当时正在教室后面,突然教室里一阵骚动。”六(一)班班主任陈长海看到,陈严富手拿水果刀,将坐在门边的一名孩子摁倒在地,水果刀正准备捅下去,孩子已经受伤流血。陈长海冲到教室前面,紧紧抱住陈严富的腰,把他往外面推。
       “他不停挣扎反抗。”陈长海1米7多点的个头,比较壮实,经过十几秒钟生与死的较量,陈长海将陈严富推出教室,陈严富坐上了一米多高的教学楼栏杆。
       陈长海连忙冲上讲台,抓起自制的塑料讲尺,站在教室门口和陈严富对持,这才看到男子手中的刀有20多厘米长。
       “他那时候的眼神已经疯狂,坐在栏杆上还不停狂躁地挥舞刀。”陈长海说,他伸出手中的讲尺,和陈严富对视着,“可能有10分钟。”
       突然,学校外响起警笛,民警们冲入学校。陈严富朝陈长海看了一眼,翻下栏杆掉下五楼(死亡)。
陈长海老师在课堂上。   澎湃新闻 周琦 图

挫折
       陈严富一家居住的东方小区,离东方小学不过几百米。这里很多人都是陈严富郧西县安家乡的老乡,他们离开十几公里的老家,希望在条件稍好的县城谋求更好的生活。
       “听说他杀了人,我们这里的人没一个相信的。”陈严富的一名牌友说。大家都喜欢叫陈严富的小名“陈光娃子”,“陈光娃子”的手受伤后,这几个月经常和街坊邻居们在门口的棋牌室打牌,打的是当地很流行的“卡五星”,人比原来也发胖了一些。
       “牌很小,放一炮2块钱,放一杠5块钱。”这名牌友说,陈严富左手受伤,右手麻牌,偶尔点支烟,和大家相处地很和气,“他牌品不错,从不差钱,如果赢了他还会大方地帮其他牌友付台子费。
       还有街坊介绍,陈严富平时打些零工,老婆最近在外地打工,很少回家,他和老婆的关系一般,女儿的成绩不太好。
       “陈严富肯定是过得不顺,再加上老师不让孩子报名,最终让他爆发。”有街坊推测。
       陈严富的家位于小区的六楼,百余平米的房子,分隔成三室两厅。房间里装修简单,但看上去花了心思,随处还能看到主人的点缀。一间住着陈严富的72岁老父亲陈师山,一间是夫妻俩住,一间住着女儿。
       “他怎么会干出这样的事。”陈师山轻轻摇了摇头,愁容让皱纹将眼睛挤成一条缝。
       陈严富本来也想通过读书改变自己的人生。“他初中的成绩不错。”陈师山说,陈严富初中毕业时成绩不错,但高中读了两年后就辍学了,“因为家里穷。”
       没有读书后,陈严富开始四处打工,2002年,31岁陈严富和比他小11岁的同村女子曹识玉结婚,两人一直没有固定工作,2004年女儿出生,一直由老人在老家带大。
       “他比较内向,我们不太交流,但看得出他们也曾经为生活努力过。”陈严富的妹夫晏红兵说,夫妻两人7、8年前曾经到浙江打工两年,6年前买了这套小产权房,花了14万元,加上装修共花去了20余万。
       对陈严富买房的事,晏红兵觉得很贸然,夫妻俩在浙江打工攒了几万块,买房装修找两个妹妹共借了7万元。
       陈严富的女儿陈敏(化名)二年级就在东方小学读书,但夫妻俩有时一起出去打工,有时轮流出去打工,陈敏有时由老人照看,有时夫妻轮流带。曹识玉本来在附近打零工,两个月前到竹溪县,在工地上帮人做饭。
       买房的债还未还,收入又不稳定,但厄运又紧接着缠上陈严富。今年4月20日,陈严富在十堰骑摩托车时不慎将右胳膊摔断,到现在钢板还没拿出来。
       “几年前他找我们借了1万元。这次手摔断,又借了3万。”晏红兵说,虽不太愿意,但毕竟是一家人,也不能看着他躺在床上无钱医治。
       陈师山拿出一叠医药费账单,还有一叠彩票,彩票几乎期期都买,但每次只花2元买一注。陈严富还抽烟,晏红兵说烟瘾不大,两天一包,一包4、5块钱。
       “他也不太和我说什么。”陈师山说,他知道儿子的压力,但和儿子的交流并不多。
       晏红兵说,陈敏的成绩确实不行,四年级的时候入学也曾遭老师拒绝,后来说了很多好话,学校才收了陈敏。这一次暑期作业没有完成,老师再次拒收。
       陈师山说,陈严富并没有像外面传闻向老师下跪,但他不理解儿子竟然为了女儿读书的事动了刀子。
       一名到访者给陈师山塞下200元钱,陈师山突然哽咽失声,老人偏过头,轻轻擦拭着眼泪。眼泪复又流下,老人再次抹去,追上好心人想将钱归还,低声说了句:“怎么好意思收下啊。”
       “农村城镇化的过程中,进城务工的农民们总有这样那样的困难,陈严富超出了自己的收入买房装修,给了自己生活太大的压力,但没有一技之长收入不稳定,女儿入学受阻只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当地政府部门工作人员这样评价。
抚慰        
心理咨询师正在给孩子们做心理抚慰。   澎湃新闻 周琦 图

       五(二)班的教室里,气氛凝重。为避免刺激孩子,教室里受伤和罹难孩子的课桌已经搬出教室,孩子的座序也进行了调整。这个班本有54人,伤亡5人,2日有43人来上学。
       付清玉介绍,沈老师配合多方调查,已经神情恍惚。
       临时来代课的郝老师,还在一遍遍拨打家长的电话,希望家长们能够将孩子们送进教室。
       “大家猜猜我姓什么。”王绪伟是教育局派来的心理咨询师,他开始和孩子们交流。几个孩子纷纷猜他的姓,有孩子猜到他姓王,他问这个孩子为什么。
       “因为你长得有点胖。”一个孩子纯真的回答,让孩子们紧绷的神经突然放松,教室里突然笑成一团。
       刘红青的办公桌上,摆放整齐。电脑里,一个个文件夹将工作整理得井井有条。同事们发现,电脑里还存放着她的照片,那样的笑容再也无法看到。
       “她是一个多么热爱生活的人,她才40岁啊,女儿还在读高中。”看到照片,同事们感叹。
       郧西县人民医院副院长刘捍东介绍,接警后,9名伤者被送到医院,3个孩子在送医途中已无生命体征;刘老师在送医过程中心跳一度停止,最终没能苏醒过来。
           
责任编辑:慈亚圣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湖北校园命案,学习差被拒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