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联播 | 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哪去了?

澎澎和湃湃

2014-09-02 22:0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对于查处贪官,现在的网民们是见过大世面。要想上头条,要么是级别高,比如周永康、徐才厚,要么以人数取胜,比如四川、山西,或者是情节引人入胜,比如一个耳光、一双鞋子。
       看着太行山那边热热闹闹,连日来霸占头条,@山东检察 决定拼一把,以跟上节奏。
       要粗大事了?澎澎和湃湃结伴赶紧关注!第二天,@山东检察果然如约披露,三厅官被查:齐鲁工业大学原党委书记徐同文(正厅级)、烟台市原副市长王国群(副厅级)和山东省国贸集团原副总裁陈瑞斋(副厅级)。
       这都谁是谁啊!退票!退票!退票!裤子都脱了让我看这个!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哪去了?网友们大呼上当,还不如去看喜羊羊与灰太狼呢,闹得都快要报警了。
       这事就好比,我厂叫嚷着要引进大牌,最后来了个维尔贝克!还要不要成功争四了?
       小伙伴们也都看不下去了。@合肥检察:一夜之间涨粉40万,只等来了一个正厅,两个副厅,先喝杯茶压压惊。@黄山市中院:这涨粉的方法让我等羡慕不已。右边要加油,同时与@黄山检察共勉。
       @山东检察现在会不会已哭晕在厕所?对冷嘲热讽的网民,小编一定在心里说:当初求种像条狗,如今撸完嫌人丑。对落井下石的@合肥检察这样的同行,小编会说:you can you up啊!
       澎澎其实很同情@山东检察的,他能查处的级别(如果是他查处的话),最高也就是厅级。
       @山东检察就像鲁迅所说的那样,一家人生了个男孩,高兴透了,满月的时候抱出来给客人看,自然是想得到一点好兆头,夸奖夸奖他反腐取得新进展,却没想到大家纷纷说:这孩子长得真丑!
       甚至,果断取消关注!
       还要不要让人活啊,这社会,要涨点粉有多难你造吗?之前有网友批评澎澎地理不好,历史不好,澎澎都虚心接受,但“果取关”,伤害实在太大了。“你简单寄出几个字,却要我收下无尽的无声的哭”,不要啊亲,给跪还不行吗?
       现在的大学新生,大概也像闻讯关注@山东检察的网民一样,有一种森森的受骗感。几个月前,各大学推出招生广告,漂亮性感的师姐们举着牌:我在XX大等你,看得澎澎天天盼望着长大考大学,澎澎最喜欢大原娜娜子那样的姐姐了。
       但是,当新生们来到校园,发现在身边转悠的都是饥渴的师兄,为了等待新鲜上架师妹们,他们已等了至少一年。
       @杜海涛Hito :在大学里听到一个每年开学都会听到的悲惨爱情故事:师弟的师妹又被师哥抢走了。
       不仅如此,师兄们还恶狠狠地说:
       当初热情做招生广告的师姐没什么表态呢?@柏希-WCJ珠宝屋:作为一名师姐,我只有三个忠告给我的师弟师妹们:第一,不要和我们抢早饭;第二,不要和我们抢午饭;第三,不要和我们抢晚饭。还有特别给师妹的忠告:师兄都是你们的,请把网速和饭留给师姐。        
       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哪里去了?骚年,此情此景,你会对你充满了憧憬的这所大学“果断取消关注”吗?这就是你上大学的第一课,认识这个残酷的世界,认清猥琐的师兄和无情的师姐们的真正面目,再过一年,你也可以去虐新生啦,哈哈哈!

       一个人接受了公众的信任之后,就应该把自己看作是公共财产——杰斐逊。
       红十字会这些年持续遭遇信任危机。3年前,赵白鸽作为灭火队长,上任红会党组书记、常务副会长。她就任之初的誓言掷地有声:“如果两到三年,还是不能翻转‘黑十字’印象的话,我自动请求辞职!”
       日前,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召开干部大会,会议宣布了中共中央关于中国红十字会主要负责同志任免决定,赵白鸽不再担任中国红十字会党组书记、常务副会长职务。
       人民网说,三年来,中国红十字事业取得了丰硕的成果,这与赵白鸽的辛勤努力和扎实工作是离不开的。
       周筱赟:我是红会最痛恨的两个人之一,另一个是郭美美。今天红会宣布常务副会长赵白鸽卸任。赵白鸽是体制内好人,只是红会阻碍改革力量太大,白鸽也无能为力,甚至只能与她们合流。赵白鸽注定是个悲剧人物。我会怀念白鸽老师的。
       湃湃说,信任就像艺术品,就像爱情,精致、美丽而脆弱,如果一失手打碎了,要再重新复原,必须付出极大的努力。
       当信用消失的时候,肉体就没有生命——大仲马。如果信任不再,命运将会用它的残酷来报复你——马克吐温(当你不知道是谁的名言时就说是他说的)。
       8月25日,南充一名算命先生被人当街杀死。经查,凶手是一个修行十余年的还俗僧人。据称,算命先生当年曾为凶手算过一卦,告诉凶手不出家就得死,凶手遁入空门十年后,感觉被骗,上门索要算卦费未遂,于是持双刀将算命先生刺死。
       这一幕,和《屌丝男士》中的一个情节完全雷同。一个算命先生给另一个算命先生看手相:你有血光之灾。另一个算命先生说:你才有血光之灾。然后,他们就吵起来了,打起来了,两个人最后都头破血流,果然都有血光之灾。
       你们不要用生命去宣扬封建迷信好不好!澎澎觉得,凶手是不是应该是被判死缓?毕竟他已出家10年,不服来辩!别拿法律条文嘿嘿。
       有人进去,有人出来。9月2日清晨,前金哨陆俊出狱。1999年至2003年间,陆俊利用执裁足球比赛的职务之便,为相关足球俱乐部及相关人员谋取不正当利益,先后7次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81万元。因狱中表现良好,原判五年半的陆俊将提前一年走出高墙。
       @郭国松:想当年,《羊城晚报》报道陆俊“黑哨”被起诉并最终败诉,《羊城晚报》为此发表了措辞激烈的反击文章,时隔多年,我还记得结尾的一句话:“陆俊,走着瞧!”人啊,得意的时候别张狂。
       一切都是命运,一切都是烟云 ,一切都是没有结局的开始 ,一切都是稍纵即逝的追寻……
责任编辑:王维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信任,山东检察,赵白鸽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