驴友组团入川探险“中国百慕大”,3人失联已达19天

澎湃新闻记者 段艳超

2014-09-09 19:5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5名驴友通过QQ群组团探险黑竹沟,8月20日走散。其中两人8月22日走出黑竹沟,另外3人至今失联,从走散算起已经失联19天。
       走出者脱险5天后才报警,而警方称接到报警是9月3日,这比走出者说的8月26日,晚了8天。
       目前,四川省峨边县警方与黑竹沟景区管委会联合成立4支搜救队,首轮进山搜救无果。9月9日,失联者阿武的表哥黄先生告诉澎湃新闻(wwww.thepaper.cn):“我们很无奈,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   
    
8月16日五名驴友登山前的合影,当时李晋还没到。从左到右,依次是阿武,小李,伟哥,老吴。  驴友小李供图
失联驴友李晋。  驴友小李 供图
       
 “想着他们干粮还够吃,所以没有报警”
       黑竹沟境内因神秘的地磁变化可以让鸽子迷路、指南针出现大幅偏离,被称为“中国百慕大”。
       9月9日下午两点,在黑竹沟派出所,失联者阿武的表哥黄先生说,他看到搜救队陆续撤了下来,关着门在开会,“我们很无奈,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
       19天前(8月20日),通过QQ群组团探险黑竹沟的阿武(福建)、李晋(湖南)、伟哥(山东),与同伴小李(安徽)、老吴(上海)在探险途中走失,他们3人至今失联。
       走出者小李告诉澎湃新闻,他们8月16日达到黑竹沟,当晚开始登山,每个人都带有装备。
       8与20日下午,在穿越一片茂密的箭竹林时,老吴、小李在前面开路。“我们开始砍竹子,走到山顶发现背面的竹子不是很密,就下了山。”小李说,发现阿武等3人没有跟上来,他就和老吴
       原地休息等了半个小时,“他们仍然没有赶上来。”两人对着空旷的山林吹哨子,对方也吹了哨子回应,但无法判断具体方位,后来再吹哨子时,便听不到回应了。
       老吴和小李走了两个山头,依然没有发现阿武等3人的身影,手机也没有信号。小李说,他和老吴顺着溪流方向,想着是下山的方向。第二天他们碰到另一队探险者,其中3人想放弃,他们便一起原路走了一天,8月22日返回出山。此时,阿武等3人依然失联,打电话、发短信均无回应。
       小李说,8月26日回到合肥后,他报了警。他解释说,最初计划探险探险8-15天,每个人带的10天左右的干粮,自己走出来时,想着他们干粮还够吃,暂时没有危险,所以没有报警。而他计算,26日阿武等3人的干粮应该吃光了,但依然失联,就报了警。
 驴友称8月26日就曾报警,警方称9月3日接到报警
       查询完通话记录,小李告诉澎湃新闻,8月26日他第一次报警,打了两个电话。第1个是上午9点44分打的,通话时间是4分12秒,第2个是上午9点53分打的,通话时间是8分25秒。
       小李说,接警民警问他要了失联3人的QQ、手机号码,表示会先打电话联系一下。
       8月31日下午4点43分,小李再次打电话报警,通话时间是2分7秒。小李说,这次,接警民警表示要联系到失联者家属才能进山找人。
小李提供了通话记录截屏。
       澎湃新闻注意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峨边副县长、县公安局局长熊师表示,警方是9月3日才接到报警,迅速与景区管委会联合成立了4支搜救队,分成4条线路进山搜寻。同时,迅速查找3名失踪驴友的相关身份信息,联系家属。
       有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者提供了两张照片,称是在黑竹沟派出所拍到的接警记录本,第一张上面写着“8月26日9:50接警安徽报案”,然后有小李的电话、户籍地址和生日。第二张记着失联3人的姓名、年龄、手机号码,还有“8月16日进山,8月20日分散、8月22日离开”。该知情者说,这个接警记录本是黑色封面,“里面都是电话接报案时的简单记录”。
       小李提供了自己8月26日、8月31日拨打的黑竹沟派出所电话。澎湃新闻拨打该电话,接线者说,这是黑竹沟派出所接警电话。
       对驴友表示8月26日就曾拨打派出所电话报警的问题,上述接线者请示领导后表示“采访要去问县公安局法制科”。他提供了法制科的电话。
       澎湃新闻致电法制科,电话一直无人接听。澎湃新闻还多次拨打公安局局长熊师的电话,要么正在通话中,要么无人接听。
搜救队正商讨第二轮搜救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黑竹沟景区管委会主任郭云城表示,整个黑竹沟景区是575平方公里的原始峡谷林带,其中已开发面积不到十分之一。经调查,5名驴友并没有到景区进行备案登记,从距离沟口约60公里远的林场进入了黑竹沟,属于擅自进沟探险。
       “很多人太低估了黑竹沟!”郭云城说,经常有驴友盲目相信所谓的穿越攻略,擅自进山探险而发生意外。要进沟探险的需到管委会登记备案,并请专业向导陪同。
       小李说,5人中,QQ群主李晋的驴友经验稍微丰富一点,其余人都是新手,他们也没请专业向导。
       伟哥的父亲告诉澎湃新闻,伟哥今年33岁,在成都有一个同学,曾在同学家玩了两天,后来电话告诉他去了峨眉山去,还拍了照片发给他。“他没跟我说要去黑竹沟。”伟哥的父亲说,儿子发照片次日,电话便一直无法接通。9月4日他接到儿子同学的电话,说儿子可能有危险,就坐了一天两夜的火车,在9月6日赶到黑竹沟。
       伟哥的父亲说,首轮搜救已经结束,现在搜救队正在开会,讨论第二轮搜救计划。
       阿武的表哥黄先生说,至今,失联者李晋的家属还没联系上,“我们现在非常无奈,希望警方能加大搜救力度。”
       在小李提供的一张拍摄于8月16日登山前的照片中,大家面带微笑,谁也没有想到,此行如此凶险。
责任编辑:慈亚圣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驴友遇险

继续阅读

评论(4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