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江“最牛钉子户”终签字:坚守1206天,“感觉浪费了青春”

澎湃新闻记者 刘兴旺

2014-09-16 09:3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丽江“最牛钉子户”拆迁现场。  图片来自 云南信息报

       从2011年5月26日丽江古城区政府对拆迁户下发房屋征收决定算起,坚挺了1206天的丽江“最牛钉子户”——和鹏,于9月12日终于在拆迁协议上签了字。
       9月13日,经媒体报道后,他成了网络红人。
       和鹏一家为什么坚持了三年多拒绝签署拆迁协议,他们与政府迟迟无法达成一致的问题症结在哪里?3年来他们一家有着怎样的经历?9月14日下午,“最牛钉子户”和鹏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讲述了事情的始末。
“成为钉子户理所应当”
       澎湃新闻:你们家是什么时候签的拆迁协议?
       和鹏:9月12日下午6点多签的。
       澎湃新闻:你们家总共有几口人?做何工作?
       和鹏:家里目前只有三口人,父亲在几个月前去世了。以前家里开了农家乐,我在景点做司机谋生。
       澎湃新闻:一家人在这里住了多少年?
       和鹏:房子是1989年1月建好的,一家人在这里住了25年。
       澎湃新闻:房子有多大面积?
       和鹏:房子是纳西族传统建筑(平房),建筑面积大约有320多平方米,占地面积为200多平米。
       澎湃新闻:从政府开始决定征收到签署协议已历时3年多,有无遇到暴力强拆?
       和鹏:在征收房屋期间,政府没有采取强迫的方式,所以没有发生肢体冲突。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几乎每天都有工作人员来家里做拆迁思想工作。
       澎湃新闻:协商过程中,政府部门提出了怎样的补偿条件?
       和鹏:最开始政府给我们发了一张征收决定书,提出一次性货币补偿,我们家认为补偿不合理,于是诉至法院。2011年,法院做出判决,没有支持我们家的诉讼请求,补偿的金额仍然是120万元,不再另外补偿土地。由于我们家房子的土地性质是国有土地,所以家里没有接受这种补偿条件。
       澎湃新闻:法院做出判决之后,没有出现强拆吗?
       和鹏:国家有关部门已下文严禁公安民警参与征地拆迁等非警务活动,所以就没有出现强拆,后来政府部门一直和我们家协商补偿。
       澎湃新闻:你家的土地性质是国有土地,而其他被征收农民的地是农村集体土地,你是否认为自己家的地要更值钱?
       和鹏:没有这种想法。因为农民被征收土地后,集体会另外给他们补偿土地,而政府只给我们家补偿货币,我们不能接受。
       澎湃新闻:你们一家人被称为最牛钉子户,你怎么看待外界这样称呼?
       和鹏:我觉得”最牛钉子户“这个称呼并不是贬义词,而是褒义词。拆迁年年都在发生,我家也不是第一家被称为钉子户的,也不会是最后一家被称为钉子户的。为了正当、合理的补偿而成为钉子户,我觉得理所应当。
 “断电后只能生柴火做饭”
       澎湃新闻:什么时候开始没水没电了?
       和鹏:以前家里是有水有电的,但从今年7月12日开始,水、电都被附近的村民给断掉了。征地没完成,路没法修通,村民认为直接导致了他们的房子租不出去,所以有村民以此为借口来闹事。
       事发当天,我在外面喝喜酒,接到电话赶回家时,家里的水、电都被村民破坏掉了,大门也被人用泥土给堵上了,一家人只能从围墙的废墟上进出。
       澎湃新闻:村民来搞破坏,你们当时有没有报警?
       和鹏:没有报警。当天隔壁老胡家的房子被村民强行拆掉了,我家的围墙当天也被拆了。
       澎湃新闻:这些年你们家与村民的关系有什么变化吗?
       和鹏:我们家跟村民一直没有发生过言语或者肢体方面的冲突。在村民来我家断水断电之前,大家见面都很坦然,现在彼此见面了觉得有些尴尬,心里感觉不舒服。
       澎湃新闻:停水停电后,给生活带来了哪些不便?
       和鹏:没有电之后家里只能生柴火做饭,手机也只好拿到网吧充电,断掉水之后就只能接雨水烧水,生活非常不方便,好像回到了原始社会。
       澎湃新闻:在家里一共度过了多少天停水停电的生活?
       和鹏:63天停水停电的生活。
       澎湃新闻:老胡家被拆后,你家受到了怎样的影响?
       和鹏:隔壁的老胡家被拆后,整个地方就剩我一家没有拆。家里的围墙被拆掉之后,外人可以直接进入院内,所以我和哥哥晚上只好轮流守夜,怕有人趁机捣乱。
       澎湃新闻:其他拆迁户的补偿价格是怎样的?
       和鹏:其他拆迁户的补偿价格是多少我不知道。
“谈判拖延几年感觉浪费了青春”
       澎湃新闻: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谈拢,问题的症结在哪里?
       和鹏:刚刚被拆掉的房子可以说是我家的祖宅,是父母奋斗大半辈子挣来的,我们希望政府能补偿一块地,但政府只想采用货币补贴的方式,所以一直没有达成共识。此后,政府答应给我们家补偿一块地,但综合考虑各种因素后,我们还是没有接受。
       澎湃新闻:已经签署的拆迁补偿条件你能接受吗?与你理想中的价格有差距吗?
       和鹏:补偿基本达到了预期,比之前的补偿条件要好很多。现在政府给我们家补了一块地,土地面积大约有330平方米。
       澎湃新闻:你们家最后一个签署拆迁协议,在外人看来你争取到了更多的利益,这对其他村民来说是否公平?
       和鹏:我觉得不会对谁有不公平的地方。所有愿意签署拆迁协议的人,都是自己认为对补偿条件比较满意了才会签字,不满意他就不会签字了。
       澎湃新闻:拒绝拆迁给你这几年的生活有无带来变化?
       和鹏:由于家里走不开,我就把以前的工作辞了,基本上都待在家里不出去。以前我常去打球,现在很少运动,体重还上去了。
       澎湃新闻:这次拆迁给你留下最深刻印象的是什么?
       和鹏:周围人的变化让我印象很深。我们家签得比较晚,时常有一些人在后面说闲话、说三道四,比如说什么“不知道他家究竟想要多少钱”之类的。
       澎湃新闻:签完拆迁协议后,现在如释重负?
       和鹏:心里感觉一块大石头落了地,拆迁谈判拖得时间太长,感觉浪费了青春。
       澎湃新闻:房子被拆后,一家人住在哪里?
       和鹏:被征收的房屋是我们家唯一的房子,现在一家人住在政府的安置点,过渡期大概8个月到一年,期间政府会提供补贴。 
责任编辑:慈亚圣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钉子户,拆迁,丽江
热追问

继续阅读

评论(13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