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气候变化或影响茶叶产量和质量,多种生物亦受影响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周辰 实习生 张梦圆 编译

2014-09-25 07:1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9月24日,联合国气候变化峰会在纽约联合国总部闭幕。各国领导人一如既往的大谈应对气候变化的责任,也一如既往的谨慎地谈义务。会场外,2013年毫无悬念的成为有史以来碳排放最多的一年、多个地方的街头又出现了关于气候变化的游行、“小李子”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跑去联大呼吁减排,这些都在吸引人们的眼球。
       但这些热闹之外,有些事情却正在发生。有研究人员在我国云南省做了四年研究后发现,气候变化会影响茶叶的产量和质量。除了茶叶,诸如大黄蜂、果蝇、甚至是鲨鱼,都正在或即将受到气候变化的影响。
       9月22日,《纽约时报》盘点了这些可能被气候变暖威胁的动植物,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现摘译其中部分,看看气候变化究竟带来了怎样的变化。

茶叶:季风季节延长可能影响其品质和产量
       茶叶是受气候影响较大的作物之一。在我国,茶叶的收成依赖季风气候,一般最好的茶叶都在天气干燥的春季收获。
       但气候变化可能带来季风季节的延长。“季风之后,农民采茶量少得多,茶叶的风味物质减少。”塔夫茨大学的化学生态学家科林•M•欧瑞安(Colin M. Orians)说。“如果如果气候变化发生在季风季节的来临之时,农民们能采茶的时间就少了。”
       欧瑞安曾经在云南做过四年关于茶叶与气候变化的研究,结果发现,当气候出现明显的波动时,茶叶的口感、味道、有益物质的含量都会出现变化,产量也会出现波动,进而影响茶农的收入。

海象:本该潜水却被迫上岸
       海冰在海象的一生中必不可少。成年海象从在海冰平台上潜水、捕食,母海象在冰面上生仔养育。到夏天北极圈的冰面退缩,海象就被迫上岸。联合国生态研究专家查德威克•V•杰(Chadwick V. Jay)说,“夏天时我们看到海冰向北融化了很多”,这样的变化让“海象难以生存”。过去7年里,有5次夏天成千上万只雌性太平洋海象和幼崽爬上阿拉斯加的海岸,这使得它们离食物更远。它们应该呆在有着蚌类、蠕虫和蜗牛的白令海和楚科奇海的深海区域。

大黄蜂:欧洲约1/4的大黄蜂会死亡
       大黄蜂和其他授粉昆虫在全球农业中起着重要作用。但最近研究表明,欧洲1/4数量的大黄蜂将会死亡。研究者说气候变化、疾病和栖息地的丧失是造成黄蜂死亡的原因。科学家估计授粉昆虫每年为欧洲经济贡献了300亿美元。

橄榄:气候变暖导致产量下降
       在地中海盆地,一个小型的橄榄园能养活整个家庭。橄榄树以耐旱著称,甚至在干旱的生态系统也能吸引候鸟和许多昆虫。但该区域气候变暖后,一些橄榄树产量下降。“在南方,橄榄树的产量要低一些。”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生态学家安德鲁•保罗•古铁雷兹(Andrew Paul Gutierrez)说,“而在一些偏远区域,农民就收成太差而破产。”古铁雷兹博士和同事们预计一些当地农民最终会放弃自己的果园,而生物多样的土地也会变得荒芜。

小麦,水稻和玉米:不仅产量下降,还会产量不稳定
       如果将来还以小麦、水稻和玉米作为粮食的话,这几种作物将要适应更高的环境温度。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的最新报告给出了一些预测。去年春天发表在《自然气候变化》上的分析得出结论,气候温度上升3.6华氏温度会导致农作物单产的显著下降。很多预测估计从2030年起会出现产量下降,到2040-2050年间产量下降更多。
       选择性育种,改变灌溉方式,害虫防治和施肥会弥补一些由于气候变化带来的产量下降。但这些措施更适合在温带地区使用,热带地区作物的产量会持续下降。气候变化的另一个后果——极端天气时间会影响每年的产量,使之难以预测。“现在有两条坏消息”,IPCC报告的主要作者、英国利兹大学研究气候影响的教授安迪•J•查理诺(Andy J. Challinor)说,“一个是平均产量逐渐下降,一个是每年的产量都不确定。”

鲨鱼:嗅觉受损害影响捕猎
       鲨鱼靠气味捕猎,但是二氧化碳浓度的上升可能会严重损害他们的嗅觉。
       科学家们分别往水箱中装上二氧化碳浓度不同的水,并喷射带有鲨鱼最爱的鱿鱼气味的水。二氧化碳含量与当前的现实数据相近时,鲨鱼会花费60%的时间嗅食物的气味,但是在二氧化碳含量为预测的2100年的浓度时,鲨鱼本能的开始抗拒食物的气味,只肯花费15%的时间呆在那里。
       鲨鱼捕食习惯的改变也会影响其他物种。波士顿大学研究员阿什利•R•詹宁斯(Ashley R. Jennings)说,“假设猎物不受二氧化碳影响的话,鲨鱼的捕猎行为会减少,导致猎物数量的增加。”

果蝇:出现极端高温时可能灭绝
       气温升高后,全球的昆虫可能会重新寻找更适合居住的环境。但出现极端高温而不仅是平均气温升高时,昆虫可能就可能由此灭绝。
       科学家研究了澳大利亚10种不同的果蝇(温带和热带都有),发现交配和日常活动以及对极冷极热温度的耐受都不一样。研究发现,所有果蝇物种都生活在环境温度有时略低于最适宜温度的地方,但不会让它们置身于高温中。“很多物种都可能经历对生长和繁殖不最适宜的季节”,报告作者、丹麦奥胡斯大学的生物学家约翰内斯•欧文盖德(Johannes Overgaard)说,“在那些不适宜的温度下它们都生存下来了,但温度不能超过它们的耐受极限。”
       这对澳大利亚的昆虫来说可不妙,它们会发现这片大陆上适合生存的土地变少了。欧文盖德说,这是否适用于其他大陆还有待检验。

贝类:海水酸化或影响其生存
       海水酸度增大会软化碳酸钙,让海洋生物的壳变弱。这不仅对蛤、牡蛎和扇贝是个坏消息,更与数以万计不为人知的物种有关——例如星鱼和海胆等棘皮动物,微小的无脊椎动物,以及珊瑚礁。
       6月份,《生物学通报》用了一期专门讨论海水钙化问题以及对各种生物的影响。该期刊的一名编辑、加州大学圣芭芭拉分校的海洋生物学家格雷琴•霍夫曼(Gretchen Hofmann)说,“气候变化和海水酸化的影响会在生物间作用时体现出来——,吃掉对方,促进相互的发展。”她还补充说,这问题还有解决的希望。“沿海地区生长着能改善海水pH的植物,鳗草和冲浪草能保护生物们免于进一步的海水酸化。”
原文链接:
       http://www.nytimes.com/interactive/2014/09/22/science/on-the-cusp-of-climate-change.html?ref=science&_r=1
       
责任编辑:黄志强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气候变化,茶叶,澎湃,澎湃新闻,澎湃新闻网

相关推荐

评论(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