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军阀吴俊升之子吴泰勋——民国公子将军4

胡博

2014-11-03 08:2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吴俊升三次婚姻换来唯一亲生儿子
       在众多民国公子将军中,吴泰勋是比较特殊的一位。作为黑龙江军阀吴俊升的独子,他是民国时期最年轻的将军,也是 “落马”最快的将军。我们先从他的父亲吴俊升说起吧。
       吴俊升,辽宁昌图人,这位东北王张作霖的左膀右臂,为奉系的壮大和巩固出力颇多,在民国成立前就已官拜奉天后路巡防队的统领,被誉为张作霖手下的“三驾马车”之一,此后更是坐上黑龙江督军的宝座。吴俊升在仕途上春风得意,但家事上却有无限忧愁,最大的烦恼就是没继承人。  
吴俊升(1863-1928),原名兆恩,字秀峰,后字兴权,又字子琴,绰号吴大舌头,奉天昌图人,奉系军阀。

       吴俊升娶过两个老婆,大老婆生过一子一女,但都不幸夭折。二老婆因过早去世,无所出。年近半百的吴俊升只能将弟弟吴俊武的儿子吴泰来过继过来,聊解膝下无子的忧愁。  
       弟弟的孩子毕竟不是亲生的,吴俊升还是想要一个亲生儿子,于是他又娶了第三个老婆石氏。终于,在民国成立的同一年,也就是1912年8月,吴俊升盼来了他日思夜想的亲生儿子,也是他唯一的一个儿子——吴泰勋。  
       老年得子,吴爸爸对儿子自然是宠爱有加。他给儿子取字号时定为“幼权”。吴俊升字兴权,儿子字幼权,可见他对儿子抱着多大的希望。但过度的溺爱,铸就了吴泰勋恣意妄为的性格。毕竟有着督军爸爸这棵大树的保护,谁敢反对他呢?吴泰勋在这种情况下逐渐成长起来。    
民国史上最年轻的将军
       转眼间吴泰勋16岁了。民国时期,16岁的男性可以独当一面。所以吴俊升不仅给儿子解决了婚事,还决定让他踏入军旅,完成继承人的养成计划。
       怎么培养儿子呢?吴俊升决定效仿顶头上司张作霖,让儿子张学良从上校干起。1927年2月,吴俊升大笔一挥,以黑龙江督军的身份任命儿子为督军公署卫队骑兵营营长,两个月后又通过张作霖掌握的安国军政府正式任命儿子为陆军步兵上校。  
       民国军阀中不乏父亲让儿子从校官起步的事例,但16岁就当上校还是首例。即便如此,吴俊升还不满意,又在两个月后通过安国军政府晋授儿子为陆军少将。就这样,吴泰勋的上校还没捂热呢,就当上将军了,这绝对创下“世界纪录”,可以申报吉尼斯了。要知道张学良是19岁当的上校,20岁当的少将。而青海军阀马步芳的儿子马继援也只是在上校的记录上与吴泰勋打平,升少将则是19岁的事情了。

16岁就当上将军的吴泰勋是吴俊升唯一的亲生儿子。

       但年轻的吴泰勋真的能扛起重任吗?答案是否定的。作为“京城五大少”之一,吴泰勋习惯了公子哥的生活,对卫队营完全不管不问,不仅赌毒全染,还泡上了父亲的丫鬟,并成功让吴俊升升级为爷爷。这下吴爸爸又气又喜,气的是儿子不争气,喜的是这个丫鬟生的是男娃,也就是说吴家第三代后继有人了!
       为了让儿子有出息,吴俊升痛下决心,要让儿子戒烟。他下令将吴泰勋关起来,并戴上枷锁,门口安排贴身警卫看守,不让家属有提供鸦片的机会,也不让泰勋有逃跑的机会。在接下来的七天里,吴泰勋烟瘾屡次复发,但任凭他如何痛哭流涕,吴俊升始终不为所动。七天后,看着瘦弱的儿子,吴俊升下了一个决定,他对儿子说:“你那个营别管了,少将衔也别挂了,读军校去吧!”   
       1927年9月,吴泰勋以黑龙江督军公署上校参谋的名义被保送到位于沈阳的东北讲武堂第八期骑兵科学习。吴泰勋的少将当了才三个月,就没了。就在这时,一桩意外使他的人生发生了巨大改变。      
父亲被炸死后,投靠张学良
       1928年6月4日,东北王张作霖在乘坐火车抵达皇姑屯时被日军埋设的炸弹炸毙,连带着陪同在旁的吴俊升也成了牺牲品。其实吴泰勋还是比较幸运的,因为当时讲武堂正好放假,他决定随侍大帅一同出关,顺带回家见见父亲。不想车抵山海关,已在那里迎驾的吴俊升要儿子转坐轿车先行出发,去沈阳准备迎接事宜,自己要和大帅在山海关停留一些时间。吴泰勋遵命下车,改道出发。不想这一别,竟成了父子间的诀别,却使他躲过了皇姑屯之难。
       当噩耗传到时,吴泰勋悲痛万分。失去了父亲的庇护,自己将来的命运会怎样呢?作为黑龙江督军的继承人,自己太年轻了。想去继位?在军队中根本没有地位,再加上那个非嫡亲的哥哥、时任第18师师长的吴泰来也不会答应。事实上在皇姑屯事发的第三天,吴泰来就公开宣布代理黑龙江督军。吴泰勋思之再三,决定去找张学良。
       有道是同命相怜,不亲也亲。同样失去父亲的张学良在见到吴泰勋之后,“触人伤情”,两人相拥大哭。事毕,张、吴结为金兰,成为义兄弟。就这样,吴泰勋找到了比父亲实力更强的新靠山。不过黑龙江督军之位最后落于吴俊升的另一部下——万福麟之手,与吴家再也无缘了。
       1928年11月,吴泰勋在讲武堂毕业,但他并没有重回军旅。孝字为先的吴泰勋为父亲守丧一年,在此期间他办起了慈善,比如以父亲的名义在沈阳创办兴权中学堂,学堂的经费以及学生的学费,全由吴家承担,此举为吴家争得不少美名。  
       一年很快就过去了。义兄张学良觉得吴泰勋该在军队中有所作为,子承父业才是对亡父最好的报答。正好张学良要组建一支新的警卫部队,便问吴泰勋有没有兴趣“出山”。家仇在身的吴泰勋当即答应,并主动出资购买组建部队所需的马匹。  
       部队很快就组建起来了,番号是东北边防司令长官公署卫队团(对外称东北陆军步兵第61团)暂编骑兵队,由吴泰勋任队长。这个骑兵队辖四个大连,编制等同于骑兵团。可是作为队长的吴泰勋该佩戴什么军衔呢?        
       前面说过,吴泰勋16岁就被任命为陆军少将,即便是进入讲武堂学习,也是以上校的名义。可骑兵队隶属卫队团,团长刘多荃也只是一个上校,总不能让隶属于卫队团的骑兵队长也佩戴上校军衔啊。好在吴泰勋并没有计较这些,没等张学良与他“交流”意见,就主动找来中校军衔戴上了。        
       1930年1月20日,19岁的吴泰勋被东北边防司令长官公署正式任命为暂编骑兵队中校队长。这是吴泰勋第二次踏入军旅,起步军衔是中校。一年后,卫队团扩编为卫队统带部,原团长、现统带刘多荃升为少将,吴泰勋也随之升任为上校。       
吴泰勋的骑兵队正在接受张学良的检阅,1930年10月摄。

       吴泰勋的骑兵队执行的是保卫张学良及其家眷的任务,具有一定的保密性质,可见张学良对他的信任。但吴泰勋却对张学良逐渐产生了不满,究其原因,主要是九一八事变发生后,东北军不战而丢失东三省。正在北平随侍张学良的吴泰勋惊闻此事,痛惜万分,家都被占了,为什么还不打回去?张学良却坚持由南京中央解决此事,不愿调动部队打回东北。待到被国民政府寄予厚望的国联调查团无所作为之后,东北已经建起了满洲帝国,反攻东北也已失去最佳时机。吴泰勋一怒之下,辞去军职,以示抗议。
为救东北变“汉奸”,侍候戴笠私生活       
       随后,对打回东北不死心的吴泰勋和军统负责人戴笠搭上了线。事实上张学良与戴笠相识,吴泰勋便是中间人。吴泰勋还介绍了一批父亲的老部下为军统效力,比如著名的“蓝衣社”五虎将之一王天木,就是他介绍给戴笠的。给吴俊升当过副官的李万正、裴级三、吴安知等人,也是吴介绍的,他们经过特务训练后潜往东北建立情报站。不想功败垂成,李万正和裴级三在天津刚刚建起情报站就被日本宪兵队破获。不仅如此,李、裴在被逮捕后不久叛变,反成了日本人的高级特务,迫使正在天津当寓公的吴泰勋避居香港,不再想着去报父仇了。     
       吴泰勋在香港住了一年多,当他发现日本人和伪政权都没有动他在北平和天津的资产后,便决定冒险回津居住,毕竟一个东北人在香港的生活很不习惯。不料他坐船抵达上海的当天,就被日本宪兵队逮捕了。        
       日本人会因为天津情报站的事情找自己麻烦吗?这是吴泰勋在被关押期间一直想的问题。好在没过多久,新在南京建都的汪伪政权特务头子李士群出面,将他放了出来,日本驻上海的宪兵司令也对吴泰勋表示歉意。或许是汪伪政权考虑到吴泰勋是吴俊升儿子的这个身份会对东北军有一些号召力吧,他就这么安全地回到了北平的家。        
       吴泰勋见汪伪和日方对他十分客气,竟逐渐萌发了曲线救东北的念头。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吴泰勋和汪伪政权开始频繁联系,日方甚至还将黑龙江的部分吴家资产还给了他。在这种情况下,吴泰勋一方面继续保持与戴笠的联系,一方面主动要求去河南的国统区策动吴俊升旧部反正。虽然这件事没成,但他还是被汪伪国民政府任命为少将参赞武官,时为1944年6月2日。这一年吴泰勋33岁,再次当上了将军。        
       有了官方身份,吴泰勋在建军不成的情况下,干脆大肆在北平和天津开设“交易所”,发展投机生意,靠此获利银圆百万。抗战胜利后,大部分汪伪高官都在为出路而苦恼时,吴泰勋却是一身轻松,因为戴笠已经任命他为军统局的少将额外参议,并陪伴戴笠视察了军统的天津站和北平站。       
       吴泰勋究竟在戴笠身边具体干些什么呢?文强有过专文回忆:“戴(笠)身边带着一名特别的副官,人称之为‘活王八’……立前站后,唯唯诺诺,甚至是鬼鬼祟祟的,主要是侍侯其荒淫无耻的私生活。入夜戴假装回到由平津头头安排的住地,实际上则宿在吴所准备的‘香巢’”。       
       靠着与戴笠的关系,吴泰勋继续在国民政府当少将。与此同时,吴泰勋还不忘与戴笠的部下拉好关系。当戴笠遭遇空难身亡后,吴泰勋不仅没有失势,反在保密局长郑介民的庇护下官拜少将设计委员。       
吴泰勋骑兵图,1930年10月摄,时任骑兵队队长。

       好日子终究是要到头的,对于完全放弃重振吴家声威的吴泰勋来说,1949年是他的命运转折点。这一年,国民党军队经过三大战役之后精锐尽失,国府的倒台已成必然。由于吴泰勋与中共没有任何交集,他只能想办法离开大陆。于是他和老婆商量,决定举家迁居香港,靠着在北平、天津的资产安度余生。不想他前脚抵达香港,后脚就得到老婆遭遇空难的消息。不仅如此,他的所有家产在变现之后,也伴随坠毁的飞机尽数丧失。        
       1949年10月15日,华北人民法院以大汉奸的罪名通缉吴泰勋,但这个消息对于他来说已经不重要了。此时的吴泰勋贫困交加,又身染疾病,同年12月因病去世,年仅38岁。这位生于民国元年的少年将军,随着国府在大陆的垮台一同消逝了。
       
责任编辑:钱冠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吴俊升,吴泰勋,张作霖,张学良,戴笠,皇姑屯,军统

相关推荐

评论(7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