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平无战事》:马汉山、王蒲忱史上确有其人

胡博

2014-10-25 08:2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北平无战事》的热播引发许多热议,尤其是剧中三位特务——马汉山、王蒲忱和徐铁英的精彩表现令人印象深刻。事实上马、王两人都有历史原型。马汉山即马汉三,王蒲忱即王蒲臣,他们确实都当过保密局北平站的站长,徐铁英则是虚构人物。     
保密局北平站概貌
       保密局北平站成立于1946年10月,前身是军统局北平办事处。北平站为甲等站,共有六任站长,他们是马汉三、黄天迈、文强、乔家才、王蒲臣和徐宗尧。其中马汉三为第一任站长,王蒲臣为第五任站长。站内分秘密组织和公开组织。
       秘密组织为秘书室、机要秘书室、人事室、会计室、总务科(设收发室、传达室、警卫组、汽车组、总务组)、情报科(设情报组、特别情报组)、行动组、策反组、学运组、心理作战组、特别情报组、华北补给站(枪械弹药的补给和装备),在密云、房山、南口、固安、滦县等地设有情报组。
       公开组织遍布北平、保定两地的军、政、经机构,如北平行辕第2处、华北“剿匪”总司令部第2处、北平警备总司令部稽查处、北平市警察局稽查处、保定绥靖公署稽查处、空军第2军区调查统计室、第72兵工厂稽查组,此外在北平市政府、民政局也都有区、科级部门。公开组织的行动在名义上挂着行辕、剿总、绥署等上级机关的牌子,实际上听命于北平站长,各机关负责人无权干涉。
       在北平站存在的两年半时间里,著名行动有“破获保定绥署间谍案”、刺杀北平市前市长何思源等。1949年1月北平解放时,北平站接受和平改编,这是保密局乃至军统史上的重大丑闻,让毛人凤脸上无光。
马汉三其人其事
       马汉三(1906—1948),河北宛平(现属北京)人。早年投奔西北军,曾是张自忠学兵营的学兵。1933年任共产党员——察哈尔抗日同盟军第5师师长宣侠父的文书,同盟军瓦解后赋闲。
马汉三

       为求出路,马汉三于1938年参加军统。经过两年历练后被戴笠派为军统五原办事处主任。1944年升任华北实验区区长,在抗战期间立过功。抗战胜利后担任北平办事处长,成为军统在北平受降的代理人,位列“华北五虎将”之一。
       马汉三的公开身份是北平行营督察处长兼肃奸委员会主委,马汉三的夫人华清曾经回忆道,马汉三“和当时在北平的一些大特务一道劫收敌伪财产”。(《马汉三之死的前前后后》,见《北京市文史资料选编第21辑》,页222)
       戴笠死后,马汉三成为了新任局长郑介民的部下。1946年7月军统局改组为国防部保密局,至10月完成,保密局北平站随之成立,马汉三成为第一任站长。
戴笠

       马汉三有更长远的打算,他以贪污所得作为运作资金去从政。在郑介民的帮助下,他如愿以偿地当上了北平市民政局长,但这并不是马汉三仕途的终点,他知道民政局长只是将来当上北平市长的跳板而已。
       继任北平站长的人选,马汉三举荐当过郑介民秘书的黄天迈。黄氏既为郑氏亲信,又与马的关系深厚,由黄任站长,马仍然可以遥控北平站,还能更加获得郑氏信任。
       在马汉三任民政局长期间,发生了一件情报战线上的重大事件,那就是“保定绥署间谍案”。1947年7月,北平行营电检科长赵容德在进行侦测电台工作时,发现鼓楼锣鼓巷有电台信号,经过侦测确定电台的具体位置。赵氏随即将情况上报黄天迈,并在进一步侦察后确定电台的所有者为北平市地政局科长袁永熙,而袁的老婆则是国民党中央政治委员会秘书长陈布雷的女儿——陈琏。
       由于事涉国民党元老,黄天迈在求计于马汉三后决定上报保密局。郑介民当夜就派遣行动处长叶翔之前往北平,会同北平站处理此事。
       叶翔之成立了临时行动委员会,成员有马汉三、黄天迈、北平警察局副局长白世维、刑警队长李连夫、北平警备总司令部稽查处长倪超凡、保密局督察王蒲臣、河北省会警察局长杨清植等人。委员会由叶氏负责,但实际起到作用的还是马汉三,因为在与会众人里,只有他对北平的各种情况最熟悉。
       这次行动不仅成功,更让保密局获得了出人意料的结果。那就是保密局顺藤摸瓜地查获了潜伏在保定绥署的中共电台,逮捕泄露情报的绥署第1处少将处长谢士炎、上校副处长丁行、少将设计委员余心清等人。通过保定电台,保密局又成功破获位于沈阳、西安和兰州的三处秘密电台,逮捕沈阳防守司令部新闻处长王书鼐、中共西安情报系统负责人赵耀斌,给中共地下情报组织造成极大破坏。
       “保定绥署间谍案”是保密局破获中共地下组织最成功的案例,北平站全体人员受奖,黄天迈升调外事站站长,遗缺由文强接任,但文强已决定前往湖南任职,所以在挂了几天名后,另调乔家才接任。
       马汉三因参与其事,心里十分骄傲,并进而产生了自搞特务组织的想法。他还真就那么做了!马汉三秘密成立“建国力行社”,自任主委,黄天迈、刘玉珠(马的亲信秘书)等任委员。
       保密局之下岂容其它组织酣睡?马汉三没想到被认为绝对保密的组织,已被保密局副局长毛人凤掌握。毛人凤继任局长后,于1948年6月30日抵达北平后以召见军统老人为名诱捕了马汉三、刘玉珠等人。7月6日,马汉三等人被押解到南京,在经过秘密审判后,马、刘于9月27日被执行枪决。对外公开的理由是“贪污受贿”,内部罪名是“私设组织,网罗党羽,分裂党国,破坏纪律”。至于说马汉三是暗杀戴笠的主谋,以及暗保川岛芳子等事,那都只是没有实际证据的野史。
王蒲臣其人其事
       王蒲臣(1902—2006),浙江江山人。他读过高小,当过江山和武义两县的教育局长。1935年跟随戴笠,起初做的是译电员和私人秘书,属戴氏江山帮的主要成员。抗战期间,王蒲臣在别动军和忠义救国军当过秘书,1939年出任贵州办事处主任,后进入中央军校高教班第8期学习,搞到了“黄埔”招牌,从此更受戴氏重用,任中美合作所情报人员训练班副主任。
王蒲臣

       抗战胜利时,已经当了一年多西安警备司令部稽查处长的王蒲臣被戴笠调回身边,并跟随前往北平视察工作。戴笠对于马汉三的贪污已有耳闻,但并没有作实际处理,只是任命王蒲臣为肃奸委员会督察,监督北平站清理汉奸财产诸事。
       马汉三非常讨厌王蒲臣这位空降督察,但又不能拒绝,只能采取表面示好暗地敛财的方式。好在戴笠不久之后坠机身亡,王蒲臣等跟随毛人凤的江山派遭到郑介民广东派的打压,也就对马汉三的行为装作没有发生了。
       毛人凤取得了保密局领导权后,江山派重新出头。加上毛人凤新官上任寻找“放火”地,马汉三成为首选目标。对此,已在北平秘密搜集马汉三贪污受贿证据多时的王蒲臣扮演起了让马氏落马的主角。马汉三被诱捕后,王蒲臣立即带人查抄了马汉三等涉案人员的居所,并顺势当上了北平站的第五任站长。
毛人凤

       王蒲臣首先对北平站进行“清洗”,使该站“江山”化,随后增加学运组的经费和人员。在王蒲臣的任期内,学潮问题一直是他的工作重点。除了学运,王蒲臣也加大力度搜捕中共地下党,但却收效甚微。在暗杀何思源的行动上,更使他颜面无光。
       何思源是原北平市长,卸任后到处为和平奔走,并在行为上逐渐亲共。保密局受领暗杀任务后由叶翔之前往北平指导工作,经过研究,王蒲臣计划派人埋伏在何氏住所外,寻机以手枪射杀,但考虑到执行人员撤退不易,便改而采取安置炸弹的方式,由特务段云鹏执行,不想炸弹放错位置,只炸死了何思源的小女儿。事情曝光后,舆论的压力迫使暗杀任务无法继续执行,王蒲臣只得据实上报,结束了这次失败的行动。
       1949年1月19日,王蒲臣奉命将北平站长的职务移交给徐宗尧。但根据保密局的指示,王蒲臣继续以督察身份负责华北地区的特务工作。在经过辽沈和淮海两大战役后,王蒲臣已经预感到北平解放是迟早的事,他不等交接完毕,即命部下将北平的大部分档案予以销毁,随后又布置了五个潜伏组,由韩北辰、周受轩、龙超、路捷音、秦应麟任组长,执行北平解放后的特务活动。
       王蒲臣没有想到的是,已经与中共牵上线并准备投诚的继任站长徐宗尧,已经掌握了其中的三个潜伏组。北平解放后不久,徐宗尧就带着公安人员劝降了韩组,继又破获周、龙两组。不久,路组又因收发报人员自首而被破获,剩下一个秦应麟担惊受怕,选择逃跑,后在天津暴露被捕。
       王蒲臣满以为万无一失的五个潜伏组就这样在一个月内全部丢失,他只得带着无限的遗憾离开了大陆,于2006年因病去世。至于他是不是铁血救国会的成员,目前还无史料证实。
       
责任编辑:钱冠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北平无战事,保密局,特务,戴笠,毛人凤,马汉三,王蒲臣

继续阅读

评论(4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