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大选后,中国应关注的两个动向

王磊/复旦大学金砖国家研究中心学者

2014-10-28 07:4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中国“世界工厂”的巴西员工。

       通过尖锐的政策辩论和激烈的竞选,巴西总统罗塞夫艰难地赢得了第二任期。但为了呼应国内强烈的“变革”呼声,罗塞夫领导的劳工党政府在新的四年任期内必须进行政策调整,尤其是纠正国内政策中出现的失误和偏差,进行一定程度改革。
       这其中首要的是实现政治改革,同国会和人民共同对话探讨这一问题,罗塞夫承诺将更乐于加强对话,以温和民主的方式治理国家,促进经济增长,打击腐败,恢复巴西经济和社会的活力。
巴西左翼执政党需反思选情
       第一,变革成为本次大选的基调之一。不论是寻求连任的罗塞夫还是作为挑战者的内维斯和席尔瓦都打出了变革的竞选口号,而这是国内民众的普遍诉求。面对民众的呼声和反对党的激烈批评,劳工党做出保证将反省在执政中出现的各种政策失误和偏差,而反对党则呼吁只有全面变革才能恢复巴西经济的强劲增长与社会进步与公平。因此,虽然罗塞夫赢得了连任,但其在第二任期内将必须对其政策进行相当程度的调整,以呼应社会变革需求。
       第二,选民在政治稳定和未知的变化之间仍然选择了政策稳定。这说明劳工党在过去12年的施政仍然赢得了大多数民众,尤其是社会中下层选民的普遍支持。这直接导致异军突起的席尔瓦在第一轮选举中即遭到抛弃,受益于劳工党推进的社会福利体系,中下层选民和弱势群体、尤其是相对比较落后的北部、东北部地区成为劳工党赢得最终胜利的拥趸。
       第三,巴西右翼阵营仍需时日方能整合。曾经长期执政的社会民主党在第一轮选举中曾一度被异军突起的席尔瓦领先,在第二轮选举中也只能通过攻击劳工党的执政失误以吸引民意支持,这显示以社会民主党为代表的巴西传统右翼政党继续处于式微阶段,短期内仍无法有效整合。
       第四,巴西社会是否发生分裂仍有待观察。第二轮投票显示两大阵营几乎势均力敌,但社会团结是否因此而遭受撕裂仍有待考察。正如罗塞夫总统在赢得选举后演讲中所言,“我并不认为今天的投票代表者巴西分割成了两半,我认为这些投票是人们偶尔矛盾的思想和情感的碰撞。”但不论如何,激烈的竞选过程和政策辩论,南北地区和社会各阶层支持不同阵营,在竞选中所产生的对立与沟壑都需要时间和有效的施政来弥合。
大国改革优先议题总是相似
       展望新的四年任期内的国内政策,通过竞选过程中罗塞夫的演讲和其竞选纲领,其在第二任期的内政关注点将聚焦以下方面:
       第一、推进社会分配制度改革,进一步完善有利于社会中下层的福利体系建设,继续实施并完善“零饥饿计划”和“科学无国界计划”,解决贫富差距悬殊和地区发展不平衡问题,巩固减贫成果。虽然近两年的经济增长较为缓慢,但巴西就业率降至近二十年以来的最低点,仅为5.9%,罗塞夫将继续采取有利于增进就业的措施。维护社会公正,关注社会平等和多样性,反对各种形式的歧视,也是罗塞夫的关注点。
       第二、加大打击腐败。劳工党执政十二年以来,在大型基础设施工程建设和能源资源开发过程中,出现了较为严重的贪污腐败问题,民众对此非常不满,也招致反对党的猛烈批评。罗塞夫表示将会在第二任期内加大反腐败调查,加强对腐败官员的惩处,规范工程建设和项目招投标管理等。
       第三、推动国内政治改革,加强与民众对话。罗塞夫在第二任期内将吸取因缺乏与民众交流从而造成各种不满和误解的教训,通过完善社会对话,加强政策沟通,争取更多民意支持。针对本轮选举中出现的国内主要媒体一面倒地攻击劳工党、放大劳工党执政失误的现象,罗塞夫基于竞选中的被动局面,将在赢得连任后努力推动国内媒体改革,打破五大家族掌握国内主要报纸和电视频道的现状,鼓励新媒体发展,引导社会多元资本甚至外资投资巴西国内媒体业。
       第四、改革国内税收体系、财政体系等。罗塞夫将维持对社会富裕和中上阶层的税收政策,调节收入不平衡和贫富差距悬殊的问题,并改革国内复杂的税收体系,通过简化税收和财政体系来简化投资程序,吸引更多外来投资,促进经济发展。
中国应关注的动向
        中巴两国关系将得到稳定发展,全面战略伙伴关系进一步得到稳固。罗塞夫在第二任期内将会进行国内政策调整,虽然其外交政策将基本保持稳定,下列领域将尤其值得我们关注。
       第一,罗塞夫为了推动国内经济改革,恢复经济发展势头,将更加重视对外贸易。中国作为巴西第一大贸易伙伴,罗塞夫总统希望能够改变中巴贸易结构失衡的问题,中国对巴西工业制成品出口将面临一定的压力,未来可能会面临来自巴西的更多的贸易救济措施;与此同时,迫于国内工商业团体的压力,罗塞夫也会要求中国不仅从巴西进口铁矿石等能源资源,还希望中国拓展从巴西进口商品的种类构成。对此,中国既需要向巴西做更多的解释,一方面拓展从巴西进口商品的种类,特别是加大巴西农产品对华出口,另一方面也需要推动巴西进一步开放国内市场,改善投资条件。
       第二,巴西在中国对拉美外交和全球外交布局中具有重要意义,但是中国也必须清楚认识到,巴西政治制度决定了任何政治人物都面临选民的压力,实现当选是其重要政治目标,而且政党总有轮替,本届巴西总统大选中左右两大阵营都一度有赢得选举的机会,一旦右派阵营赢得选举,其内政外交都将面临大幅度调整。即使劳工党赢得了新的四年任期,为了应对竞选过程中民众强烈的变革呼声,罗塞夫总统在新的任期内也必须进行相当程度的政策调整与改革。为此,中国有必要做好面临巴西国内更广泛政策调整的准备,在继续发挥巴西在拉美世界桥头堡作用的同时,也需要进一步发展同墨西哥、阿根廷、智利等本地区其他主要国家的关系。
       在巴西国内,也需要进一步全面发展同巴西社会各阶层的友好关系,实现政府间、政党间、民众间各方面关系的全面协调发展,落实两国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使发展对华友好关系成为巴西国内各种政治力量的共识,降低其内政对中巴关系发展的影响。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巴西大选,中巴贸易失衡

相关推荐

评论(1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