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副院长涉嫌抄袭还抄得错误百出?豆瓣简介已加“抄”字

澎湃新闻记者罗昕

2014-11-15 13:1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豆瓣关于《〈因话录〉校笺》的简介

       124页、94000字,去年12月由合肥工业大学出版社出版,作者是安徽师范大学传媒学院副院长黎泽潮,这样一本还获过教育部全国高校古籍整理研究工作委员会立项支持的《〈因话录〉校笺》,原本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毕竟《因话录》是偏冷门的唐代笔记小说集。而11月14日,这本校笺在“豆瓣”上的读书简介赫然写着:“本书系抄袭鲁明《〈因话录〉研究》(复旦大学2010年硕士学位论文)和史佳楠《赵璘〈因话录〉研究》(上海师范大学2010年硕士学位论文)等相关著作而成。其中许多内容是大段抄录他人著作。”
       15日,黎泽潮对此回应称,“如果有抄袭,我出门就被车撞死”。
        11月13日凌晨,豆瓣简介中的“被抄袭者”之一、毕业于复旦大学中文系、现中华书局编辑鲁明在网上浏览到《〈因话录〉校笺》。他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当时纯粹是出于学术兴趣才下订单,不料还没拿到书,只是随手在豆瓣上添加“想读”,同步微博就“炸开了锅”。
        鲁明表示,第一个回复的“枕书庙人”是复旦中文系老师:“他知道我当年写过这个题目的硕论,所以他才说以为我自己出书了。”而另一位回复者“长夏敬观”是复旦古文献专业博士,现为博士后,也是鲁明当年的硕士同学。“据大家观察,《〈因话录〉校笺》的前言、正文校勘部分和附录部分,大都存在严重抄袭我硕论的嫌疑,还有另一位上师大硕士论文。而他的全书几乎就是这几部分组成的。” 鲁明向澎湃新闻表示,“随手一翻,我硕论里的‘民国石印本’,‘民国’被错成了‘民团’。” 
        另一位“被抄对象“史佳楠的导师、上海师范大学人文学院文化典籍系主任张剑光也在微博中表示:“ 他抄我的,我不会说什么的,但抄学生的不应该。”     
       “抄袭”?这可不是一项简单的罪名。在京东、国美在线这些网站上,《〈因话录〉校笺》的简介还很“正常”:“校勘部分以明刻《稗海》本为底本,参以《百川学海》、《稗乘》、《说郛》诸本及相关典籍、出土文献,对其中鲁鱼亥豕、讹误脱漏之处予以订正修补;笺注部分对其书各条所及关键人名、地名、事件、器物、典章制度等予以解释说明,以述其本事,考其掌故,辨其源流。”
       作者黎泽潮自1984年从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后分配至安徽师大中文系任教,参与了安徽师大新闻学和广告学的创办。在他的校园官网上,这本书被冠名以“教育部全国高校古籍整理研究工作委员会”,也是他最新的“主要科研成果”。有网友吐槽说:“一位广告、传播研究者,年过五旬,职称教授,官衔副院长,履历未见任何与古文献相关之处。居然新出了一本古籍整理著作,令人称奇。”
       
“被抄”作者表示抄痕明显
       不少古籍没有善本(经过严格校勘、无讹文、脱字、衍文、散佚),于是后人会用同一部书的不同版本和有关资料相互比较以考订文字的异同、力求还原古籍的“真容”。在尊重对古籍原文内容考证的基础上,后人也会做“读书笔记”,对前人的文意或注解进行补充、订正和分析。这便是所谓的“校笺”。
       迄今为止,学者对于《因话录》的校笺与研究确实不多。澎湃新闻通过“中国知网”的数据库检索发现,被收录到“中国优秀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的研究《因话录》的论文恰只有复旦大学鲁明的《〈因话录〉研究》和上海师范大学史佳楠的《赵璘〈因话录〉研究》这两篇,博士论文收录为零。其余学术期刊报道也只有八篇。
       11月14日下午,豆瓣简介中的“被抄袭者”之一、毕业于复旦大学的现中华书局编辑鲁明附上图片、发文声讨《〈因话录〉校笺》:“此书《校笺说明》的部分段落、几乎全部的校勘记,以及附录,都是截取我硕论部分内容,而无一语引及。”
       就对比照片看来,《〈因话录〉校笺》和另外两篇硕士论文确有大段“雷同”之处。比如校笺开篇说明的第一段,且不说针对《因话录》卷一到卷六的介绍与鲁明于2010年完成的《〈因话录〉研究》几乎如出一辙,不是改“记”为“录”,就是删减几字;就连“道其原本,叙其所出,避免了一般笔记小说的驳杂”这般主观性评语都达成“一致”。又比如《〈因话录〉校笺》第三页论及文献综述,和史佳楠《赵璘〈因话录〉研究》绪论页3十分相似;第六页针对《因话录》版本的介绍也被网友PO图指出“全抄鲁文第六章《版本平议》。”“全书标点、校勘全袭鲁文《汇校》部分,编写附录全抄鲁文第五章《目录登载》(页54-55)及《版本平议》(页60)。”名为“长夏”的豆瓣网友讽刺说,恐怕只有第七页自述“学术轨迹”那十行是亲笔。
       “《因话录》世无善本,对其校勘,主要使用诸类书、笔记、方志中的引文来他校。” 鲁明表示,对于这样的书,具有古籍整理常识的人会了解如果由不同的人来做校勘,由于彼此搜罗的他校材料不同、对文本的体会不同,虽容有个别暗合,但绝不可能大量雷同,“此书出校的位置、校记的数量却与硕论高度重合,几乎没有溢出硕论校记之外的新校记。”他还指出,笺注部分倒没怎么抄他的硕士论文:“于是抄抄百科、辞典之类,注释了一些人名、地名。”

抄了,还抄“错”了?

       不过,细心的网友在比对之际还是能火眼金睛地“发现不同”。放眼看去,最大的不同便是鲁明的硕士论文用繁体字而 《〈因话录〉校笺》 采用简体字。可也因如此,令更多网友“忍无可忍”的事就来了——繁体至简体的转换中错别字频频出现。鲁明说道:“我硕论原文‘言談’,被错录作‘言歌’。原文‘俗講’,被录作‘俗蒲’。原文‘建築佈局’,被错录作‘建桑怖局’。”有网友吐槽说:“这种低级错误是因为抄袭过程中用OCR复制粘贴过程中的电脑错误识别。”还有网友跑去黎泽潮微博上提问:“黎教授,请教一下,什么叫‘建桑怖局’?”
       再如《因话录》中第一卷第5条,鲁明校笺时底本(校勘时所用的依据本,即在这个本子的基础上结合其他版本来校勘)的写法为“讳芳字伯存”,但他在硕士论文中根据《新唐书》、《唐语林》这些史料指出“芳”字是错的,应为“并”字。这叫“改字校”,即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对底本进行改换。还有一种叫“异文校”,则是保留底本不变,同时指出有另外版本做其它字。一般校勘时除非有大把握,学者们会优选“异文校”。黎泽潮的校笺在这一处显得“保守”,他采用了“异文校”。但原本的“讳芳”却莫名地变成了“讳芬”。不少人哭笑不得:“把底本文字都录错了。”
       鲁明在豆瓣中写道:“写硕论时,刚刚入门,读书很少,水准很低,绝达不到出版程度。校笺者竟取来抄袭……而硕论中一些稍稍可取之处,校笺者大概又感复杂难懂,竟得以幸免。对这样一本抄袭拼凑之作,如果是所谓大众普及读物,原不值得浪费时间关注。”他还对负责图书出版的出版社感到不满,“编校工作也极粗率。”
        问及感受,鲁明向澎湃新闻坦言,“没有觉得很生气,只是感到烦扰”。最近,鲁明也正忙于中华书局二十四史修订版的出版,暂无暇统检《〈因话录〉校笺》全书并且全面举证。不过接下来,他打算联系古委会工作人员,请他们调查并收回相关资助。他告诉澎湃新闻:“从我个人角度,就是要求道歉。如果事情调查属实,古委会和高校讨论如何处理,应该由他们按照规章制度来办。”
       15日上午,黎泽潮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否认有抄袭行为。他称,引用之处均有标注,符合学术规范,经受得起调查,此外著作本身性质也不同于普通科研著述。
       他还回应称,“如果有抄袭,我出门就被车撞死”。  
       对于黎的说法,鲁明向澎湃新闻表示:“文史专业的老师同学那么多,大家可以评判。同时请高校古委会专业工作人员鉴定。必要的话可诉诸法律。”    

学术丑闻频发,“贵圈真乱”
       早在上个世纪末,一个著名译者在翻译一本著名的书时,就把Mencius(孟子)译成“孟修斯”。此后,学术翻译界又闹过不少笑话,比如北京清华大学历史系副主任王奇曾在一部学术专著中将蒋介石(Chiang Kai-shek)翻译成“常凯申”。被人批为“翻译狂人” 的复旦大学学者姜志辉以一年两本的速度翻译学术著作,却出现“一本书仅前十几页就有55处错误”。
       更可怕的是,近几年来“爆炸性”的学术丑闻可谓络绎不绝。2009年5月,东北财经大学出台的《东北财经大学学位评定委员会关于撤销袁新硕士学位的决议》指出,经查实, 2005级统计学专业研究生袁新的硕士学位论文《山东省feeep协调度研究》抄袭南京财经大学研究生曾康宁的硕士学位论文《江苏省feeep协调度研究》。除了江苏省被替换成山东省,论文的其他内容几乎完全一样。最后袁新的硕士学位证书被收回。
       2010年3月20日,央视《焦点访谈》以“没有结果的‘学术成果’”为题,报道了西安交大六位老教授从2007年起举报前西安交通大学教授,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得主李连生涉嫌学术成果造假、侵占他人学术成果进行拼凑和包装等严重学术违纪。就在该节目播出后的一天,西安交大校党政联席会议宣布李连生存在“严重学术不端行为”,决定“取消其教授职务,并解除其教师聘用合同”。
       到了今年8月,知名学术期刊《国际新闻界》刊发公告认定北大历史学系博士于艳茹的论文《1775年法国大众新闻业的"投石党运动"》“严重抄袭”国外学者的论文。《国际新闻界》编辑部经仔细对比于艳茹和国外一篇发表于1984年的论文后发现,于艳茹在其论文中大段翻译外国论文,甚至直接采用外国作者引用的文献作为注释。据澎湃新闻早前统计,除了摘要和结语部分,于艳茹几乎全文“翻译”了国外论文,多个段落甚至一字未改。对于此次抄袭事件,《国际新闻界》决定5年内拒绝于艳茹的投稿。
       如果有人觉得学术造假只在中国,那恐怕乐观了。早在1996年,纽约大学的教授索卡尔曾引爆一场“索卡尔事件”。他故意向文化研究杂志《社会文本》(Social Text)投稿一篇伪科学的文章,制造了一些常识性的科学错误,结果是5位主编都没有发现这些错误。经主编们一致通过后文章被发表,便引起了知识界的一场轰动和论战。
       据观察者网今年6月报道,法国格勒诺布尔市的格勒诺布尔第一大学的计算机学家Cyril Labbé通过排查研究发现,至少有120篇通过计算机程序自动生成的伪造论文骗过了世界顶级学术出版机构。Labbé认为这些伪造论文之所以能够出版,原因是学界审核标准的松懈。据Labbé称,科学家的学术压力之大,是一般人不敢想象的,科学家迫于压力需要大量发表论文,这就导致了许多科学家发表的论文越来越水。 
责任编辑:徐崚怡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抄袭,《因话录》

继续阅读

评论(33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