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新闻探访香港沙咀惩教所:高强度训练、人性化管理

澎湃新闻记者 张昕然 发自香港

2014-11-20 14:5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近期,香港电视剧《再战明天》热播,剧中的大部分场景在香港惩教署下辖的监狱拍摄。
       事实上,剧中犯人偷运违禁品进入监狱、“妈妈犯”入住育婴室、探监义工热心开解犯人、犯人犯错关禁闭等剧情在现实中也时有出现。
       11月12日,香港惩教署发布一则新闻称,荔枝角收押所惩教人员成功堵截一名男性还押在囚人士,利用体内藏毒将怀疑毒品运进收押所。
       香港的监狱到底怎么样的?11月14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探访了香港惩教署下辖的沙咀惩教所。
       沙咀惩教所位于香港大屿山南部,是香港惩教署下辖的29所监狱之一,属低度设防监狱。沙咀惩教所主要羁押的是年龄处于14至21岁的青少年囚犯,羁押期较短,一般为6个月至一年。
       驱车从位于香港岛湾仔的政府总部大楼到沙咀惩教所需要1个多小时。
       据香港惩教署高级新闻主任陈爱娣介绍,沙咀惩教所是离香港市区最远的监狱,平时在押囚犯的亲人可以两周探望一次,如果家人提出申请,探望周期也可以缩短为一周一次。但路途遥远,如果乘公交车前往的话,来回需时大半天。
       澎湃新闻观察到,沙咀惩教所周围静谧,四境之内无其他建筑物,与繁华的香港市区比,这里更像内地村落的一隅。
沙咀惩教所大门。  本文图片 澎湃新闻记者 张昕然 图
       
       沙咀惩教所沿海而建,大门的防护墙足有四米高。沙咀惩教所总惩教主任彭秋明对澎湃新闻介绍,由于沙咀惩教所属于低度设防的监狱,因此防护墙上只在部分区域安装了摄像头。
沙咀惩教所门牌。
       
       在惩教所入口处,有多名惩教人员轮流站岗。他们身上的装备包括警棍、对讲机和胡椒喷雾。为了防止囚犯夹带毒品入内,惩教所每天都会安排嗅觉灵敏的警犬到处巡视。
  
警备分别是警棍、对讲机和胡椒喷雾。
       
警犬。
       
       随后,澎湃新闻采访了沙咀惩教所的助理惩教主任王小奕。王小奕说,轮值惩教主任每天早上5点45分就要开始工作了。第一件事就是检查每个囚犯的身体,看看是否存在囚犯间相互欺凌的情况。
助理惩教主任王小奕。
       
       王小奕介绍,沙咀惩教所收纳的囚犯分为两组,处于14岁至21岁的少年组,以及21岁至25岁的青年组。其中,做饭等比较有难度的工作交由青年组完成。为了训练受训囚犯的耐心,少年组囚犯被要求每天给自己的鞋子擦鞋油。
       
少年组囚犯每天都需要给自己的鞋子擦鞋油。
       
       沙咀惩教所的训练强调辛勤工作、体能锻炼和步操。其中,步操是很重要的一环。受训囚犯每天练习步操两次,每次一小时。“整个训练程序可用三个‘S’概括,即刑期短(Short),纪律严(Sharp)及阻吓力大(Shock)。”王小奕说。
 
受训囚犯练习步操。
       
       “刚入狱的时候,这些孩子一般都不懂得跟人合作,随着训练的深入,多数孩子会有改变。”王小奕回忆,在他担任助理惩教主任期间,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次,受训囚犯为了准备家长日的步操表演练习得很辛苦。但天气预报说家长日当天有可能下雨,一帮受训囚犯主动要求即便下雨也可以继续完成步操。而在表演当天,天气放晴,但一帮囚犯表演完后都哭了。“他们觉得自己有的动作还没有到位。”
       在惩教所内,澎湃新闻还采访了一位即将释放的17岁囚犯亚希(化名)。2013年10月,亚希因使用锤子伤人被判刑6个月。他说,刚进监狱时非常不习惯,里面的一切都跟外面很不一样,以前觉得父母就是自己的保姆,但是进来后什么都要自己做。
       
亚希受访。
       
       “虽然我什么都不会,但是惩教署的职员都没有嫌我烦,耐心教我,生活也比以前规律很多。而且做人的态度也会改变。”亚希说。
       亚希被收押后,以前跟他一起厮混的朋友们并没有来看望他,但是以前与亚希关系紧张的父母每周都会来探望一次。亚希也下定决心“出去以后再也不与以前那帮人来往了。我在里面也有念书,现在中五了,出去我要继续找个中学读下去”。
        
亚希在训练步操。
       
       沙咀惩教所有一项“家长会”的活动。受训开始的第一个星期六,受训生的家长会被邀请到院所内与受训生见面。
       家长会的内容包括一个名为“爱心花卉”的环节,家长与受训囚犯一同栽种花苗,落盆后的花苗交由受训囚犯于受训期间负责照顾,从而鼓励受训囚犯承担责任,并让他们在照顾花苗的过程中,切身感受父母对他们的关怀及爱心。
       亚希也带着澎湃新闻记者看了他的爱心花卉。他说,自己马上要出狱了,等那天,父母来接他时,他就把这盆花送给父母。
亚希在爱心花卉旁。
       
       囚犯的宿舍在一栋两层的建筑里面,每两位囚犯共用一间宿舍,每间宿舍大约七八平米。
宿舍大门。
       
       走进囚犯的宿舍,宿舍内的东西摆放异常整齐。洗手盆和便池都在宿舍内,并无其他遮挡物。
囚犯所在的宿舍。
       
       囚犯的被子被整齐地码在一个类似纸盒的方框里,床比较低。为了方便检查,被褥都是掀起来叠放在床头的。犯人们的衣服也都是整整齐齐码放在床尾。
犯人们码放整齐的衣服。
       
       澎湃新闻记者接着走访了犯人用餐的食堂。食堂以白色的桌椅为主,干净整洁。食堂内配有电扇,食堂的墙上不时出现“远离毒品”字样的警诫标语。
食堂。
       
       正值午饭时间,澎湃新闻走进厨房,看到五六名青年组的囚犯正在惩教人员的管理下做饭。当天的午饭是绿豆花生粥配三明治、红茶。
绿豆花生粥配三明治、红茶
       
       据负责厨房管理的惩教人员介绍,惩教所的饮食是由专业的营养师调配的,一天共有4餐。一般早餐和晚餐吃得较为丰盛,午餐相对简单。早餐一般吃米饭、鱼和菜。晚饭则是米饭、肉、蔬菜、水果。睡前还有加餐,内容为面包和牛奶。
 
中式餐单
       
       由于惩教所的囚犯国籍、饮食习惯不尽相同,因此囚犯可以提出申请更换餐单。其他的三种餐包括以面包为主的西餐,以面饼为主的印度餐以及专为素食主义者提供的素餐。囚犯一旦提出要求更换后直至出狱前,都只能食用同一种餐,中间不可变更。
       沙咀惩教所占地面积不大,但基本生活设施齐全。惩教所内配有医院,供囚犯使用。据彭秋明介绍,当犯人需要一些专科治疗时,惩教所会安排病人到市区的医院就诊。
  
医院诊疗室
       
责任编辑:龙毅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评论(2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