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呼格吉勒图案都重审了,聂树斌案为何还在拖?

澎湃新闻记者 李云芳

2014-11-20 15:1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聂树斌的母亲哭倒在聂的坟前。
呼格吉勒图的墓地。 东方IC 资料

       生前,聂树斌与呼格吉勒图互不相识。死后十余年,他们的遭遇却时常被相提并论。“一案两凶”的荒诞剧情,在他们的身上重复上演,“谁是真凶”的疑问,一样延续至今。
       1994年8月,石家庄市西郊一块玉米地里发生一起强奸杀人案,聂树斌被指控为嫌犯,并于次年5月被执行死刑。2005年1月,曾犯下多起奸杀案的王书金在河南落网,随即主动供出自己是“聂树斌案”的真凶。
       1996年4月9日,内蒙古呼和浩特市锡林南路与诺和木勒大街交汇处东北角,一所旧式女厕内发现一具半裸女尸,史称“4.9女尸案”。案发仅62天后,年轻的报案人呼格吉勒图即被法院认定为凶手并押赴刑场枪决。直到2005年10月,呼和浩特警方抓获赵志红,其供认的27起案件中,第一起便是近十年前的公厕内的“4.9女尸案”。
       王书金的辩护律师朱爱民说,聂树斌案和呼格吉勒图案如出一辙,甚至在“真凶”的出现方面,聂树斌案还更早。
       实际上,有媒体就直接称,呼格吉勒图案是内蒙古的“聂树斌案”。
       当事人家属也彼此关注着对方的案子。呼格吉勒图父母说,2005年3月,关于聂树斌案《一案两凶,谁是真凶》的报道一出来,就买了报纸细看。不料,7个月后的10月23日,警察就逮住了赵志红。2011年全国“两会”期间,呼格吉勒图的父母在北京和聂树斌的母亲见了面,双方痛哭一场,“同样的心情,在一起就天天唠叨这个事”。
       11月20日上午,看到内蒙古自治区高级法院决定对该案再审的消息,朱爱民迅速转到了自己的博客里,“呼格吉勒图案已经进入再审程序,聂树斌案何时进入再审程序,令人期待”。
       朱爱民感叹,连呼格吉勒图的案子都已经进入再审程序,而聂树斌的家属至今未得到河北省高院是否立案的明确答复。
       2013年9月,河北省高院驳回被告人王书金的上诉,维持死刑原判,并报最高法死刑复核。
       朱爱民说,进入最高法死刑复核以来,先后四次会见王书金,王书金态度依旧。在今年5月的一次会见中,王书金着急追问最高法院的死刑复核结果。朱爱民劝他耐心,“你和聂树斌这个案子,其意义远远超出案件本身,确实涉及到中国司法进程”。王书金回答称,“我没想那么多,但是我坚持我的意见,是我做的,决不让别人替我扛。”
       朱爱民说,王书金的死刑复核至今尚没有结论,也无法预期时间,只能耐心等待。这个案子社会影响大,“希望最高法能慎重对待”。
       但他认为,聂树斌案和王书金案虽在事实认定上存在交叉,但和王书金案在程序上完全不同。聂树斌的母亲有异议,可以申请再审,这在程序上和王书金案不存在冲突。聂树斌案的障碍主要在河北司法系统,聂树斌母亲申诉了这么久,河北省高院都是统一口径地回复“在审查”,至今不给一个是否立案的明确答复,“如果不立案,要么就下一个不立案的通知书啊”。
       朱爱民告诉澎湃新闻,对于聂树斌案,河北省高院应有一个实质性的推动,“聂树斌究竟无罪还是有罪,应当进入司法程序,该立案就立案。既然当事人提出申诉,既然有这么多证据,启动再审程序是个明智之举,通过法院公开公正审理,对社会舆论有个交代,对双方当事人有个交代,这能够让大家心理平衡,不会引发过多猜想。现在这样一直无缘由地推托,不仅损害当事人的诉讼权利,也有损公众对司法的信心。”
       
责任编辑:鲍志恒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评论(9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