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媒:日驻华大使曾被中国记者提问有无考虑苍井空做民间大使

艾晓原/人民日报评论

2014-11-23 10:5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
       日本著名影星高仓健近日去世,引发中日媒体关注。人民日报评论部旗下微信公众号发表题为《是谁造就了男神》的文章分析称,有什么样的男神,就会有什么的观众;有什么样的市场,就会造就什么样的男神。
       文章透露,有位日本朋友,对一件事一直痛心疾首。现任日本驻华大使木寺昌人来到北京,第一次接受中国媒体专访,被认真问到,有没有考虑,让苍井空做中日民间交流大使。在前辈看来,苍老师在中国的火爆,是日本文艺界的耻辱。以下为全文:
刚刚离世的高仓健引发中日媒体的广泛关注。

       有位日本朋友,对一件事一直痛心疾首。现任日本驻华大使木寺昌人来到北京,第一次接受中国媒体专访,居然被认真地问到,有没有考虑,让苍井空做中日民间交流大使?在前辈看来,苍老师在中国的火爆,是日本文艺界的耻辱。
       这两天,人们怀着不同的心情评点和回顾刚刚离世的高仓健,其中有一些人想起了日本文艺在亚洲独霸天下的日子——昭和时代。
       这一段从战后到上世纪90年代的漫长岁月,无疑是日本文化界的“黄金时代”。当时还年轻的高仓健,不过绚烂星河中的一颗。那个时代的作家、演员、音乐家、歌手,甚至是写真模特,都仿佛带有神圣的光环。各种文艺作品在亚洲乃至世界广泛流传。
       那个时代,普通人的价值观比较简单,得益于此,各路高人都在从不同角度演绎着亲情、爱情、奋斗、责任,也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正能量,并且创造了繁荣的市场。而随着日本经济的崛起,文化与资本越来越紧密的捆绑,在后者的推动下,以娱乐、暴力、色情取胜的作品猛增。一开始,社会舆论也曾强烈抵制,但在金钱面前,反而沾沾自喜,以为日本同时成功开辟了新一种文化市场。
       现实中,两种市场可不是严格分割的。当改革开放的中国,打开国门第一眼看到杜丘和真由美的时候,这种变化已经无法逆转,《追捕》本身其实就带有很多受市场奴役的元素。直到上个世纪末,日本在亚洲的两种市场仍然是主导者,但这种情况每况愈下。亚洲的集体繁荣,让这里的人们逐渐具备更成熟的鉴赏力,后一种市场不再是文化稀缺品,也就逐渐失去了主流市场;同时,这里的文艺也得到滋养,逐渐具备了能与昭和比肩的创作能力。韩流和汉风的冲击,迅速从一个话题成为无奈的现实。
       高仓健曾跟张艺谋合作过《千里走单骑》,2005年在中国最后一次掀起了来自前一种市场的日本热。从那之后,中国几乎没有看到过从那个市场渡来的日本。而因为中日关系在同一时间不断遭遇困难,日本舆论在这个问题上,也天真地认为是广电总局如何如何“邪恶”地拒绝。事实上,最近十年,日本又有多少清新正面、阳光励志的故事被生产出来呢?去年倒是有一部硬派小生日剧《半泽直树》火了一下,这更从反面说明,中国鲜见日剧的根本原因,在于日剧已经不再适合中国观众的口味,如果不从自身反思,颓势显然还会更严重。那些搏出位、比阴险、小鲜肉、赚眼泪的作品,如今可用不着再去看日剧了。
       更危险的是日本观众群自身的变化。造就高仓健的,是当年那些勤恳工作、重视责任、忍耐现实的日本人;而成就今天日本男神的,是许多宅在家中,连交女朋友都提不起兴趣,热衷于化妆品促销的“草食男”。在中日历史认识偏差的场域中,我们常常只看到他们“历史与我无关”的逃避,事实上,他们对身边的社会也懒得去深究,甚至放弃了对自己的责任。
       有什么样的男神,就会有什么的观众;有什么样的市场,就会造就什么样的男神。说实话,中国的情况也并不乐观,今天抱歉就不推什么文章了,找了半天,几乎都是对男神的赞美,或者对男神近乎理想主义的标准。倒是在《世说新语》中,有一个古代男神的有趣故事,值得一乐,笑完了再想。
       西晋著名书法家卫瓘的孙子卫玠,天生长得极其漂亮,广受社会各界宠爱。口才也极佳,跟人辩论总占上风。但是身板不太硬朗,出门经常坐羊车。一天,卫玠坐着羊车来到洛阳大街上,沿途的居民蜂拥而上,争睹其漂亮的容貌。
       没想到,这个著名的男神,居然被看死了。
责任编辑:崔彩云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日本驻华大使木寺昌,男神,高仓健

相关推荐

评论(47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