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夫妇爱情之旅:24年、215国、90万公里、345万元

澎湃新闻记者 郑怡雯

2014-12-05 14:3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77岁的Gunther Holtorf最近完成了他24年的公路旅行,他的座驾里程数达到了550000英里。
       破旧的汽车座椅,满脸皱纹,这个在路上马不停蹄行走了四分之一个世纪的77岁老人把车停在了柏林勃兰登堡大门前,终于回家了。
       综合英国BBC和德国《图片报》报道,德国夫妻Gunther Holtorf 和Christine Holtorf花了24年完成了一场令人难以置信的爱情之旅,足迹遍布6大洲的215个国家,总行程近90万公里,相当于环绕地球22圈或从地球到月球打个来回。
奔驰300GD的两个后排座椅被移除,改装成容纳一个床垫和服装的仓库
53岁辞职去旅行

       Gunther Holtorf现年77岁。1988年,这个在德国汉莎航空海外办事处工作30年之久的53岁中年男人决意辞职,他决定追求他要的生活——旅行。1990年4月,他与他的第四任妻子,34岁的Christine相遇,Christine是个来自德累斯顿的单身母亲,两人一拍即合。
穿过阿尔及利亚时在撒哈拉沙漠
       Gunther问Christine:“我们一起去旅行吧?”Christine同意了,两人动身前往非洲。
       夫妻俩直奔撒哈拉大沙漠,穿越阿尔及利亚和尼日尔,曾遇到劫持人质的武装分子(法国士兵的出现使他们幸免于难)。
       一个月圆之日,Gunther和Christine坐在撒哈拉大沙漠,听了贝多芬的一首奏鸣曲,但记不清到底是哪首了。“撒哈拉可并不只有沙子,要知道,这里仅有13%的沙子,其余为沙砾,岩石……这里没有草木、没有动物、没有昆虫、没有风。”他说道,“你可以听见它的沉默。”
       当时他们只打算去一趟非洲便回德国。可之后他俩便再未停止脚步,年复一年地继续探索其他国家,一走就是20多年。
       他们有一位重要的旅伴——一辆奔驰330GD吉普车,Christine给这辆车取了小名“Otto”,为了运输这辆吉普车,Otto登上过41个集装箱货运船和113艘深海渡轮,它是世界上去过最多国家的汽车。为了使这辆吉普车更加实用,它的后排座椅被拆除,配有两个定制床垫,还设有放置衣物、食品、工具和零部件的储物空间。Otto是一辆身经百战的吉普——袋鼠飞入车门,和一辆印度货车相撞,虽然满身凹痕和刮痕,这辆行驶了90万公里的奔驰车仍保留着原来的发动机和变速箱。现在,Otto被陈列在位于斯图加特的梅赛德斯-奔驰博物馆。
       除了一些处于极度战乱的国家或是完全无法驾车的小岛屿国家外,Gunther走遍了215个国家或地区。阿尔及利亚、印度、泰国、缅甸、朝鲜、厄瓜多尔……他们在路上遭遇了疾病、战乱、车祸……无论是西伯利亚零下27度的极寒之地,还是将近50摄氏度的澳大利亚沙漠地带。
在巴西遭遇意想不到的交通状况
途经喀拉库勒湖
Gunther在尼泊尔
第一个开车进朝鲜的人
       Gunther说自己曾是一些国家的“先锋旅客”,比如他是第一个被允许开车进入朝鲜的外国人。“当时我被告知只有汽车能被轮船运输至朝鲜,但我无法入境,后来朝鲜政府给予我特别许可,我才能和Otto一同登船。我们是以朝鲜政府的嘉宾、已故伟大领袖金正日的客人的身份来到朝鲜旅行的。”Gunther说。
       谈及旅途中最危险的时刻——“有一次,我们在津巴布韦的马纳潭国家公园,遇到一头野狼和两头野生大象。有那么一刻,我感觉人类极度脆弱,我就可能这么被轻易地粉碎,无处可逃。后来,大象靠近了我们,闻闻我们的空吊床,然后慢慢转身走开了。”
       “在阿富汗,你可以闻到喀布尔空气中的一丝丝紧张和不安。”Gunther说道,“我们在阿富汗待了10天左右,车上也没有弹孔,我们觉得很幸运。”
       “还有一次,我们的威胁不是来自动物和人类,而是英国古老的基础设施。”Gunther说道,“当时我们从埃及边境离开,动身前往以色列海法,我们决定用火车托运Otto。要知道,那里的铁路是20世纪40年代的老式铁路,一路颠簸的运输吓坏了我们,我们实在担心Otto一不小心就会从火车上掉下去。”
       那么他最喜欢的旅游目的地是什么? “没人的地方,比如沙漠、山区和丛林中。”Gunther说道。他分享了如何在人迹罕至之地享受孤独的秘诀——一个是耐心,另一个就是积极的思考。
       20多年的环球旅行花了多少钱?考虑通货膨胀等因素,他们花费了大约345万人民币。他们一路上用得很节俭,放弃了电子设备、酒店住宿和餐厅食物,“我们搭帐篷、睡吊床,或者直接睡车里。”
       Gunther1937年出生在德国哥廷根,从小在战争的艰苦岁月中长大,Christine1956年出生于德国东部。他俩嘲笑年轻的德国人拥有了一切,“相比我们那个年代,他们拥有如此之高的生活水准,但是他们还是在抱怨,希望拥有更高的生活水平。”
1990,法国,Christine在埃菲尔铁塔
妻子去世后丈夫继续旅程
       还未完成旅程,妻子却与世长辞。
       2003年,Christine的面部左侧出现部分瘫痪,左耳听力下降。医生诊断为面部神经良性肿瘤,她还能继续与Gunther旅行。后来,他们得知良性肿瘤转化成恶性的消息,她回到巴伐利亚进行治疗,并希望Gunther继续旅程。
       2009年5月,沐浴在灿烂阳光下的英格兰和威尔士原本是计划中Christine人生中最后一段旅程,可是她的病情不断恶化,前往英国的计划不得不被取消。
       “在所有的旅途中,我和Christine一直都那么和睦。我和她就像一个连体婴儿,因为我们在旅行。我们不会像其他普通夫妻一般,妻子在厨房待一个小时,或者,丈夫在花园里看书,我们是一直待在一起,形影不离,这一待就是一天24小时,一周7天,一个月30天……”
       “她希望我在她离开后代替她继续完成旅行,她要我不要忘记她,这是她的心愿。”之后,Gunther没有停下脚步,他决定带着妻子的照片和Otto继续完成旅行,2014年,Gunther已患有严重中风,无法继续旅行。他回到柏林的勃兰登堡大门——这里被视作旅途的终点,随后返回他的家乡德国巴伐利亚州。
       这场旅行结束了,还有下一场吗?
       虽然Gunther年事已高,但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从Gunther的Twitter上发现,他的心仍在远行。在他为数不多的几条Twitter状态上,分享的都是他的旅途片段,还有一句:我对旅行充满着热情,我还想去更多的国家。”
责任编辑:郑洁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德国,旅行,环球旅行

继续阅读

评论(3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