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毒豆芽”获罪官员:认定有毒缺依据,说我渎职比窦娥还冤

澎湃新闻记者 陈兴王 发自陕西汉中

2014-12-24 07:4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汉中市汉台区莲花村村民钱建春出狱后,家中的豆芽生产房一直空着,不准备再做豆芽生意。  澎湃新闻记者 陈兴王 图
       胥超,宁强县质监局纪检组长,2014年7月接受宁强县人民检察院调查;2014年8月12日,因涉嫌犯食品监管渎职罪被依法取保候审;2014年11月27日,宁强县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此案;2014年12月12日,法院判处胥超犯食品监管渎职罪,免于刑事处罚。
       12月18日,胥超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从自己被调查到现在,每天都在煎熬中度过,担心丢了工作,又想找回清白。
       几天前,胥超到宁强县人民法院拿判决书时,被问及“要不要上诉”,胥超回答“要上诉,我比窦娥还冤”。当时就有人劝他,“这么小个事,都免予刑处了你还要上诉,别最后把工作搞丢了”。
       对于胥超和他的家庭来说,这份“铁饭碗”和一月3800元的薪水非常重要。但他很矛盾,一方面不想因此丢掉工作,另一方面又不想背着一个罪名度过一生。
       1982年出生的胥超,2005年大学毕业后,通过陕西省公务员考试,以笔试第一的成绩考入汉中市质监系统,后被分配至宁强县质监局工作。
       “我自认为自己干工作是非常认真负责的”,今年32岁的胥超早在3年前就坐上了副科的位置,担任宁强县质监局纪检组长一职。2012年元旦后,胥超开始分管食品安全工作。
       始料未及的是,一年后,随着宁强县9名芽农被判刑,他也因此站上了被告席。
       澎湃新闻:你认为食品监管渎职罪的判决判错了?
       胥超:是的,这个案子本身就有问题,他们(指检察机关和法院)所依据的国家质监总局第156号公告,只是说不让添加6-苄基腺嘌呤,并没有说这个东西是有毒有害的,那芽农就构不成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
       156号公告发布后,省食安委让质监部门负责管理豆芽的生产,我们也作了宣传和检查,让芽农不要再添加6-苄基腺嘌呤。但是至今也没有一个检测标准,再说豆芽应属于芽苗类蔬菜,不是加工类食品,不能按照加工食品的标准来管理。
       到现在也没办法证明添加了6-苄基腺嘌呤生产的豆芽是“毒豆芽”,我就不存在将大量有毒有害食品流入市场,造成的危害前提都是不成立的。
       澎湃新闻:那你认为芽农也是被冤枉的?
       胥超:“毒豆芽”案本来就有问题,判芽农有罪并没有证据。156号公告是不允许在食品中添加6-苄基腺嘌呤,没有说不能在农产品中添加,在农产品中,它应该属于农药。这个原卫生部有关复函都是有解释的,食品中禁止6-苄基腺嘌呤不是因为食品安全原因,而是缺少工艺必要性。说它是“毒豆芽”,必须要有直接证据证明它是,应该是科学公正的,而不是发个文件说它有毒就是有毒。
       我们是管食品的专业部门,我们都绝对不敢认定它是有毒有害的。现在看,只有芽农清白了,我们才能清白。这段时间过的特别痛苦,一边还要跑法院、检察院打官司,这边还要干好工作。
       澎湃新闻:你请了律师为自己辩护吗?
       胥超:请了。现在官司真打不起,我跑了两趟西安,到省上去找材料,这几个月下来都花了小1万了,一个季度的工资都没有了。
       为了这事,心乱了,精力不足。但没办法,工作还得干,我今天上午还在搞节前安全检查,我年轻嘛,多干点。
       澎湃新闻:接下来准备上诉吗?
       胥超:要上诉,上诉要是不成,我还要申诉,我要把这一套程序走完,这是对自己负责。那天我去拿判决书的时候,法官就问我“要不要上诉”,我说要上诉。法官劝我说,“这么小的案子,你还要上诉,别弄的最后把工作丢了”,当时我就喊了一句,“我比窦娥还冤”。
       我确实害怕最后把工作弄丢了,2005年考上公务员,2011年我就副科级了,我自认自己干工作还是不错了,不想背着个罪名活一辈子。现在也想通了,自己还年轻,和我一起被判刑的同事不准备上诉,这也可以理解,毕竟年龄大了,怕丢工作。但我还年轻,说句不好听的话,我就是去工地上搬砖,我也有力气。
       澎湃新闻:如果这一套程序走完了,还是没能改变判决结果,你怎么办?
       胥超:最近心里一直挺矛盾的,害怕丢了工作,又想还自己一个清白。我目前了解的,已经被判刑的这些人里面(指质监系统官员),还没有一个人打算上诉,估计就我一个人准备上诉,压力很大啊!翻个案子的代价太高了,不是说我个人承担压力,整个家庭都要承担这份压力。
       如果不能改变结果,那最后纪委肯定要上手,给处分是难免的,能不能保住公职都说不一定。真到了那一步再说吧,我毕竟还年轻,今年才32岁。哎,就是工作丢了,家里少了一份收入。
       针对这个案子我还特别想说一句话,当时由公安机关牵头打击食品安全犯罪时,不管是市上、还是县上,我们在开会的时候,意见都是统一的,就是想借助他们的力量,把食品市场整个肃清一遍。我们当时带着公安机关去检查,经常半夜过去查,但最后结果出乎我们意料,豆芽生产户被判刑了,我们这些出工出力的人渎职了。
责任编辑:黄志强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毒豆芽,有毒有害,判刑

相关推荐

评论(15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