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问赛先生|凯文·凯利:用科技拯救科技

澎湃新闻记者 张茹

2014-12-30 18:5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凯文·凯利(Kevin Kelly):大家熟知的另一个称呼是KK。美国《连线》杂志创始主编。20年前成书的《失控》,记述了KK对当时科技、社会和经济最前沿的预测。该书中提到的“云计算”、“物联网”、“网络经济”、“虚拟现实”如今大热。所以KK也被称为科技商业预言家。
     《连线》杂志创始主编、科技商业预言家凯文·凯利(Kevin Kelly )的中国行很紧凑。12月1日,他在北京出席“中国首届社群领袖峰会”并发表演讲,畅谈创新与颠覆。3日,他又来到上海出席TC汽车互联网大会,把脉汽车业未来。
       12月3日,记者如约来到凯文·凯利下榻的酒店大堂,一眼就认出了留着标志性大白胡子的凯文·凯利。几年前,凯文·凯利在一次采访中说:“大家似乎都想知道明天的天气,但是又对我们即将进入什么季节不感兴趣。”所以,一个多小时的采访中,我们谈论最多的是科技的未来。周围的一切事物都会唤起他的想象,比如在谈到未来的屏幕时,凯文·凯利指着我们面前的桌子和墙说,未来它们都会变成屏幕……采访就在天马行空的畅想中结束了。
未来你在看屏幕屏幕也在看你
       澎湃新闻:你在预测未来20年互联网趋势时,用到的第一个关键字是“屏幕”。你说,我们都已经变成了屏幕人,未来屏幕无处不在。那么,请问未来的屏幕是怎样的?
       凯文·凯利:首先,它们的价格会更便宜 ,这意味着屏幕将会越来越普及。其次,它们会更加轻薄灵活,也许会像纸张一样轻薄,可以弯曲,可以佩戴在手腕上。屏幕也可以做成书,像书籍一样可以翻阅。它还可以像衣服一样穿在身上,变换颜色。因此,未来越来越多的屏幕会采用塑料或有机材料。我想,在我们面前的这张桌子下面也可以装一个屏幕,然后它可以变换画面,比如显示一张地图。我认为,未来屏幕的数量、种类和质量都会增加,屏幕无处不在。
        澎湃新闻未来人与屏幕会有怎样的交互?
       凯文·凯利:所有的屏幕都有眼睛,都会看着你。你看屏幕的任何地方,它都会有反应。也就是说,这些屏幕都会有摄像头,它们会感应到你的视线停留在屏幕的哪个区域,然后判断你当时的情绪,比如你是感到困惑还是觉得有兴趣。之后屏幕会根据判断进一步做出反应。比如,如果你在看书,屏幕可以通过观察你的眼睛和面部表情判断你是否理解这个单词,如果它认为你不理解,就会马上显示单词的释义;如屏幕发现你在看书的时候走神了,也许它会显示一些不同的内容。总之,你在看屏幕的时候,它也在看你。
        澎湃新闻如果镜头可以窥探人的内心,这是不是意味着将来人类无法隐藏自己的情感,或者说,人们更愿意去相信机器的判断而不是自己的感知?
       凯文·凯利:我认为人们通过他人来了解自己。如果你从不听取他人的意见,那你不可能是一个人格健全的人。你周围的人的反应会告诉你,你是不是正在做傻事,等等。屏幕会帮助我们了解自己,你不能只通过自己来了解自己。比如你通过你的男朋友来了解自己,屏幕也是这个作用。但拥有屏幕的同时,也不要抛弃你的男朋友。
        澎湃新闻屏幕时代会对媒体业产生什么影响?传统媒体,比如报纸、广播会消失吗?
       凯文·凯利:也许新闻内容会从纸张上移植到屏幕上。也许它们不会印在纸上,而是印在屏幕上。一些媒体也许会因此倒闭,它们随着纸张的消失而倒闭。但有一些会改成在屏幕上发布内容,它们必须做出改变。但是公司规模越大,变革起来就越困难。我预计,到2020年,报纸将不会再把内容印在纸上。
        澎湃新闻在预测互联网未来趋势时,你还提到一个关键词“分享”。你当时说,我们目前还在分享的早期,未来人类还会分享哪些信息?
       凯文·凯利:我们可以分享几乎所有的信息,比如医疗信息、财务信息、教育信息,甚至关于性的信息,总之任何与你有关的信息都可以分享。当然,你并不是与所有人分享这些信息,而是在合适的场合与合适的人分享信息,从而获益。比如,你可以与医生分享你的健康信息。另一方面是我们如何获得这些信息。未来我们会有很多方式,你不需要键入这些信息。你可以通过使用各种设备来获得信息,我们分享的内容也不一定是文字。比如你的朋友在附近,他要过来找你,你们在共享地理位置,你的手机会发出一种声音,你朋友的手机通过这个声音就知道你在哪里。
        澎湃新闻你说过,在未来十到二十年间,在分享的过程中会发生从拥有到获取的转变。比如说有个云,我们能随时登录,随时获取音乐或者书籍,而且是免费的。那么唱片公司或者出版公司靠什么来盈利?
       凯文·凯利:我把这些信息称为“可衍生的”,因为它们是可复制并存储的。如果你想听某位歌手的流行歌曲,你去网上搜索,最终会搜到。但如果你不想搜索,而是先想立刻听到这首歌,也许你会愿意支付一定费用。但你买的不是音乐本身,而是这项即时的服务。这是不能复制的,这种即时性无法复制。再举一个个性化的例子,你可以免费得到音乐,但如果你想为你的起居室定制个性化的音乐,你必须要付费。关于盈利,我想这些公司可以通过巡回演出,或签售来赚钱。
 50年后用意念交流
        澎湃新闻社交网络对人际关系产生了哪些影响,未来是否有超越互联网的社交?
       凯文·凯利:我认为,更确切的说法是,未来我们对于社交网络的理解会改变,它并不只是代表一串好友名单。我们可以与朋友以外的人分享信息,比如与医院,工人、与任何和你合作的人分享信息。有合作,就有分享。
       超越互联网的社交,我想这取决于是多远的将来,如果是50年以后,我们可以不说话,而是用意念来交流。你可以在你的头上戴一个设备,然后你的意念可以通过这个设备来控制你的电脑。实际上我们现在就已经有这种技术了,这个设备就像一个头盔一样。我用过这种设备,人的意念可以通过它发出一些简单的指令,比如,移动一个球。50年以后,我们的意念可以相互传递,我看着你,你可以听见我。
        澎湃新闻有人说人们对社交网络的依赖会导致在现实生活中的社交障碍。确实,在现实生活中会看到这样的场景,大家围着一张桌子吃饭,却自顾自看手机屏幕。你怎么看这种现象?
       凯文·凯利:我不认为沟通障碍这个现象目前很严重。当你发明一种新技术的时候,它一定有利有弊。它可能会导致新的病症或者障碍,但是它的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所以我们应该发明新的手段来治愈和解决这些病症和障碍。比如对于那些想摆脱手机依赖症的人,治疗方法就是为你的手机设定程序,在一定时间内你无法使用除接听功能外的其他任何功能。总之,由于科技产生的问题必须用更多的科技手段来解决。
        澎湃新闻你曾预言,未来数据将在智能设备之间传输。这对传统电信行业会有哪些冲击?
       凯文·凯利:这对于传统企业来说是非常具有颠覆性的。如果现在你给我打电话,你的信号会先被传送到一座发射塔上,然后再传送给我。如果我们用蓝牙技术,信息可以在设备之间直接传递,然后,我可以再把这个信息传递给其他人。今后,如果你在城市的某一端,你可以通过手机直接将信息传送给在城市另一端的人,这个过程不需要电信的帮助。这是非常强大的技术。
 无人驾驶比人安全
        澎湃新闻你曾说,未来汽车会变成办公室,人们在汽车里接收的信息会比在写字楼里还多,比如特斯拉就认为自己是一台互联网设备。互联网与汽车的结合,未来还有哪些可能?
       凯文·凯利:首先是娱乐功能。如果你的车是由电脑驾驶,那你就可以像在家或者在办公室一样做你想做的事,你可以像在飞机上一样享受娱乐活动,比如看电影。你也可以收集信息,比如身体信息。如果你坐在座椅上,它可以测你的心律并做出分析,这时你的汽车就变成了医生的办公室。我认为娱乐和办公会是最大的功能 ,其次是保健,也许还可以在车里锻炼,一切皆有可能。
        澎湃新闻你觉得无人驾驶安全性如何?
       凯文·凯利:它比人可靠。因为它犯错的几率比人小。但这是循序渐进的,无人驾驶技术首先会帮助你停车,然后是在高速公路上变道,之后也许它可以会沿着一条固定路线行驶到你家。
        澎湃新闻人们每天定时去办公场所办公的方式是否会发生改变?有人说,互联网时代,把员工集中在一个地方办公的方式其实是很没有效率的,你怎么看?
       凯文·凯利:远程办公会越来越普遍。但是,如果你给员工绝对的选择权,告诉他们明天你有完全的自由来支配你的工作时间,你会发现,在大多数情况下,一周中,人们愿意用70%的时间在家里办公,再用25%~30%的时间去见一些人。所以,理想模式是,一周中有四天在家远程工作, 有一天或半天去办公场所与同事们一起工作。
互联网垄断是好事
        澎湃新闻你很早就提出了互联网去中心化概念,但目前提供核心互联网服务的还是谷歌、脸书这些大型互联网企业,这种垄断是否会被颠覆?
       凯文·凯利:不会,这是一种自然垄断。但自然垄断不等于中心化。因特网是垄断的,但是是去中心化的。谷歌是垄断的,但是是去中心化的。
        澎湃新闻这种自然垄断是好现象吗?
       凯文·凯利:是的。互联网领域的自然垄断是基于互联网协议和标准的。这些标准和协议可以降低交易成本,这样更易于发明新的事物。举个例子,如果你要开发一个软件,你只需要发明一个适用于因特网的软件就可以了。但要为手机设计一个应用程序,你要为安卓、苹果等系统分别设计。
        澎湃新闻如果这些大公司占据主要市场的话,初创互联网公司的机遇在哪里?
       凯文·凯利:将来在市场中会有越来越多的利基,他们可以在一个平台上发现利基,也可以开发新的平台。比如PikachuCoin(皮卡丘币)将实现去中心化的货币交易。它没有在市场中寻找新的利基,而是开发新的平台。
        澎湃新闻互联网还能提供哪些服务?
       凯文·凯利:去中心化股票交易、在不同设备间及时传输数据等等。比如,现在要把你录音笔里的内容导入电脑还是比较麻烦的,未来可以更加便捷。所以互联网还会提供很多服务,类似物联网的服务。
科技创新需要对错误和失败包容
        澎湃新闻就你的观察来看,中国在互联网方面有哪些创新?
       凯文·凯利:阿里巴巴有很多有意思的小创新。还有微信也很不错。不管其他人有没有发明类似微信的通信工具,但微信发挥了最大的作用。是不是首创并不重要,亚马逊不是第一家电子书城,谷歌不是第一个搜索引擎,脸书也不是最早的社交媒体,但它们的确有所创新并把这些创新想法变成现实。
        澎湃新闻中国应该如何结合自己的优势进行科技创新?
       凯文·凯利:这主要与文化有关,也许要通过一代人的努力来创造这种文化。它需要对错误和失败更为包容,允许人们犯错。其次,人们要诚实说出真相。他们不会被审查,也不会自我审查。
        澎湃新闻纽约致力于成为美国科技创新中心,和硅谷比,它有什么优势?我们经常拿上海和纽约做比较,你对上海建设科创中心有什么建议?
       凯文·凯利:我刚才提到了自然垄断。世界上只有一个硅谷,它的规模会越来越大,实力也会越来越强。世界上也只有一个好莱坞。这就是自然垄断。所以不要指望打造第二个硅谷,而要去做一些不同的尝试。比如纽约不应该把重点放在软件或者科技上,而是应该放在金融上,成为最好的金融中心。
       对于上海,我的建议是,专攻一些领域,你不可能包罗所有科技领域的所有行业,可以专攻医疗、生物科技等等。
看好以色列和印度
        澎湃新闻哪些国家和地区会在未来的科技发展中抢占先机?我们为此能做什么?
       凯文·凯利:以色列和印度。以色列的创新文化很好,印度和中国一样,人口众多,而且印度人说英语,所以他们更容易参与全球经济活动,但中国人比印度人更有秩序,这是中国的优势。我认为上海致力于成为创新中心的想法是很好的,这是一项很好的投资,并一定会得到回报。但不要说要成为第二个硅谷。当你在发展的起始阶段时,你需要模仿,到了一定阶段后,你需要停止模仿,努力打造自己的特色。我认为现在中国的发展主要还是靠模仿,到了一定的阶段可以不需要再模仿,现在这个时间点还没有到,可能还需要再过几年。
        澎湃新闻:在科技领域,哪些行业接下来会有突破性进展?
       凯文·凯利:所有的领域都有可能有突破性的创新,我们无法预测。 
责任编辑:吴英燕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屏幕,社会网络,无人驾驶,互联网

继续阅读

评论(4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