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播埃博拉病毒的元凶找到了,食果蝙蝠被冤枉了?

澎湃新闻记者 徐明徽

2014-12-31 16:0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被初步认定为此次埃博拉疫情源头的安哥拉犬吻蝠(Mops condylurus)是一种食虫长尾蝙蝠。
       一个由多国科学家组成的研究团队在专业期刊上撰文称,埃博拉病毒的源头可能并不是此前猜想的食果蝙蝠,而是一种名为安哥拉犬吻蝠(Mops condylurus)的食虫长尾蝙蝠。在人类与传染病斗争的过程中,找到并控制自然界中的病毒源头,是预防传染病进一步扩散的重中之重。        
       柏林罗伯特·科赫研究所(Robert Koch Institute)的科学家将上述研究结果发表在《欧洲分子医学期刊》(EMBO Molecular Medicine)上。
       2013年12月,几内亚美良度村的一名2岁男童埃米尔因感染埃博拉病毒病故,这名男童目前被认为是此次埃博拉疫情爆发的第一例感染者。此前科学家们认为,埃米尔是被感染了埃博拉病毒的食果蝙蝠叮咬,随后他又将病毒传给母亲,母子二人都在一周内死亡。此后,埃博拉病毒随着前来参加葬礼的人越传越远,疫情范围越来越大。 
此前,人们怀疑是这种食果蝙蝠携带的病毒导致了埃博拉疫情的爆发。
       如果有确凿证据证明是食果蝙蝠导致了此次埃博拉病毒的大爆发,这种物种可能将遭到当地居民的大面积捕杀。幸而,罗伯特·科赫研究所的这一发现,为食果蝙蝠脱去了干系,“真凶”被初步认定为一种食虫长尾蝙蝠,拉丁文名称为安哥拉犬吻蝠(Mops condylurus)。研究人员认为,叮咬埃米尔的安哥拉犬吻蝙蝠寄居在离埃尔米家不远的一棵空心树中。        
       罗伯特·科赫研究所的研究团队囊括了:一位人类学家,负责调查当地村民与动物接触的情况;十位生态学家,负责调查当地能接触到蝙蝠的野生动物和兽医,并采取血液和组织样本。为了确定埃博拉病毒的元凶,他们开始调查美良度村庄周围的生态环境。
       此前食果蝙蝠被认为是可能的传播源之一,一则因为几内亚曾非常流行猎杀食果蝙蝠,做成胡椒蝙蝠汤;再则,有一些科学家认为,人们捡到沾有食果蝙蝠唾液、粪便污染的水果,可能是人们沾染埃博拉病毒的途径。而在非洲一些地区,人们经常将野生动物的肉作为重要食材,在市场上公开售卖。医学界认为,埃博拉病毒最初只在蝙蝠群体内部传播,由于部分蝙蝠接触或食用过的植物果食被大猩猩、猴子、羚羊等食用,也有部分蝙蝠尸体被其他动物食用,埃博拉病毒从而得以从蝙蝠类动物,扩大到丛林里其他灵长类动物。
       而猎人捕食已感染埃博拉病毒的猿猴或羚羊,便将这种病毒带到人类中间。而在蝙蝠聚集的地方工作,也是感染埃博拉病毒的途径之一,比如,在洞穴内工作的采矿工人,因为矿井内很容易成为蝙蝠的巢穴。另一个大面积感染的案例发生在一家棉纺织厂内,这里寄居了很多蝙蝠。不过,在美良度地区,并没有大量的大猩猩或其他动物感染死亡的案例出现。       
       罗伯特·科赫团队的研究报告显示,美良度地区并没有食果蝙蝠,当地居民仅仅在食果蝙蝠迁徙季节捕猎它们,并且,村庄中最早感染埃博拉病毒的人中,并没有专门捕杀食果蝙蝠的猎手。此外,科学家们在村庄附近捕捉了其他几个类型的蝙蝠,但没有在其中找到病毒或抗体。
       美良度的村民们回忆,包括埃米尔在内的孩子们,喜欢捕捉一种藏在树中的蝙蝠,那棵树距离埃米尔家大概50码(45.72米)的距离,并且靠近村里妇女们经常打水的地方。但是,埃米尔家附近的树木都已经被焚烧,寄居其中的蝙蝠有些被烧死,有些已经逃散。在埃博拉病毒迅速传播之时,人们意识到蝙蝠是病毒的天然寄主,因此采用了焚烧的方式来对付它们。
       好在研究团队的科学家从残留的已烧焦的树干和动物粪便中提取了足够多的DNA样本,证实这种蝙蝠是安哥拉犬吻蝠。最后他们得出初步的结论,这种携带了埃博拉病毒的蝙蝠导致了苏丹、扎伊尔地区埃博拉疫情的蔓延。
责任编辑:李胜南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埃博拉病毒

相关推荐

评论(3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