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乐昌市委9常委落马,原书记故意让多岗位空缺待价而沽

欧甸丘、邱明/新华网

2015-01-05 18:3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广东纪检部门查处了72名干部涉案的乐昌市“红包”腐败窝案。此案成为党的十八大之后不收敛不收手、顶风违纪的典型案件。 东方IC 资料
       新华社广州1月5日消息,近日,广东纪检部门查处了72名干部涉案的乐昌市“红包”腐败窝案。原11名市委常委中,包括市委书记李维员在内的9名市委常委涉案,“红包”礼金达450多万元。此案成为党的十八大之后不收敛不收手、顶风违纪的典型案件。
       记者近日在乐昌调查发现,尽管有“八项规定”的严格要求,但“红包”之风在当地仍一度是习以为常的“明规则”。“一把手”带头收送“红包”,引爆地方“塌方式腐败”。办案人员称,春节临近,应防止“红包”之风借机反弹。
中央八项规定出台后仍顶风收送“红包”,涉案干部多为“一把手”
       据广东省纪委通报,中央八项规定出台后的2013年和2014年春节、中秋节期间,李维员仍继续顶风收受下属单位和私人老板所送钱物。在其直接带动和影响下,乐昌市一些乡镇、街道和市直单位领导干部逢年过节竞相收送“红包”礼金。经查,乐昌市收送“红包”礼金涉及班子成员27人,乡科级干部45人,涉案干部收受“红包”礼金达450多万元。
       记者调查发现,乐昌市涉案的72名干部中,市委原11名常委有9名涉案其中,其余多为乡镇、市直单位“一把手”,公款送礼已成为乐昌官场的惯例。
       主要领导婚丧嫁娶及生病住院等是公款送礼的特殊节点。一位涉案正在接受组织调查的干部告诉记者,李维员的父亲2014年去世时,市里各大班子都派了代表去。乐昌市某镇镇长称,李维员的父亲生病和去世时,镇里“以集体的名义”,分别送了1000元和3000元,这些钱都是从镇里财政开支。“这些‘慰问’的钱都是自己先垫付出来,然后以饭餐票、土特产发票等进行报账。”同去参加“慰问”的另一名镇级领导说。
       春节和中秋节是乐昌官场送“红包”的主要节点,跟婚丧嫁娶相比,春节、中秋的“慰问”等级、标准差异很大。乐昌某乡镇“一把手”说:“婚丧嫁娶是特殊的事情,几个领导商量一下,搞个一千两千就好了。逢年过节,不同的领导有几个层次不同的标准,有的多个几百块,有的少个几百块。”
       经济穷困没有钱的乡镇就送土特产。知情人士透露,近年来,每到年终,沙坪镇班子就会开会讨论送礼方案,安排专门资金,购买当地的花生油、红薯、鸡蛋等土特产去送礼。“关心过镇里的领导都要去回报感谢,不是一桶两桶的事,都是百把斤甚至几百斤。花生油十七八块一斤,红薯几毛一斤,值不了多少钱,但都是风气。不去送,明年你拿项目就拿不到。有钱的给钱,我们就只有土特产,再怎么样都要表示一下,领导可能也比拿钱更舒服,他们也知道我们穷。”沙坪镇政府一名班子成员说。
官位长期空缺待售,“红包”成买官“利器”
       根据省纪委的通报,李维员因收送“红包”礼金、买官卖官、套骗公款等违纪违法行为,已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其涉嫌犯罪问题已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其他涉案人员的违纪违法问题,也正在调查核实处理中。
       记者调查了解到,在当地,“红包”不仅仅是简单的慰问和人情往来,而成为买官“利器”,“买官卖官”是乐昌政界半公开的“秘密”,很多基层干部被这股风气裹胁。一名乐昌市委常委告诉记者,李维员曾就一个岗位向多名干部“许诺”,暗示他们都可以努力“争取”。
       在乐昌一些干部那里,缺乏约束的公权力已经演变为小集团利益甚至个人“资源”。李维员的强势作风在当地几乎无人不晓,班子成员对其制约非常有限。
       李维员时常干预政府事务,与市长关系紧张人尽皆知。2014年,乐昌市决定对成效明显的招商引资项目进行表彰,市政府常务会议根据惯例和市场实际,没有把房地产企业列入表彰名单。“开大会时李维员很不高兴,直接在礼堂的表彰大会上批评政府不该把房地产企业剔除在表彰名单之外,搞得市长灰头土脸。”乐昌市一名处级干部说。
       在干部提拔方面,李维员更是“说一不二”。韶关市委一名常委透露,时任乐昌市长罗海俊曾在讨论人事的会议上,对李维员作出的人事安排提出异议,遭到李维员当场质问:“是市长管人事还是书记管人事?”
       缺乏民主程序,使干部任用沦为权力寻租。另一名乐昌市委常委说:“一定级别的干部任命,一般都是市委书记、市长、副书记、纪委书记、组织部长‘5人小组’酝酿人选,当然其实还是李维员说了算。我没有能力否决5人小组已经通过的决议,提出异议不仅会得罪主要领导,还会得罪下面一大帮人。”“5人小组”中市委书记、组织部长、纪委书记等3人均涉案被“双开”或接受调查。
       沙坪镇一名镇级领导说,一直到今年上半年,沙坪镇8个班子成员分担了原本应该12个班子成员的工作,缺镇长、副书记、副镇长、党委委员。班子成员空缺了三分之一的状况,持续了一年多。“班子成员大量空缺影响工作,早该配好了,镇里也早就推荐了副书记、副镇长的人选,但等了一年多都没有批下来,直到李维员出事后,新的市委书记到任才补足。”
       乐昌市多位市委常委表示,很多干部早就反映,好几个镇和科局的班子成员长期空缺,很不正常。有合适人选就应该按组织程序办,空缺这么久什么意思?后来很多情况表明,这是为了待价而沽。位子有大把,就看谁去跑。
腐败导致重戴贫困“帽子”,整肃刺到官员“痛处”
       乐昌地处“广东北大门”,矿藏丰富,素为通衢繁华之地。自1994年撤县设市后,经济发展多年位居韶关县市区前列。近年来,地区发展不进反退,重新戴上了省贫困县的“帽子”。
       当地干部群众对此痛心疾首。李维员2012年至2014年在任期间,正值广东大力开展扶贫“双到”和振兴粤东西北战略的大好时机,但当地经济却几乎没有亮点。工业园、高铁站等重点项目进展缓慢甚至陷入停滞,财政靠着几家矿产老底子“吃饭”,近年来已被列入广东21个“贫困县”之一。
       现任乐昌市委书记陈向新说,“一把手”其身不正,部分原市委班子成员未能坚守底线,导致整个乐昌权力运行失范,挫伤了干部积极性,也影响了党群、干群关系,带坏了社会风气,严重影响了社会经济发展乃至稳定。
       “不刺到肉不知道痛,乐昌这次真的痛了。”多位受访者表示,在被通报的72名涉案干部中,除少数几名已被“双开”或移送司法处理外,大多数目前仍身处原职等候处理结果。
       在此次李维员窝案中,乐昌市沙坪镇连续4任党委书记全部“落马”,成为窝案的重灾区。一名在沙坪镇担任了约10年乡镇领导,因不“跑官”而始终没有获得提拔的干部说:“绝大多数干部还是愿意干事、愿意上进。但原市委班子中市委书记、组织部长、纪委书记全部出问题,买官卖官搞坏了干事创业的风气,踏踏实实做事不愿跑官要官的却原地踏步,造成了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
       陈向新表示,当前的首要工作是稳定干部队伍,更要吸取教训,从制度上正本清源,清风肃纪,大兴实干之风,扭转乐昌经济社会落后局面。
责任编辑:程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广东打虎

继续阅读

评论(27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