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六百年古楼大火前已沦为茶楼,文保部门曾上书反对无效

澎湃新闻记者 刘兴旺、邱萧芜 发自云南大理

2015-01-07 13:2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014年1月5日,云南大理巍山古城,43岁的赵先生在火灾后的拱辰楼前叹息。 澎湃新闻记者 程艺辉 图
       拥有635年历史的云南大理巍山县拱辰楼走入人们的视野,源于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
       2015年1月3日凌晨2时49分拱辰楼起火,明火于凌晨4时48分被全部扑灭。
       官方通报称,拱辰楼过火面积约300平方米,直接原因系电气线路故障引燃可燃物,蔓延扩大造成火灾。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调查发现,包括拱辰楼在内的多处巍山文物保护单位被迫违规变身经营性场所。
       此外,政府投入的保护资金存在着较大缺口,是南诏古城保护不得不直面的另一难题。
       这些因素,让巍山南诏古城的保护陷入多重困境。        
省级文物变身“茶馆”        
2014年1月5日,云南大理巍山古城,警察在现场勘查,经历大火后的拱辰楼二楼仅仅剩下几根已成焦炭的木柱子,与烧毁前的辉煌壮观形成鲜明对比。 澎湃新闻记者 程艺辉 图
       尽管早在1994年就荣升为云南省省级文物保护单位,贵为云南省保存年代最久远的古城楼之一,大理巍山古城拱辰楼仍难逃变身“茶馆”的命运。
       拱辰楼被变身茶馆,是从2010年4月开始的。使用方,是南诏古乐团。
       巍山县人民政府网站资料显示,南诏古乐团于1999年1月6日成立,原名巍山县洞经古乐团。2000年10月,根据建设民族文化大县、弘扬民族优秀文化和旅游事业发展的需要,经县文化主管部门批准,古乐团更名为巍山彝族回族自治县南诏古乐团。
       澎湃新闻在拱辰楼一楼发现,一块古色古香的“千年古乐”公告牌竖立在一楼楼梯入口处,公告牌上注明的服务项目包括:古乐欣赏、艺术传承、歌舞休闲、茶饮餐点。
       云南本地媒体2011年报道显示,拱辰楼的南诏古乐每场可坐100人,团队价每场800~1500元。
       对于拱辰楼是否变身“茶馆”一事,县长王利伟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表示,由于巍山古城游客众多,很多游客要到拱辰楼游览、观光。为满足游客的需求,体验南诏文化,2010年4月,拱辰楼正式作为南诏古乐展示场所,进行非物质文化遗产展示。拱辰楼的日常管理由南诏古乐团负责,经常性的监管、巡查由县文物管理所负责。
       事实上,拱辰楼在变身经营性场所时曾遭到当地文物管理部门的反对。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巍山县文物管理所曾在拱辰楼内办公。2010年上半年,文物管理所的上级单位要求把拱辰楼给南诏古乐团使用。
       同年4月24日,巍山县文物管理所向巍山县文体广电局递交了《关于对改变拱辰楼管理使用权的意见》,意见称“这种做法不妥”。
       胳膊扭不过大腿。巍山县文物管理所的意见最终未被采纳,拱辰楼被交给南诏古乐团使用,使用时间从2010年4月至2015年3月。        
被变身的文物保护单位        
       文物保护单位变身经营性场所在巍山县并非孤例。
       2005年11月公布的县级文物保护单位刘家宅院,也已被私人承包经营收取门票。
云南大理巍山古城,县级文物保护单位刘家宅院临路的商铺,刘家大院的售票员探出头来打探。 澎湃新闻记者 程艺辉 图
       1月5日,澎湃新闻来到现场看到,刘家宅院沿街的部分房屋被改成商铺经营百货,进入刘家宅院参观需要购买10元门票。
       一位售票的中年女子告诉澎湃新闻,这个宅院被私人承包下来了,游客还可以在刘家宅院喝茶休闲,每壶茶的价格为30元。
       与刘家宅院一样,同样是县级文物保护单位的施家宅院部分沿街房屋也被用于商铺经营,而里面的几间房屋则供巍山县几个政府部门办公使用。
       不过,文物保护单位变身经营性场所显然有悖相关规定。澎湃新闻查询发现,《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第二十三条规定,核定为文物保护单位的属于国家所有的纪念建筑物或者古建筑,除可以建立博物馆、保管所或者辟为参观游览场所外,如果必须作其他用途的,应当经核定公布该文物保护单位的人民政府文物行政部门征得上一级文物行政部门同意后,报核定公布该文物保护单位的人民政府批准。
       然而,巍山县文物管理所却不以为然。该所工作人员字兴告诉澎湃新闻,施家宅院在评上县级文物保护单位之前,就是政府的办公场所,评上文物保护单位后继续作为办公场所这并无不妥。
       而对于施家宅院目前仍被用做政府办公场所,有无征得大理文物管理部门的同意,字兴没有正面答复。        
资金之困        
       与一些被迫变身经营性场所的文物保护单位一样,巍山南诏古城不少古建筑的现状同样令人堪忧。
       《云南省巍山彝族回族自治县历史文化名城保护管理条例》称,尚未核定为文物保护单位的古迹和遗址,由文化行政主管部门组织调查、登记,并向社会公布,由文物所在乡、镇人民政府负责保护和管理。
       但实际情况并不乐观。巍山南诏古城保护面临的另一难题是保护资金存在着较大缺口。 一些古民居由于年久失修已经破烂不堪,居民由于种种原因并不愿意出资维修。
       澎湃新闻在巍山古城内发现,不少房屋的门上钉着“重点保护古民居”的牌子,但居民称,政府除了要求他们不改变房屋外形外,并没有投入保护资金。
       下水坝街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居民说,他家的房子有100多年的历史,虽然是“重点保护古民居”,但并未获得政府的维修保护资金。由于年久失修,房子的一面土墙去年出现坍塌,他请了两个工人、花了七八天时间才将房屋修好。
       巍山县文物管理所工作人员字兴说,从前段时间开始,政府开始对一些重点保护古民居发放相应的维修资金,但金额非常少。文管所另一名工作人员说,古城规模比较大,巍山财政资金有限,对古民居保护心有余而力不足。
       澎湃新闻从巍山县文管所了解到,巍山县共有58处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其中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有4处,其他大部分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
       根据相关政策,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是由国家专门保护,省级文保单位由省里出资保护,县级的文物由县一级财政负责出资维修。
       字兴表示,政府每年都投入资金保护古城,但无法满足需要,资金仍存在缺口。对于巍山县每年在古城保护上投入多少资金的问题,巍山县文管所并没有给予正面回复。        
火灾隐忧        
       除政府投入的保护古城资金存在缺口外,古城保护面临的更大隐忧是消防隐患给带来的威胁。
       消防隐患一直困扰着中国各地的古城。
1月5日,云南大理巍山古城,80岁的王先生祈求上天保佑巍山,他三年前来巍山定居,面对火灾后的拱辰楼他心痛不已。 澎湃新闻记者 程艺辉 图
       早在2010年3月,巍山县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巍宝山古建筑群中的斗姥阁曾在森林火灾焚毁。
       2014年1月,香格里拉独克宗古城发生火灾,两处州级文物保护单位在大火中被烧毁。同年4月,丽江束河古镇发生一起火灾,10间铺面在大火中损毁。
       与中国大部分古城一样,巍山南诏古城也面临着消防车道狭窄的问题。
       2009年5月,云南省消防总队大理支队的蒋天柱在《浅析大理巍山南诏古城古建筑防火形式及对策》一文中称,古城内数十条巷道宽度为1.5米至2米,只允许人通过,车辆无法通行,并且任何一面到达古城步行街主街道的距离都超过200米,甚至部分巷道超过500米。进入古城内部的消防车通道由于改为步行街,并且在主要出入口处都设置障碍物……加之古城面积较大,在可通行的地段停放消防车辆根本无法满足全面扑救火灾的需要。
       当地消防部门的人士调查发现,在赶集日或夜间,在通往古城内的消防车道上停放车辆较多,更加阻塞消防车通道,使消防车不能通行,延误灭火救援最佳时机,严重影响火灾的成功施救。
       《浅析大理巍山南诏古城古建筑防火形式及对策》一文称,古城建筑主要存在的一般火灾隐患有以下几个方面:古城建筑特有的布局,容易造成火烧连营;古城建筑耐火等级低,可燃物多;消防水源缺乏、消防设施建设不足;消防车通道不畅通。
       2014年1月11日,云南迪庆香格里拉县独克宗古城发生火灾事故,巍山县在三天后印发了《巍山古城消防安全专项治理工作方案》,成立了以县长王利伟为组长的古城消防安全隐患排查治理工作组,对古城开展了为期半个多月的消防安全整治。
       然而,巍山南诏古城拱辰楼最终没能逃过这一劫。
责任编辑:慈亚圣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大理,巍山,大火,古城,保护,困境
热追问

舍不得2015-01-07

舍不得2015-01-07

2013年11月28日,重庆黔江濯水古镇失火,有“亚洲第一廊桥”之称的濯水风雨廊桥被毁。
  2014年
  1月11日凌晨,云南香格里拉独克宗古镇发生火灾,1300年历史的古城核心区变成废墟,财产损失上亿,大量文物损毁。
  1月25日晚,贵州省镇远县报京乡报京侗寨发生大火,300年历史的侗族村寨被烧毁,当地侗文化遭毁。
4月6日凌晨3点59分,指挥中心接到群众报警,束河龙泉社区起火。
这么多古建筑都发生大火,而恰巧这么多地方都在进行着名为“古城改扩建”的项目。我只能这么理解,在过度的商业开发中,原本的古建筑已经丧失了自己的防火防灾功能。
 很多古建文物都存在保护利用与商业开发的博弈,2010年以来,国家文物局共接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发生火灾18起,多起古建筑被烧毁,大量珍贵文物在火灾中损毁。生活用火不慎引发火灾居首位,占总数的37%,一星小火往往形成火烧连营,造成重特大火灾事故和不可估量的损失。
 当然,以上的分析和总结建立在火灾都是意外的基础上。
 总该有个谁为被大火毁灭的古楼负责,对吧?
 其实每一起人为的大灾大难发生之后,人们的第一反应就是寻找第一责任人,一方面要查个事发原因,另一方面寻得泄愤的对象。如果问谁是毁灭拱辰楼的原凶,可能无法归咎于某一人或某一单位,文物保护单位、当地政府、文物直接的使用者和管理者、游客甚至拱辰楼周边的居民都应当承担责任。的确无法承认这是一起偶然事件,但每一起事故的必然背后都存在着人为忽略和懈怠的累积。因而,问责的对象当是全体国人,为何对古建筑的频频被毁如此麻木,事实上,保护古建筑也是保护我们共同的历史,除了为此建立应急保护的机制,还当加强全民防火防灾的意识,特别是在古文物遗迹游览时更应有爱护之心。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2个回答

相关推荐

评论(51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