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学者谈巴黎枪击:暴力和言论自由的斗争会一直存在下去

(法)魏明德(Benoit Vermander)/复旦大学哲学学院 徐光启-利玛窦文明对话研究中心教授

2015-01-08 20:3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当地时间2015年1月8日,法国巴黎,民众纪念杂志袭击案遇难者。
       发生在巴黎的讽刺杂志《查理周刊》编辑部的恐怖袭击事件震惊了法国人。这不仅是因为袭击者以冷血的方式杀死了十多人,还因为一些遇难者是法国非主流文化数十年来的领军人物——76岁的卡布(Cabu)和80岁的沃林斯基(Wolinski)是极为高产的漫画家,很多法国人从他们的青少年时代起就一直阅读他们的作品。
       他们的作品时常具有挑衅的意味,我们无须欣赏他们的每一幅漫画,但是他们确实是非常具有天赋的漫画家,对社会观察和讽刺具有敏锐的洞察力。
       2006年以来,《查理周刊》卷入了与激进伊斯兰主义者的论战中。他们表达观点的方式经常具有极端的挑衅意味,但对于客观的观察者来说,很明显,这一周刊攻击的并不是宗教信仰本身,而是隐藏在所谓宗教动机背后的狂热。
       事实上,将宗教与偏执和不宽容区分开来是极端重要的,因为虔诚的宗教情感总是在培养对于他人的爱和尊重。从这一点来看,法国和世界各地清醒的穆斯林信众是属于最早发出“伊斯兰狂热分子和原教旨主义是伊斯兰教最可怕的敌人”这一声明的人。伊斯兰激进分子现今发动的事实上是一场反对伊斯兰根本教义的战争。
       新闻自由一直被视为法国民主的基础。这也是为什么法国公民对发生在巴黎的这一袭击事件作出了如此强烈的反应。法国人认为,他们的政治、社会和文化模式正在遭受攻击。毫无疑问,这一恐怖袭击将使法国和欧洲更坚决地应对来自伊斯兰激进主义的挑战,即激进的教化和破坏性战略。但是,他们不会仅仅通过更多的政策措施和压制来应对这一挑战。他们知道维护新闻和言论的自由,维护他们几个世纪以来为之奋斗的制度精神和条款,是这一斗争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
       在压制和自由之间保持平衡从来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问题的关键绝不是进行一场“文明间的战争”,也不是认为一些个人代表了整个文化或是一个宗教传统的全部。
       伊斯兰激进主义是近期历史的一个反常的产物,数十年来他们得以在中东(如今在非洲)的冲突和暴力的土壤中成长。当战争持续太长的时间,人们无法在战争氛围之外正常生活,他们通过培养持续的敌意来获取经济利益。必须让这些人远离其所在的环境。必须找到一个争取和平、宽容与和解的战略,同时将那些危险人物——那些屈从于极端教化的人,无法摆脱以暴力方式进行自我表达这一信念的人——孤立起来。
       在任何情况下,与原教旨主义进行的这场斗争都不能成为压制新闻自由的理由——因为这恰恰是原教旨主义者想要达到的目的:当新闻和言论自由被缩减了,我们进行自我反思的能力也就受损了。我们决不能让我们的情绪破坏掉我们进行批评性分析和长远分析的能力。
       巴黎的袭击事件应该提醒我们的是:暴力和言论自由之间的斗争会一直存在下去,因为一切形式的暴力,其最终目的就是消灭人类思考和表达自己的能力。暴力想要成为人类唯一可用的语言。为了打击暴力,我们必须始终努力来保持我们的文化多样性,就如同我们为了避免生态危机一直努力保持自然的多样性一样。为了维护新闻自由有时候需要付出血的代价,但在这一血的代价能够滋养我们对于文化和意识形态多样性的追求,以及最终地对于所有人类的尊严的追求。(余叶 译) 
责任编辑:杨小舟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查理漫画,法国枪击,恐怖主义,言论自由

相关推荐

评论(12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