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大学原校长周文斌要求着便装受审,遭拒后自行脱下黄马甲

澎湃新闻记者 杨璐

2015-01-12 21:5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南昌大学原校长周文斌要求着便装受审。
       1月12日,曾被誉为“中国最帅、最年轻”的原南昌大学校长周文斌继续在南昌中院受审。
       被指控犯受贿罪和挪用公款罪的周文斌,称自己的案子是江西省有史以来最大的冤假错案,并自爆被调查系原全国政协副主席苏荣在江西省委书记任上时的报复。
       在庭审现场,周文斌指出,刘铁男、房祖名等人出庭受审时均未穿黄马甲,他也要求同等待遇。在遭到审判长拒绝后,他索性自行脱下了黄马甲。
       周的校长身份,让庭审充满了戏剧性。负责指控周文斌犯罪的公诉人,是毕业于南昌大学并曾留校工作的校友。她当庭大发感慨,直称想不到竟然“用在南昌大学吸取的法律知识来指控曾经的母校校长”。
       虽然曾经的校长如今已变成了被告人,但南昌大学的学生仍然十分关心他,在法院门口排着长队希望旁听庭审。
       无论是公诉人,还是南昌大学的学生们,估计谁也没想到,第一次近距离观察和接触自己的校长,竟然是在法庭上。
周文斌当庭脱下黄马甲
       在庭审现场,周文斌的姐姐提出,近日房祖名出庭受审并未穿黄马甲囚服,因此,她向法庭请求让周文斌穿着便装受审。审判长认为属于扰乱法庭秩序,让法警将周文斌的姐姐带出了法庭。
       周文斌接着说,他也早有此念。他称,日前,天津和平法院下达通知称刑事被告人出庭可穿着便装,深圳也出台规定禁止刑事在押被告人或上诉人穿着识别服、马甲、囚服等具有监管机构标识的服装出庭受审。早在2013年,河南就进行了庭审改革,要求被告不剃头不穿黄马甲。
       此外,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刘铁男出庭是穿着便装,近日明星房祖名出庭受审也并未穿黄马甲囚服。因此,他请求脱去囚服。
       对此,审判长称,我们也注意到河南、深圳等地出台规定被告人在出庭时不剃头不穿黄马甲,最高法也有这方面的司法改革动向,但并未下发正式文件,因此未批准周文斌的请求。
       “既然没有文件说可以不穿黄马甲出庭,那有没有文件说非穿不可呢?”接着,周文斌脱下了身上的黄马甲,审判长默许了这一行为。
校友指控校长犯罪
       周文斌案的第一公诉人,还有另一个身份——南昌大学毕业的学生。
       她介绍说,周文斌2002年底开始担任南昌大学校长,她于2003年大学本科毕业。也就是说,她毕业证书上的校长签名就是周文斌所写。
       她解释道,以前都是在电视上看校长周文斌,没想到第一次近距离接触,竟然是在法庭上。
       这位公诉人在庭上大发感慨,“作为在南昌大学深造7年的学生,今天的心情同样很复杂,这一段时间的心情都很复杂。”她接着说,“我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会有那么一天,我们将用在南昌大学吸取的法律知识来指控曾经的母校校长。这不仅是被告人的悲哀,这也是几万学生的悲哀。”
       她接着说道,“新进校园的学生都记得这句话,‘今日我以昌大为荣,明日昌大以我为荣’。而时至今日,所有昌大学子做何感想?被告人做何感想?”
       周文斌的辩护律师朱明勇称,公诉人为南昌大学毕业,在校当过老师,与周文斌曾为师生与同事关系。其当庭对周文斌表达了浓烈的个人情绪,可能影响法庭公正、公平审判,因此申请其回避。
       但公诉人坚称,自己代表检方出庭指控,是履职行为而非个人行为,完全可以做到客观公正。在学校受到的法律教育也告诉她,履行公务时不应掺杂个人感情。
校长有6名“情人”?
       “关你什么事!”这不是家庭纠纷,也不是街头骂战,而是周文斌在庭审过程中对公诉人的怒吼。
       公诉人提供的证人证言显示,女商人沈某某曾分8次收到周文斌850万元用于投资,其中有600万血本无归。据《法制晚报》报道,庭审第一天时,周文斌就当庭表示与沈某某关系为情人。
       除沈某某外,检方还出示证词指控周文斌与陈某等5人存在“特殊”关系,曾先后将受贿所得的钱款赠予这5名女子。
       对此,周文斌反应激烈,“我抗议!这侮辱了我的人格,侵犯我的隐私,这属于我个人的情感问题和家庭生活。”
       公诉人随后又向周文斌发问,“此前你反复提及自己如何关心妻子,不知你妻子知道这几名女子时会作何感想?”
       周文斌听后,冲着公诉人吼了一声:“关你什么事!”
       “情人”门一出,顿时舆论哗然。有人指责周文斌败坏了校风,不配担任大学校长一职。但也有人称情人一事属于私德,不属于法庭探讨的范围。
学生起早排队旁听
       原计划开庭3天的周文斌案,自2014年12月9日开审以来,已陆续进行了8天庭审。
       虽然期间经历了多次休庭,但每逢庭审,南昌中院门口就会排起长龙。他们多是南昌大学的学生,在等待领取周文斌案的旁听券。
       虽然南昌中院动用了全院面积最大的审判庭来审理周文斌案,但旁听席位仍然供不应求。百余张旁听券不到20分钟就被发放完毕,每次排在队伍后面的人,都无法领到旁听券。有人甚至早上6点就到法院门口排队,但也没拿到旁听券。
       从2014年12月15号开始,南昌中院又开始限制旁听,大批南昌大学的学生被拒之门外。有学生想“走关系”进去旁听也没成功,“给老师打电话表示也无法带我们进去,真是失望。”
       法院给的解释是审判庭已满,但进入到庭审现场的人却称,“并不是人多座位少,后排空了很多位置,就是不让进。”
       除学生以外,江西还组织了“校长旁听团”来旁听周文斌案。他们乘坐大巴一同来到法庭,庭审结束又一同坐大巴离开。一位旁听者评论道,“这不是审判,而是江西高校校长群龙会首”。
       有律师指出,这种做法美其名曰接受廉政警示教育,但在法庭尚未判决周文斌有罪之前就搞普法教育,令人难以理解。
       
责任编辑:刘旌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周文斌,黄马甲,便装出庭

继续阅读

评论(69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