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 | 除了周国平,还有哪些震惊国人的“直男癌”言论

澎湃新闻

2015-01-14 14:4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著名哲学家周国平
       国内许多知名知识分子从来不惮于在公共空间中诉说他们的雷人雷语。1月12日,著名哲学家周国平火了!起因是他在微博上发了一通针对女性的言论,让许多网友在评论和转发中大呼“幻灭”。
       在遭遇猛烈转发攻势之后,周国平删除了12日发表的几条微博。
       周国平到底说了什么?他说:
        “女人比男人更接近自然之道,这正是女人的可贵之处。男人有一千个野心,自以为负有高于自然的许多复杂使命。女人只有一个野心,骨子里总是把爱和生儿育女视为人生最重大的事情。一个女人,只要她遵循自己的天性,那么,不论她在痴情地恋爱,在愉快地操持家务,在全神贯注地哺育婴儿,都无往而不美。”
       在被网友讥讽后,他说:
        “我的意思不是要女人回到家庭里。妇女解放,男女平权,我都赞成。女子才华出众,成就非凡,我更欣赏。但是,一个女人才华再高,成就再大,倘若她不肯或不会做一个温柔的情人,体贴的妻子,慈爱的母亲,她给我的美感就要大打折扣。”
       随后,周国平的“黑历史”被挖出,大家发现这其实是他一贯言论。在他的博客中,就有不少此类言论,集中在《女性心理》《女人和男人》《我眼中的好女人》《女人比男人更属于大地》《女人为什么不宜搞哲学》等文章中。以下简单摘录几句:
       女人搞哲学,对于女人和哲学 两方面都是损害。——出自《女人为什么不宜搞哲学》
       女人的聪明在于能欣赏男人的聪明。——《女人和男人》
       “女人用心灵思考,男人用头脑思考。” “不对。女人用肉体思考。” “那么男人呢?” “男人用女人的肉体思考。”——《男人与色情》
       可以看出,这是他发自真心的看法。最为有趣的是他在2013年3月一期《南方周末》上怀念朋友邓正来的文章,摘录如下:
       正来比我小十岁半,按理说,我是他的兄长。可是,不论我自己,还是周围的亲友,共同的感觉是他像兄长,对我呵护有加。什么时候看见我身体不好,他一定会催我去检查,如果认为是工作太累所致,他会批评我,连带也批评红,要她在家里贴上五个大字:“国平无急事。”他经常叮嘱红,国平最重要,要把关心国平放在第一位。
       有一回,我们去他家里,还带去了我家的两位女友,他语重心长地批评她俩说:“你们不知道心疼国平,国平跟别人不一样,我阅人无数,很少有像他这样优秀的人,但他一辈子没有享受过。”然后布置任务:“你们每人每周约他出来一次,要单独和他,找一个好的酒吧,让他放松。”我很不好意思地引用他对我的溢美之词,只是为了说明他对我的不同寻常的关爱。一位女友听后感动地说,她看到了男人之间的感情。
       他是真正心疼我,所以,知道红又怀孕了,他力主做掉,理由是我应该安度晚年,不该再受苦了。叩叩生下后,他召开家庭会议,力劝红辞职,好好安排家庭生活,让我好好休息和工作。红的顾虑是,我年纪大了,她再没有了工作,我万一有事,两个孩子怎么养。他立刻说:“别怕,有我。”

       小编读后表示风中凌乱。
       网友们发明了一个词调侃像周国平先生这样的、活在自己的世界观、价值观、审美观里,并略带大男子主义的人:直男癌。不过有人指出,周国平并非典型的“晚期直男癌”患者,而可称为一位温婉的“审美型直男癌”患者。如果接受这种设定的话,感觉真有几分可爱呢。
        当然,从“男权主义”的角度来说,“直男癌”是一个对男性不甚友好的称呼,例如有位知乎网友曾加就旗帜鲜明地反对“直男癌”一词,认为对它的滥用将污名化整个男性群体。他的理由是:
       一个定义不明确的大范围群体性的贬义词汇,必然会遭到相关群体的强烈反对。或许发明“直男癌”这个词的人,对直男癌有一个很清晰的认识,也知道他们只是男生中的极小一部分人。但这个词汇的被滥用和误用,让广大普通直男莫名中枪。原本只是形容部分奇葩直男的词,最终会渐渐地演化成对直男全体的偏见。
       这种意见不无道理,但我们确实发现,在本该最具有尊重女性意识的知识分子群体中,存在着大量矮化女性的奇葩言论,周国平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而且这样的言论还常常堂而皇之地出现在课堂、报刊乃至于政策建议中。
       由于一时想不出更严肃的学名来指称此类言论,困惑的小编只得先整理出国内部分男性学者关于女性的各种言论,并加以不严谨的分类,仅供参(yú)考(lè)。 
志存高远型直男癌
       代表人物:翻译家林少华。
       代表言论:“有男生问我上课之余为什么译那么多书写那么多文章,我回答四个字:不做家务!男生朗笑,女生不语。我转向女生说:锅碗瓢盆对男人的磨损是致命的——会磨掉男人的高远之思和阳风之气。所以才会有伪娘现象,也才会有女汉子。”
霸道总裁型直男癌
       代表人物:作家、赛车手韩寒。
       代表言论:在回答“你认为女性最重要的品质是什么?聪明、贤惠还是漂亮”时,韩寒说:“嗯,就是千万不能给我戴绿帽子,不要以为和别人上了床才是给你戴绿帽子,女孩子和别人暧昧不清也不行,要女孩子不要水性杨花,这实在是很高的要求了。”
忧国忧民型直男癌
       代表人物:清华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孙立平。
       代表言论:孙立平在《重建性别角色》中认为:(1)中国最大的瓶颈问题是人口众多,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之一就是减少妇女就业的数量。并且孙立平认为这是目前代价最小,最可行的方法。(2)考虑到体制问题,减少妇女就业的具体的方法有两个,一个是提前退休,但孙立平认为这个方法实行起来有一定的困难;还有一个就是鼓励阶段性就业。
谋福利型直男癌
       代表人物: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副教授何光顺。
       代表言论:“女生应有充裕的时间来打扮自己,能跟上10点的第二节课就好了,从7点到9点的时间应该用来化妆,然后再优雅地进入学堂,于是男生因为美的感动和鼓励,就会赢得奋斗的动力了。”
复古型直男癌
       代表人物:新儒家齐义虎。
       代表言论:儒家要重建家庭,就得改变这种抹杀性别差异的抽象男女平等观,重新回到夫妇有别的内外分工制,回归家庭。我有一个设想,能否实行女性半日工作制,半天在外上班,半天回归家庭,照顾父母、丈夫和子女。这样,既没有完全断绝妇女和社会的接触,同时又兼顾了家庭,可谓一举两得。
       诸如此类的言论,到底是对女性的不敬,还是说出某种真相?请继续阅读澎湃新闻带来的深入解读。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直男癌,女权主义

相关推荐

评论(38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