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独二孩”政策到底有没有遇冷?卫计委和部分学者观点不一

澎湃新闻记者 赵孟 实习生 张璇

2015-01-15 10:2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单独二孩”政策落地一周年,各地陆续晒出“成绩单”,然而对于新政推行是“符合预期”还是“遇冷”,国家卫计委和部分学者看法有些不同。
       1月12日,国家卫生计生委召开新闻发布会,卫计委宣传司司长毛群安介绍称,截至2014年12月,全国有近100万对单独夫妇提出再生育申请,其中92万对获得批复,这一数字“符合预期”。毛群安预计2015年提出再生育申请的人数将比2014年的数字有所增加。
单独二孩每天申请人数(注:根据除山东、广西、新疆、西藏外的27省市区79次报道估算)
       国家卫计委认为申请人数“符合预期”,但遭到部分学者质疑。人口学者黄文政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多地出现新增申请数走低,总体申请数量呈逐渐萎缩态势。
       1月14日,在黄文政和“携程旅行网”CEO兼董事会主席梁建章联合署名的专栏文章中,他们甚至认为,“卫计委的如此表述违背基本事实,意在推卸严重误判人口形势的责任,更是以毫无根据的臆想来替代强有力证据和如实分析,有继续误导决策层和民众,拖延人口政策改革的嫌疑。”
预期200万实际92万,“符合预期”?
       澎湃新闻整理公开报道发现,自单独二孩政策确立以来,国家卫计委及相关专家,对“单独二孩”实施后的效果有多次评估,但对每年新增人口的估计并不一致。
       2013年12月6日国家卫计委基层指导司相关负责人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表示,“单独二孩”政策实施后,“近几年出生人口会有所增加,大概每年增加200万人左右”。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院长、国家卫计委专家委员会委员翟振武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曾测算,第一年可能有100万人,第二年150万人,第三年达到高峰250万人,第四年又下降到200万人,呈曲线波动,累计多出生人数为1000多万人。
       翟振武告诉澎湃新闻,这一推算是根据此前中国人口发展研究中心做的调查。调查人员对6.4万对夫妇生育二孩的意愿和时间做出统计,从而得出大约60%的夫妇表达了生育意愿。他说,表示第一年会生的夫妇数量少些,第二、三年逐渐增多,最后又会减少,据此得出以上的判断。
       但政策在2014年初落地之后并未出现生育潮,相反许多地方申请人数爆冷。广西自2014年3月至5月底,申请数量仅占符合申请条件家庭的15%,而宁夏自2014年5月至11月,仅有365例,与此前的预计相差较大。卫计委监督局监察专员赵廷配坦言,自单独二孩政策实施以来,截至2014年9月底,全国共收到二孩生育申请80万份,这一数字的确低于预期。
        “我的建议是目前真正提交申请二孩的家庭比例较低,我们要进一步放开普遍二孩的时间,不能太迟,最晚在2015年的下半年,不能等到了人们不想生了才放开,否则从长远看是一个悲剧。”北京大学人口所乔晓春教授2014年12月19日在上海表示。
       在1月12日的新闻发布会上,毛群安表示,截至2014年12月,共有92万对单独夫妇获得批复,这一数字“符合预期”。此前,他接受采访时称“当时我们预计的峰值是200万,也就是说最多是200万”,此外,因为很多省份都是七、八月份才开始宣布正式实施,再加上生孩子是一个大事,不像买东西,想要就下订单。
        翟振武表示,目前政策落地平均才8个月,并不到一年时间,“从目前的效果看符合预期”。对于“申请夫妇对数”和“新增人口数”是否能等同,翟振武称,虽然申请人数并不一定全部会生育,但“大体上能用申报量替代出生量”。
2015年新申请人数会上升还是下降?
上海一公园里,两位市民抱着孩子晒太阳。 兰卉 澎湃资料
       毛群安认为,由于2014年新政刚刚开始施行,不少家庭还有准备的阶段,因此预计2015年提出再生育申请的人数将比2014年的数字有所增加。
       此前,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教授宋健对澎湃新闻表示,新政策的效果需要2-3年的时间才能反映出来,因此以目前的数据来修改政策不合适。她认为,如果到2016年或2017年,生育现状仍停留在目前的水平,则应该全面放开二胎政策;如果届时生育热情高涨,则全面放开二胎时间应推迟。
       但这一说法遭到黄文政的质疑。
       “单独二孩”政策实施后,以人口和生育为主题的公益性非营利网站“人口与未来网”一直在搜集媒体披露的公开数据,截至目前共搜集到全国各地的79次报道,涉及27个省、自治区和直辖市,通过对这些数据的比对发现,多地申请人数逐渐下降,全国总体申请人数在不断萎缩。
       以北京为例,2014年12月8日,北京市卫计委统计显示,最近几个月申请量逐月递减,8月申请量为2976例,9月为2683例,10月为2334例,11月为1812例。
       黄文政告诉澎湃新闻,他的估算方法为,把每个地区第一次报道的申请数和以后每次报道的增加申请数,平均分摊到相应时间段的每天,得出该省市区每天的平均申请数。把各省市区的实施时间拉至同一起点,便可估算实施后每天的申请总量。
       对于某些地区报道所覆盖的时间较短,数据不全的情况,依据其之前的申请数占全国的比例,对后期数据进行填充。这样可以逐日填充未来没有“观测”数据的省市区的申请数。
       最后,把实施之后每天的所有省市区的申请数相加,得出当天申请总数,目前可以看出政策实施后317天(最后一次搜集到数据的时间)内的申请人数变化趋势。黄文政说,这种用更早的数据来滚动预测之后的申请数的办法,验证结果显示准确性很高。
       不过,由于未搜索到广西、新疆、西藏的有关报道,因此这一统计不含这3个省区的数据。此外,他发现山东省的报道数据,与其余27个地区的数据存在极大差异,他对此存疑,故未放入其中。
       根据这项估算,从总体上看,申请人数随时间减少,从最初每天3600人降至最后2个月(即政策实施256至317天)的1600人左右。黄文政表示,由于最后2个月的填充估算所依据的地区数量较少,可靠性不高,但即使以最后6个月(政策实施134至317天)来计算,每天平均申请总数则为2000人左右,也同样呈下降趋势。
       黄文政说,数据表明新增申请人数基本上是逐月减少,这种下降趋势若持续下去,第二年申请“单独二孩”的人数会反弹是不太可能的,因此两到三年的“观察期”将失去意义,国家应该尽早调整生育政策,全面放开甚至鼓励生育。 
责任编辑:黄志强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单独二孩,计划生育,卫计委,二胎

继续阅读

评论(17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