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在阿富汗栽了,中国会不会?

赵明昊/察哈尔学会研究员

2015-01-20 09:0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如果要预测2015年乃至今后几年国际安全的“风暴眼”,阿富汗将毫无悬念地排在前列。据报道,“伊斯兰国”武装已派员进入阿富汗与巴基斯坦边境地区,旨在与盘踞在那里的各派伊斯兰极端主义势力实现声气相通、互援互助。而与此同时,在叙利亚战场上也发现了来自阿富汗的1000多名“圣战者”。2011年7月,美国启动从阿富汗撤军进程,2014年年底基本结束在阿战斗任务,转而在阿富汗战场上扮演所谓“支持性”角色。
       美国的撤军不禁让人想起当年苏联的经历。1978年,为了维护“傀儡”政权的生存,苏联入侵阿富汗,1988年在历经十年痛苦挣扎后选择从阿撤军。大约三、四年后,阿富汗就陷入了残酷而惨烈的内战之中。历史会不会重演,不得而知。
       时下,中国“西进”的步伐正加快展开,伴随着“一带一路”政策构想的落实,中国与中亚、南亚和西亚等地区的经济、政治和安全关系也进入重塑期,而阿富汗正位于这三大亚洲次区域的连接点,被视为“亚洲的十字路口”和“亚洲的心脏”。但实话讲,我们对阿富汗等西部国家的了解实在是太少太少。历史上,阿富汗可谓“帝国的坟墓”,在过去数百年中,英国、俄国(苏联)等世界强国都曾在此地身陷战争的泥沼,付出了经济、军力和地缘战略方面的沉重代价。
       过去十几年,美国也在阿富汗饱受煎熬,投入甚巨却收效甚微。好好研究一下美国在阿富汗的经历及其失利,看看这些大国为什么会吃亏,有哪些教训,这对于渴望“向西看”的中国来说,有着非常迫切的必要性。
       从2001年10月6日小布什政府打响阿富汗战争至今,这场战争已超过越南战争成为美国历史上“最长的战争”。据美国国会研究部统计,阿富汗战争耗资超过5500亿美元,2300多名美军在阿丧命,超过18000人受伤。对于大多数美国人而言,阿富汗战争却是一场“遥远的战争”,因为美国政府靠借钱打仗,它并没有像当年的越战那样强烈地搅动美国国内政治生活。与2003年3月开打的伊拉克战争相比,阿富汗战争显得“师出有名”,最初的目标就是推翻庇护恐怖主义组织的塔利班政权、剿杀本•拉丹等“基地”组织成员,为“9•11事件”中丧生的3000多名美国人报仇。
       2001年12月,仅仅用了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在美国特种作战力量、中央情报局行动小组与阿富汗反塔利班的“北方联盟”的配合下,塔利班政权就被推翻。然而,用美军中央司令部前司令汤姆•弗兰克的话说,这实际上是一场“灾难性的胜利”。因为,军事上打败一个政权容易,而在政治上重建一个国家实在太难。
       小布什政府被美国的强大军力和在阿富汗的速胜冲昏了头脑,匆匆将炮口转向伊拉克的萨达姆政权,希望一鼓作气拔去眼中钉,对“大中东”地区进行改造。大国最容易犯的错误之一,就是胃口太大、争强好胜,自己所拥有的政策资源与想要实现的目标难以匹配,或是目标游移不定
       事实证明,由于美国的战略失焦,它不得不承受阿富汗局势的迅速恶化的代价。伊拉克战争严重削弱了美国对阿富汗的资源投入,最得力的军队指挥官、外交官和情报人员被从喀布尔调往巴格达,塔利班和“基地”组织残余势力得以逃往阿巴边境的山区重新集结,在战场上给美军出力的阿富汗各派军阀和地方强人开始争夺权力,新建立的中央政府缺乏资源、羸弱不堪,阿富汗普通民众对国家重建的希望很快破灭,很多人不得不继续靠给人扛枪或种植鸦片谋生。
       与小布什不同,奥巴马从担任联邦参议员时就认为美国应更加重视阿富汗战争,他上台后,不仅向阿富汗增派近60000名美军,还大量增加对阿富汗的重建援助,派出更多的农业专家、工程师和禁毒小分队等。此外,奥巴马政府将巴基斯坦纳入解决阿富汗问题的整体框架,在加大军事反恐援助的同时,每年向该国提供15亿美元援助专门用于促进边境地区经济和社会发展,力求消除恐怖主义组织生存发展的土壤。
       然而,奥巴马做的所有这一切,都是出于一个目标:“负责任地结束战争”。毫无疑问,是对美国民众负责任,而不是对阿富汗民众负责任。
       美国在阿富汗的失利,主要是因为它的战略中蕴含一系列内在矛盾,而战略在执行环节又常常带来新的难题,令其应接不暇。从安全政策看,美国重视的是“反恐”而不是阿富汗人的“安全”。美国不愿部署过多军力,以免阿富汗政府过于依赖美国的保护;但由于兵力不足,阿民众的基本安全难以保障,使其不得已转向塔利班等势力寻求保护。美军的无人机袭击、夜间突袭等手段,造成阿平民大量伤亡,阿民众反美情绪高涨,进而加入塔利班为赶走外国“占领者”而战。
       美国本想要在阿富汗扶持建立具有足够权威的中央政府和权力集中的总统制,但这与阿富汗“马赛克”式的政治生态不相适应,不同族群、部落、教派之间的严重隔阂,以及23年内战造成的相互仇视和不信任,导致政治权力的集中和分享极为困难。在复杂的裙带关系网络中,美国成为被各方政治力量“啃噬”的对象。美国总是抱怨卡尔扎伊政府太过腐败,因而绕过中央政府实施援助。阿民众却认为,美国支持卡尔扎伊等贪婪的“喀布尔精英”,从而迁怒于美国。中情局还经常带着满箱的美元现钞,去收买军阀和地方强人为美国效力,这实际上也削弱了建立民主体制的努力。
       从经济重建政策看,美国严重忽视了对阿富汗农村和农业发展的投入。对阿富汗长期发展而言,城市不是关键,乡村才是关键。援助的大量涌入且低效使用将阿富汗变为“寄生国家”。美国国务院、国际开发署等过于依靠美国本国的承包商,要求阿政府高薪雇佣外国顾问,但项目管理不善、腐败和中饱私囊的现象比比皆是,这些承包商在美国对阿富汗展开重建的过程中也成为了“寄生者”,美国援助的资金通过这种方式又回到了美国。此外,毒品经济等非法经济占到阿富汗经济的40%左右,美国在禁毒方面的“简单粗暴”引起该国农民甚至是政府的反对。
       美国还曾提出“新丝绸之路”计划,试图利用阿富汗连接中亚和南亚的通道优势促进其发展,并促使中亚国家远离俄罗斯主导的经济圈。只可惜,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等中亚国家更关心的是,如何防范从阿富汗输出的恐怖主义、毒品和难民风险,而不是所谓经济利益。在美军撤离的背景下,中亚国家更是想要筑紧篱笆,“新丝绸之路”实在是有些一厢情愿。
       在推进阿富汗重建的过程中,美国实际上找不到可以真正信赖的伙伴。被美国扶植上台的卡尔扎伊最终与华盛顿公开反目,巴基斯坦也被美国官员认定暗中支持塔利班,英国、德国、加拿大等北约盟国对美国的支援也是三心二意。
       可以说,过去十几年中,“不情愿的重建、不成熟的策略、不确定的敌人、靠不住的伙伴”相互作用,造成了美国在阿富汗的失利。而这大都源于对阿富汗当地高度复杂的政治和社会情势缺乏“同情之了解”,对该国的文化、习俗和传统缺乏必要的尊重。无论是针对阿富汗重建的政策规划,还是必要的政策资源和政策实施能力,美国实际上都没有做好充分准备。作为大国,一脚踏出去,常常就不得不在“战略的迷雾”中艰难前行,最终却是胜败难分、得不偿失、出路难寻。这的确是快步走向全球的中国需要引以为戒的。
       
责任编辑:单雪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阿富汗,一路一带

相关推荐

评论(8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