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界“裸体婚纱”系策划炒作,模特指称被景区蒙骗并遭恐吓

澎湃新闻记者 孙丹

2015-01-22 07:2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014年11月30日《张家界日报》刊登关于张家界“裸体婚纱”照一事的报道。
       2014年12月初,一对情侣在张家界宝峰湖景区拍摄的一组“裸体婚纱”照在网上热传,引发争议。
       当时,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联系了张家界旅游集团营销总监张国华,他否认此事系景区炒作,“这两个游客找到景区,说他们很相爱,想拍一组裸体婚纱照纪念裸婚。景区考虑再三,觉得应该给予年轻人张扬个性的机会,所以决定放行。”
       然而,2015年1月21日,裸体婚纱照主角之一的男方名峰(化名)却告诉澎湃新闻,“裸体婚纱”照系张家界旅游集团公司炒作行为,自己和女模特并非情侣,之前从来不认识,“朋友介绍,当时大家都说照片不会对外公开,内部交流,不会随便发。我就放心拍了。拍完后两三天照片在网上曝光,我非常愤怒。”
       对于名峰的表态,张国华则表示,此事系公司策划师龚勋所为,公司此前并不知情。
       当澎湃新闻联系上龚勋时,他承认此事是自己策划并介绍道,“当时是委托第三方找模特,要求很清楚,必须全裸出镜,而且肯定是要媒体发布的,媒体能接受多大程度就发多大程度。”
       究竟策划方是否提前告知模特公开照片一事,因双方无书面合同无法追查原委。但能肯定的是,张家界“裸体婚纱”照确系策划炒作行为。
       目前,名峰已委托律师,希望能通过法律途径得到张家界旅游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公开澄清并赔礼道歉,以消除对自己的不良影响。
模特:理论时遭恐吓,对生活失去信心
       作为兼职模特,名峰表示自己是第一次拍摄这类艺术写真。
       “当时,我是经朋友介绍去拍艺术照,觉得选题很新颖,而且大家都是做艺术的,摄影师是摄影协会的,大家都是对艺术有所追求,他们也说照片不会对外公开。”
       名峰告诉澎湃新闻,自己头脑一热就去了,没想到照片会在网上曝光,随后自己和女模特前往张家界旅游集团理论时,才发现中了“圈套”,这竟是一场策划、炒作。
       “而且公司还恐吓、威胁我。他们说自己是上市公司,有政府背景,没有他们摆不平的事情,这个照片拍了就拍了,没什么大不了。”
       “裸体婚纱”照在网上传播很广,还登上了不少媒体的头条,名峰身边朋友都知道了,他觉得自己“低人一等”,“(照片)曝光后,整夜睡不着。感觉很压抑、很绝望。对生活失去信心。”
       虽然名峰的家人还没看到这组照片,但他心里很害怕,“家人不清楚我在做兼职模特,很怕他们看见。”同时,名峰也担心,“怕自己会受到什么伤害,对方让我小心点”。
       作为名峰的代理律师,湖南金州律师事务所罗鹏勇律师向澎湃新闻表示,在前往张家界旅游集团理论时,公司一开始并未承认此事系策划,随后找到了策划负责人,才把事情真相摸透。
       “理论时并没有协商好,他们是霸王条款,用很强硬的口吻让他们(模特)来签,条件是要继续发照片。我们没签,他们不敢发,现在就怕他们还会发。”
       同时,罗鹏勇认为,张家界旅游集团的行为已构成侵权,“报纸报道可做证据。(他们)没有书面授权、合同,现在的行为是违反相关法律的,侵犯了名誉权、肖像权等。工商部门对于他们的虚假宣传可以进行处罚,而在广告法上也可以对此种炒作形式进行处罚。传播这种大尺度照片,在刑事责任认定上可以进一步论证。”
       罗鹏勇表示,现在名峰的诉求是希望对方按照上市公司程序做公告、登报道歉,而不是派员工出面道歉,一定要澄清事实,消除影响。
       “现在只想着怎么去澄清,还没考虑过赔偿,当事人还说只要赔偿一块钱就够了。还是希望澄清事实、赔礼道歉。对精神造成的伤害不是金钱能弥补的。”罗鹏勇这样说。
策划师龚勋发给女模特的沟通提醒短信。
策划师:没有恐吓,谈好协议却没签字

       “当时我们不太清楚,(策划师)只和我们说别人过来拍照,景区就同意了,曝光时才搞清楚原委。”张国华告诉澎湃新闻,当名峰找律师和长沙电视政法频道记者来公司理论后,他们才了解情况。“公司可能会对龚勋有一个处理结果,这件事现在还没有定论。”
       随后,澎湃新闻联系上龚勋,他表示自己确实在张家界旅游集团工作,同时也开了一间创意工作室。2012年11月的“张家界版江南Style”便是出自龚勋策划之手。
       “裸体婚纱”照拍摄前一天,龚勋才和公司报备要进景区。
       为何不告知公司此次策划行为?龚勋表示,“一方面,我个人是注册旅游策划师,想打响品牌;另一方面,这种活动在企业里要通过正常程序很难做到。”
       同时,对于名峰的质疑,龚勋表示,自己委托第三方——模特经纪人找来模特拍照,也明确提出要求:一男一女扮情侣,必须全裸出镜,肯定要媒体发布。
       花了一个多礼拜时间找好模特后,龚勋便约了几个摄影师进景区拍照。龚勋回忆道,“现场是我主持,只要求除了摄影师,其他人都不能拍照。如果当时(他们)觉得不合适就可以提出来,可以临时补救。为什么网上炒得一塌糊涂,12月中旬左右他们才过来找我们?”
       “我相信模特经纪人应该是谈好了的。”龚勋介绍道,“(我)之前没有直接接触模特,拍照当天才留了电话。拍摄结束,就支付了两人(模特)费用一共一万六。”
       龚勋表示,事后自己也当面向名峰道歉,“(名峰)他们来公司以后,我才和公司说了这件事,当着他们的面给对方道歉。我的行为欠妥,没有得到授权,愿意赔偿和赔礼道歉。当时两个人都谅解了。”
       同时,龚勋表示,双方见面沟通时已达成赔偿协议,但并没当即签合同,“赔偿协议要几万块钱,我要请律师看一下,等几天再给他们。后来他们要我去长沙,我开始答应了,可请不了假,他们又不过来。一直拖了一个多礼拜,后来就说要打官司了。他们认为我们在拖时间,不诚心。”
       而名峰遭恐吓、威胁一事,被龚勋否认。“没有威胁,当时还有记者摄像呢。发短信就是劝他们不要打官司。把钱赔了、把合同签了,何必走上法庭。告上法庭,对你个人有什么影响,要想清楚。你非要打,我也奉陪到底。”
责任编辑:孙丹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张家界裸体婚纱照,策划,炒作

相关推荐

评论(32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