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谜张灵甫:自杀还是被毙?为何杀妻?究竟埋骨何地?

澎湃新闻记者 徐萧 赵振江

2015-01-27 08:0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近日,张灵甫疑似遗骨被埋山东省沂南县董家庄农民家羊圈一事持续发酵,先是张灵甫之子张道宇转发微博,表示张灵甫遗骨被埋山东省沂南县马牧池乡董家庄村民刘存林家羊圈中,并称2014年年底当他前往该地试图开掘遗骨做鉴定时,被房主刘存林“索要20万元鉴定费”,其后沂南县有关部门回应“无确切史料证明遗骨所在”,而刘存林也否认在2014年底见到过张道宇本人。就在几方拉锯过程中,山东媒体发文称张灵甫并非抗日名将,是有人故意炒作和神化。一时间,舆论焦点由“羊圈事件”迅速转向张灵甫其人其事上来。 
“抗日名将”张灵甫是不是被拔高了?
       一篇被广泛转载的《抗日战争十大谣言之“名将”张灵甫》的文章中称,张灵甫在抗战的绝大多数时间段里,只是一个普通的基层军官。文中写道,“哪怕在1938年10月,张灵甫在毙伤日军近万人的万家岭战役中发挥极为出色,他当时的职位是:51师153旅的副旅长。”
       国防大学战略教研部教授、少将徐焰也认为,张灵甫在抗战中的地位,起初不过是营长、团长,是“校”不是“将”,直到战争末期才升至第74军军长,“他对日寇打过硬仗可算有过功,却未指挥过大的会战,将其拔高为‘名将’连当年的参战者也感到惊诧。”显然,质疑一方的主要依据是张灵甫在抗日战争时期的军衔问题。
       张灵甫毕业于黄埔军校第四期步科,参加过1927至1937年国共内战、抗日战争和1945至1949年国共内战。在抗日战争期间,张灵甫在王耀武麾下对日作战,参与过南京保卫战、徐州会战、武汉会战、南昌会战等大战役,几乎打遍全场。
“抗日名将”张灵甫(左一)旧照。
       在血战南京中,张灵甫是作为第74军第51师第305团一名团长参战的。当时,第74军据守堡垒与日军激战三天,但只能被动挨打。张灵甫亲自组织敢死队反击,也被日军打成重伤。但张灵甫所部305团并未撤退,而是成为南京中华门的屏障。最后,305团因损失严重,被撤下与友军汇合。
       武汉会战中的万家岭大战,使得张灵甫一战成名。1938年7月,武汉会战爆发,国军投入100万军队与30万日军进行决战,其中第4军和第74军是万家岭大战的两大主力,74军正面阻击日军的第106师团。经过数日的拉锯战,中国军队逐渐缩小了包围圈,日军仅占有万家岭、张古山等10多平方公里的狭小区域。张灵甫当时是第74军第51师第153旅少将旅长(一说为副旅长)。
       1月24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在张灵甫遗孀王玉龄位于上海的家里,见到了王玉龄和她与张灵甫的儿子张道宇。王玉龄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张灵甫组织起只有数百人的敢死队,“每个人身上绑满手榴弹”,攀登山峰,从背后奇袭了日军。日军106师团几乎全军覆灭,这次战役被称为“德安大捷”,后有同名话剧问世,张灵甫在剧中以真名真姓出现。
       1939年,张灵甫参加南昌会战,在高安战役中右腿负伤。在香港玛丽医院接受手术相当成功,休养一段,当可痊愈,但他却坚持出院,以至于成为了“瘸腿将军”。王玉龄说,张灵甫是因为看到报纸上刊登的国府新规定“战时军人不宜出国养病”,才执意出院回国的。
       此后,张灵甫以第74军第58师副师长参加了上高战役,而后又以第58师师长身份经历了长沙会战、常德会战、浙赣会战,直到1945年以副军长身份参加了抗战最后一次大会战湘西会战,共历近10次大会战,从团长一直升任副军长,亲临前线,指挥作战,屡有佳绩。因此,张灵甫作为抗日将领是无疑的,至于“名将”与否,如何评判,见仁见智,即便不是,又有何关系,如何能掩盖其抗日功绩?
自杀还是被击毙?
孟良崮山上的景点 “击毙张灵甫之地”。 澎湃新闻记者 赵振江 图
       关于张灵甫是怎么死的,众说纷纭,大致有被击毙一说,和自杀一说。根据解放军六纵王必成1979年回忆,解放军进入74军指挥所山洞时,张灵甫已经死亡。而1947年的《大众日报》、《人民日报》等报道,则描写了解放军用冲锋枪扫射将张灵甫等人击毙的情况。另外,国民党军团长罗文浪被俘后,向解放军交代时也称,张灵甫是被击毙的。这是确定张灵甫被解放军击毙的主要依据。
       提到这一问题,张灵甫之子张道宇给澎湃新闻记者看了一本解放军内部资料《蒋军七十四师的调查研究》,该书是复印本,上署人民解放军华东野战军政治部编印,编印时间据张道宇说是1947年8月1日。这本书上写明“除张灵甫、蔡仁杰、卢醒等自杀及战斗击毙七千余名外,其余官兵万五千人悉数被俘”。张道宇说,“讲得这么清楚,还是问东问西,问怎么死的。”张道宇有些气愤。对于该书来源,张道宇则表示是朋友赠与的。
       而王玉龄则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张灵甫在自杀前,给她写了遗书,写有“最后以一弹饮诀成仁”。这封遗书原件,据王玉龄讲,当年捐给台湾抗日纪念馆了,后遗失。现在,王玉龄家只有刻印在一方石片上的复制品。
       对于这封遗书是王耀武当年伪造的说法,王玉龄表示否定:“笔迹就是我丈夫的”。
为何杀妻?
       张灵甫杀妻一事当时颇为轰动。至于张灵甫为何杀死第二位妻子吴海兰,也是疑窦丛生。当时流传的是张灵甫怀疑妻子与人通奸而起了杀意,但是这个说法并没有任何证据。
       2012年,《广元晚报》联系到吴海兰的侄女吴玉清,据其说,吴海兰在未嫁给张灵甫前就有鲜明的爱国情怀,与中共地下组织有联系,而嫁给张灵甫则好像是有人故意安排的。而在婚后,吴海兰曾多次想方设法释放中共人士。在最后一次回娘家时,吴海兰说,自己一走,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回来。
       王玉龄对澎湃新闻记者说,杀吴海兰,“因为她偷了他的文件。她和那一方有关系。但是我丈夫又不能对蒋总统说明,不然这不是察人不明嘛。他一直都没说。”
 张灵甫遗骨究竟何在?
       据孟良崮纪念馆官网文章《查寻张灵甫墓地纪实》称,2012年5月9日上午,蒙阴县孟良崮陵园管理处主任刘德兴带领调查小组,赴沂南县马牧池乡对张灵甫安葬地,进行了实地核查。
       《纪实》中写道,经调查核实,张灵甫遗体由华东野战军第六纵队特务团负责于张灵甫死亡两天后,备棺将其葬于原沂水县野竹旺村北岭后,现为沂南县马牧池乡董家庄村东南岭处刘存林家院内,距孟良崮直线距离30公里左右。张道宇表示,这次调查确有其事。而针对近日山东方面回应称没有明确史料证明遗骨就在董家村的说法,张道宇回忆道:“第一次去山东孟良崮,是山东统战部那边带我去看我父亲埋的地方。”当时是2011年,张道宇到了董家庄刘存林家,刘存林当场提出,要张道宇为张灵甫建“纪念塔”。“如果遗骨确实不在,当时干嘛要求建纪念塔呢?就算存疑,也要鉴定嘛。”张道宇说,他可以支付一定费用,但对方“不能狮子大开口”。
       张道宇认为,当时孟良崮和董家庄两边在“抢生意”,“孟良崮那边弄了个假洞,说是74师指挥部遗址。怎么可能,这个洞只有一两米深。”他后来知道,真的指挥部山洞在山的另一边,很深,可以容纳两百人的部队。    
       2014年年底,张道宇考虑到2015年是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想要把父亲张灵甫遗骨迎回陕西东大村。于是,他与张自忠的孙子等几个朋友、两个关爱老兵协会志愿者一同,再次前往董家村。“我当时没有进去,他们进去和刘家谈鉴定的事。一提出要鉴定,对方就开口要20万。”在澎湃新闻采访张道宇的过程中,山东有关部门来电,责备张道宇把事情搞大。张道宇表示事情发展至此并非其本意:“我是山东海峡两岸商业协会的荣誉会长,也是山东糖酒协会的顾问。所以还是希望在山东省内部解决,没想到媒体一报道,全国都知道了。”张道宇感到事情渐趋麻烦,情绪低落。
        澎湃新闻25日赴孟良崮战役纪念馆找到该馆主任刘德兴,他介绍,他和其他两位同事组成的调查小组,2012年5月在沂南县董家庄村采访了三位村子里的老人,三位老人或通过自己的记忆或通过老辈人的口耳相传,皆表示张灵甫遗骨确实埋在董家庄村刘存林家院子的东北角。
羊圈旁的玉米秆下就是传说中的张灵甫遗骨埋葬地,李水兰介绍生产大队盖磨坊时曾在该处发现棺材的一角。 澎湃新闻记者 赵振江 图
       记者走访孟良崮、董家庄两地发现,张灵甫埋骨在董家庄一事,是当地百姓的共识。
       在孟良崮战役纪念碑前,一位为游客拍照的当地人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要找张灵甫埋遗骨的地方得去沂南董家庄。”“你怎么知道?”“老辈人传下来的,我们都知道。”该男子表示。
       澎湃新闻在董家庄随机采访了几位村民。他们都表示知道张被埋在刘存林家院中的事情。“老一辈传的是他在那儿埋了。都六十年了,村子里很多人都知道这个事情。”一位张姓村民介绍,现在不敢确定当时的情况,“听说被埋到一个荒地下面。后来那个荒地成为了生产队的牛栏(圈)。当时说那个地方有个坟,但是谁都不知道埋的是谁。到现在为止谁都不敢确定是不是张将军的遗骨。”
       随后该村民带澎湃新闻记者采访了村子中的三位老人,三位老人均表示刘存林家院子的东北角埋着张灵甫的遗骨。
91岁的沂南县董家庄村村民张京梅。 澎湃新闻记者 赵振江 图
       91岁的张京梅说,张灵甫战败时,他是村子里的民兵排长,被调去参加孟良崮战役。回到村子后,他看到了给墓地立碑的过程——插了一块木牌子,上面用毛笔字写着“74师师长张灵甫”。“当时来了好几个国民党的官兵给张灵甫鞠躬。”
       “您确定埋的是张灵甫吗?”
       “绝对差不了。我在家里没出去。我确定,我这么大年纪的人了。以前那是一个放地瓜的地窖,花了两百个现大洋买了张玉福奶奶(编注:当地一村民)的棺材。”
       另一位74岁的老人董安礼则表示,他的父亲是当年埋葬张灵甫的人之一。“老辈人说了,给张灵甫买的是张玉福奶奶的棺材,刷着红漆。”董安礼指着屋子里红色的福字告诉说:“就是这种红色。”“把棺材放进去地窖里,上面还堆了一个一米高的土堆。后来分大队后,六队在这个地方建了一个牛栏(圈)。刘存林的爷儿(父亲)把这个地方买下来给刘存林盖了婚房。”
       “当时生产队盖牛栏(圈)的时候触到棺材了,害怕就又埋起来了。”70岁的刘存林向澎湃新闻介绍。
       澎湃新闻记者在孟良崮战役纪念馆对面收集到六本关于张灵甫的书籍。其中由崔可运编辑的《孟良崮战役资料选》中记载,“张灵甫被击毙后,六纵特务团一营三连战士,用门板将其尸体抬到沂水县野猪旺村(即现在的沂南县董家庄村),装在备好的棺木里,并拍下了照片。然后埋在村后的山岗上。墓前插了木牌。新华社也发消息,让其家属到此领尸。由于时间紧迫,地址不详,国民党政府派人来领尸时,并没有找到张灵甫的,只是将副市长蔡仁杰、旅长卢醒的尸体运走了。后来,张灵甫的尸体被气愤的群众扒出来毁坏。国民党政府在南京玄武湖岸为其立碑,解放后被推倒,‘文革’时被红卫兵砸碎。”
       在《抗日名将张灵甫》一书有几种关于张灵甫遗骨埋葬地的说法。其中一种为,“据了解,当时的6纵政治部宣传处长吴强奉皮定均副司令员之命厚葬张灵甫。他用1000万元北海币购来一口4寸厚的楸木棺材,用买的新白布裹好张的尸体,葬于一村民地瓜窖内,筑一大坟丘,立上大木牌,上写张的职务和姓名。”该书作者类延成多年整理收集张灵甫的相关资料。
       他在书中透露,他在董家庄村调查取证时,曾听村里老人讲,当年6纵特务团用担架抬着张灵甫到该村时,张并未死。特务团抬着他到野竹旺村北大山野战医院进行抢救,行至董家庄汶河边,张灵甫咽了气,因而才就地埋葬。
       类延成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现在情况很难说。当时张灵甫死了以后,我们这边发电报给国民党,让他们赶快来收尸。我们把他抬到那个地方去的。当时收没收尸不敢说。后来听说迁到南京玄武湖去了,是不是假的就不知道了。我和张道宇见过面。刘存林那地方我去过很多次。张道宇去年来过,这个(指张灵甫遗骨)要看过才能确定。”类延成表示。
张灵甫便装照。张灵甫遗孀王玉龄提供。
1947年2月复员整军会议后,七十四军参加演习人员与总长何应钦,副总长白崇禧合影。前排左三张灵甫,左四白崇喜,左五何应钦。该照片为张灵甫遗孀王玉龄珍藏。
张灵甫与妻子王玉龄的合影。
张灵甫(前排左二)与七十四师战友的合影。
张灵甫遗孀王玉龄(左一)与邓颖超的合影。
责任编辑:刘欣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评论(1.2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