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物:风靡日本的“中国制造”

康昊

2015-03-16 10:3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何为“唐物”?
       如今日本的饭店里几乎都会卖一种简单的食品——“唐扬”(唐揚げ)鸡块。这种看起来似乎与中国没多大关系的油炸食品,日本人却深信它是从中国传来的中华料理代表。此外,原产美洲的辣椒,在日本也被叫做“唐辛子”,这大约是如今最常见的“唐物”了。那么,唐物究竟是什么东西?
       
唐扬鸡块(唐揚げ)
       所谓“唐物”,其实与“唐”并无太大关系,日本国语大辞典里对这个词的解释为“从中国或其它国家输入的舶来品的总称”。最初“唐物”确确实实是指从唐朝输入的物品,但后来从宋、元、明输入的中国舶来品,都被叫做了唐物,至近世甚至连西洋舶来品也被叫做唐物了。我们今天暂将“唐物”限定在流入日本的中国舶来品,在过去很长时间里,唐物风靡于日本,上至皇室,下至庶民,无不怀着对唐物的憧憬。
“唐物专家”足利义政的打假记
       室町时代的禅院日记《荫凉轩日录》记载过这么一件事:日本文明十九年(1487年)正月十八日,室町幕府八代将军足利义政(当时已经让位于其子)照例来到相国寺。那天足利义政对客殿上挂着的三幅画很有兴趣,便指着中间的一幅问相国寺的荫凉轩主龟泉集证说:“两边的猿猴图是牧溪(南宋画僧)画作,中间的布袋是何人所画?”龟泉答道:“当然也是牧溪。”义政说:“不然。”
       龟泉便问了问相国寺的诸位高僧,大家都说是牧溪的作品。于是龟泉只得答复:“画的外题是布袋图,但是没有署作者的名字。”足利义政一笑,说:“布袋图中不是有赞么,赞者何人?”龟泉答道:“大家都看过了,字迹实在看不清楚。”义政接着问:“那两边的猿猴图里面有牧溪的名字么?”龟泉答:“确实有。”足利义政又问:“牧溪与无学祖元(南宋东渡日本的禅僧)是什么关系?”龟泉答:“牧溪是无学祖元的同门,是无准师范(余杭径山寺住持)门下一小僧。”于是足利义政又一笑。
       
室町幕府八代将军足利义政(慈照寺藏)
       过了好些天,龟泉把三幅画取下来细细研究,他把布袋图中的赞使劲儿看了看,赞的末尾落款时间是“绍定庚寅结夏日,天台约翁宗久敬赞”,一查,绍定三年(1230年)庚寅是南宋理宗六年,而两幅猿图落款是“咸淳己巳端午牧溪”,还有牧溪的印。咸淳五年(1269)己巳是宋度宗第五年,从绍定到咸淳中间已经跨了四十年了。
       龟泉于是默默把三幅画又放了回去。的确,牧溪是宋末元初时人,绍定三年时候恐怕还是个小孩子呢,同门的无学祖元,当时也才4岁。于是龟泉又去见了足利义政,把“经鉴定不是牧溪的作品”这个结论告诉了他。
       当时相国寺的禅僧可算是日本数一数二的文化人,对于“唐物”是如数家珍,而在“鉴宝”方面,更是“专家”云集。想必足利义政在相国寺的这番“打假”成功,一定是特别得意。
       在唐物收藏方面,足利义政确实堪称名家,鉴赏也是颇有心得。今日京都的世界文化遗产银阁寺,就是足利义政的宅邸。银阁寺的东求堂里面有个书斋,叫做“同仁斋”,当时摆放着义政爱用的汉诗文与汉籍,还有建窑烧制的茶碗、小壶,完全就是一个“made in China”的唐物空间。
       
东山慈照寺(银阁寺)     
“唐流”明星:中国画僧牧溪
       对室町时代的日本人而言,人气最高的中国画家毫无疑问就是牧溪(牧溪法常)。这位几乎已被当时中国画坛遗忘的画僧,在海东可是家喻户晓的明星。牧溪其人,如前面所说,是宋末元初生活在杭州西湖边的一位禅僧。
       宋元时,日本禅律僧乘着东海上的商船往来于日本与中国之间,他们最梦寐以求的圣地自然是杭州。在天竺、灵隐求学的日本僧人,鲜有机会接触到宫廷画师或是民间画匠,他们首先看到的,就是牧溪这样“同行”的画作,他们被牧溪的画作感动,带回日本,继而掀起了追逐与模仿的热潮。
       
浙江余杭径山寺
       这些入宋僧们一面追逐着禅林世界中的“明星”,一面搜集“明星”们的字画、顶相、著作、法语,并请求他们题赞。他们的兴趣也从禅林内部扩散开去,为中国生产的“唐物”痴迷不已。
       日本镰仓以后的唐物热,无疑就是由禅僧为首的入宋僧所带来的。如果说现在是韩流的年代的话,当时恐怕就是“唐流(宋元)”的年代。那么杭州与宁波,或许就是“时尚之都”?而后随着禅僧在政治、外交中扮演了越发重要的角色,居于中央政界的将军也受到身边禅僧的影响,成为了牧溪的忠实拥簇,刚才提到的足利义政,就是其中一位。
       当然,牧溪的人气抬升不只是因为他的艺术造诣。牧溪的师父无准师范,其门下的两支流派当时已占据室町禅宗主流,对于牧溪的吹捧,也与两派的主流意识密不可分。
       足利义政的祖父足利义满当政时,曾在北山的宅邸(今天的金阁寺)中兴建了中国式的阁楼天镜阁,并邀请天皇来此游览。足利义满也是个唐物迷,曾经身着明朝的服装,与明使一同去常在光院看赏枫。
       足利义满向天皇献上的奇珍异宝被记录在《北山殿行幸记》之中,牧溪的画作也列在其中。可见在足利义满心中,牧溪的画作是他最得意的一流藏品之一。之后数百年,牧溪在中国不为人知,而在日本,室町、江户两代画风均受其影响。今日,其《观音猿鹤图》《烟寺晚钟图》《渔村夕照图》被日本列为国宝。
       
牧溪《渔村夕照图》(根津美术馆藏)
满载唐物的“新安沉船”与日宋贸易
       在之前的镰仓时代,随着日宋贸易的发达,大量“唐物”流入日本。连宋朝的铜钱也都成为了日本的流通货币。至宋元交替,日元关系一度紧张,但两国间贸易很快恢复,至14世纪初,来往商船连年不绝,可谓盛极一时。
       日本镰仓圆觉寺的14世纪的《佛日庵公物目录》里面,记载了佛日庵收藏的大量“唐物”,从宋元高僧的顶相,到布袋、六祖、寒山拾得的画像,到仙人画,乃至松竹梅、四季图、花鸟画、山水画。更有中国传来的30件书法作品、古铜花瓶、青瓷汤盏、琉璃灯炉、玛瑙钵、建窑茶碗,除了极少量佛事法器、寺院用具之外,几乎全是中国文人的必备收藏品。佛日庵是镰仓幕府执权北条时宗墓所在地,因而佛日庵的唐物,其实就是镰仓幕府从日宋日元贸易中购得的藏品。
       
宋代曜变天目茶碗(静嘉堂文库美术馆藏)
       1975年,一位韩国渔民在新安外方海域发现了一艘沉船,此后,考古专家在沉船中发现了一万八千件瓷器,其中浙江龙泉窑青瓷占了六成,此外还有景德镇的青白瓷、白瓷、黑瓷、杂釉瓷等,以及金属器、石材作品,以及重达二十八吨的中国铜钱。
       “新安沉船”的发现很快震惊了世界。通过众多学者的研究,我们得以知道“新安沉船”就是一艘从宁波出港,前往日本博多,于1323年沉没的唐物运载船。船上所运载的,多是原本要运至日本贸易的唐物。
       原来1319年,京都东福寺大殿烧毁,东福寺住持双峰宗源来到镰仓,在镰仓幕府授意下,他拜托东福寺前任住持南山士云,主持大殿再建的筹款事宜。三年后,南山士云亲赴博多,派遣出了一艘入元船,以期通过唐物贸易获得的利润,来支持东福寺的复建工程。不料,这艘船却在返程时沉没了,未能到达日本。船上运载的近两万件中国瓷器,从此沉入海底,直到六百多年后重现人间。
       
京都东福寺
       日本的寺院、朝廷、幕府对唐物的追求,绝非只是出于个人收藏的雅好,像东福寺的入元船这样,各路势力也都紧盯着唐物贸易所能带来的巨大利润。在东福寺之外,又有称名寺造营料唐船、关东大佛造营料唐船、天龙寺造营料唐船等相继被派往中国,然后满载而归。
唐风?和风?
       日明贸易的研究者桥本雄在其著作《中华幻想——唐物与外交的室町时代史》当中提出了一个问题:“室町文化是唐风文化吗?”其实正如美术史研究者岛尾新所说的一样,“唐风”早已与“和风”水乳交融。
       其实除了从中国输入的唐物之外,日本本土的艺术品也不乏“唐”的因素和题材。而唐物从被搬上日本的岸上之时,就已经被纳入了“和物”的价值体系之中。因而在中国已经被人遗忘的牧溪,得以在日本被人熟知。室町时代的日本人坐在中国的山水画前面,举行着日本式的连歌会,既不是纯粹的“和”,也不是纯粹的“唐”,这感觉或许与今天喜欢吃唐扬鸡块或是“天津饭”的日本人十分类似吧。
天津饭(连锁中华料理大阪王将)
       
责任编辑:钱冠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唐物,足利义政,足利义满,牧溪,新安沉船,镰仓,东福寺,入宋僧

继续阅读

评论(4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