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人就要嫁“谢耳朵”那样的男人

旺财

2015-03-08 09:1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生活大爆炸》播出了八季,“谢耳朵”Sheldon和Amy这对学术伉俪还刚刚进展到接吻阶段,据该剧的执行制片Steve Molaro透露,编剧还不打算让Sheldon和Amy有进一步的发展。如果Sheldon搁在我们的春节回家,肯定会被他那位传统的德州妈妈辣手催婚吧。
       2010年5月24日,Sheldon在第三季的最后一集遇到了Amy。这还得归功于他的两位损友Howard和Raj,他俩在相亲网站偷偷注册了帐号,帮他筛选到了一个女版Sheldon,并用一只臭袜子胁迫他去约会。没想到,第一次约会他俩就一见如故,这场诡异的恋爱一谈就谈了五季。
       已经有粉丝和剧评人指出,Sheldon身上有一些特质让人联想到“阿斯伯格综合征”(也就是我们常听到的“自闭症”),比如,强迫症、自恋、社交障碍等等。不过,从已婚妇女角度来看,我倒觉得像Sheldon这样的理工男应该会是个好老公。
       第一条,Sheldon的生活习惯非常固定。他在每周固定的某一天做同样的休闲活动,每天早上同样的时间上厕所,特定的日子里吃同样的食物,无法忍受食材顺序的改变,固定在周六晚上洗衣服,连坐的位置也是固定的。
       这种良好的生活习惯,对于各位患有拖延症、幻想症的女患者一定具有显著疗效。他的一切行为都可以预测,是所有追求平静稳固婚姻女性的福音。
       第二,Sheldon有洁癖。他总是担心别人碰他的食物,每天洗澡两次,总是在洗手,他一直警惕各种可能感染上的病菌,坚决拒绝和所有人产生肢体接触。
       邋遢是直男的普遍毛病,睡觉前不洗脚、不勤换内衣、起床晚了就不洗脸不刷牙……这搁在Sheldon身上绝对不可能。
       除此之外,他还能在每周六晚上定时洗衣服,洗好了还会用叠衣板整齐码好。
       他还规定室友Leonard在刷牙和小便时,都要站在精确的位置上,以免牙膏沫子溅在镜子上,或者尿液滴在马桶边上……
       有多少男人能坚持实践这些生活常识?如果男人能把自己搞干净,同时能和老婆一起保持家庭环境整洁,女人早就从家庭中解放了吧。
       第三,Sheldon无法撒谎,他从未成功地编织过一个谎言,别人也没法放心地把秘密告诉他,因为他会因为紧张导致面部抽搐。
       这又是一个多么可爱的症状!
       男人大多都会有意无意地说谎,小到夸你漂亮,大到说自己在加班,其实目的倒并不一定是欺骗,有时只是怕麻烦。不过考虑到撒一个谎后只能用另一个谎言来圆,还不如有一说一。Sheldon曾说:“我好像没有什么话当面不好讲的。”他当着Penny的面指出她交太多男友,不放过每一次在朋友面前自夸智商的机会。直接和坦率经常很伤人,但是习惯之后,沟通成本就会大幅降低。
       第四,也是我最看重的一点,Sheldon没有直男癌。
       这倒不是说他对男女谁主导的看法有多前卫,而是在他的逻辑中根本不以性别区分,而是以智商区分,愿赌服输。在历次奇葩的科幻故事逻辑比拼中,胜者一般都是Sheldon,不过有一次他女友Amy指出了《夺宝奇兵》的一个逻辑bug,Sheldon居然找不到反驳的理由,他就大大方方地承认Amy说对了。
       在我国,家庭不是讲道理的地方,这是大多数男人和女人关于家庭的唯一共识。于是出现了两种结果:一种是男人一言堂,女人服从;一种是女人胡搅蛮缠,男人受压迫。不少流行的鸡汤文都迂回或者直白地宣扬“女人维持美满家庭的秘诀”就是要学会“忍让”,中国家庭往往是以一方独裁的方式获得稳定的。
       也许有人会觉得Sheldon这样的科研怪咖,正常女人根本无法容忍他的不近人情。比如,他不爱过各种盛大节日,他不主动表达亲密情感,他也不轻易夸奖伴侣。这就是我接下来要强调的硬币的另外一面:如果女人真心要求平等的男女权利,那么她也必须同时接受平等的义务。
       就好比说,如果你希望自己的对象能满足上述四点,那么你自己最好也能做到。特别是讲道理这一条,如果你希望家庭以民主的方式获得有活力的稳定,那么最好双方都能在差不多的认知水平上商量家事。女性不应该在要求男人服从自己时提“女权”,在享受男尊女卑时代遗留下来的弱者福利时就不提“女权”了。
       在上山下乡的那一辈人中,上海男人在全国妇女中口碑最好的老公类型,一部分原因是除了心灵手巧会做家务之外,上海男人没有打老婆的习俗,在家里和老婆有商有量。还有一部分原因是那时的上海女人配得上这样的好老公,她们不仅精于操持家庭,还知道在辛苦节俭之余创造细微之处的美。
       最后的问题来了,像Sheldon这样的男纸是否只能和自己的女版相配?
       答案也许是肯定的。
       无论在哪国,高冷的科研人员在婚姻市场上总处于两个极端的位置,要么像《时间简史》的作者霍金那样,最后娶了护理他的女士,不过后来还是分开了。要么像皮埃尔·居里那样和科研同行居里夫人结婚,居里先生车祸去世后,居里夫人的情史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中国人比较熟悉的科学家夫妇还有同为物理学家的吴健雄和袁家骝。
       在这两端之间,很难找到其他的职业女性能理解和认同科研人员的生活方式。就像老师多和老师结婚,记者多和记者结婚一样,理解战胜了“互补论”,成为是婚姻最坚固的基石。我有好几位搞科研的朋友都是大龄单身男,在家人屡屡安排相亲下,始终不甘心一辈子和一个主要任务是照顾丈夫起居生活的女生结婚。也许,只有Amy们才能征服Sheldon们。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生活大爆炸

相关推荐

评论(12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