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专访|“法治政府”进入六年倒计时:不能只靠红头文件

澎湃新闻记者 卢雁 彭玮 发自北京

2015-03-06 20:1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3月6日,全国政协会议社科界别的小组会议上热议“法治政府”。揣着剩下6年的时间表,政协委员们在肯定去年法治工作的同时,也表现出了对倒计时的忧虑。澎湃新闻记者 权义 图
       3月6日,全国政协会议社科界别的小组会议上热议“法治政府”。
       事实上,自2003年以来,国务院持续推进法治政府建设。2007年召开的中共十七大,首次把“法治政府建设取得新成效”作为实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奋斗目标的新要求。
       中共十八大曾明确提出,到2020年,“法治政府基本建成”。揣着剩下六年的时间表,政协委员们在肯定去年法治工作的同时,也表现出了倒计时带来的压力。
       全国政协委员、南开大学法学院副院长侯欣一肯定道,此次的政府工作报告中的法治内容是近几年来篇幅最多的,甚至有如“依宪行政”等一些创新的提法。
       他也在会上谈及了自己啼笑皆非的经历,“一些地方政府制定法治评估指标,问民众对本政府依法行政满意不满意,只设计两种指标满意和非常满意……一统计,满意度都是99%。”他质疑道,政府自己总在统计自己,评估自己,这样有多大的有效性?
       会上,委员们不约而同地提出自己对法治政府的设想。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法治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刘白驹认为,法治政府的标志有两点,第一,权力的运行要有制约,要有来自内部的和外部的监督。第二,所有行政行为都要依法有据,任何政府部门都不得法外授权,即“法无授权不可为”。
       但他直言,到2020年要实现法治政府的目标,其实“够呛”。
       他之所以认为“够呛”,最直接的是,法治理念传递到基层、地方,存在一些理解上的误区。
       刘白驹举了一个山东聊城的例子,“为了抓紧两会期间的工作,聊城清理了他们市的行政权力,形成权力清单。五千多项行政权力,后来经过审查筛选,最后确定了将近四千多,包括行政审批,行政罚款等,光项目就十多项。”
       而且,该地的新闻报道中打出标语,“行政权力进清单,清单之外无权力”,刘白驹说,这个把法外无权,偷换成了清单之外无权力,“大概各地就是这么理解的。他以为现在列出了清单就万事大吉了。”
       他进一步解释说,“法无授权不可为,谁授权?必须是高一级的。实际上就是指全国人大授权,你不可能国务院给自己授权。而且也不是指国务院给各部委授权。”
       此外,还有标语写道“要为权力瘦身,为廉政强身”。刘白驹认为其中也存在误区,“他的权力,我是可以让他瘦身的,也是可以让他壮大的。这个是法律授权吗?如果法律授权,你能够把他给让渡或者给下放吗?法律授权实际上不是完全是自主权力,而是你行政的义务,行政的责任,你必须去做的。”
       而在侯欣一看来,自己构想中法治政府应该“权力有限”、“阳光公开”、“便于问责”。
       他认为,这届政府上台以来做得最让人满意的事就是主动地简政放权,“行政审批事项减少三分之一,都已经提前兑现了……这样的力度,这样的方向如果一直持续走下去的话,相信政府的权力,它会逐渐形成一个科学的边界。”
       然而,他也指出现实与理想的差距,目前,透明公开让乱作为的少了,不作为的多了。此外,问责的程序启动和具体操作上也尚未找到一套有效的办法。
       他提出,“希望政府能拿出一些具体的制度,如果没有一些合理的,科学的制度安排,仅仅是一些表态性的东西,很难到2020年建成法治政府。”
       侯欣一认为,所谓的改革就是对现行制度的突破,而法治是维护现行的制度,两者其实是矛盾的。现在的改革还是通过红头文件来推动,而不是靠法治来推动。“现在有一些苗头,做法,比如说一些地方进行改革,通过授权的方式。但是如果大面积的改革,全部通过授权可能也不现实。”
       他因此在会上以高校为背景开了个玩笑,说一个重庆大学的本科生2012年毕业,后来考上了浙江大学的研究生,考博后被北大录取。他毕业后发现尽管换了三所大学,但毕业证书上校长的名字是同一人。侯欣一认为,“频繁更迭校长,对教育的伤害太大”。
       他说,去年一年政府的依法行政方面的改观,主要来自于自上而下的,也就是来自于政府自身的。但法治政府的建立,依法治国实现,仅靠政府自觉是远远不够的,还要向社会让权、发挥个体公民的力量。
责任编辑:彭玮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两会,法治政府,侯欣一,刘白驹

相关推荐

评论(7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