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名将︱王耀武:八年抗战打满全场

胡博

2015-03-30 08:5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1945年9月15日上午10点,湖南长沙岳麓山湖南大学科学馆一楼的一间教室里,正在召开一次庄严肃穆的对日受降仪式。仪式开始时,一位佩带中将领章的中国军人最先迈入室内,跟随在他身后的都是湖南地方的党、政、军要员。
       众人陆续落座后,日军第20军司令官板西一良和参谋长伊知川庸治随即走入会场,板西在一名中国士兵的引导下直趋受降台前立正脱帽,并向主席座的中将连鞠三躬。接着,板西又向中将递交了自己的佩刀和驻湘日军的表册等相关文件。中将在一一接收完毕后,开始对板西宣读受降书的内容,板西低头默听,已经全无当初参加侵华战争时的嚣张气焰。作为日军驻湘部队最高指挥官,板西毕恭毕敬地在受降书上签上姓名,接着又从中将手中接过一份规定日军投降具体事项的“武字第一号”训令后向后退了三步。最后,板西在中将的点头示意下倒退着离开会场。至此,中国军队在湖南地区的受降仪式顺利结束。
       当天中午,《中央日报》、《长沙晚报》、《市民日报》等知名报社纷纷增印特刊,对受降仪式进行了详细的报道,三湘大地军民一片欢腾,那位接受日军投降的中将军官更是被誉为抗战名将,他就是时任第4方面军中将司令官的王耀武。
黄埔三期同学中的第一位将军
       王耀武(1902.1.10-1968.7.3),山东泰安人,字佐民。王耀武出生农民家庭,幼读私塾时对正课不感兴趣,但对老师讲的历史战争故事却十分喜欢。玩耍时,他经常自任将官,带着一群孩童“冲锋陷阵”,人送绰号“孩子王”。由于家境贫寒,王耀武不得不过早辍学,跑到济南一家饼干公司当学徒,凭借聪慧才智,他很快就被提拔为正式职员并派到上海分公司工作。
       王耀武于1923年抵达上海不久,就受到在军界任职的族兄劝说影响,决定投军报国。1926年1月,王耀武在黄埔军校第三期步兵科学成毕业,历任排长、连长、营长、团长等职,先后参加过北伐战争和军阀混战诸役,他逢战必当先,做事又敢于承担,因此受到上级的赏识和部属的拥护。这一时期的王耀武,和同期毕业同学的仕途发展并无差别,都是按资排辈地稳步上升。
       
1926年的王耀武
       1933年的长城抗战结束后,军政部在保定编组了六个补充团。这些部队虽然名为“补充”,但实际上却是为了应对今后对日作战而编练的精锐。部队编成后,六个团被改编为两个旅,其中一个旅的番号为补充第1旅,直属军事委员会。旅长人选受到多方瞩目,尤其是在黄埔一期和二期生中,竞争十分激烈。最终为了平衡各派系,以及能使这个旅直接掌握在军委会的手中,王耀武这位作战勇敢、又没有明显派系色彩的青年军官成了旅长的理想人选。就这样,王耀武幸运地成为三期同学中的第一位将军。三年,补1旅扩编为第51师,王耀武又顺势升任中将师长,再次成为三期同学中的标杆。
       王耀武带兵有一套独特的方法,他认为“维护军纪、不徇情枉法,是治军的重要手段”,便要求部队做到“廉俭、务实、研究、快干”,自己也经常到各个连队讲授要诀,还命令将其印刷成小册子下发到各排。在训练方面,王耀武主张要讲究“养、带、练、战”,并身体力行去各个培训班考察教官的教授能力。此外,他还根据自己的从军经历编成《从做人到作战》的小册子,印发到连一级作为基层军官的必读之物。    
八年抗战打满全场
       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王耀武率部参战,他是部队中少有的几位几乎打满全场的将军之一。从淞沪会战开始,历经南京保卫战、兰封战役、武汉会战、南昌会战、第一次长沙会战、上高会战、第二次长沙会战、第三次长沙会战、浙赣会战、鄂西会战、常德会战、长衡会战,直到湘西会战。整整八年抗战,他有七年是在前线度过的。他也因自己的战功而不断得到提拔,从师长升第74军军长,再升第24集团军总司令,直至第4方面军司令官。
       在淞沪会战中,王耀武指挥第51师在罗店、刘行等地与日军激战。作战中,他亲临前线激励官兵,与日军鏖战近三个月,始终未让日军前进一步。南京保卫战时,他又率部在淳化、赛红桥、水西门阻击日军。在南京沦陷前夕,王耀武奉命前往卫戍总司令部接受任务,但当他带着几名卫士抵达目的地时,却发现唐生智等人早已撤离南京。仓促间,王耀武只能一面破口大骂,一面想办法组织部队突围。待确保主力已经脱离与日军的战斗后,他才在士兵的帮助下,用绳子绑腿的方式垂落出城。接着,他又在工兵的协助下乘坐一艘小船渡江脱险。当王耀武将部队收容起来时,当初的一万多热血男儿就只剩下三千余人,他发誓,一定要在今后的战斗中狠狠打击日军,为那些殉难的官兵报仇雪恨。
       
1936年的王耀武
       1938年的武汉会战,第51师参与围攻困守万家岭的日军第106师团。由于日军防守严密,中国军队屡攻不克。此时,王耀武奉命从部队里精选300人的敢死队,成功夜袭张古山日军阵地,为友军重创日军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战后,他被提拔为第74军副军长,又过一年,升任第74军中将军长。由于第74军擅战,还被军委会列为全国仅有的四个突击军之一。
       王耀武是第74军的第二任军长,他在接过指挥权后率领所部三个师与日军不断交锋,并屡次取得捷报。1941年的上高会战,是王耀武的成名之作。在这次会战中,第74军作为主战部队与日军在上高县境展开决战。王耀武在站前进行动员演讲,并誓言绝不后退,他凭借着自己沉着冷静、果断决策的能力,以及部属英勇顽强、奋力杀敌的精神,在为时25天的战斗中予日军第34师团重创。当时的军政部长何应钦称此战为抗战以来“最精彩之战”,第9战区副司令长官则称第74军为“抗日铁军”,王耀武本人则被授予青天白日勋章。不仅如此,就连日军也不得不称赞第74军为“支那王牌”。
       
1941年的王耀武
       王耀武逐渐成为蒋介石的宠将,他此后历任第5集团军副总司令、第24集团军总司令,但在蒋介石的准许下继续兼任第74军军长。按照军政部的规定,集团军总司令是不拥有所属各野战部队人事权的,而王耀武在卸任军长兼职之后,却在蒋介石的特许下,继续拥有该军的人事任免权,在全国是唯一一个特例。
       1945年3月5日,王耀武被任命为第4方面军司令官。按照编制,方面军与战区平级,但担任战区司令长官或方面军司令官的无一不是老资格的战将。再看王耀武,黄埔三期,之前又只是一名集团军总司令,资历实在太浅了。但是,已经在抗日战场上立下赫赫战功的王耀武仍然在蒋介石的亲自提名下,当上了方面军司令官,区别是别的长官都是上将职,而王耀武仍然佩带中将领章。无论如何,王耀武又开创了一个先例,而和同期毕业的那些三期同学,最高的也就是集团军副总司令,有的甚至还在当团长呢。
       
1945年,王耀武(右)迎接蒋介石和陈诚视察。
“谁能支持最后五分钟,谁就能得到最后的胜利”
       1945年4月,日军第20军集结六个师团的兵力发动湘西会战,王耀武则指挥第4方面军的四个军正面迎敌,这是他在抗日战场上的收官之战,也是抗战八年的最后一次大规模会战。在这次会战中,王耀武命令主力在雪缝山东南山麓选择有利地形构筑工事,并与友军密切配合与日军鏖战近两个月,终将日军击溃。此战计击毙日军28174人,俘虏247人,缴获火炮24门、机枪100挺、步枪1300余支,其它战利品20余吨。战后,他被提名为国民党中央执委委员,并为他今后成为湖南地区的受降主官奠定基础。此外,他还获颁一等宝鼎勋章,成为第一位获此勋章的黄埔军校毕业生。
       王耀武在一次作战经验交流中讲道:战争本来是残酷的,是不得以而用的,古语云“兵可百年不用,不可一日不备”……为了外辱的侵凌,为了解除整个国家民族生存的威胁,我们起来抗战,起来拼命,这战争是神圣的,是十二万应该的,尤其是我们身负捍卫国家责任的军人,遇到这样抵御外辱的战争,应认定是我们军人报销国家一生难逢的最幸运的机会,我们应该抓住这个机会,去为国牺牲,与敌拼命……如果我们每一个后死的同志们,人人都认清自己一生难遇的报国机会,个个都准备以热血头颅来捍卫国家,那样不止是目前自己守住一寸一分的土地,不容敌人染指,就是已经被敌寇兽蹄践踏破碎了的河山,一定可以拿我们的热血头颅填补起来,达到我们的“金瓯无缺”“九鼎依然”的最大愿望……在战场上,谁能支持最后五分钟,谁就能得到最后的胜利……我们每一个武装同志们,在自己的岗位上,都应该抱定最后五分钟苦斗的精神,终能获取最后光荣的战绩。
       或许正是因为如此,王耀武才能在抗战中显露头角,屡次取得捷报,成为一名当之无愧的抗战名将。
责任编辑:钱冠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板西一良,王耀武,张古山战役,蒋介石,陈诚,黄埔军校

继续阅读

评论(26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