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困乡的学校已经能上人大附中的数学课了,慕课送来公平教育

汤敏

2015-04-02 16:3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4月1日至2日,由华东师范大学国家教育宏观政策研究院、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教育公平协同创新中心联合主办的“十三五”期间大力促进教育公平高峰论坛在上海华东师范大学举行。多位重磅学者围绕如何实现教育公平发表主题演讲。4月1日下午,国务院参事、友成企业家扶贫基金会常务副理事汤敏发言,谈及慕课(MOOC)的前景。
国务院参事汤敏
       今天(4月1日)上午,川大的易中天老师提出了两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我称之为“易问”或者“天问”:
       教育能公平吗?
       什么是教育公平?
       这两个问题看似不是问题,其实却很深层,但我要追加两个问题,我自己称之为“汤问”:
       传统的教育方式能够公平吗?
       易中天说,公平是要能做到自由选择,那么,传统的教育能做到自由选择吗?
       在场的华师大的同学们,你们可以选北师大的课吗?哈佛大学的课呢?你们都不行,更不用说那些三本四本的学校了。
关于慕课的三个故事
       在回答问题之前,我先来讲我们(友成企业家扶贫基金会)在做的三个故事吧。
       在内蒙古清水河县(贫困县)的一个贫困乡,这个县的县二中有一个班,可以与北京人大附中“同堂”上数学课。每天,人大附中的同学先上课,用摄像机拍摄下来,再通过网络传输给县二中。当天晚上,县里的老师先看一遍课程,将其中较难的部分减掉,也许,45分钟的课变为了30分钟。等到给县二中的同学上课时,就播放这个课程,只不过,当人大附中老师向人大附中的同学提问时,县二中的老师会关掉声音,让自己的学生回答并讲解,直到他们明白为止,到了晚自习时,再自己补一些课。这样过了一学期,该班的数学平均成绩提高了20分。
       我们在广西百色另一所中学也进行这样的实验,那个班的成绩提高了足有40分。现在,这一方式正在全国18个省130多个贫困乡的学校中进行实验。
       第二个故事,我要讲的是沈阳何氏医学院,这是一个大多数人都没有听说过的三本学校。他们和北京大学共同开设了一门大学生创业启蒙课,邀请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或者业已成功的创业名人诸如徐小平、袁岳,还有自己创业刚刚起步的大学生,通过大屏幕共享同一课程。
       上过这门课后,这所医学院的学生马上就行动起来,学生食堂的每一个窗口都变成一个小小的创业公司,学校的小卖部、快递都由学生包下,开始从小处实践创业。
       这门课程目前开设在全国100多所大学里,有中国科技大学、中山大学这样的学校,但大多数还是三本院校甚至更低层面的一些学校,他们上课的标准一致,同堂作业、同堂考试。
       第三个故事要讲的是浙江某贫困地区的一个村子。村里人开了一家网店,将土产品卖去城市,也把城市里的东西买回乡村,靠的只是一台计算机,这是电商扶贫非常好的模式,正准备在全国几十万个贫困乡村推广。但问题是,如何培训几十万的乡村人,学会包装商品、保障安全、了解消费者需求呢?我们现在正在将这套职业培训设计成MOOC体系,把已经在做的成功案例拍成纪录片、做成教案,这样不出乡村,人们就可以得到培训。
       我说的这三个故事都是关于教育,它们的共同点是:在传统教育模式下,贫困乡的孩子无法接受优良的师资;三本甚至更差一点的学校,无法接触到好的课程;农村的人无法享受优质的职业培训,而计算机和互联网可以让这些变为可能。
       我现在试着回答“天问”,什么是教育公平?从经济学的角度上来说是指机会均等,而教育公平从当下来说,是指学生能够获得好的教育。现在最不公平的是教师的不公平,特别是乡村的学校很难招到能长期工作的优秀教师。
       那么在传统的教育方式下,我认为,不论是在乡村还是城市,不论在中国还是美国,世界都是不公平的。但是,如果用慕课方式,让任何人在任何地点用任何方式都可以学到任何东西,那么,至少我们可以达到机会公平。
       刚才我所说的还只是我们一个小小的基金会所做的事,如果全社会都投入其中,将会产生巨大的改变。
慕课不会消灭传统教育
       2012年,大型在线教育网站Corsera上线,我今早5点半的时候看了一下,Corsera现在共有986门课程,1200万人。虽然很火,但许多人对这种新兴事物有许多疑问,我也试着回答一下。
       慕课一定是一门课全国只有五个老师吗?我要说,为什么一定要有五个老师,为什么不能有五十个老师,内容相同但讲解得深或浅,不同层次的课程都可以挂到网上,学生就能根据自己的需求来决定。
       慕课一定会让大量老师失业吗?我倒觉得,老师的事情反而更多了。老师可以将自己的擅长的研究领域做成课程,原先那些因选课人数少而开不出的课,现在也都有可能开出来,并且拥有更多的学生听讲。那时学生才拥有真正的选择,那时候老师也不会失业。
       慕课一定要消灭传统教育吗?这是一个误区,老师仍然在讲课,仍然在辅导,只是教授的方式不同,慕课和传统教育是可以共存的。
       确实,慕课还存在很多问题,但是我们应该看到,它才仅仅两年的历史,现在要求其完美是不公平的。它就像还在用牛马拉的蒸汽机、默片时期的早期电影、刚刚出现的第一个网店,谁也不知道它未来的影响力会如何。
       试想,如果有一天,你能在世界范围内选课,能从中小学起都接受最好的老师教导、能在大学四年间每年游学,一年上海一年北京一年伦敦一年纽约——毕竟都网上授课了,还呆在一个地方做什么呢——会不会更好?
       伴随着第三次工业化革命,我们正走进一个个性化消费、个性化生产的时代,个性化成为对每个人的要求,但现在这种全国统一考题的传统教育体系仍然属于过去,所以需要革命。曾有人预言,如果不革命,中国将是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最大受害者,因为我们这个自己引以为豪的世界制造大工厂,仍停留在第二次工业革命大生产的流水线上,但世界已经变了。在呼吁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时代,教育也不能不革命了,而慕课正是革命的工具。
       尽管慕课才刚刚开始,但现在全世界的趋势都是将其用在最“高大上”的地方。在中国,我希望让慕课首先惠及贫困地区的中小学、帮助二三本甚至职业学校的学生,把最好的教育送去最需要的地方,从而培养出大量创新、创业人才,这样才能使教育内容和教育公平发生根本变化,这也是我的梦想。
       (澎湃新闻记者 陈诗悦 记录整理,文章标题为编者所加)
责任编辑:李胜南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促进教育公平

相关推荐

评论(5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