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 菲律宾人反华吗?

李开盛/上海社科院国际关系研究所副教授

2015-04-15 10:5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
       菲律宾在中国媒体上形象欠佳。从黄岩岛对峙开始,中菲关系一直冷却至今,毫无进展。菲律宾提出的有关南海的仲裁还在进行之中,中菲关系随时可能因此而恶化。从更大的范围看,中菲关系恶化的影响还不只双边,在中国推行“一带一路”过程当中,说菲律宾是我国周边外交的支点国家,并不过分。
       上海社科院国际关系研究所副教授李开盛关注中美在亚太的冲突管控机制,他于今年3月至9月在菲律宾访学。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特邀李开盛与读者分享此行所见所闻。
       
       与人相交,第一感觉或认识很重要。对一个国家或社会来说,也同样如此。
       当然,由于所掌握的资讯有限,第一感觉或认识不见得准确。但是,如果不是匆忙下结论,而通过初次接触所激发出来的兴趣和进行对比的新鲜感,往往能够从第一感觉或认识中得出一些东西。如果久处一人或一地,有时候反失去那份敏感与探究欲,从而容易无动于衷。
       我来菲律宾已一个星期,还处于初识阶段。趁着新鲜感仍在,写下如下几点感受。
位于马尼拉市中心的黎刹广场
       1、菲律宾安全吗?
       这是来菲律宾之前亲友们最关心的问题。同行或是比较关心国际形势的,知道菲律宾南部有反政府武装叛乱,也发生过绑架事件,故此担心。有的虽不知具体情况,但知道媒体报道了菲律宾有针对华人的凶手案,国内也发布了旅行提醒。
       对此,我开始也是茫然无底,故来之前也做了点准备,如把随身携带的一些现金放到不同的几个地方,以防被抢了还有后备现金用。另外,我还查好了菲律宾的报警电话,以及我国驻菲的24小时领事保护电话。由于抵达马尼拉国际机场时是大约凌晨四点,天还没有亮,我就在机场出口大厅一直消磨到六点。直到看到阳光照进了大厅,我才出去打车。
       目前来看,其实亲友们的担心过头了。菲律宾当然不是一个安全之国,美国国务院下属的海外安全顾问委员会(The Overseas Security Advisory Council,OSAC)2014年发布报告称,菲律宾的城市犯罪令人担忧,偷窃、身体攻击和抢劫是最为常见的犯罪。对于较大商场和超市,安检仍是标配。但是,在评估菲律宾安全形势时,我想两点因素应该强调:
超市门口的保安
       第一,不能把南部的叛乱放大为全国性的不安全。与许多第三世界国家不一样,菲律宾的主体是信仰天主教的,有伊斯兰背景的反政府武装主要局限于南部,虽祸乱多年,但不可能蔓延到全国。
       第二,发生在马尼拉的犯罪行为多为一般的社会治安案件,没有政治目标与种族针对性。国内媒体报道有华人被抢被杀,是因为这里华人比较有钱。事实上,我在当地也看到了有韩国人揣大把现金买车被偷的报道。所以,中国人来这里不必担心因为中国人身份而受攻击,主要是把自己的钱包看好,不要到处露富。还有在这里的记者朋友所强调的那样,有些地方不去,如警察也管不了的汤都区,以及晚上少出门,安全不会是大问题。
《菲律宾星报》对韩国人失窃事件的报道
       在这方面,政府与国内媒体其实应该传达全面的信息。虽然当前中菲关系不好,菲律宾一些负面的消息,如涉及到华人的犯罪,更容易得到国内关注。但如果仅以这种信息灌输给国民,本身就是属于一种误导。旅行警示是必要的,但随之跟进的应该是更具体的安全评估与提示,旅行社在这方面也不宜一刀切。国家之间有矛盾是常事,甚至运用经济手段为政治、外交服务也属正常,但像老百姓旅游这种事,我想还是尊重客观情况的好。
       2、菲律宾人“反华”吗?
       近几年中菲南海争端的激化,确实跟阿基诺采取的政策有关。但是否一定要上升到“反华”的层面,我个人有不同意见。
       因为“反华”是一个情感色彩很强的词,是一种超乎利益计算之上的近乎本能的态度反应。但我恰恰认为,阿基诺的南海牌,恰恰是一种利益算计,而从我目前所接触过菲律宾老百姓来看,也没有对中国人存在本能的敌视感。
       作为热带民族,热情似乎是菲律宾人的天性。但他们知道我来自中国后,也没有“脸色陡变”的表现。事实上,有时搭出租时我会主动跟他们提起我来自中国,提到南海问题,对方除了抱怨“你们(离争议岛屿)那么远、我们这么近”之类,也没有其他激烈的言词。我拜访了国内媒体一些记者朋友,他们的概括是:菲律宾人亲美,但不“反华”。在有的民意测验中,对美国的好感度上升了,对中国的下降了,但要提高到“反华”的程度,他们并不表赞同。
       从历史上来看,菲律宾其实是华人融入当地社会最好的国家之一。除了历史上西班牙殖民者对华人的屠杀外,本地政权像印尼、越南那样的“排华”、“限华”,还从来没有过。马尼拉的黎刹广场可能是菲律宾最民族主义的地方,里面树满了历史上反抗殖民统治英雄的肖像。但就在这个公园的一侧,就有一个完全是中国风格的华人公园。另外,许多菲律宾人都有华人血统,如菲律宾的第一个圣徒Lorenzo Ruiz,其父就是华人。还有国内一度津津乐道的前总统阿罗约和现总统阿基诺三世,都曾在访华时去寻根。
       在马尼拉的西班牙王城里面,有一家菲华历史博物馆,里面宣传单上有一句话:这是他们的历史,这是我们的历史。这种既有对华人的特殊感受、又有现实中你我难分的特殊情感,可能是菲律宾人的普遍认知。但复杂归复杂,还远提不到“反华”的高度。有些小规模的示威游行,或是针对中国的抱怨,根据各方面信息归纳:前者往往是拿了政客的钱,后者则是受政府宣传的影响。但效果不过一阵风,想要这个热带民族发自内心地仇恨某个国家或某类人,真的很难。
黎刹公园一侧的中国园
       所以,回到国际关系中,我们也有必要情感归情感,利益归利益。南海争端中该怎么争就怎么争,但因此给对方贴方“反华”标签,不必!
       3、一个迅速发展的停滞国家?
       来菲律宾之前,我注意到菲律宾这几年经济增长的数字并不低,一直保持在7%左右。当时,便有种好奇,有这种速度的国家,是不是也该像中国呈现出蓬勃发展的活力?
       但了一看,初步的印象并未证实这一假设。虽然大马尼拉的马卡蒂城建设得就像发达国家,其街道、设施完全不输上海。但多数地方仍然有明显的发展中国家特征,公共交通落后,多数街道脏乱差,人均GDP还不到3000美元。以前是远超中国,现在是被中国反超。
在不少城区,街道就是这个样子
       每年7%左右的经济增长成果到哪里去了呢?新华社驻马尼拉首席记者谭卫兵先生给的答案很简单:人口。他说,上个世纪70、80年代派驻马尼拉还算是美差,当时马尼拉发展得比北京还好。但是,当时菲律宾人口只有2000万,而现在有一个亿。这么多的人等着吃蛋糕,几年的7%增速又怎么够呢?
       菲律宾人口为什么增长快,答案是天主教。尽管是一个亚洲国家,但在执行天主教一些传统教义方面,菲律宾可能仅次于梵蒂冈:不准避孕、不准堕胎、不准离婚。一系列“不准”下来,一对夫妇就只有不停地生孩子了。维基百科上公布了美国中情局的数据,菲律宾2014年的根据3.06%,世界排第53位,但排在前面的基本上都是非洲国家。目前,菲律宾政府也在推动节育,但成效如何很难估量。
       走在大街上,有时候可以看到无穷可归者带着孩子沿街乞讨、捡拾垃圾。那些小朋友们就这样光着身体,无忧无虑在草地上冲水。在热带地区,多生孩子也没有冻死之虞,吃饭甚至可以通过拾剩饭解决。菲律宾人天性快乐,较少考虑长远,过上富裕而有尊严的生活,离这个国家的多数人民还十分遥远。 
在西班牙王城旧址绿地上玩耍的流浪孩子
责任编辑:杨小舟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菲律宾,周边外交,学人行走

相关推荐

评论(6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