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女友”长沙男子被刑事立案:女友们组“妇仇联盟”讨钱

澎湃新闻记者 王万春 发自长沙

2015-04-09 10:2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袁政益
       33岁的湖南长沙市长沙县男子袁政益“何德何能”,能够周旋于上至40岁、下至21岁,年龄跨度达20年、至少17个女友的中间?
       他曾经因为车祸抱得美人归,这一次,他因车祸东窗事发。
       2011年6月6日,袁政益驾驶的车翻车瞬间,他紧紧抱住了副驾上的姑娘静静,结果静静毫发未伤,而袁全身多处皮外伤。
       静静觉得,一个人都不顾自己的生命安危来保护她,她觉得这辈子可以托付。2012年情人节,静静嫁给袁政益,两人领了结婚证。
       2015年3月底,袁政益再一次驾车发生了车祸。不过,这次他面对是17个互不认识的女友,站在医院他的病床前。躺在病床上的他起身和女孩们一一拥抱,并说“不要怪我,你们都是老婆”。
       在袁政益的借口之下,这些女友们大多向袁提供过钱物。感情被骗,青春已逝,她们成立了“妇仇联盟”微信群,决心把钱物讨回来。
       2015年4月7日,长沙市警方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证实已介入调查此事。4月8日,警方正式将该事件立案为刑事案件。
老实本分,不顾安危护女孩
       2008年,静静从日本游学归来,在岳阳一家建筑公司上班。面对工作中不懂的问题,她在网络上搜索想向人请教,看到了袁政益的QQ。
       静静回忆,互加好友之后,她开始向袁请教,袁对建筑知识表现得无所不知,自称是中南大学土木系高材生,在设计院工作。
       之后两人见面。在静静的眼中,袁看上去青春活力,又不失老实本分,第一印象她觉得不错,“确实在工地上班,干钻探的活,能吃苦耐劳。”
       第一次带袁回家时,静静父母也认为袁老实本分。很快两人确立了恋爱关系。但是随着接触,静静父母对袁产生了质疑,“老说大话,大得不能再大,能吹死牛。”
       即使这样,静静仍和袁有来往。静静也发现,袁并不是土木系的高材生,只是初中文凭,对两人的关系也有了迟疑,“但我总想着他好面子,太要面子,所以感觉他才那么说,文凭上也不好说他。”
       2011年6月6日,袁驾驶着一辆益阳牌照的越野车,跟静静一起从长沙县富临镇赶往火车站。“不知道车是哪来的,他也没有驾照”,途中,车辆翻下沟。
       静静称,翻车的瞬间袁紧紧抱着她,结果她毫发未伤,而袁全身多处皮外伤。事后,袁对她说,“大难不死,过得更好,明年结婚吧。”
       静静也觉得,一个人都不顾自己的生命安危来保护她,这辈子可以托付给他了。2012年情人节,两人申领了结婚证,没有置办酒席。
体贴细心,送药送花面面到
       这是一段聚少离多的婚姻。静静在岳阳工作,袁在长沙上班,“很少见面,电话经常不通,我也怀疑,但我不会去查看他的隐私”。
       其实早在2011年,袁政益就搭上了岳阳姑娘赵玲。赵玲是长沙星沙一家工厂流水线上的工人,也通过QQ与袁相识,并发生关系。袁告诉她,会对她负责。但自始至终,袁一直以“没赚到钱没面子见家人”为由没有见赵玲的父母。
       赵玲说,袁会经常性失联,电话不通。但是,在她不高兴时,袁也会回来看她,给她电话,或发短信。
       不仅仅是赵玲一个,还有长沙某医院的护士芳芳,汽车租赁公司的英子,个体店老板巧儿,90后的姑娘珍珍等女孩,一个个跟袁扯上了关系。
       静静说,袁很懂女人的心思,有时候自己不开心,他安慰几句,或做点什么,就感觉特别舒心。
       芳芳说,袁经常给她发短信,在医院有时候夜班,晚上很晚,袁会开车去医院门口接她。英子说,袁会抽空陪她看电影,有时候感冒、不舒服,一个短信或电话,袁会买药送到自家楼下。
       事发后,她们聚在一起提起袁,发现袁对每个人体贴的方式都不太一样。袁给有的女友在节日送花、陪有的女友逛街、给有的女友写彩色小卡片送祝福,这些细微的举动,赢得了不同女孩的芳心,一个个都觉得袁对自己是真的,自己才是唯一。
忍气吞声,女友觉得好相处      
       袁对女友们的体贴,分配得并不均匀。即使这样,但至少17个女友仍对她不离不弃。关键是她们大多觉得袁好相处,没有脾气。
       在静静的记忆中,两人只看过一场电影,还是在静静的强烈要求下由她请客。除此,袁没有给她送过一件礼物,没有给她买过任何东西,没有陪她逛过街,走路从没有牵过手,“夫妻感情淡如水”。
       目前为止,袁相处最长的有9年多,最短的才3个多月,女孩们几乎都在湖南。女友们向澎湃新闻反映,这期间,袁跟有的相处时间多一点,有的偶尔见面,电话或短信联系,他没有把全部的精力,放在其中任何一个的身上,“对有些(女孩)好些,陪的多一些,有的感觉太不值了。”
  
袁政益与女友的聊天记录
       袁的女友们认为,他和她们相处时,给人的感觉都是为了谈婚论嫁。
       并不是没人提分手,赵玲和袁政益交往3年,总共见面不超过30次,她下决心分手,但袁总是苦苦哀求,以忙为理由。
       在事发前半个月,巧儿发现袁跟英子有关系,也提出分手,但袁苦苦哀求,“他哭着对我说,让我给他时间,他会跟别人分手”。
       英子也跟袁闹过别扭,提出了分手,吵了几句,相互删除了联系方式,但过了几天袁仍发来消息“老婆气消了没”。
       “我们都不知删过多少次联系方式了”,静静说,他跟袁2014年5月7日离婚,婚姻期间她就多次删了袁政益的联系方式,但离婚后袁还是不依不饶地出现,“他就是找我聊天,找我说话,要跟我见面,我怕他找到我公司去说”。
       除了死缠烂打外,袁最大的本事应该是忍气吞声。静静打过袁政益,不止一次,“打得他背部、手臂青一块、紫一块,他可能也让着我,打不还手,不然真要打,我也打不过,打完他也不说什么,出去转一圈回来像没事儿一样”。
       打过袁的不止静静,还有英子。英子称,争执时她发脾气用指甲划破了袁的手臂,但袁好像没有脾气一样,忍气吞声,“他没有脾气,很好相处,分不了手。”
假装有钱,自称老板出入有车 
      
袁政益以一堆钱的照片以示他的“款爷”身份。
       在众多女友的眼中,老实本分的袁政益,不仅体贴细心,还能在她们那里吃亏时忍气吞声,更重要的一点,袁经常表现出是个“款爷”,钱对他来说好像只是个数字。
       英子记得,跟袁第二次见面时,袁当着她的面给他的一个“所谓的姐姐”打电话,“那借的1200万工程款里边,有300万什么时候能还我?”这种话,连英子都不知道真假,“反正提那么大钱,我也不想听,也不想问。”
       一次,袁从工程项目部办公室拍了一组一堆钱的照片,他拿给英子看,说是有他的一部分。这组一堆钱的照片,他不仅拿给英子看,还通过微信发给了海兰、依依等女友,以示他的“款爷”身份。赵玲也称,袁跟她聊天还没见面时,就自称搞工程的老板。
       就连袁的母亲也觉得不可思议。4月7日,澎湃新闻在长沙市第八医院见到袁和他的母亲,他母亲告诉澎湃新闻,“我叫他好好养病,不要担心,他叫我不用操心,不用管,反正有人会出钱(医药费)。”袁独自驾车出的事故,至于谁出钱像谜一样。
       袁出车祸时所驾的轿车是英子的车。在女友们的描述中,袁自称有钱,也有车辆,但没有买房,也没有自己的车子。2011年跟静静一起出车祸时,袁驾驶的是一辆益阳牌照的越野车,“也不知道是谁的。”不过,经常开着不同车子的袁并没有驾照,这一点,袁的多个女友及在医院照顾他的姐夫处得到了确认。
       袁的钱女友们并没有见过。相反,隔三差五,袁以母亲生病、给工人发工资、疏通关系、资金链断裂等各种理由,找他的女友们借钱。
       赵玲在工厂流水线上,每月工资4000元左右,把几年积累的5万多元在交往的3年里分多次借给了袁;原配静静从相识至今7年中,她称给袁的钱累计20多万;还有媛媛,也借给袁累计10多万元;英子并没有给他提供钱,只是车子老借给袁开着。
袁政益从女友们处获得的资金累计高达50多万元
       在事发后,女友们聚在一起一算发现,袁从她们处获得的资金累计高达50多万元,“还有不知道的,也有不愿意站出来的,反正我们17个人中,已经有50多万。”英子说。
       她们向澎湃新闻展示的聊天记录显示,袁向不同的女友以不同的理由要不同数额的钱,“上万元也有,几百元也要。”媛媛说。
东窗事发,女友们成立“妇仇联盟”
       静静日本游学的经历,变成了袁哄其他女友时的谈资;英子等人借他的车子,成了袁追其他女孩的利器;一个看上去老实本分,表现得又体贴入微的袁政益,终把自己成功包装成女人眼中的“绝世好男人”,而分别带她们回家见父母就像是给她们吃了“定心丸”一样。
       但一切终有见光的那天。3月24日晚,袁独自驾车,车辆侧翻,袁神经受伤,一度住进重症监护室。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女友们陆续赶来,站在他的病床前面面相觑。
       袁倒没有不自然。英子说躺在病床上的袁起身一一拥抱10多个女友,并说“不要怪我,你们都是老婆”。
       早在2014年,静静就发现了袁的不端。静静回忆,一次袁带她去他一个“所谓的姐姐家”,独自在家的静静翻本杂志时看到了日记本,里面写到:怀孕生子,孩子父亲是“袁政”。
       静静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怀疑是真的,她决定跟袁离婚,2014年5月7日两人领了离婚证。
       英子也发现过类似的情况。英子称,袁有三部手机,一部诺基亚、一部小米、一部苹果,一次袁忘带手机,她从一部手机上看到跳出“老公,你在哪?茶叶放哪?”的微信,但袁解释是同学开玩笑喊着好玩,此后手机不离身。
       巧儿也是从手机中,发现了袁跟英子的关系。
       事后,她们发现,在袁的三部手机通讯录中,那些“省领导”、“项目部”、“工程部”、“财务部”等名字,只是众多女友的代号而已。
       感情被骗,青春已逝,这些昔日的“情敌”在真相大白之后,变成了亲密无间的姐妹,她们拉了一个微信群叫“妇仇联盟”,同仇敌忾决心把钱物讨回来。
       4月6日,澎湃新闻见到静静跟英子时,她们相互搀着像多年未见的闺蜜一样,从星沙派出所录完口供走出来,还说着往日袁的种种。就这样,她们一个个在群里鼓励其他女孩报案、去派出所录口供、找律师咨询、联系媒体曝光袁的丑行……
       不过,仍有女友不愿意站出来向公安机关提供线索,更不愿意站出来面对媒体。其中一个女孩为袁生下孩子,按巧儿她们的说法,“她觉得没骗她钱财,孩子都生了,快上幼儿园了,她只愁孩子怎么落户,她说他们家只要认这个孩子也就行了,她的立场跟我们不一样。”
       澎湃新闻试图联系这名女子,她一直拒听电话。
       4月8日,公安机关已立为刑事案件。这条消息的“案件回执”截图发到“妇仇联盟”群里时,她们欢呼兴奋了起来,觉得几天来的维权有了第一步进展,接下来将会以司法程序讨回损失。
       外界无从知道袁究竟经历了怎样的心理路程,也不知道他究竟有多少个“老婆”,4月6日躺在病床上看电视的袁看到澎湃新闻时坐了起来,澎湃新闻试图跟他聊天时,他又躺下。他的母亲跟姐夫称,袁脑神经重伤,目前说不了话,希望不要打搅。袁的母亲则称,只有四五个女孩她见过,并没有那么多女友,他们现在只担心袁的病情,并不担心即将而来的官司。
       不过,女友们聚在一起盘算后确定,已知的女友最大的有40岁,最小21岁还是学生,群里的共17个,“外面还有不愿意跟我们一起站出来讨说法的,无法确定的还有30个以上。”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女孩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周宽玮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长沙,花心男,17个女友

相关推荐

评论(1.9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