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退休官员修墓被指破坏邻居祖坟风水,双方百人火拼现枪声

澎湃新闻记者 王万春 发自广东陆丰

2015-04-18 15:0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广东原官员修墓被指破坏别家坟风水,引发双方百人冲突(01:20)
        起初是互掷砖头,继而用棍棒、铁锹、锄头和三叉戟对打。冲突中,一方持有雷明登散珠枪,枪响过后,多人应声倒地。
       事发时,镇政府领导就在现场。
陈剑城所修的坟墓,看上去比山坡上其他坟墓要讲究。
       2月4日10时,广东陆丰市湖东镇深田湖村这场约百人的火拼,被陆丰市公安局定性为聚众斗殴。事件导致至少11人不同程度受伤,林乃浩家属称,林因枪伤右眼被摘除。
       火拼双方,是深田湖村林家、陈家。其中陈家有退休前任陆丰市委宣传部副部长的陈剑城,其弟弟陆丰市国税局甲子分局副局长陈剑英也在场。
       林家指称,事情起因,是陈剑城强占山林为自己修“活人墓”,影响到林家祖坟的风水,多次交涉无果,在政府给对方下发停工整改通知书后,他们拿着锄头等准备去填坑,遭到早有准备的陈家一方追打。
       4月17日,陆丰市委宣传部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通报称,公安机关控制了陈剑城等3名涉案人员,涉枪的陈楚然目前还在抓捕,案件正在调查中。
伤者林乃浩。林家人说,林乃浩头部中枪,伤及眼睛,他的右眼已经被摘除。
修墓
       深田湖村的村后东畔园“牛地山尾”处,是一块向阳的山坡。山坡上有大大小小的坟墓,以老坟为主。
       深田湖村林家的祖坟,位于半山腰,可追溯到清朝。
       深田湖村近5000人,林氏、陈氏家族分别有1000多人,是村里的两个大姓。陈剑城、陈剑英两兄弟及其家属,虽然不在村里住已有二三十年,但父亲的坟在山坡边。坟是2011年修建的,无论占地面积,还是墓碑取材、设计,都比山坡上其他坟气派,坟前还有用石头砌的蓄水池,这是其他坟所没有的,按照当地人的说法,这叫“水能生金,金能生财”。
       “一般人家修不起。”有村民说。
       除陈剑城、陈剑英父亲的坟,其大哥陈泽豪(原陆丰市公安局碣石分局局长、陆丰市湖东商会会长)的坟,也在山脚,看上去正在施工还没有修完。当地村民称,陈泽豪2014年10月去世,棺木埋在坟边,还未正式下葬,按照当地习俗,坟修建好之后,再挑选日子下葬。
       按照陆丰市殡葬制度改革要求,2006年6月1日起,坟墓一律不准翻新,更不准新建。湖东镇党委副书记卓志聪告诉澎湃新闻,此后一律要求火葬。
       村民们称,殡葬改革之后,民政、国土等部门抓的非常紧,村民们对老祖坟在不扩建的前提下可以翻修,但不能新建,否则会被推平、罚款。
       不过,陈剑城依然从2015年1月起修墓,墓位于林家祖坟后100米处的山坡顶,正对着林家的祖坟。
       林乃铁等林家人告诉澎湃新闻,按照当地习俗,坟墓朝阳,墓后靠山,墓前要凹,“陈剑城看中了这块风水地,请风水先生看过之后,给自己修活人墓。他的墓正对着我们祖坟,还挖了个蓄水池,这在风水上叫骑龙斩脉。”
       林家向陈家交涉,“他们水池挖下去后,我们一个堂叔胃出血,感觉不顺,要求他们停工,第一次陈家停工10多天,但之后依然施工违规修建。”
待命
       2月1日,湖东镇政府接到深田湖村村干部的报告,称陈剑城违规修墓。对林家称陈剑城为自己修“活人墓”的说法,镇政府和陆丰市委宣传部答复澎湃新闻称,是翻修老祖坟。
       澎湃新闻现场看到,墓前3个台阶,两边6个石柱,还有石狮,墓前是挖出来的蓄水池。整个墓地占地足有两个篮球场大小,相比山坡上其他坟墓,更为豪华、讲究。墓地距陈剑城父亲的墓约300米。林家人称,该墓还要铺地板砖、草坪等,整个修建投入要“上百万元”。
       湖东镇党委副书记卓志聪称,接到举报后,该镇国土、民政部门,2月3日派人到修墓现场,向陈剑城下发了停工整改通知书。林家人称,陈剑城在通知书上签字,同意停止施工。
       镇政府意识到事情可能会恶化。卓志聪称,2月4日7时,他和镇长郑泽彪等人赶到深田湖村,“害怕纠纷扩大,当天镇政府全体人员集中待命,镇政府18人到现场。”
       林家人说,派出所一辆警车、两名民警也守在山脚路口。
       这一切,都没能阻止这场一触即发的流血冲突。澎湃新闻看到,修建的坟墓旁,有五六堆被敲成拳头大小的砖块。林乃浩说:“这样他们(陈家)方便拿起来从山上往下丢,当天丢的就是这样的砖块。”

林家人说,林镇钦被对方用散弹枪打伤的背部,共取出了13颗子弹。
火拼
       2月4日10时许,林家40多人手拿锄头、沙铲等工具,前去填埋陈剑城所修坟墓前的蓄水池,“他不是签字同意停工了吗?我们就准备把坑填了。”林家的林如周说。
       林家人称,他们上山时,看到山脚有10多辆轿车,有宝马,还有两辆大客车,都是陈家开来的。他们上山后,占据山坡制高点的陈家直接喊话,“谁上来谁就死”。
       林家人看到,除陈剑城及其亲属,对方还有统一着装的人员,“大巴车拉的就是‘黑社会’。”林家人说,陈剑英手持一把枪,直接向天空鸣枪,警告林家人不要上前,“没有讲任何道理,不到两分钟,陈剑英开枪,陈家一方的人就冲了下来。”
       视频资料显示:起初双方互掷砖头、石块,继而用棍棒、锄头、铁三叉戟混战,统一着装、戴白手套的一方,往山下追打林家,其中有人开枪。
       “我们镇政府的不顾个人生命危险,一直在劝阻,但他们没有听。”卓志聪说,他也看到陈家有人持枪,“应该是猎枪”。
       陆丰市委宣传部答复澎湃新闻称,当天林家一方不听劝说,聚集40多人携带锄头、铁锹、钢管等到现场,陈剑城一方有人拿出枪,双方情绪激烈,无视湖东镇领导劝阻,发生斗殴,致使双方共7人受伤。
       但林家人提供的照片显示,当天至少11人受伤。
       47岁的林乃浩头部中枪。一份广州军区总医院的病历显示:伤者林乃浩自述,2月4日10时,被枪击致头部、双手多处流血6小时;经检查,伤者头部、左额部顶部多处伤口,双眼臃肿,左手多根手指伤口渗血;医生初步诊断结果是散弹伤,重型颅脑损伤,双眼球破裂、手部外伤。
       林乃浩在医院的照片显示,头部有多处散弹伤,右眼已裹了纱布。林家人称,林乃浩的右眼因枪伤已经被摘除。
       50多岁的林镇钦背部中枪。医院救治照片显示,其背部伤口呈网状,有多个血点;另一张医院照片显示,盒子里是12颗类似钢珠的东西。林家人称,钢珠是散弹枪的子弹,是从林镇钦背部取出的。事发时,有人被打倒在地,林镇钦救人时背部中枪,“还有子弹在肺部,至今没有取出来,医生说取的话会危及生命。”林乃铁说。
       林乃浩、林镇钦至今没有出院。“我们14个人受伤,两个轻伤在湖东镇医院救治,陆丰市人民医院救治了4个人,8个人住进了广州军区总医院。”林乃铁说。
       受伤的除林家族人,还有村民林炳珠等。林炳珠告诉澎湃新闻,他并不是林家的族人,当天冲突发生后,他前去围观,本来要劝架,但遭到陈家一方枪击,“他们冲下来有人朝我开枪,我马上蹲下,额头还是受伤了。”如今,他的额头依然有伤痕。

这是从伤者林镇钦背部取出来的散弹枪子弹,有的钢珠已陷进肉里无法取出。
抓捕
       陆丰市委宣传部答复澎湃新闻称,涉案枪支是雷明登散珠枪,但并没有说明枪支数量。
       林家人指称,当天他们看到,陈剑英开的第一枪,其子陈国栋、宗室侄子陈楚然、陈嘉耀均持枪。
       事发当天,陆丰市公安局刑警介入,控制了陈剑城、陈少立、陈伟坛3名涉案人员,并刑事拘留。此案被陆丰市公安局定性为聚众斗殴,公安机关成立专案组,其中涉枪人员陈楚然(男、30岁,深田湖村人),目前依然在网上追逃抓捕当中,案件还在调查中。
       林家人称,事发后除公安机关录口供外,再无人过问,他们的亲属在医院救治,至今总共花去医药费约200万元,都是由整个家族凑钱,目前已无钱医治,而凶手还逍遥法外,“他们陈族总会的人找到我们林族总会,说先让我们不要告,放人,把人放出来再谈医药费,这个也不是我们想放人就放人,最终没有协商一致。”
       3月6日,10多名林家人打着横幅到陆丰市政府上访,要求解决医疗费,严惩凶手。
       事发后,被林家人指称的持枪者陈剑英,再没有到单位上班。4月13日,陆丰市国税局甲子分局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春节之后陈剑英一直没来上班,请假了,手机号码更换无法取得联系。4月17日,陈剑英对澎湃新闻说,事发时,他是跑去制止,希望双方有事讲道理,但没有制止住,对修墓、整个事件的具体情况他并不清楚,“我是腰脊椎突出,身体不好向单位请假两个月”。
       林家人称,“本来提前知道的事情,如果镇政府上报市里或者部署足够警力,当天在现场鸣枪示警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责任编辑:王巧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陆丰官员修墓,流血,枪

相关推荐

评论(1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