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前阅读·疗心手记】相亲时说“我们再联系”是啥意思

牧田

2015-05-13 22:0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5月11日,澎湃新闻发表《学者吴冠军:相亲是在寻找适配的器官,爱情却使我们活得像人》一文。政治系教授吴冠军从爱情与死亡、爱情与颜值、爱情与相亲等方面,分析了爱情在哲学层面的意义。他认为,相亲是将人商品化。来看看典型的相亲场景是怎样的,相亲时你是否也曾听到过类似的话呢?
       陌生男女,通过第三方的介绍,互换基本信息,然后安排初次会晤,通常选择吃饭、喝茶或是K歌,当然我也听说过吃馄饨的,据说是为了减少尴尬的时长。然后,进一步深入了解,然后继续交换联系方式,然后等待手机铃声或是微信提示音的响起,然后… …或许就没有然后了。
       地位、性格、物质、情愫,还有那捉摸不定的Feeling,一一摆在我们面前。我们该如何选择,我们该看重哪个?有人会问,爱情呢?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在你的存在中发现我的存在,这可能就是爱情,才是爱情吧。
1.家用都应该AA制
       相亲是妙声的母亲安排的,对方是个律师,恍若记得是姓方。
       现在,他就坐在妙声的对面,神采飞扬,妙声只见到他的嘴在眼前一开一合一开一合,妙声十分小心而又不着痕迹的低头、侧身,以免遭到时而会飞溅过来的唾沫的荼毒,在这个无奈的环境下若还要承受如此的无妄之灾,那可真是太悲哀了。
       定了定神,正听见方大律师的结案陈词:“总之,我是很现实的,我认为在现今社会,既然无论男女都可以拥有正当体面的工作且同工同酬,那么在一个家庭里男人也就完全不必为世俗的养家责任所困,大家共同承担嘛,所有的家用都应该AA制分清楚,这也是对女性的一种肯定。林小姐,你说呢?你在外贸公司上班,收入应该也相当不错,像你这样的时代女性一定也是具有相当的独立生活的能力吧?”
       妙声微笑,不语。
       “哎呀,不要老是我一个人说嘛,林小姐也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我们要多交流,彼此之间才能更多所了解啦。”
       妙声执起桌上的茶壶,为自己续添茶水,一边看着从壶嘴里细细流出的浅褐色液体注入面前的茶杯,一边慢悠悠地道:“我只是觉得婚前财产公证这项服务应该很合方先生的心意。”
2. 也就是看一些金庸古龙的书
       明慧大学毕业多年,一直都没有男朋友,开始接受各方亲朋好友安排的相亲。无奈,人挑我,我挑人,总是没有合适的。明慧天性达观,从不曾气馁,依然继续着相亲的日子。
       终于,何博聪进入了她的视线,从来没有想过,相亲的场合下也会得有一见钟情的浪漫发生。
       何博聪老老实实的样子,从见面开始,脸就一直微微红着。一顿饭下来,始终是明慧主动地问,他被动地答,但却答得详细而实诚。例如:
       “何先生平时下了班喜欢什么消遣?”
       “看书。我朋友不多,所以不上班的日子大多都是一个人在家看看书,也就是一些金庸古龙什么的,打发时间。”
       明慧曾经遇到过一个相亲对象,从见面伊始便大谈米兰·昆德拉,一顿饭吃得明慧索然无味。何博聪的回答却让明慧觉得很平易很亲切,实实在在的,明慧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容,不意外的,他的脸愈加红了。
       吃完饭,何博聪送明慧回家,一路走来,明慧不说话,何博聪也不说话。就快到家了,明慧心里有点儿着急,突然停下脚步,转过头瞪着何博聪,凶巴巴地说:“下个星期长假,我们公司组织旅游,可以带朋友,一起去吧。”何博聪愣了两秒钟,继而重重地点了点头。
       明慧看着他傻傻的样子,笑了起来。何博聪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也笑出了声:“呵呵”的,还是透着一股傻气。明慧笑得更欢了。
3.我现在的钱只够买个厕所
       余天坐在咖啡室靠窗的卡座,他等的人还没有来,其实他都不知道他等的那个人长得什么样儿。一个婀娜的身影翩然而至,微笑地望着余天:“余先生?我是李曼。”
       李曼优雅地落坐,点了一杯蓝山。
       余天看着对面这张经过了精工描摹的漂亮脸蛋儿,觉得有点儿可笑,这就是今天他的相亲对象。
       俩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空洞的话题,其间李曼不断地用她葱白细长的手指一圈圈地抚着细白瓷的杯沿。终于,李曼亲咳一声,笑着说:“余先生,希望您不要介意,我想问问,您买房了吗?”
       余天将头后仰,舒服地靠向椅背,然后不紧不慢地掏出烟,点着,吸了一口,似笑非笑地看着李曼,摇了摇头:“没有。”
       “那么,”李曼慢悠悠地端起咖啡杯,轻啜了一口,“有什么打算呢?”
       “没有,我现在的钱只够买个厕所。你按我每年能存下一万的速度计算,也就知道我大概什么时候能有你说的那个打算了。”余天轻轻吐着烟圈,慢条斯理地说。
       李曼点点头,轻笑了一下,仿佛不经意般的看了眼手表,惊呼道:“哎呀,原来已经这么晚了,不好意思,余先生,我还有事儿,先走了。”
       余天微笑着点了点头,微笑着看着李曼施施然地步向咖啡室的大门,微笑着听着侍者在李曼走过他身边的时候无比诚恳的那一句邀请:“欢迎下次再来。”
4.恐怕没办法再爱上其他人了
       杜平之快步向马路对面的电影院走去,方明应该已经到了,想着更加快了脚步。
       方明是杜平之一个月前通过相亲认识的,第一次见面双方感觉都还算不错,之后便又有了几次约会。今天是他们第一次相约一起看电影,电影院门口,果然方明已经等着了。杜平之不断地道歉,方明淡淡地笑了笑,说:“没事儿,是我到得早了。我们进去吧。”
       电影是不错的电影,散场后,步出影院,两人尚意尤未尽地讨论着其中的几个情节。杜平之忽然觉得眼前的就是那个对的人了,他伸出右手轻轻地握住了方明的左手。之前还兴高采烈的方明,一下子安静下来,颤抖着将手抽出,空气变得有些凝滞,杜平之尴尬地僵立在当场。
       “对不起。”方明有万分的歉意。
       “为什么?”杜平之温和地问道,他是真的对她很有好感。
       方明沉默了一会儿,低声地说道:“小时候,我养过一只小狗,很可爱,我很喜欢它,我们的感情很好。每天放了学,我一回家就喂它吃东西,陪它一起玩儿,晚上还要让它睡在我的床边。可是,后来小狗得急病死了,我伤心极了,一直想念它。爸爸为了哄我高兴,又给我买了一只小狗,也很可爱,但是,我却再也没办法投入像之前那样多的感情了。”
       “他现在... ...在哪里?”杜平之小心翼翼地问。
       方明笑了起来,抬头望着深蓝色的夜空:“他很好,无病无灾,就生活在这个城市。”
       ... ...
       “只是... ...,在他之后,我恐怕没办法再爱上其他人了。”
5.“我们再联系”
       林萍与肖康今天第一次见面,之前通过朋友介绍,两人已经在网上聊了一段时间,双方都有了一些初步的了解,这样先前的一番接触可以避免陌生初见时的许多尴尬。
       晚餐的地方约在了一家颇具风情的摩洛哥餐厅,是肖康订的地方,情调么无非就是昏暗的灯光配上些轻柔的音乐罢了。肖康喜欢这个调调。肖康早早地来到了餐厅,坐下后随意翻看着桌上的菜单,偶尔打个手势,与服务生说上几句。
       没过一会儿,林萍到了,肖康看见她远远地走过来了,早已站起身来:“林小姐,这里还好找吧?”
       “啊,挺方便,来晚了,不好意思。”
       说话间,肖康扶椅让林萍坐下。
       “林小姐有什么忌口吗?”
       “噢,没什么,这个地方看上去不错,环境真好,你看着点吧。”
       “那我可就做主啦,刚才那个小伙子推荐了这几道菜,我们一起尝尝吧。”肖康打了个手势给服务生。
       一顿饭双方吃得并不拘束,多年从事销售工作的肖康总能不断找出新的话题,大家聊得挺好。林萍原本话就不多,她喜欢听别人说话,她喜欢听肖康说话。
       林萍之前有过许多次相亲的经历,她知道,双方初次见面的感觉是非常重要的,这个肖康把每一件事都安排得很妥贴,她觉得这一次的感觉应该不会错。林萍似乎在期待着什么,她觉得这次的故事应该可以继续下去了。可是,没有。
       餐毕,肖康叫来服务生结帐,然后起身帮林萍递上外套,随后一同走向进电梯。肖康欠欠身子问:“林小姐,一会儿怎么走?”
       “地铁就在下面,很方便的。”
       肖康快速地按下了G和B3。电梯到了,肖康挥了挥手机:“我们再联系。”
       林萍走出电梯,回头看着眼前的肖康,笑着,淡淡地说了句再见。
(作者系精神科医生)
责任编辑:梁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疗心手记

继续阅读

评论(8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