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务观察|网络空间军事化来了,离动武还远吗

汪晓风/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

2015-04-27 13:2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美国国防部上周发布新网络战略,有违美国政府此前“网络空间非军事化”的立场,不利于全球网络空间的和平与稳定。
       美国国防部上周发布新网络战略,摆出积极防御和主动威慑的姿态,为美军确定网络空间作战的中长期任务。新战略包含一系列在网络空间实施进攻和威慑的新设想和具体措施,从对网络空间未来发展的影响来看,新战略有违美国政府此前网络空间非军事化的立场,不利于全球网络空间和平与稳定。
扩散恐惧,构建国家层级敌人
       新战略反复强调美国网络环境蕴含的风险和网络活动面临的威胁,在33页公开战略文件中,风险一词出现了31次,威胁一词则出现46次。报告称这些风险和威胁既源于互联网基本架构防范风险能力的先天不足,也源于觊觎美国利益的敌人对美国网络、系统和数据的恶意入侵和破坏。国防部同时发布的一份网络战略情况说明显示,驱使国防部制定新网络战略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美国政府和企业遭受网络攻击的紧迫性和复杂性都在不断增加。
       相较于此前将重点放在防范网络技术与极端主义的结合,新战略将主要目标确定为国家层级的对手。在新战略发布会的讲话中,美国国防部长阿什顿·卡特一一点名可能对美国构成网络威胁的国家,中国、俄罗斯、伊朗、朝鲜在列。预设这些国家层级的对手,既是为了显示推出新战略的必要性,也是在公共舆论中扩散对网络攻击威胁的恐惧,进而淡化新战略对社会利益和个人隐私的侵害,更进一步巩固公众对国防部和政府政策的支持。
       美国决策者惯有夸大安全威胁的偏好,故这类渲染威胁和预设敌人的做法并不鲜见。而对于网络作战假想敌的选择表明国防部寻求在网络安全问题上与国家战略保持一致,新战略将未来五年国防部网络作战与国际行动能力的重点放在中东、亚太和欧洲,与美国国家安全战略中的地缘政治重心基本一致,这并非巧合,而是美国不断寻找新威胁、塑造新敌人的思维定势和决策逻辑的传统使然。
降低门槛,扩大网络作战领域
       最为引人关注的是,新战略大大降低发动网络作战的门槛,作战内容和领域显著扩大,攻击性也更加突出。新战略首次明确美国国家利益受到威胁时可发动网络攻击,其实质是将网络空间视为作战平台,软件工具成为攻击武器。具体而言,两种情况下美军将启动网络攻击,一是外来网络攻击达到可能产生严重后果时,二是运用网络攻击可阻止伤害美国利益的其他威胁时。同时,新战略并未界定严重后果的条件及网络攻击的前提,这就为美军根据需要实施网络攻击开了绿灯。
       美国国防部于2011年发布第一份网络空间行动战略,重点是保护军队网络信息系统和国家关键信息基础设施,前参谋长联席会议副主席詹姆斯·卡特赖特曾批评该战略过于防御性。新战略大可令持批评者放心,因为美军将不仅可以在遭受网络攻击时发动反击,还可以预先阻塞对手的网络攻击路径,更可以切断敌人军事活动的网络依赖。更重要的是,新战略预示美国既可运用传统威慑和攻击来应对网络威胁,也可运用网络威慑和攻击来应对传统威胁,这就从军事上消除了网络空间和现实空间的界限。
       新战略声称,如果总统或国防部长下令,国防部必须能够提供综合网络能力,支持军事行动和应急计划。当对手基于网络发动对美国的攻击,就要攻击正在进行或正在准备时破坏对手依赖的指挥控制系统及军事网络基础设施。卡特认为新战略向世界清晰地传递了美国进行网络报复的决心,且有实施报复的足够能力,这种威慑对美国的网络安全而言非常有利。而这已经超出主动防御的范畴,显示美国将网络空间的保护、攻击和对抗融为一体的攻势姿态。
全面动员,构建联合作战体系
       网络空间是美军继陆地、海洋、天空、太空后的第五作战领域,新战略要求动员各方力量,构建全方位的联合作战体系,包括由国防部主导政府部门间、政企间和国际间的协同行动。新战略的一项任务是至2018年建成一支攻防兼备、形式灵活的网络部队,包括6200名国防部和军事部门的军人、文职人员和合同员工,而此前成立的网络司令部虽然行政上隶属于军方的战略司令部,但其核心成员来自情报系统的国家安全局。新战略提出将由国防部负责网络部队的作战训练和指导,从而将网络情报职能与网络作战职能进行区分,由国防部主导网络作战部队。
       新战略称私营部门和研究机构是网络空间的设计者和建造者、网络安全服务的供应者和先进网络能力的研发者,国防部将寻求密切国防部与私营部门和研究机构间技术、人员和信息联系与合作的新机制。此前国家安全局情报监控项目曝光导致美国政府与私营部门间的信任危机,一些互联网公司刻意与政府的情报项目保持距离。网络战略发布会选择硅谷发源地的斯坦福大学,国防部长卡特前往硅谷推演,招募网络技术人才,就传递了新战略必须获得信息技术企业和高科技专家支持的信号。
       国际上,新战略则提出加强传统军事盟友和伙伴体系间的网络安全与网络防御合作。除维持“五只眼联盟”之间的情报合作外,近年来美国政府推动北约卓越合作网络防御中心的《塔林守则》成为网络战的国际法规范,在美日安全磋商机制中增加网络安全内容并将网络防御和网络作战协调纳入新修防卫合作指针,美澳、美韩等双边网络安全合作也不断充实。新战略进一部彰显美国以其盟友体系为核心构建全球网络作战体系的意图。
立场倒退,影响网络空间和平
       从时序看,国防部推出新网络战略及4月初奥巴马签署对网络攻击者实施经济制裁的总统行政命令,都是2月发布的新国家安全战略的抓落实之举,预计美国还将陆续推出相关政策和立法,目标仍将是试图获得单边的网络安全和维持网络空间的领导地位。国防部毫不讳言新战略的进攻意味,卡特在斯坦福大学说:“对手们应当清楚,我们的威慑偏好和防御姿态不会减少必要的网络选项。”其言下之意是网络攻击将不存在政策障碍,随时可以启动。
       新战略在网络空间军事化问题上无疑是重大退步,去年3月,美国前国防部长查克·哈格尔在马里兰州米德堡网络司令部,还明确表态美国不寻求将网络空间军事化,称国防部对在政府网络之外的网络行动保持克制,并敦促其他国家采取同样做法。其继任者卡特没有再次确认军方对网络空间非军事化的态度,而新战略清晰地传递了奥巴马政府网络攻防新思维:网络空间军事化已是国家战略,美国要从能力和机制上进行全方位网络战争的准备。
       美国决意放弃网络空间非军事化的立场,势将令国际社会维持网络空间和平稳定的期待受挫,对网络空间的未来发展产生长期和负面影响。然而,网络空间的未来并不会由美国单边主导,新战略也蕴含各种矛盾:网络作战需要得到高科技企业、研究机构、国内公众和国际盟友的支持,但美国长期、大规模和系统性的全球网络监控不仅侵犯了国内公众的隐私,也削弱了美国企业的国际竞争力,还破坏了传统盟友的信任。美国的国际信誉和战略影响力非比往昔,五角大楼谋划制胜网络战争,将会受到越来越多的掣肘。 
责任编辑:吴挺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美国国防部,网络战略

相关推荐

评论(5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