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战胜利日︱静静的西线:法国为何“冷落”二战纪念?

徐之凯

2015-05-09 08:5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5月8日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欧洲战场的胜利日。对在二战中受难的欧洲国家而言,这是民族记忆中的重要时刻,也是许多反法西斯国家庆祝胜利、纪念历史的盛大节日——比如正在红场举行阅兵仪式的俄罗斯。然而在法国,这个日子的意义有些复杂,学术界、媒体、政府各界对纪念日问题有一番探讨与争鸣。因此,欧洲的二战70周年纪念有些冷热不均,其中法国划出了一条静静的西线。
俄罗斯圣彼得堡游行庆祝二战胜利70周年
为何高调纪念一战、低调处理二战?
       在大多数国家,“二战”这一词汇的重要性是无与伦比的。如我国的“第二次世界大战”、英美的“World War Ⅱ”等,都体现出这场战争的历史地位,以及一战、二战之间的接续性。但在法国,对二战的称谓却相当纠结。
       国家被击败、领土被占领的事实对法国而言是极大的冲击,这导致法语在第一、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表述上有微妙的区别。在正式命名中,法语的一战、二战同样被称为“la première guerre mondiale”(第一次世界大战)、“la seconde guerre mondale”(第二次世界大战),但生活中极少人使用“la première guerre mondiale”(第一次世界大战)这个词,而一般用“la grande guerre”(大战)来指代。在法国战争史事件中,“grand”这样的形容词(如拿破仑的“大军”[la grande armée ])带有法兰西民族的自豪感和国家荣誉的意味,因此使用“大战”在某种程度上彰显了法国为一战所作的贡献。
       与他国以“大战”简称一战、二战不同,法语中任何涉及“la grande guerre”(大战)一词的表述必然只指向一战。至于二战,历史作品会不厌其烦地把它的正式称谓“la seconde guerre mondale”一再重复,即便行文啰嗦必须精简也会尽量称之为“guerre”(战争)而避免使用“grande guerre”(大战)。法国人对于一战、二战的看法评价可见一斑。
       事实上,在去年的一战100周年纪念中,法国各界不但进行了隆重热烈的庆典仪式,甚至在巴黎寸土寸金之地重建起一战时期的军事营地,邀请人们共同体验一战生活,并进行电视跟踪直播,获得了热烈的响应。但今年的二战纪念则低调得多。
       这种历史认同上的差别对待也体现在法国的二战史研究中。相关研究中有两大关键词:“抵抗”(Résistance )与“Débarquement ”(登陆,亦即盟军诺曼底登陆)。与其他纳粹占领国家的解放史观点不同,法国学者(如Olivier Wieviorka)逐渐形成了这样一种认识:被德军占领的法国已形成系统有效的抵抗组织,对德斗争必将最终胜利,盟军登陆则大大加快了这一进程。在这一视角下,“抵抗”与“登陆”成为了法国二战史的两个主要节点,而盟军登陆后直至击败德国的过程被视为抵抗运动成功“理所当然”的成果,重要性反而不如“登陆”这个法国历史转折点。这也正是去年法国广邀各国领袖,以盛大场面热烈庆祝登陆70周年的原因所在。从民族国家的立场来看,这种历史观揭示了以往在二战史中被忽视的战败国人民的地下斗争,但无形中矮化了其他盟国的贡献,尤其是对法国以外其他战场的影响。在这样的观点下,学术界对于战胜日70周年的相对冷落也就是可想而知的了。
       
笔者所居Cachan小镇的抵抗者纪念碑,这类抵抗运动战殁者纪念在法国各地相当普遍,正是抵抗史观点的极好印证
当年引爆战争的问题仍然潜藏
       法国史学家阿尔弗雷德•格鲁塞曰:“希特勒是德国历史和普鲁士主义的逻辑和必然结果”,这种决定论观点对于经历了长久欧陆争霸的法国民众而言,同样适用于二战。准确地讲,法国人并不认为二战就是“终点”,二战中体现出的意识形态之争、领土民族问题在他们眼中依然存在,这使得法国大众对战后世界、甚至是今天的欧盟依然有一种悲观的忧虑感。
       2015年5月8日法国《费加罗报》“1945年5月8日-2015年5月8日特别栏目”首篇便以《1945年5月8日——从一场战争到另一场战争》为题。文章认为,二战的结束使得世界进入了一场更为沉闷尖锐的斗争——冷战,把世界推向了更为危险的边缘。近日的乌克兰危局,也正是冷战后欧洲局势紧张的信号。
       同时,与德国一样有着长久排犹历史的法国仍然没有摆脱民族主义问题的阴影。据法国媒体《世界报》2015年4月27日报道,奥朗德总统没有参加俄罗斯举办的70周年胜利日庆典,但选择出席了4月底在法国境内唯一纳粹集中营所在地——斯楚茨霍夫(Struthhof)举办的纪念仪式。在会场上他演讲称:“对于历史的认识并不能使我们免于面对更恶劣的情况……反犹主义与种族主义仍然存在,我们必须介入……来保护那些今天可能仍会成为受害者的人。”随着移民问题、种族主义、恐怖主义的愈加严重,奥朗德的表态实际上也正反映着今日法国社会面临的矛盾:极端伊斯兰势力的恐怖主义威胁、中左翼派别面对大量移民的束手无策以及右翼政治力量酝酿着的排外运动,使得当年的战争危机与纳粹种族主义的噩梦依然潜藏在法国的未来之中。
       
奥朗德参观Struthhof集中营
国家纪念模式化,民众只关心假期
       需要指出的是,法国目前对于二战胜利日的冷淡并不意味着官方刻意的忽视,相反,政府在不遗余力地推进纪念。法国国防部开设的专门网站《战胜纳粹与法国解放70周年》(www.le70e.fr)不断更新相关信息,各地方政府踊跃开展地区性的纪念活动并建立胜利70周年历史研究会,法国电视一台(TF1)也将在纪念日当天开播一系列二战纪录片。但正如在凯旋门下纪念战殁者的长明灯拨明、献花仪式一般,这些活动大多仍属官方模式化、习惯化的行为,远远不及2014年一战百年纪念日、诺曼底登陆纪念日规模宏大、形式新颖。
       根据5月6日法国外长法比尤斯的声明,他将代替奥朗德出席9日在莫斯科举行的纪念卫国战争70周年庆典,并且不会出席红场阅兵式,而是直接向无名烈士墓献花,然后径直参加克里姆林宫内的外事活动。这也意味着法国政界并不愿就战胜日作出过多会影响时势的渲染造势。
       
凯旋门下进行的二战战殁者长明灯拨明仪式(李云逸 摄)
       总体上,与诸多国家的欢庆场面不同,法国各界都对今年的70周年胜利日怀着一种复杂矛盾的情绪。对于法国而言,眼下左右翼政争纷杂,民族问题恐怖主义忧烦四伏,二战的历史遗产也具有多面性,胜利日虽是一件大事,但是否是应当热切关心的时髦要务呢?在《费加罗报》专题网站在5月8日纪念栏目发起的一项调查问题让人啼笑皆非,但点出了法国大众在这一问题上的真正关注热点:“你觉得5月8日作为纪念日的假期应该保留吗 ?”
       
       
责任编辑:彭珊珊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二战,70周年纪念,法国,历史记忆,一战,诺曼底登陆,奥朗德,种族,纳粹

继续阅读

评论(27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