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之声》发问:4700万高龄农民工,您在城市还好吗?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2015-05-16 08:1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
       5月14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央广夜新闻》以《记者调查:高龄农民工 您在城市还好吗?》为题,再次聚焦中国4700万高龄农民工群体。
       《中国之声》发问:高龄农民工身体上早已“力不从心”,为何主动“延迟退休”?面对医疗和养老等问题,他们有怎样的需求与渴望?
       《央广夜新闻》观察员潘采夫认为,高龄农民工得不到养老保险和医疗保险,根源在于户籍制度改革的滞后。另一观察员朱煦说:“我想改变不了老人们还要继续工作的现实,那就在他工作的当中,给予他更好的待遇和保障,这是我们很现实的做法。”
       由澎湃新闻(东方早报)率先关注的中国高龄(50岁以上)农民工群体,持续引发社会公众和舆论的关注。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调查发现,建筑、运输等“苦力”行业工作又苦又累,年轻人越来越少,活跃在这些行业的多是50岁以上的“老人”;这一本应在家颐养天年的群体,却为了挣钱补贴家用或存钱养老,背井离乡干着最累的体力活,甚至靠吃肉来补充体力;为了躲避检查,60岁以上的老人甚至染黑头发、持“假身份证”……
       两个月来,各路专家学者、新闻媒体持续关注高龄农民工现象。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光明日报、中国青年报、法制日报、工人日报、农民日报等中央媒体集中聚焦。
       以下是《中国之声》节目的全文:
2015年3月1日(正月十一)重庆开县汽车客运站,53岁在外打工15年的刘大明和工友正在等长途汽车的到来。 程艺辉 澎湃资料
       近日发布的《2014年全国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中,“高龄农民工”绝对数量接近4700万。“高龄农民工”,在城市里生活得还好吗?身体上早已“力不从心”,为何主动“延迟退休”?面对医疗和养老等问题,他们有怎样的需求与渴望?据此,记者进行了调查。
兢兢业业却无保障,高龄农民工在城市
       凌晨4点,青岛市台东三路步行街上一片狼藉,垃圾、污水遍地。在这里,今年52岁的环卫工人张誉清开始了一天的工作。他先把水管接好,开始给1000多米的街道洒水。张誉清说:“整个步行街全都得刷,不早点不行啊,等一会儿人多了喷水就不好喷了,它不用水刷刷不干净。这街上的垃圾太多,我们是一直不停呀。”
       一直到快7点,已经满头大汗的张誉清准备回家吃饭,早饭过后,他还要继续白天的一份保洁工作。张誉清告诉记者,自打一年前从家乡农村来青岛打工,每天都是早出晚归。他说:“冷不丁起那么早也起不来,习惯了之后到点就醒了。我干了两份工作,一般是晚上7点下班。我还有个上学的,你不干怎么办,二女儿上大二,还得忙活一年,我就干点轻快的。”
       比张誉清还要大几岁、来自日照的外来务工者韩明君,选择在一处建筑工地打工。虽然远离家乡,无法和亲人团聚,但相比于在家务农,他对目前的收入还比较满意。“这边钱好挣,比家里多多了,能多一倍吧。”
       记者采访发现,年龄偏大、没有技能,很多高龄农民工进入城市,不得不选择环境比较恶劣的建筑业和保安、家政、环卫等一些低端服务业,而多数都没有基本的社会保障。
       在河南务工的李文国已经59岁了。他说,近几年,土地都流转了,没有了土地,村里的劳动力一下子富裕起来,由于大多农民没有技术,只能无奈的选择干体力活。李文国说,从前,他背100斤的货物走上9楼,大气都不喘,现在10斤的锤子抡两下就觉得很吃力,干一会要休息一会,即使是这样他也不会选择在家休息:“现在挣两个(钱)一天也吃不完么,吃不完了能结余点,为了以后干不动的生活,以后就是说干不动了,那有什么打算了,就看国家能有什么政策。”
       高龄农民工如何才能够安心养老,面对这个话题,农民工并不愿多谈,在他们眼里,只要身体允许还能挣钱,就不会停歇,即使有了伤病也能忍就忍能拖就拖。
       55岁的胡水花由于年轻时过度操劳留下一身病痛,可她难受了顶多自己歇两天,从来不去大医院看病:“原来在工地上掂泥、搬砖,使得(累的)身体哪里都是毛病,现在腰疼,打小工的时候腿上累的,腿上、脚脖上都是筋疙瘩(静脉曲张),后来应为太累了不干了,冬天冻的你看这指头关节肿大,连冻带累的了,家庭条件不好都没去看过,也不是说多大的病,不说疼的没法弄了。”
       有同样担心的还有李文国,虽然参加了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可他觉得,生点小病还可以报销,万一来个大病还是有顾虑的:“现在最害怕的就是马上老了,老了身体就不好,干不动了怎么办,干不动了是吧,这以后的医疗啊,虽说有新农合能报销点,小病能维持维持,报销报销,向大病救助,听说是比较低,有些还是支持不了的。”
 “高龄农民工”群体,知多少?
       国家统计局最早于2008年底建立农民工统计监测调查制度,对农民工群体的数量、流向、结构、就业、收支、居住、社会保障等情况进行权威发布。此前的2009年至2012年,我国50岁以上农民工占比与总量连年冲高,且从业以制造业、建筑业和服务业为主,其中尤以建筑业为重。
       不过,在统计局《2013年全国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中,已暂停公布50岁以上农民工的占比数据。该报告取消了之前的“农民工年龄构成”一栏,而是用“新生代农民工”和“老一代农民工”来代替。如果将老一代农民工视为高龄农民工,其比重达到15.2%,绝对数量则已达4100万。今年4月29日发布的《2014年全国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中,高龄农民工的绝对数量更进一步冲高至4685万人,接近4700万,占比上升至17.1%。
       如此庞大的群体,其生存现状以及所面临的问题,都值得社会高度关注。2009年,《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转发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财政部〈城镇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关系转移接续暂行办法〉的通知》规定:“本办法适用于参加城镇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的所有人员,包括农民工。”随着2010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的颁布实行,依照法律规定农民工才算完全纳入社会保险范畴。
       虽然从2010年起,社会保险制度建设不再排斥农民工,但由于加入社会保险晚,已经影响到农民工社会保险缴费年限的计算。缴费年限问题由国家政策规定,农民工累计缴费15年才能享受养老保险待遇,未达到15年的,无法领取养老金。
       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社会法研究所副所长金英杰分析,我国目前各项社会保障待遇是以劳动关系为基础建立的,现有法律规定了法定退休年龄男性为60岁,高龄农民工一般高于60岁,超过退休年龄继续就业是否存在劳动关系、是否认定为工伤,在司法实践中争议不断,未达成共识,也导致高龄农民工工伤保险权益得不到充分的保护。还有专家建议,改革缴费率比较高的养老保险制度设计,使得企业的社会统筹这一块从20%降到12%,使农民工自己缴纳的这一块降到8%,从而让老年农民工或者中年农民工有能力和信心来缴纳养老保险。但随后有反对意见称,在养老金支付能力堪忧的背景下,这一改革会遭遇多大阻力可想而知。即使多年之后改革过关,高龄农民工也早已老去,是否能享受到改革红利仍然存疑。
 观察员观点:户籍制度停滞是高龄农民工问题根源
       高龄农民工工作条件艰苦,普遍缺乏医疗保障和养老保障的问题引起了广泛关注。《央广夜新闻》观察员潘采夫认为,高龄农民工得不到养老保险和医疗保险,根源在于户籍制度改革的滞后。
       潘采夫:“媒体口中的人口红利,二三十年来的人口红利吃完了,要改变生产结构。他们说的人口红利这么一个没有感情色彩的数字,这四个字的背后,实际上是一代农民工的慢慢变老,而且这一代是被吃了红利一辈子的农民工,到现在也没有自己的养老保险和医疗保险。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悲剧,我觉得问题的根子实际上还在于户籍制度改革出现了停滞,没有进行一个彻底的改革。不管城市和乡村所有人只要你超过六十岁就有若干相同数字的养老数目,我相信就不会再有养儿防老这种事情的发生,老人的观念会得到很大的改变。”
       《央广夜新闻》观察员朱煦则补充道:“我想改变不了老人们还要继续工作的现实,那就在他工作的当中,给予他更好的待遇和保障,这是我们很现实的做法。” 
责任编辑:于松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中国之声,发问,高龄农民工

继续阅读

评论(1.1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