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因孩子受惊吓打狗遭人肉,连收五千条短信亲朋也被骚扰

澎湃新闻记者 张墨 实习生 何姿

2015-05-18 18:0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5月12日,“打狗人”王建向“爱狗人士”鞠躬道歉。(02:39)
       5月10日下午3点多,37岁的王建在乌鲁木齐一家汽车4s店门口打伤了一只黑色流浪狗。
       4个小时不到,他的个人电话、职业信息、家庭和公司地址等信息全部被“人肉”在微博、朋友圈等社交平台上,并被冠以“变态男”、“虐狗者”之名。此后,5000多条短信和不断接到的恐吓、斥责电话让王建、亲友和同事不堪其扰。
       5月12日,陷入“围攻”的王建向40多位“爱狗人士”代表鞠躬道歉,并承诺赔偿万元医疗费给受伤的狗看病。在道歉现场,手持横幅的“爱狗人士”不断羞辱,甚至出现拉扯,而王建只能频频鞠躬。
       “快到不惑之年的年纪了,我的性格还是有冲动,主要是看到狗扑到孩子,打完我就后悔了,我本想把事情讲清楚,变态和虐狗两个词压力太大,”15日下午,王建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表示,“真正来跟我说事情的人很少,大部分都是上来就指责。”
        5月18日下午,王建在回答澎湃网友提问时透露,公开道歉后,骚扰较之前有所减少,但仍有一部分人用其手机注册各种网站,现在收到了四、五百条验证码、租房、招工等信息。
        王建表示,13号17时左右已经将10000块钱汇到动物医院院长手里。
        有澎湃网友问:“会不会去追究隐私泄漏者的责任”,王建称,“看情况吧,最终真正的幕后推手,我会看情况,我现在对他绝对是谴责的,我希望真正的幕后推手,在我诉诸法律之前或者采取进一步行动之前,他能主动站出来给大家一个说法,向全社会、向这些爱狗人士道歉。”
        目前王建正在考虑收养受伤的“小黑”,“我家得开个全家会议,大家讨论一下,收养还是不收养,收养的话,要学哪些养狗知识,包括买狗房子等一系列的东西都解决完,我才能正式说,想要收养小黑,或者将来收养其他的狗。”
为什么打狗
       王建是吉林长春人,长期在乌鲁木齐生活工作。5月10日下午,王建带着父亲与3岁的儿子在乌鲁木齐赛博特国际汽车城看车,就在准备离开前,发生了意外,“孩子一直往前跑,突然从侧面冲出两条狗,同时扑向我儿子,一只黄狗,一只就是黑狗。”
       一向怕狗的儿子惊叫了一声,“转过来脸都白了”,王建回忆称,儿子从小见到狗就吓得不敢动,只会站在原地喊“爸爸妈妈”求救。
       此时气愤的王建随手拎起了一根插在店旁边轮胎上的薄壁空心铁管,开始去追狗,“看了一圈没有看到大黄狗,本来我们就想走了”,但绕回到4s店门口时,王建看到了黑狗, “我下车就把这狗打了”。
       据当地媒体《乌鲁木齐晚报》5月11日报道,现场4s店一名工作人员录制的视频上显示,年轻男子(王建)情绪激动地称,“小黑”咬了自己的孩子,谁来负这个责任,并一直在询问谁是狗的主人。
       该报道援引现场工作人员的话称,事发后,店里的十多位客户和工作人员都出来,不让两人走,希望他们能有个说法,“两人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做法不妥,态度从蛮横转为缓和,随后离开。”
       根据网上公布的现场图片,黑狗的嘴被打“歪”了,地上有血渍,一旁还有木棍和铁管。
       《乌鲁木齐晚报》报道称,4s店工作人员随后将黑狗“小黑”送到宠物医院,医生介绍,小狗大约有三岁,送来时还能走路,但是身体僵硬,已经给小狗输液和止血,经过检查后发现,小狗是外伤,是用棍棒打伤所致,下颌骨有多处骨折,后期会等“小黑”身体指标平稳后做手术。
       然而,这仅仅是一个开始。
身份信息如何外泄?
       据王建回忆,“打狗”事件发生时,现场有人对他和父亲、儿子拍照,“可能是担心我们跑了吧,也能理解”。
       但是不久后,“打狗”的照片就在当地市民的微信朋友圈中传开,据《新疆都市报》报道,“流浪狗4S店门前被打,打狗者被人肉”的消息在微信朋友圈被“铺天盖地”转发。
       在事发不到4个小时的时间里,王建的个人电话、车牌号码、职业等个人信息全部被公开在网络上。随后,王建的身份证照片、家庭住址、公司地址也被“人肉”出来,他被冠以“变态男”、“虐狗者”之名曝光在微博、朋友圈等社交平台上。
       接下来,王建的手机连续收到来自全球“爱狗人士”5000多条短信和不停歇的来电,他妻子的电话同样遭到曝光,同事亦遭“人肉”,身边人不断接到恐吓短信、指责电话。
       王建告诉澎湃新闻,打狗事发后,他与4s店工作人员发生冲突后报警,出警警官曾让他与店长林勇互换联系方式,因牵扯到事后医疗赔偿事宜,“警官让林勇复印我的身份证留存,林勇拿进店里去复印了”。王建曾怀疑自己的身份证照片在这一环节被泄,但他并“没问过”林勇本人。
       乌鲁木齐市二工派出所一位接线民警向澎湃新闻证实,10日下午确实有出警,出警警官让双方出示了个人信息,但警方未证实林勇是否有“拿王建的身份证进店内复印”。
       燕宝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事发4s店)市场部经理张璐则对澎湃新闻表示,报警是因为“当时双方有一些分歧”,但是否复印了身份证,她表示自己不在现场、不是本人“不方便说”,且拒绝了澎湃新闻提出向林勇本人核实的请求。张璐强调,他们未将王建的个人信息泄露到网上,也没有对他进行“人肉”搜索。
       澎湃新闻搜索新浪微博发现,10日晚间23:07,微博认证为新疆昌吉市公安局交警大队车辆管理所交警的@MN605 公布了王建的电话和职业信息,并称“人肉出来的畜生”。
       有网友质疑其利用公安系统查询公民信息侵犯个人隐私,但目前原微博已被作者删除,而网络上仍有截图留存。澎湃新闻试图私信@MN605 询问其信息来源何处以及为何删除,但截至发稿前,未获回应。
道歉现场
       王建对澎湃新闻说,外界称他为“虐待狂”、“变态男”,对他来说压力太大了。
       自从手机被曝光后,5000多条短信和不间断的电话让他不堪其扰,全国各地甚至美国、俄罗斯及中东地区的“爱狗人士”纷纷致电声讨王建。但他没有选择关机,“我想解释一下,有些人特别激进,打电话就骂。我觉得人和人之间要有良好的沟通,我也想为我过激的行为道歉。”
       新疆949交通广播在12日上午的直播中曾连线王建,王建在节目中向听众、网友、微信朋友道歉,“为我当时的过激行为,表示深深的歉意。”
       不过,该栏目并没有给王建解释为何打狗的机会,王建回忆称:“我说‘但是’,主持人说‘什么但是’,电话就直接挂掉了,那是全疆人民都听的一个非常有名的节目。”
       王建表示他最困惑的是接到这么多电话中,“没有一个可以代表组织解决事情的”,他想为自己的过激行为道歉。11日下午,一位新疆奎屯市流浪动物保护中心的“党姐”与王建联系,希望王建能公开道歉,王建答应了。
       他与“党姐”约好,12日下午找3-5个女性代表作为“爱狗人士”参加道歉会。“党姐”告诉澎湃新闻,她与王建通电话后,感觉到他态度“很诚恳”。
       王建将道歉会地点选在机场附近,“我就是担心,万一有什么,机场比较远,他们(爱狗人士)过来不会那么快”。
       但冲突还是发生了。现场聚集了40余位“爱狗人士”,王建一下车,他们便拉开事先准备好的横幅,“你应该承担全部责任,所有的根源都是因为你打狗所致!”几位“爱狗人士”情绪激动,不停打断现场媒体记者采访王建。
       与王建同来的60多岁老父亲见状也下车往聚集处走,他喊了句“怎么开批斗会呢”,旋即,围拢在王建身边的“爱狗人士”纷纷转向王建父亲,并有人大喊“你爸打人了”。
       《乌鲁木齐晚报》报道称,还没等王建道歉,因为他的父亲和“爱狗人士”发生言语冲突,大家迅速跑向其父的车,要求其父道歉,否则“你从我身上压过去”。见状,其父准备开车离开,这时一名身高约1米8,身穿蓝色牛仔衬衣的男子跑着追上车,并跳上王建的车顶,连续踩踏。
       现场视频显示,不断有人羞辱辱骂,王建频频给 “爱狗人士”鞠躬认错,试图平息现场的躁动,并承诺赔付医疗费给“小黑”治疗。
       “党姐”对澎湃新闻说:“王建一直在鞠躬一直在说对不起,头都快低到地下了,我非常感动,眼泪都出来了”。
       一位流浪狗救助组织负责人、此次道歉会的组织者接受《乌鲁木齐晚报》采访时表示,对于现场有人采取了踩车等过激的行为,她也很愤怒。
       跟“党姐”最后握手拥抱后,王建哭着离开了道歉会现场。
       个人隐私遭曝光后,王建的亲友曾尝试寻求警方的帮助。据《乌鲁木齐晚报》报道,王妻不堪电话骚扰,在10日晚上22点曾报警。但王建一直没有就隐私泄露报警,他说,“因为我是当事人”。
       “一个北京公司的负责人打电话指责我,说要发动他的员工给我打100个电话,是真的打了,3秒就来个电话。”王建向警方求助,对方回应“设个黑名单”。
       王建的同事李正勇在个人电话遭曝光后选择了报警,“现在还在调查中”,李正勇告诉澎湃新闻,11日立案后,目前警方还未向他说明情况。
       新疆四至律师事务所朱宏杰曾在接受《乌鲁木齐晚报》采访时表示,“打狗”及引发的“人肉”事件属民事纠纷,如果通过法律途径,构成侵犯隐私的,将参照《侵犯名誉权》处理,但是难点在于如何找到第一个泄露信息的人;此外,传播者也要承担责任。
       14日,《钱江晚报》对此事发表评论《爱不爱狗都需讲理性彼此尊重》,认为执法机关应出面保护王建一家免于恐惧的权利。只有法律出面来保护公民的基本权益,才能真正构建“有话好好说”的社会环境。
       
对话|“打狗之心过激,我想道歉”
       澎湃新闻:当时为什么打那只流浪狗?
       王建:从袭击我孩子之后,我就问那个4S店,我说是你们的狗吗,他说不是,是流浪狗。我就想,8号那天网上的一条新闻说,一个母亲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子,被流浪狗咬了十几分钟,遍体鳞伤。
       这种事我一般不评论也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判断真假,我的原则是见贤思齐见不贤自省也,下次我就把我的孩子保护好,尽量保护好就可以了。
       澎湃新闻:为什么电话被曝光后一直没有关机?
       王建:我当时希望跟大家解释清楚,说心里话,我这个年龄都快进入不惑之年了,当时冲动,把小狗打成那样,我挺后悔的。所以我觉得谁给我打电话,我就想解释一下,我要为我冲动下的过激行为道歉。
       澎湃新闻:结果怎么样?
       王建:电话被打爆,两三秒一个,或者一秒排队的,想看一个短信看不到,想查的电话查不了。有的还好一点,有的干脆就是谩骂和恐吓,极其难听。
       澎湃新闻:你的解释他们信吗?
       王建:我希望他们能了解。他们的想法和观念,一般没进入到这个角色的人,是理解不了,也是想象不到的。
       澎湃新闻:道歉是因为觉得自己做错了吗?
       王建:有人通过我同事给我发(消息),说希望这个事我道歉。其实说实话,我也挺想道歉的,我作为成年人,而且就快不惑之年的人,打狗之心过激,我想道歉。 
目击
我是乌鲁木齐打狗事件当事人,关于被人肉骚扰和道歉赔偿的问题,我有话想说。
王建 2015-05-18 414 已关闭提问
责任编辑:崔彩云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爱狗人士,隐私,打狗,道歉

相关推荐

评论(7.6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