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王林再调查:持枪案无果常住深圳,被朱明国当众跪拜

澎湃新闻记者 赵崇强 发自江西

2015-05-20 08:5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015年5月3日下午,“王府”紧闭的大门被六七个上门讨债的人“撞开”。
       “大师”王林今安在?
       两年前,经媒体曝光,曾长期隐秘于政商圈的王林,其“大师”身份受到广泛质疑,他以“气功大师”身份为壳经营多年的政商交际圈亦浮出水面。舆论风波之后,王林却奇迹般地“全身而退”。
       近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走访江西芦溪,试图探寻王林近两年来的生活境况。
       如今,困扰王林的恐怕还不止“名声问题”:因涉多起债务纠纷,他位于江西芦溪的“王府”两度被债主围堵,王林本人多数时候则在深圳生活。
       “大师风波”后,王林被曝出涉嫌非法持有枪支案,该案目前则仍“未撤销”,警方称合适时将公布进展。
       在澎湃新闻调查中,又有一位与王林私交甚密的“老虎”浮现:2014年底落马的原广东省政协主席朱明国,曾是“王府”的座上宾。
       知情者称,朱明国在海南任职时被举报遭遇仕途危机,王林助其脱险,朱在顺利过关之后,见到王林时当众对其下跪,此后二人来往密切,朱曾送给王林一支手枪,还为王林安排干部病房。
常住深圳
“王府”大门
“王府”别墅主楼背面
“王府”后院
“王府”在卫星图上显示的地块大小
       江西省萍乡市芦溪县人民西路213号。
       拥有这个门牌号的是王林的豪宅“王府”,尽管鎏金的“王府”二字和门口的一对金色狮子早已拆除,“王府”依然惹眼:房顶上镶金盘龙, 金黄色的大门足有4米高,两侧罗马柱上镶着狮头浮雕。
       与王林有来往的政商界人士告诉澎湃新闻,现在的“王府”只剩一位门房:王林的外甥吴某。除此之外,整个“王府”只有一条狗、一群鸡和池子里的鱼。
       两年前的夏天,这个被王林命名为“王府”的地方曾处在舆论的风口浪尖。
       王林在这里接待过许多政商名流,但他刻意保持低调,“王府”常年大门紧闭,普通人难得一见。
       王林的“金钱王国”被曝光后,他不得已远走他乡。辗转之间,如今的“王府”再也没有往日那些慕名而来的商贾名流,而更像是王林急于甩掉的包袱。
       上述人士还向澎湃新闻透露,王林有出售“王府”的打算。
       王林最近一次出现在公众视野是今年的1月18日。
       当天,王林现身贵州,以企业家身份,向铜仁印江县沙子坡芦塘村捐赠4万元。
       2014年6月22日,王林曾现身萍乡武功山风景区。“与众多好友一同出游的王大师神色轻松,风范依然,貌似已走出去年负面新闻的阴影。” 一位网友在微博上称。
       4天后,萍乡武功山风景名胜区管理委员会发布声明称,王林到萍乡武功山风景名胜区游玩,景区管委会接待处两名工作人员以朋友身份陪同,未向萍乡武功山风景名胜区管理委员会报告,接待费用系个人承担。
       上述政商界人士透露,自2014年底,芦溪的“王府”被“讨债者”堵死,王林伪装逃走后便再未回芦溪,但王林也并未像媒体此前报道的那般“躲在香港”,而是居住在深圳。深圳是王林的另一个常居地,“大师神话”破灭之前,王林就常辗转于芦溪和深圳。
持枪案
       2013年8月,在“大师风波”尚未平息之时,又有消息称王林涉嫌非法持有枪支,被芦溪县公安局立案侦查。
       此后几个月,芦溪县公安局始终称此案“仍在进一步的调查之中”。
       如今,春秋两易,“王林非法持有枪支案”的调查情况依然成谜。
       2014年10月,王林在接受《瞭望中国》杂志记者采访时曾自信地表示,“捏造说我家里有什么枪支弹药,全是断章取义,截图捏造事实。司法系统早就撤案了。”这段话也同样出现在王林为自己喊冤的微信公号“真实的王林”上。
       但芦溪警方并不认可这一说法。
       “没有撤,案子没有撤。”日前,芦溪县公安局长卢政武向澎湃新闻一再重复“王林非法持有枪支案并未撤销”,但他拒绝透露目前的调查进展,“现在是非常时期,到了合适的时候,我们会对外公布。”
       主管该案的芦溪县公安局副局长刘峡则婉拒采访。
       熟悉王林的政商界人士则告诉澎湃新闻,县公安局自立案后一直未表态,“不了了之,冷处理。”
       王林“非法持有枪支案”立案后,跟随王林多年的史国良曾被警方带去问话。日前,他告诉澎湃新闻,那次问话他并没有供出王林。他对此的解释是:“对王林太愚忠”,“当时有点太相信他了。谁知道我这么帮他,他也没给我什么好处。”
       史国良称,王林不仅拥有此前被多次报道的猎枪,还有做工精细的手枪。这些枪支大多出自一位退伍军人之手,“有王林自己买的,也有别人送的。”他还称此人隐居在萍乡的山里,无法联系。
       史国良还称,这批枪早就已经被王林的司机所转移。跟随王林多年的刘杰(化名)则称,他曾亲眼目睹枪被王林的司机拿去高温熔化了。
“好友”朱明国
       2014年11月28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称,广东省政协主席朱明国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知情人士向澎湃新闻透露,朱明国一直视王林为恩人,朱明国在海南任职期间曾被人举报,仕途遭遇巨大危机,帮他脱险的正是王林。
       知情人士称,王林表面上是在地下室连续“作法”两天两夜,实际则是利用其在官场的关系网,助朱明国过关。
       “朱明国顺利脱险后,专程去感谢王林,在机场见到等候的王林时,当着众人的面给王林下跪。”
       据《法制晚报》报道,朱明国被指“会烧香拜神,非常迷信”,别墅里“供奉着数尊神像”。
       多名曾在王林身边做事的人向澎湃新闻透露,逢过年和王林生日的时候,朱明国都会亲自去芦溪“王府”,“每次都带着东西”。
       帮王林做事多年的刘杰称,2011年,王林重病,辗转来到广州一家医院就医,正是朱明国安排的干部病房。刘杰还称,朱明国曾送给王林很多黄金和一支进口勃朗宁手枪。
       在王林自费出版的《中国人——王林大师写真》(下称“《写真》”)中,他和朱明国的合影一共有5张,分别在3个不同的时期。在书中,王林两次提到朱明国是他“二十多年的好朋友”。
       熟悉江西官场的知情人士向澎湃新闻指出,王林的官场朋友圈早年起步于江西政法系统。
        丁鑫发1992年至2001年任江西省公安厅厅长。1995年,丁接受南昌晚报采访时,曾称已观看王林20多次“变蛇”,并讲述了王林为官员两次变蛇的经历。“丁鑫发可以说是王林的恩人,王林通过他认识了许多官员。”
       2006年1月,丁鑫发因受贿罪和挪用公款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7年。
       除此之外,根据此前的媒体报道,江西省政协原副主席宋晨光、江西省人大原副主任陈安众、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等落马官员,均与王林有过交集。其中多人均将其视为“大师”。
心理大师
       王林的“成功”,部分得益于他待人接物时的“机敏”。
       “不得不佩服,王林能把他们(官员)忽悠得团团转”,“这个人智商很高”,“王林非常善于揣摩人的心理”……多位曾在王林身边做事的人都不约而同认为他是一位心理大师。
       在他们看来,王林反应极快,能够迅速地分辨出身边人的性格、喜好,王林会适时地展示自己的权威,比如把蛇缠到官员的身上以显示关系的亲密,不知不觉中,一些官员被王林变成树立威信的“托”。
       跟随王林多年的史国良称,王林之所以选择用蛇作为展示气功的道具,很大的一个原因便是利用了大多数人都怕蛇的心理,“看到蛇都吓得要命了,谁还会去探究是真是假。”
       还有知情人向澎湃新闻介绍称,宋晨光主政宜春期间,一开发商在宜春的项目遇到了困难,通过朋友得知王林和宋晨光关系很好,就想找到王林帮忙。
       王林要求对方跟他一起去长沙一家五星级酒店里谈,到了之后,该开发商被迎接王林的排场所震惊,更加相信王林的本事。王林开口要价,这笔钱最后流入了王林的口袋。
       该知情人称,这一切都是王林事先打点好的。“他做这个是为了自己更好,让别人更相信自己,反正最后都是别人埋单。”
       知情人士还分析称,王林还善于欲擒故纵的招数,利用有些官员急于攀附他而获得人脉的心理,吊对方的胃口,同时增加自己的神通广大和神秘莫测。
       比如,有次王林从深圳回芦溪,刚降落长沙黄花机场(芦溪县地处赣西,距长沙的距离比省会南昌更近)就接到了湖南省某官员的电话,该官员想邀请王林吃午饭。
       王林毫不客气地拒绝了,“我还到你这里吃午饭,我家里还有两个部长等着,我要马上赶回去,我没时间。”
       而实际情况则是,王林家里根本没有部长在等,他的午饭则是在路过株洲时,随便找的一个路边排档里解决的。
“大慈善家”
       虽然王林平时只和官员、明星打交道,几乎不和普通人来往,但是他每年都会给县里的困难户捐米、油、肉、鱼。
       至于数量,芦溪县民政局社会救助管理局副局长潘忠伍估算,“多时几百万元,少时也有几十万元”。王林自己则曾称每年成本要600万到1000万元。
       网上流传的一段视频显示,每辆给困难户送物资的车都会挂起大红的横幅,写着诸如“王林大师慰问品”等大字标语。临时堆放货物的仓库也会提前挂上他“王大师”的招牌,生怕有人不知道他是个大“慈善家”。
       “以前觉得他傻,每年花这么多钱。”在跟随王林多年的刘杰看来,正是这些善举让王林在危机之中仍然能获得同情,“反正花的也不是他自己的钱。”
       受捐助的贫困户们则对《南方都市报》表达了自己的担忧:“王林‘大师’究竟犯罪没?没事赶紧回来吧,年底还等着他发东西呢!”
       2014年10月,《瞭望中国》杂志刊登了一篇题为《告诉你一个真实的王林》的文章,并配有多张该刊记者采访的照片。《瞭望中国》的官网显示,这本杂志是经香港特区政府核准并在港注册成立的大型综合性刊物。该文主要内容为王林以一个“无奈老人”的身份在诉说自己的“遭遇”,并大篇幅报道了上述善举。
       而令人费解的是,该文末特别注明了“本文仅代表记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
       王林也不忘利用新媒体开展公关活动,他先后开通“腾讯微博”和“微信公众账号”为自己喊冤,操作这些账号的为王林的随从邱武林。有报道称,邱来自南岳衡山,学过打坐,后来改投王林门下。
       据知情人透露,邱武林在几年前因“网络诈骗”陷入麻烦,王林帮其解围后便一直跟随左右。
挺王派和倒王派
       王林的“大师”神话破灭后,许多曾与他关系亲密的人也对其持负面评价。
       跟随王林多年的刘杰称,王林对身边的人非常小器,报复心极强,“气功”骗术被曝光后,身边人纷纷离开。“现在还有谁愿意帮他,他对我们真的是猪狗不如。”
       史国良称,王林脾气很差,“动不动就说要搞死谁。”史国良举例说,王林的外甥吴某经常被打骂,“王林曾派‘记者’试探过他。”
       一位曾在王林身边做事的人对澎湃新闻表示,他在2013年夏天接受媒体采访后被王林发现,后来遭到威胁。“王林派人找到我家,威胁我说要搞死我,不仅要搞死我,还要搞死我的孩子。”
       困扰王林的,还有多起债务纠纷。
       2014年12月,王林的“关门弟子”邹勇率众将“王府”堵了个水泄不通。邹勇与近百名天宇燃料集团有限公司的员工们堵门的原因是向王林要钱。王林知道事情不妙便伪装逃走,据当地人介绍,这次围堵前后持续有一个多月。
       今年5月3日下午,澎湃新闻在芦溪走访期间,又有六七人来芦溪的“王府”讨债。他们和门房吴某僵持了一个多小时,让他打电话通知王林。吴某则坚称没有王林的电话,弃门而出。
       讨债人声称,王林在一份合同上使诈,骗走了他们老板470万元。
       不过,仍有人依旧“相信”王林。
       王程(化名)曾是王林的“信徒”之一。他向澎湃新闻强调,希望媒体能做一些关于王林的“正面”报道,“你去采访一下那些困难户就知道了,大师一年做多少善事。”
       在和澎湃新闻对话时,他常把“科学无法解释一切”挂在嘴边,但回避所有质疑“大师神功”的追问。他同时强调,“那么多官员看过,从来没有人说是假的,难道他们都比较笨?”
责任编辑:薛冬霞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大师”王林,枪案,朱明国

相关推荐

评论(1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