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N:中国最痴狂的铁路迷镜头下难得一见的绝美中国铁路

Raemin Zhang/CNN

2015-06-03 20:2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中国铁路总长达12万公里(仅次于美国为世界第二长)。据中国国家铁路局统计,2013年,中国铁路运客量高达1.06亿人次。”
       CNN 近日发表文章称,在生活在北京的“摄影狗”(中国人对摄影师的戏称)、25岁的王嵬眼中,中国铁路远比这堆数字更美,他大概是中国最痴狂的铁路迷。
       CNN曾在两年多前采访过王嵬,而近日,CNN驻上海站记者Raemin Zhang又再次采访了这位铁路迷、“摄影狗”。
       “在过去的十几年里,他忍受毫无规律的作息和恶劣的自然环境,跋涉共30万公里拍摄中国铁路和火车。”文章写道,大学刚毕业的王嵬对铁路刚刚产生兴趣,CNN便在那时采访了他,也就是大约两年多前。“两年时间里,王嵬已在国内小有名气。他已经接受了20多家国内外媒体采访,甚至成为了一个中国电视纪录片的主角。”
       文章称,“他还写了两本书,今年就要出版了。”一本是关于他的拍摄经历及摄影技巧的摄影书,而另一本,收录了王嵬的摄影作品以及他对工作和生活在中国首条设计建造的北京-张家口铁路沿线居民的访谈。
       王嵬说,“中国官员极少宣传中国铁路和火车的美,他们也从来没有拍过我拍的这样的照片。”“我觉得铁路属于我们所有人,每个人都有责任宣传它的美。”
       Raemin Zhang对王嵬的采访最初发表于2012年7月,以下的采访内容更新于2015年6月。Raemin Zhang原为CNN助理制片人。        
       CNN:距离我们上次聊天已经有两年时间了。你都去哪了?
       王嵬:200公里的南疆铁路(天山段)在2015年2月停运了,所以我去年12月带我爸和三个朋友去看了一眼。
       新疆南部的12月真的很冷,大约有零下30摄氏度。
       更可怕的是,我们听说那里晚上有狼出没,而我总是在晚上进行拍摄。
       所以我们决定挖个洞,在里面点柴火。柴火保暖,并且火光能驱赶狼。
       最重要的是,我拍到了我想拍的照片。
       过去两年间我还去了日本和德国。
广西柳州的龙江大桥——“龙江大桥是一个横跨龙江的钢架桥。”王嵬说,“这里你可以看到典型的喀斯特地貌。为了拍这张照片,我爬到一个布满荆棘的山坡上,后来掉到了一个两米深的洞里。我人没什么事,但事后想想觉得后怕——如果洞再深一点呢?”
内蒙古阿尔山——“七月,蒙古阿尔山的油菜花开了。”王嵬说,“我早上4点就起来了,外面一片大雾。在雾里拍火车很难,但拍出来真的很像在仙境里一样。我运气很好,这辆火车开的很慢,所以我有充足的时间抓拍到一张好照片。”
        CNN:旅途中给你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王嵬:日本和德国的铁路文化让我很感动。
       在德国,人们可以用很低廉的价格买废弃火车,大约10万人民币可以买两个火车隔间。他们还尽量保留车厢的原来的风貌,并且把车厢改造成旅馆或者饭店。真的很可爱。
       我在日本拍摄的时候,工作人员很热情,还给我很多很多类似哪里拍摄角度最佳的建议。
       但这些在中国是不可能发生的。这里的工作人员只会告诉你走开。
       在日本能找到很多关于铁路的书籍。而在中国关于铁路的资料非常有限。
       中国铁路系统总长位居世界第二,有100多年历史。
       我真的很希望中国的铁路文化能赶上其他国家。
内蒙古集通铁路,经棚-热水段——蒸汽机车自上世纪70年代就渐渐退出历史舞台了。最后一辆运行的蒸汽机车是前进机车(图中的前进机车摄于2005年内蒙古的集通铁路)。如今,一列特别的前进列车会在每年的集通铁路蒸汽机车摄影节(通常在12月举办)上运行一次,吸引了成千上万的蒸汽机车爱好者。
集通铁路蒸汽机车摄影节——“这辆蒸汽机车属于集通铁路公司。“王嵬说,“这个公司在1990年代从全国买了120辆蒸汽机车运送货物。这是世界上最后几个运营蒸汽机车的公司。”       
       CNN:你最初怎么会对拍摄铁路感兴趣的?
       王嵬:我是一个北京人,从小在火车站边长大。
       我15岁开始拍铁路。我对铁路和火车的感情很深。从我家的窗户望出去,每天都能看到火车来来去去。
       我发表的第一本摄影集就是关于北京北站的火车的,就在我家旁边。
南疆陀维盖桥(音)——“能把桥、银河和火车都拍进去真的很棒。”摄影师说,“通常拍银河的时候,没有月亮或其他比星星更亮的光源最好。我查了农历,确定了最佳拍摄时间应该是12月10号的早上5点钟。”        
       CNN:拍摄好的铁路照片有什么秘诀吗?
       王嵬:我通常会在拍摄前两三天制定一个拍摄计划。
       根据列车时刻表、火车颜色和类型,我会考虑照片的背景和光线——直光还是背光等因素。
       事实上并不复杂。
南疆天山——王嵬在今年年初南疆铁路天山段停运前拍到了这一画面。“这条线路的魅力在于它沿途穿过了沙漠、绿洲、山谷和雪山等不同的自然风景。”他说。
南疆戈壁沙漠,丹霞地貌——“当这列车穿过戈壁滩的时候,窗外的景色很单调。但丹霞地貌燃起了我的创作热情。”王嵬说,“天然腐蚀的山脉呈现出多种颜色混杂的景象,有红色、黄色、灰色和白色。这张照片是我跟我爸追着火车从阿克苏开到喀什的路上拍的。”        
       CNN:你最喜欢的拍摄地是哪?
       王嵬:大兴安岭、新疆南部。
       还有中缅铁路的中国段。
黑龙江省哈尔滨大庆高铁——“黑龙江省是中国最冷的地方。我拍这张照片时气温零下42.5摄氏度。由于在外面等火车时间太长,我的鼻孔都被冻住了。我的鼻子都紫了我却没意识到。但当我看到CRH38B防冻高铁列车从我眼前飞啸而过的时候,那种激动的心情会激励着我一直向前走。”        
       CNN:你认为中国铁路行业有什么新动态?
       王嵬:高铁列车对各地的影响都很大。
       在我眼里,高铁列车没有老蒸汽列车美。
       然而,从乘客角度来看,高铁速度更快,自然更好。
北京长城,八达岭——“青龙桥火车站作为中国最早的京张线的一部分,早在1908年就建好了。”王嵬说,“我对这个地方感情很深——我在火车站边上长大,也是从那里开始拍摄火车。我觉得这张长曝光的照片最好地记录了这条有百年历史的铁路的魅力。”        
       CNN:你用什么摄影设备?
       王嵬:尼康D800和一个28-300VR镜头。
       通常拍摄就是一瞬间的事——火车已经来了我没时间换镜头,所以我需要一个像这样的多功能长焦镜头。
内蒙古满洲里,扎赉诺尔煤矿——“我从2006年开始追拍蒸汽火车头。这是一个始建于1902年的煤矿,矿里有仍在使用中的产于1960年代的CQJC蒸汽火车头。这张照片摄于2009年1月,照片里的火车头已经淘汰了,但是在这家煤矿里仍保存有大约30台。”        
       CNN:你通常乘什么交通工具去你的目的地?
       王嵬:我什么交通工具都用过,取决于去哪。
       一半时间坐火车和汽车,剩下一半用走的。
       我2011年10月去东北的时候,15天内走了180多公里,这还不包括爬山的距离。这是去我想到达地方的唯一方式。
昆河铁路的人字桥——“昆河铁路是中缅铁路的一部分,建于1904到1910年间。它是中国唯一一个用1000毫米轨道的窄轨铁路。我第一次看到它时惊呆了。人字桥有100多年历史,是这条铁路的标志。据说铁路工人是从山顶吊着绳子修建的这条铁路。由于技术落后、地形复杂,很多人都摔死了。”
南岔小兴安岭——“2010年国庆假期时,我跟一个朋友坐了5小时车从哈尔滨去了南岔。南岔是一个小兴安岭旁边的小城。国庆假期间火车异常拥挤,所以我们一路买站票过去的。我们是早上4点钟到的,打着手电爬了200米山。30分钟后我们就看到了这列HXN5柴油机车,然后拍到了这张照片。”        
       CNN:你外出拍摄一次通常要多久?
       王嵬:取决于去哪,通常要10天到一个月。
       最长的一次拍摄旅行有56天,我去了7个省份:北京、甘肃、新疆、青海、陕西、云南和贵州。那是2011年夏天的事。
大兴安岭——“大兴安岭是中国最冷的几个地方之一。冬天平均温度大约在零下28摄氏度左右。我去的时候,雪到我大腿那么厚,走起路来很艰难。在大兴安岭拍照的时候,我的脚、鼻子和耳朵都冻伤了。但是,大雪覆盖的森林美得出奇。这张就是一辆以大雪覆盖的森林为背景的K1301。”       
       CNN:拍摄过程中遇到过什么困难吗?
       王嵬:对我来说,最大的困难是找好角度以及等火车来。
       我喜欢俯拍,所以我通常会爬到山上拍摄。
       有很多山又陡又有像蛇一样的野生动物出没。所以我必须非常小心。
       晚上,爬山更难。
       火车经常由于天气或其他不可预料的因素晚点,所以对我来说,在一个拍摄地点等一整天连火车的影子都看不到这种事常有。
长白山和松花江——“浑白铁路绵延217公里,穿过中国东北角的长白山和松花江。火车穿山的时候走隧道,过江的时候则走桥。所以我想,如果能把两者结合起来拍应该很有意思。根据列车时间表,有三列火车每天白天经过这里。我花了一个多小时爬到山上拍下了这张照片。这辆车是K7398,是从白河开往沈阳的客运车。”
三亚,海南西环铁路——“这条连接海南岛和中国大陆的铁路干线建于2004年。现在这条铁路从三亚起始,沿途经过很多重要城市,包括北京、上海和广州。我到三亚时天气极为恶劣,所以火车晚点了大约10到12个小时。我到后第五天,天气转好,火车准点,才拍到这张照片。”       
       CNN:你家人支持你吗?
       王嵬:跟大部分中国父母一样,他们觉得我应该去念书,拿个更高的学位。
       所以一开始他们一点都不支持。
       但后来他们听说了我旅行的经历,看到了我拍的照片越来越好,就也同意了。
       我爸有时候还会跟我一起去拍照。
       (编译 洪露茜 上海外国语大学iChina媒体工作室为报道提供帮助)        
责任编辑:庄晓丹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中国铁路,铁路摄影

继续阅读

评论(16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