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之星”翻沉水域:水浅滩多事故频发,事发前正航道整治

澎湃新闻记者 周超 赵崇强

2015-06-07 13:0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6月5日,湖北监利,“东方之星”打捞现场。事发前,荆江河段正在进行航道整治工程。
       6月1日晚,载有456人的“东方之星”游轮在长江中游大马洲水道遇风翻沉。
       位于荆江(长江干流自湖北枝江至湖南城陵矶一段别名“荆江”)中部的大马洲水道以“水浅滩多”著称,是长江有名的浅险水道。它常与紧邻的窑监水道合称窑监大水道,素有“长江之曲,曲在荆江,水浅滩多,要数窑监”之称。
       有着20多年长江航船经验的黎述汉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因为水浅滩多弯多,在大马洲水道附近航行,极易发生事故。黎说,大马洲附近水域常有搁浅、翻船等事故,但翻的多为货船或渔船,船上大多一两个人,他们一般都会游泳,翻船了也很少淹死人。
       住在事发地点不远处的黎述汉,对事发(6月1日)当晚的“狂风暴雨”,他也记忆深刻。
事故频发的“危险水域”
       大马洲水道所在的荆江一度被称作“水上天路”,这处由33个水道组成的航道,由于流经江汉平原,河床演变剧烈,沙洲此消彼长,航道游荡不定,一直就是长江中下游水深最浅、船舶航行最为困难的河段。
       “荆江河道淤浅善变,令人防不胜防。变速之快,几乎可以使现航槽口在一夜之间水浅沙淤,航路禁绝。一旦航道工人探测到新泓,经疏浚挖泥,设置航标,开辟出一条新的航道,主流也许又会幽灵般地消失,使开辟新航道之举前功尽弃。”长江航道局原总工程师荣天富此前接受《中国水运报》采访时曾如是说。
       2008年,长江航务管理局曾发布消息称,由于河道变迁,长江中游大马洲水道太和岭航段岸线逐年崩退,护岸乱石突兀在江中,严重影响过往船舶的安全。
       64岁的黎述汉自上世纪70年代就在荆江航船,一直到90年代,他是船上的大副,客船和货船都驾驶过。他告诉澎湃新闻,大马洲水道附近水域湾多、滩多、水浅,常发生搁浅、翻船等事故。“翻的多为货船或渔船,船上大多一两个人,他们一般都会游泳,翻船了也很少淹死人。”
       据《中国水运报》报道,2007年11月,窑监水道因超吃水船舶发生搁浅事故堵塞航道,造成百余艘船舶滞留。当时的交通部部长李盛霖和副部长徐祖远亲自来到窑监现场召开了“交通部长江窑监水道通航保障现场会”。《中国水运报》报道称,截至当年12月3日,太平口、窑监、牯牛沙等重点浅水道相继发生30余起船舶搁浅阻航碍航事件。
       2013年,附近水域还曾发生过一起轮渡倾覆事故。《潇湘晨报》报道称,2013年2月12日15时15分,一艘从湖北监利县杨林山渡往岳阳市云溪区陆城沙窝渡口的渡船,在长江航道中游里程210公里北岸监利县杨林山水域与豫信货12555号货船相撞,导致渡船倾覆,船上所载人员全部落水。报道称,长江航务管理局岳阳海事局先后救起9人,其中6人脱险,3人死亡,另有5人下落不明。
       就在“东方之星”游轮翻沉两个多月前的3月17日,窑监水道再度发生一起翻船事故。据《荆州日报》报道,事故船舶名为“航鹏6号”,是一艘运输石头的船舶,事故未造成人员伤亡。
       黎述汉说,在葛洲坝水电站建成之前,大马洲附近水域水流更急,事故更易发生。那个时候,大马洲水道下游的荆江门一度成为事故后家属寻找遇难者遗体的地方。
事发前事故水域正在整治
荆江河段中洲子设置了大型通航安全警示标牌
       在“东方之星”倾覆之时,大马洲水道所在的荆江河段正在进行着一次规模巨大的航道整治工程。
       总投资43.3亿元的荆江河段航道整治工程于2013年9月开工建设,长江航道局发布消息称,该工程起于湖北宜昌昌门溪,止于湖南岳阳熊家洲,全长280.5公里,总工期42个月,大马洲水道亦在治理范围之内。
       《湖北日报》报道称,整治完成后,荆江河段在长江枯水期可满足3000吨货船双向通航,枯水期最小水深将从3.2米提升至3.5米。
       荆州市政府在今年1月发布消息称,荆江河段航道整治工程工程总投资的60%已经完成,项目主体工程有望在2015年年底完成。
       湖南岳阳华容县航运公司的船工万师傅告诉澎湃新闻,因为航道施工,他驾驶的定位船在江面上停泊了20来天,位于“东方之星”翻沉处上游约10多公里处。
       他称,“东方之星”事发水域的整治工程已经接近完工,对船行驶影响不大。“因为航道施工,下游航道从沙夹边起到由北漕改为南漕,现在还没改过来。”
       在20多年的航船生涯中,黎述汉也曾遇到过危险。他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他驾着一艘60吨的运沙船在荆江水域航行,突然遇到八级大风。“因为船太小,抗风能力差,随时都有翻船的危险。”黎说,他只能迎着风慢慢向岸边靠,“找个避风的地方先停下,风停了再走。”
       黎述汉住在事发地下游两三公里处的集成垸,他说,那晚“狂风暴雨”,他们家已开始漏雨。
       在“东方之星”翻沉处上游约7公里的南岸顺尖洲,澎湃新闻看到,有一片被风刮得明显倾斜的杨树林。其中,靠近顺星村九组村口一带的树林,出现了一个约20米宽的豁口,树木成片被刮倒,有些被连根拔起。树林倾斜和倒下的方向一致,接近正东南。
责任编辑:王巧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东方之星,航道

相关推荐

评论(4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