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晋“房产帝国”调查|起步篇:21岁获任千万级国企老总

澎湃新闻记者 李闻莺

2015-06-10 10:5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这是一个商业价值高举的年代,几乎每一个商业上的成功者都会被奉作“英雄”,让人们欢喜赞叹。
       南京地产商赵晋曾经是这样的“商业英雄”。
       他能拿到南京、天津等大城市中最好的地段,建成的房子却卖最便宜的价格。在当今中国的地产商业模式中,这是神一般的操作。
       1994年6月,不满21周岁的赵晋成为一家实际注册资本1000万元国有企业的法定代表人。此后20年,从国企到私人拥有,赵晋的生意越做越大。
       然而,2014年6月,一夜之间,赵晋从席上客成阶下囚。在当今中国,这并不能算一个神一般的转折,不过是长长的反腐落马者名单上,又添了一行名字而已。
       看客波澜不惊,那些买过赵氏名下房子的人们却在四处奔走——那些与规划严重不符、配套不足、质量堪忧的建筑,如同一块难以去除的疤痕,长在城市的心口,也长在这些人的心口。
       从起步开始,到事发为止,细数这20年间,各种无法理解的决定,各种无法揣度的交易,各种无法正视的事实,却被赵氏商业帝国的一床锦被遮掩干净。
       这才是神一般的行事,这也是看客们应该感觉得到的痛。
       事实上,并不需要太艰难,重看这20年,权力的草蛇灰线,无法遮掩。江苏省委原常委、秘书长赵少麟之子,外界眼里的“最牛开发商——这些身份与称谓,就像权杖上的金饰和商业概念中最坚挺的通货一样,但也仅指形似罢了。
团中央任命
       2015年4月,江苏南京,春色正好,傅厚岗路一户宅院铺满落叶。
       这里是江苏省委原常委、秘书长赵少麟的家。三层小楼,配套的还有一个小院,紧闭的灰色大门,散发出主人家的神秘。
       如果不是因为儿子,年过70岁的赵少麟或许可以和老伴一起,在这个与民国建筑为邻的小巷安度晚年。可是如今,小院沉默,它的主人却成为人们口中的话题。
       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2014年10月11日16时58分发布消息,江苏省委原常委、秘书长赵少麟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赵晋的父亲、江苏省委原常委、秘书长赵少麟
       赵少麟的儿子出生于1973年7月,是家中独子。或许因为祖籍山西,孩子取名赵晋——晋,是山西的简称。
       彼时的赵少麟,只是南京大桥机器厂的一名技术员。这是一家老牌军工国企,创建于1958年,曾研制生产出中国第一部测风雷达,目前是国内最大的气象探测装备供应商。
       很多南京大桥机器厂老员工都会记得赵少麟。因为从一进厂,他就显得和普通技术员不太一样。
       “他是厂里的重点培养对象,还专门被派到生产一线锻炼。” 一名南京大桥机器厂老员工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赵少麟毕业于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工程学院,也就是大名鼎鼎的哈军工,仅学历就比别人高出许多。
       上述老员工还表示,赵少麟之所以备受器重,另一个原因是家庭背景非常优越。他和爱人罗小秋都出身军队高级干部家庭,仅身份就不是厂里普通员工能比的。
       另有多名知情人士透露,上世纪70年代,罗小秋也在南京大桥机器厂工作,之后才伴随赵少麟的升迁调到省里工作。当年的她,还有些“大小姐”脾气,时常抱怨厂里的食堂饭菜不好吃。
       相比之下,赵少麟很平易近人,不仅和厂里的工人混在一起吃食堂,还会主动拿出好烟分给大家。
       儿时的赵晋,和其他孩子没什么两样,浓眉大眼,话不多,时常跟着父亲去游泳。
       谁会想到,若干年后,那个总是躲在父亲身后的小男孩,会成为身价百亿的房地产老板。那个和工人们打成一片的技术员,在某一天会沦为落马高官。
       一切是怎么发生的?不妨从赵晋的经历看起。
       一份个人简历显示,赵晋早年就读于金陵中学、南京十三中学,1990年进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际关系学院学习,学历为大专。
       他的第一份工作与房地产开发无明显关联。
       1992年7月,赵晋进入上海申大(集团)公司(以下简称“上海申大”)南京分公司,担任过业务经理、部门经理以及总经理助理。
       公开资料显示,上海申大成立于1983年8月,为全民所有制企业,其经营范围跨度相当大,涉及普通机械、汽配、仪器仪表、家电、文化用品、化工产品(除危险品)、针纺织品、建材、工艺美术陶瓷杂品、农副产品等。2008年4月,该公司被吊销营业执照。
       进入上海申大南京分公司还不到一年,赵晋的事业就迎来质的飞跃。
       1994年6月23日,团中央办公厅下发文件《关于批准成立南京世昌房地产开发公司的批复》(复字[1994]25号)。
       文件显示,经研究决定在江苏成立南京世昌房地产开发公司(以下简称“南京世昌”)。公司明确为全民所有制企业,隶属团中央办公厅,独立核算、自主经营、自负盈亏。
       公司经营范围包括房地产开发及中介服务,兼营建筑材料、建筑装潢、建筑五金的销售协作。
       文件还明确,南京世昌注册资金500万元,赵晋任法定代表人。此前的1994年6月10日,团中央办公厅专门发出一份任命书,同样明确赵晋为南京世昌法定代表人、总经理。
       那时的赵晋,不满21周岁,大专学历。与大多同龄人稍显不同的是,他有一个已是厅级干部的父亲。

       彼时的赵少麟,正在担任淮阴市委副书记、淮阴(地级市,今名淮安)市长。
       他的前半段仕途之路可以说“中规中矩”——1982年从南京大桥机器厂党委副书记调任共青团南京市委书记,两年后成为南京市鼓楼区区委书记。此后他还历任南京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南京市委副书记,1992年调任淮阴市长。
第一桶金
       父亲调任淮阴,赵晋的事业重心仍在南京。
       1994年6月30日,南京世昌成立,公司性质为国有企业,实际注册资本1000万,比团中央办公厅此前的批复翻了一倍。
       南京世昌的公司章程显示,公司是为适应团中央办公厅发展第三产业的需要建立起来的,注册资金由上级部门拨给及自筹。
       但澎湃新闻并未从该公司早期资料中发现其他出资人。
       一份南京会计师事务所鼓楼分所出具的验资证明显示,南京世昌1000万注册资金系团中央办公厅拨款。
       南京世昌的出现,正值中国房地产事业蓬勃之时。1992年,邓小平发表南方谈话,让各行业备受鼓舞。
       这年11月,国务院发布《关于发展房地产若干问题的通知》。其中明确:房地产业在我国是一个新兴产业,是第三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随着城镇国有土地有偿使用和房屋商品化的推进,将成为国民经济发展的支柱产业之一。
       此后,华南成为投资热土、海南爆发房地产泡沫,王石、冯仑、潘石屹这些当下如雷贯耳的名字,也是从那时起有了大展身手的机会。
1995年,赵晋在南京开发的第一个项目,宁夏路3号、7号住宅。
       赵晋也是幸运搭上“顺风车”的一位。1994年7月22日,成立仅一个月的南京世昌迎来良好开局。
       这一天,南京市建设委员会对宁夏路3号、7号片区开发建设作出批复,同意南京世昌对上述片区进行开发。该片区占地面积约0.1666公顷,具体规划用地红线范围由南京市规划局核定。
       “那时还没有强调土地招拍挂,都是协议拿地。”一位房地产业内人士解释,上世纪90年代,房地产公司最主要的拿地方式就是协议出让,即土地的买方、卖方达成一致。
       1995年开始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房地产管理法》规定,国有土地使用权的出让可以采取拍卖、招标或者双方协议的方式,包括住宅用地协议出让的方式。
       但很长一段时间,企业还是更倾向协议拿地,这种方式交易不公开,方便各种运作。
       南京世昌拿下的宁夏路项目,并非一般工程。
       它距离江苏省委办公区域仅1公里,和当时刚刚建成的宁夏路18号省委机关宿舍相隔不到300米。
       多位在宁夏路长期居住的人士回忆,南京世昌开发的地块,原本是3个民国建筑形成的小院,部分土地还涉及部队资产。
       1995年,宁夏路3号一带,3幢五层住宅楼建设完成,2幢卖给江苏省电力局作为职工福利房,剩下1幢作为商品房出售,此外还留了一些给部队。
       南京市房管局颁发的商品房销售许可证显示,南京世昌的宁夏路住宅楼项目总建筑面积为4342平方米,销售时间为1995年8月31日至1995年11月30日。
国企私有化
       在建设宁夏路项目的同时,赵晋也在谋划自己的事业版图。
       1994年9月,南京世昌和南京恒盛物资经营公司(以下简称“南京恒盛”)各出资985万和15万,注册成立苏州市泰和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苏州泰和”)。
       南京恒盛成立于1994年3月,登记显示为集体性质企业,法定代表人是罗秀英。
       这位罗秀英,出生于1928年2月,早年参加新四军,1949年随部队进南京。建国后,她曾在南京市公安局、南京市建邺区城建局、建邺区建筑公司任职,出任南京恒盛法定代表人时已66岁。
       由国有企业和集体企业共同出资的苏州泰和为有限责任公司,挂靠在苏州市建委,主管部门为团中央办公厅。罗秀英担任法定代表人和总经理,赵晋担任副总经理。
       随后,苏州泰和又和江苏泰丰商贸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泰丰”)一起,共同投资了江苏鸿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鸿业”)和江苏恒基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恒基”)。
       其中,江苏鸿业成立于1996年3月,注册资本1000万,法定代表人为赵晋。江苏恒基成立于1996年12月,注册资本200万,法定代表人为罗秀英,赵晋任公司总经理。两家公司均为有限责任公司。
       1999年,江苏泰丰退出了对江苏鸿业和江苏恒基的投资。该公司成立于1995年3月,注册资本50万元,法定代表人为蔡凤。
       值得注意的是, 江苏鸿业和江苏恒基的出现,似乎有备而来。
       1996年12月25日,团中央办公厅出具的一份情况说明称:因单位资金紧张,南京世昌的注册资金未到位。鉴于单位仍无力筹措相关资金,且未在该公司投入任何资金,致使公司无法正常经营,团中央办公厅决定不再作为南京世昌的出资者及主管部门,并同意将公司改制。
       来接手的就是成立不久的江苏鸿业和江苏恒基,两家公司各出资560万和440万,成为南京世昌的新股东。
       令人费解的是,如果团中央办公厅“无力筹措相关资金,且未在该公司投入任何资金”,那么南京世昌此前经过验资的1000万元从何而来?
       “可能根本没有这笔钱。”一位早年在政府经济部门工作过的人士告诉澎湃新闻,上世纪90年代,民企和国企地位悬殊,拿地、拿项目,通常国企才有资格。
       因此,很多人为了获得“国企”这一特殊身份,会通过各种渠道向政府部门要文件。有些部门可能只出文件不出钱,但仅文件就价值连城。
       一位在工商系统工作的人士则告诉澎湃新闻,上世纪90年代,企业注册资本核查非常严格,而且要求一次性缴清。工商部门正常办理的情况下,南京世昌肯定有1000万资金。
       “但是资金来源不一定能验出来。”上述工商系统人士推测,南京世昌要么自己另找了出资方;要么就是拿出一份假冒的改制情况说明,侵吞国有资产。
       无论猜测如何,事实就是如此——国企出身的南京世昌,经过数次巧妙操作,摇身一变成为私企。
       与此同时,1996年底,赵晋的企业已形成环形链条:南京世昌和南京恒盛投资苏州泰和;苏州泰和与江苏泰丰投资江苏恒基、江苏鸿业;江苏恒基和江苏鸿业又成为南京世昌的股东。
       此后漫长的岁月中,这些公司和其他上百家公司一起,成为赵晋开拓事业、倒手资金的重要载体。

现身河北
       儿子事业起步之际,赵少麟的仕途也开始上扬。
       1997年11月,他从淮阴调回南京,担任江苏省委副秘书长、办公厅主任。7个月后,赵少麟“转正”,开启了8年江苏省委秘书长的政治生涯。两年后的2000年3月,赵少麟跻身江苏省委常委之列。
       也是在这时,中国房地产真正迎来属于它的时代。
       1998年7月3日,国务院出台23号文,即《关于进一步深化城镇住房制度改革加快住房建设的通知》。
       文件提出,停止住房实物分配,逐步实行住房分配货币化;建立和完善以经济适用住房为主的多层次城镇住房供应体系;发展住房金融,培育和规范住房交易市场。
       作为江苏省委常委、秘书长的儿子,赵晋也迈开大步向前。
       上世纪90年代末,江苏籍官员程维高主政河北期间,赵晋的身影出现在河北省会石家庄。
       当时,赵晋的身份为中国华电房地产公司石家庄分公司法定代表人。该公司为国有企业,注册资金500万元。
       中国华电房地产公司成立于1985年6月,注册资本1012万元,经营范围包括房地产投资、房地产开发、商品房销售、房屋维修等。
       该企业性质为全民所有制,主管部门是中国电子信息产业集团公司,法定代表人宫著铭。
       公开信息显示,宫著铭1946年7月出生,1970年毕业于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工程学院原子工程系。他和赵晋的父亲赵少麟不仅同岁,还是同校同系同年毕业。
       参加工作后,宫著铭先后在北京燕山石化总厂、国家计划委员会、中国人民银行总行任职。
       上世纪80年代,在担任中国人民银行综合计划司司长期间,他被称为中国金融业的“大管家”,主持起草了《关于中国证券市场创办与管理的设想》。
       上世纪90年代,宫著铭曾担任中国华电房地产公司总经理、珠海天华集团公司副董事长,还曾于1998年12月至2001年3月期间担任精密股份(600092.SH)董事长。
       时间回到1999年。
       当年6月,赵晋担任中国华电房地产公司石家庄分公司法定代表人之际,中国华电房地产公司石家庄分公司出资160万,控股江苏恒基80%股份。
       两年后,该公司又将所持股份转给江苏鸿业和已更名为江苏泰和房地产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泰和”)的苏州泰和。
生意头脑
       进军河北的赵晋也没有放松南京市场。
       截至1998年底,南京世昌开发了宁夏路住宅楼三幢,预收2000余万元,开发丹凤街商住楼三幢,预收2900万元。
       1999年,南京丹凤街、石婆婆巷路口,3幢居民楼拔地而起。其中一幢的一层,就是今天的恒基通讯器材市场。
       “这边算是最安全的地方了。”一名当地知情人士日前透露,这个通讯器材市场是赵晋众多资产中最不起眼的一部分,因为涉案较少,资金未被冻结,目前仍在正常运转。
       上述知情人士告诉澎湃新闻,赵晋非常有生意头脑。房子刚建好时,有个浙江人打算买下一整层搞通讯市场卖手机,价格都已敲定为900万元。对方连招商广告都打出去了,却没筹够钱,赵晋干脆决定自己搞。
       2000年以后,手机的使用也在加速大众化,各类手机市场在这一时期如雨后春笋般冒出。
       “恒基通讯市场从招商开始就很火,光一年的摊位租金就有600万元。”上述知情人士说。
       这一时期,赵晋在地产事业上“全线飘红”。
       也是在2001年,江苏泰和发展势头旺盛。一份情况说明称,该公司在南京共有五处工地在建,四条巷25号商品房当年12月竣工。2002年,江苏泰和再次表示,已开发12幢商品房,7幢已竣工。
       另一边,2002年底,南京世昌完成了汉口路住宅楼建设,加上此前的宁夏路项目和丹凤街项目,总建筑面积达3.6万平方米。
       江苏鸿业也拿下位于大行宫附近的“雍园”项目。该项目占地2.1公顷,拟建设住宅4万多平方米。
       不过,开发过程中也有一些“不和谐”。
       2002年5月14日,一篇刊登在《江南时报》上的报道显示,2002年5月12日,住在石婆婆巷14号楼的居民沈某被不明身份的歹徒暴殴并致重伤。
       沈某妻子介绍,他们三年前按照拆迁协议搬到石婆婆巷14号居住。因为开发商南京世昌提供的“门面房”与此前允诺不符,沈某曾多次与南京世昌交涉并发生争执。
       上述报道还提到,该公司一位姓赵的副总在接受采访时称,整个事件和参与人员均与该公司无关。
       也是这个小小插曲,让我们看到若干年后一个“最牛房地产开发商”的影子。
       他被指表面斯文,做事果断,不能容忍别人和他对着干。一旦被惹怒,就会动用“非常”手段伤害对方。
高层公寓
       年轻时的赵晋还没有如此老辣。他把更主要的精力放在尝试新鲜事物上,比如高层公寓。
       很长一段时间,高层公寓被视为城市现代化的标志之一。和普通住宅不同,这类建筑多在10层以上,电梯是重要配置。此外,由于兼具景观价值,它对地段也有一定要求。
       把高层公寓发挥到淋漓尽致的城市是香港特区。由于人多地少,香港700万人口中,相当一部分都住在高层公寓,它的空间普遍狭小,也因此被称为“鸟笼”。
       多种迹象表明,2000年起,赵晋就与香港发生密切关联。多家和他有关的公司均在英属维尔京群岛注册,登记地址都在香港。一个叫做张剀(亦有登记为“张凯”)的香港籍人士担任这些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赵晋开发的第一个高层公寓——南京恒基中心。
       2003年8月,南京丹凤街、薛家巷路口,恒基中心国际公寓(以下简称“恒基中心”)开盘。
       楼盘分A、B两座,25层,面积从120平方米-250平方米不等,起价6500元/平方米,在南京市场火爆一时。
       一些恒基中心的业主说,他们当时以为房子是香港恒基地产开发的。之后才注意到,开发商是一家叫江苏泰和的本土企业。
       这里的江苏泰和,就是南京世昌和南京恒盛此前投资的苏州泰和。该公司1999年5月更名,并从苏州迁址至南京石婆婆巷14号,即赵晋开发的石婆婆巷项目。
       尽管如此,还是有不少人认为恒基中心“物超所值”。
       2005年9月3日,南京地铁一号线通车,恒基中心许多业主都跑去体验。因为他们的家,距离珠江路地铁站只有五六百米。此外,公寓附近,还有鼓楼市民广场、南师附小、南京市十三中学等令人羡慕的资源。
       恒基中心,也成为赵晋开发高层公寓的起点。
       此后十多年,他在南京的中山路、珠江路,在天津的南京路、海河边,在济南的和平路、大学旁建起了更多高层公寓。
       它们都有气派的名字、绝佳的位置和低廉的售价,却又因为质量、配套和管理不佳备受诟病。
       可放在当时,人们很难察觉到潜在的风险。
       2003年,正是中国房地产“黄金十年”的起点。这一年8月,国务院发布《关于促进房地产市场持续健康发展的通知》,再次明确房地产作为支柱产业的地位。
       与此同时,随着各地房改不断深入,国人“买房意识”开始觉醒,攒钱买房成为许多普通家庭的“标配”故事。
中商万豪
       位于南京中山路的中商万豪公寓(以下简称“中商万豪”)也是在人们的期待中建起来的。
       这是赵晋在南京开发的第二个高层公寓。它地处山西路商圈,毗邻西湾流公园和南京市青少年宫,地段优势无可争议。
       2007年8月,中商万豪一期开盘,楼高200米,58层,号称鼓楼区最高住宅楼。
       “东眺可见紫金山、玄武湖,西眺长江、幕府山尽收眼底。”时至今日,这样的广告仍在各大网站可见。
       和恒基中心不同的是,中商万豪出现了一些中小户型,即38-66平方米,较低的总价也让更多人可以承担。
       “2006、2007年的时候,房地产市场那么火,它的价格又不高。”一位中商万豪业主坦言,他当时买就是为了投资,每平方米均价12000元,总价60万元左右,对普通家庭来说咬咬牙也承受得起。
       把房子作为一种投资产品,也是赵晋开发高层公寓的理念之一。
       2007年的他,事业重心早已移师北上。
       其时,在天津,诚基经贸中心销售火爆,即将交付;君临天下刚刚动工,万众瞩目。在济南,诚基中心紧张建设;文化东路上,一个叫做万豪国际公寓的项目也已开建。
济南诚基中心
       这些项目和南京的中商万豪一样,都是超高层、小户型,兼具自住和投资功能。
       “风险小、回收资金快,有些还不受二套限购限制。”一位地产业内人士坦言,这也是很多开发商青睐的模式。
       不过,从建设到交付,中商万豪的开发过程并不顺利。
       2008年,有业主发现,该楼盘有一部分房子没有管道燃气。售楼人员在接受《东方卫报》采访时表示,房子户型不同,有明厨明卫的安装了管道燃气,暗厨暗卫是没办法安装的。
       南京市燃管处相关负责人对该媒体表示,“从安全上考虑,暗厨暗卫达不到通风消防条件,不能安装管道燃气。”
       两年后,中商万豪延期两个月交付。业主们又发现,房子办不了土地证,这个问题直到2012年才解决。
       “主要是因为项目建设超出边界,占用了隔壁龙吟广场12.1平方米土地。”2015年4月,一名当地知情人士道出中商万豪土地证延期办理的关键所在。
       原来,中商万豪项目最早由江苏泰和与南京中商房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商房产”)联合开发。按照约定,江苏泰和主要提供土地和报批规划设计方案,中商房产负责建设。
       2006年,江苏泰和又将该项目转给江苏乾康房地产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乾康”)
       江苏乾康同样属于赵晋。该公司成立于2006年8月,注册资本1000万,法定代表人为孙建中,股东为天津泰瑞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从拿地到交付拖了8年,主要就是改规划搞出来的事情。”上述当地知情人士透露,赵晋在公司主要负责拿地和前期设计。为了最大程度利用空间,他总是要把设计方案来来去去改好几遍,连乙方建筑设计院都会烦他。
       后来,他索性了成立自己的设计公司,先设计,方案完成后再拿到有资质的建筑设计院盖章。
 对手较量
       中商万豪的种种不顺,赵晋并不认为责任在自己。
       那时的他,拥有巨额财富和深厚资源,在天津和济南,几乎没有搞不定的事情。
       只是他的“对手”——中商房产也非等闲之辈。
       该公司原本隶属南京中央商场(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央商场”),后者是一家在南京拥有近80年历史的老字号企业。
       2005年,中央商场被民企雨润集团收购重组,中商房产也随之归于雨润集团老总祝义财旗下。
       过去20余年,祝义财一直是江苏民营企业家的代表人物。他曾当选第十届全国人大代表,还曾登上江苏富豪榜首之位。
       视线回到两家公司的纠纷。
       2010年4月,江苏乾康以中商房产未按约定期限交付房屋为由提起诉讼,索赔9000万余元。2011年4月,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中商房产给付江苏乾康逾期交房违约金2002万元。后中商公司不服该判决,上诉至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维持原审判决。
       2012年8月,江苏乾康再次因违约责任问题将中商房产告上法庭,案件审理过程中,中商公司随即提起反诉,请求江苏乾康承担逾期办理土地证违约金3230万元。这一次,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江苏乾康给付中商房产违约金2261万;中商房产给付江苏乾康公司围墙施工费10万余元。
       双方均不服判决,向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2014年11月,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院查明,2005年以前,中商万豪的设计单位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均是与江苏泰和发生往来。在没有相反证据的情况下,可以认定中商万豪的规划设计系江苏泰和完成。
       双方联建协议约定,江苏泰和负责提供土地、办理联合立项、报批规划建设方案等,中商房产负责工程建设及承担建设相关费用。江苏乾康承接合同的权利和义务后,上述问题属于江苏乾康义务范围。
       因此,占用土地问题属于江苏乾康合同责任范围,江苏乾康构成违约。
       对于中商房产交付江苏乾康的房屋暗厨没有安装燃气问题,法院认为中商房产是按照三方确认的施工图纸进行施工的,不存在违约。对江苏乾康提出的索赔要求,法院不予支持。
       不过,直到现在,中商房产都没有拿到2000余万赔付款。
       2015年3月9日,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执行裁定书显示,江苏乾康实际控制人涉及刑事案件,该公司及其关联公司财务账册和资产均被公安机关冻结、查封。中商房产申请终止执行。
       颇为戏剧性的是,2015年3月23日,检察机关决定对祝义财执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强制措施。
       此时,距离赵晋被带走已过去9个月。两个曾经显赫一时的人物,都在这场“反腐风暴”中失去了自由。
轰动与失望
       当时的赵晋显然不会想到自己将来可能遭遇什么。
       一名接近他的知情人士说,这些年,他马不停蹄奔波在南京、天津、济南、北京、上海以及更多城市,搞房地产,玩文物,甚至还投资拍电影。
       因为恐高,赵晋不喜欢坐飞机。他同时有四个司机,轮流替换开一部房车,带着他到处跑。后来即使高铁、动车普及,司机们也常常忙不过来。
       2009年,事业重心已不在南京的赵晋给家乡制造了一次“轰动”。
卓越SOHO
       这年7月25日,位于南京市珠江路龙蟠路交叉口的卓越SOHO一期开盘,均价18000元/平方米。
       新浪房产曾这样报道它开盘时的场景:晚间8点,售楼处外人山人海,保安人员组成一道人墙维持现场秩序,而售楼处后门也早已布满“防线”。该项目企划部负责人张蕤介绍当日共推出400多套房源,截至凌晨1点,所有房源全部告罄。
       《扬子晚报》记者却发出这样的质疑:一处土地使用年限还剩下不到38年的项目,为何有人连夜排队抢购?
       该报还引用了南京市房管局人士的说法——楼市迅速升温,不排除一些开发商刻意“炒作”,人为制造排队抢购的现象,借此抬高价格。
       只是真正买房的人未必知道,这个楼盘和赵晋有关。它的开发商是南京泰亨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京泰亨”)。
       南京泰亨成立于2007年3月,注册资本2000万,股东是山东诚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东诚基”)。
       人们更不知道,卓越SOHO被抢购的同时,在天津诚基经贸中心、在济南诚基中心,许多业主正在为楼盘加盖、没有燃气、与规划严重不符等问题与开发商争论不休。这些项目,均由赵晋开发。
       就像注定的事情一样,4年后,卓越SOHO业主因为虚假宣传将开发商告上法庭。
       有业主表示,他于2009年10月购买的卓越SOHO二期商铺。当时开发商吹得天花乱坠,“层高5.4米-6米,买一层用两层,兼具商业、办公、仓储功能”。
       实际交付时,商铺层高只有4.6米,房屋内部还排列了许多管道,根本无法实现“买一层用两层”的功能。
       也是在此前后,包括恒基中心、中商万豪在内,赵晋在南京开发的高层公寓项目均出现负面新闻。
       《南京晨报》曾在2012年报道,恒基中心高层建筑外墙多次脱落,十几公斤的大理石砖从几十米高空坠下,对公寓居民以及周围行人带来了巨大的威胁。
       “开发商在建设此公寓的时候,未按照施工图施工,致使20层以下的外立面大理石脱落……”由物业公司和业主委员递交给南京住建委的报告引起了多个部门的重视。
       2013年,《扬子晚报》还关注了中商万豪的电梯事故。该公寓一部载着中学生的电梯失控,从29楼陡降至12楼,又从12楼飙升到30楼。有住户称,小区电梯被水泡过,大修了一次,后来就十分不给力,有时会出现门关不上等小问题。
       2015年5月,中商万豪再一次登上报纸版面。
       据《现代快报》报道,5月24日下午4点半左右,该建筑44层一户人家突然起火,浓烟迅速蔓延开来,造成44层及以上楼层上百人被困。事故并未造成人员伤亡,但是创下南京住宅火情最高楼层纪录。
       在分析事故原因时,该媒体还引用了居民的说法——中商万豪群租现象比较普遍,有的小小一间房甚至住了10多人,安全隐患不小。
       此时的赵晋,可能不会看到这条新闻。2014年6月,他被有关部门从北京住处带走,至今未获自由。
       即使没有被抓,赵晋也根本不会在意这样的“小事”。
       他在天津、济南开发的楼盘,曾经都发生过火灾,都变成了群租房,但当初也都没能阻挡他扩张的步伐。      
责任编辑:龙毅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赵少麟

相关推荐

评论(52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