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南派三叔:《盗墓笔记》只要拍出来就是成功

澎湃新闻记者 丁立

2015-06-10 15:4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6月7日,南派三叔现身《盗墓笔记》发布会。以下发布会现场图均由巩俊怡拍摄。
       2015年上海电视节开幕前,南派三叔再次站在大家面前。和一年前不同的是,这次他正式出来宣传网络剧《盗墓笔记》。这部号称上千万一集,由李易峰、唐嫣、杨洋主演的盗墓剧,在历经坎坷后终于要在6月12日“爱奇艺”平台播出了。
       在开播发布会的前夜,三叔发布名为“观剧指南”的长微博,千字文中鲜有剧情介绍,倒是大段大段对主创、书迷表达的感谢和歉意。对李易峰、杨洋和刘天佐饰演的“铁三角”组合,他祈福“只求你们幸福平稳,各有归宿”。三叔以“大心脏”评价唐嫣,在采访中,他也一再提及网络剧的一大特别之处就在于“女虐男”戏份。
       “一年前,我穿着T恤、牛仔裤宣布我正式进入娱乐圈,今年我穿着衬衣和西裤来讲话,告诉大家《盗墓笔记》要播出了。”三叔感慨这一年恍如隔世。“我用八年时间创造的大IP,不可能不成功。”南派三叔表示自己最初创作时,从未想过有一天可以有这么多好演员、创作团队一起来完成《盗墓笔记》。
《盗墓笔记》铁三角
       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专访时,南派三叔比之前报道中的“正常”许多,其助理一再提醒“三叔的回答可能想到哪儿是哪儿,你别介意”。
谈李易峰、杨洋:“我特别会挑男人”
       澎湃新闻:李易峰、杨洋、唐嫣,这些人和你最初创作时的人物预设贴合吗?你和李易峰的“八年之约”也终于实现了,这是第一部,后面几部是否还会找他们几个来拍?
       南派三叔:人物还是基本贴合的,我当然希望所有演员可以一直演下去,但是每个人都有各自的发展,还是要尊重演员本身的发展和他们自己的期望。我跟李易峰的“八年之约”是网友们的一个想法,因为现在只拍了第一部,后面怎么拍谁来拍,只能说看李易峰在欢瑞世纪多少个月吧,我也不太了解。如果他喜欢吴邪这个角色,我肯定希望他可以一直演下去。
       澎湃新闻:小说到网络剧的改编过程中,增加了女性角色,从过去纯粹的“男虐男”变成了“女虐男”,你自己怎么看这种变动,不怕被原著党们吐槽吗?“男虐男”的最初灵感来源于哪里?
       南派三叔:哎,其实也不太有感情线,还是一个男人戏。所谓的感情,在这次的剧里,男人和女人之间也大多是兄弟感情。因为阿宁(唐嫣 饰)也是一个特别爷们的人物,而且那样的环境怎么会有时间谈恋爱呢,一直被东西追着跑,否则就挂了,所以还是相对纯粹的男人戏,大家先看吧。
唐嫣在剧中饰演特别“爷们”的阿宁。
       至于“男虐男”的情节,当初写作时没有刻意想过太多,好兄弟、好朋友之间必然也会有很多的不信任和大小冲突,这是人类劣根性的一面,只有真正经历过这些之后的感情才是最坚固的。所以我是希望小说和剧中的人物都去经历“合—分—合”的情感过程,而不是非常浅显的海誓山盟“我要跟他们在一起”、“我就觉得你是我的好朋友,我们要一辈子了”,这样的故事显然不好看。
       澎湃新闻:因为网络剧选择了李易峰、杨洋,所以很多年轻人特别是女性认为你挑选男人的眼光还不错。
       南派三叔:嗯,那必须的,大家说得很对,我特别会挑男人。
那些自称盗墓贼的一般都是小孩儿
       澎湃新闻:据说你这几年也陆续收到了不少盗墓贼给你写的信,你都看了吗?
       南派三叔:我确实收到很多盗墓贼给我写的消息,但是我觉得他们一般都是小孩子,并不是盗墓贼,只是为了可以跟我亲近地联系而假装盗墓贼。事实上,不光盗墓贼,还有各种小偷和自称侠盗的人跟我联系,一看就是比较小孩子的状态。近几年也有若干的新闻出来,但并不太多。
       我的小说是完全虚构的,如果你觉得看我的小说可以盗墓的话,那是不可能的。反而很多的警察,他们会用我小说的东西去抓盗墓贼,这样的行为也有。反正我觉得看我小说去盗墓的人都被抓了。这跟看武侠小说是一样的,什么人看什么样的文章会产生什么样的心,我们看武侠小说会成为侠义的英雄,但是有人看武侠小说想成为采花贼,我觉得这是一个本性的问题。
       当然我们在整个网络剧《盗墓笔记》播放的过程中,我们也会弘扬一些文物保护的知识,也会做很大的一些调整跟指向性的工作,使得我们的季播剧更正能量一些。
       澎湃新闻:所以《盗墓笔记》暂定只能在网络播出,有没有可能在传统电视台播出呢?
       南派三叔:我还不知道,还不太清楚。李易峰、杨洋都很忙,先让他们休息一段时间,然后再看后续拍摄的问题,我也不忍心说把他们抓回来挖土,因为要拍这样的剧时间很长。
“我把所有的合同处理掉了,和所有人达成了和解”
       澎湃新闻:大家都很关心你的身心健康问题,最近有没有好点?之前写作期间,有很多关于你个人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
       南派三叔:比起写作,我更加愿意做一些报酬比较高的体力劳动,它比较规律,思维方式比较简单,每天也不用想那么多。写作是一种24小时都无法停歇的运动,所以你并没有太多休息的时间,就算度假,只要你内心不放下,还是无法休息。
       在长达八年的时间里,外界给你的压力很大,确实很容易出问题,你的行为判断和对事物的判断都会出问题,你知道一个人要负责,大家给到你的期望你要努力去达成,这是人在世界上行为活动的基本动力之一。但如果八年时间的写作,你太厌倦这个事情,你就会去否定一些真理,你要去否定真理就需要去否定很多常规性的东西,真的会导致你看上去不是很正常。最近这段时间状态还不错,因为我已经停笔将近两年了,就是支气管有一点问题。
       澎湃新闻:前几年“盗墓”系列被禁,后来你的小说一而再再而三地陷入官司、侵权事件,现在终于可以播出了,好坎坷。
       南派三叔:非常坎坷,首先就是一个版权归属的问题。当你还是二十四五岁的时候,其实对版权是没有概念的,版权、著作权包括发表权,这些权利是非常细分的,你个人认为的一些条款跟你的法律理解是完全不同的。所以就会有很多模糊的部分,包括当年很多文学网站、影视公司,他们的法律事务也不完善。我们就签订了很多模糊合同,双方理解并不一致。
       特别是当《盗墓笔记》的价值越来越大的时候,很多我以前的合作方,就会把合同解释指向相对模糊或者对他们有益的方向,我做《盗墓笔记》这么多年,它各方面的价值一直都在走上坡路,所以到了后期累积的合同越来越难处理。去年,我集中精力把所有的合同全部处理掉了,和所有人达成了和解,把这个事情完成的过程非常非常艰苦。
       这个过程中会触碰到很多利益,这个也是说明了中国的知识产权体系和法律体系逐渐完善的一个过程,现在大家都基本是看合同办事了。在2012年之前,我还处于自己做自己的法律顾问的阶段,现在我已经有三个律师了。所以我在这里也希望很多的作家可以提前介入这方面的准备,未来是一个法制的以契约精神为核心的版权社会,多点这样的知识不会吃亏。
“如果没有写两千万字,你们就不要来羡慕我”
       澎湃新闻:最开始写网络小说时你才月入千元,现在你都可以自己搞投资了,你觉得自己算不算是写文圈里的励志人物?
       南派三叔:其实你仔细思考,你会发现“一份耕耘,一份收获”。我从小学六年级开始写作,到我发表《盗墓笔记》的时候,别人认为是我的处女作,但我已经写了两千万字了。这两千万字,如果你们没有,你们就不要来羡慕我。
        另外,别人一年写一本书,我的《盗墓笔记》写了八年,一本写了八年,你有没有这样的专心力,你有没有专注去做一个IP的觉悟,你有没有这种赌性,我就赌《盗墓笔记》会成功,我相信自己的能力,如果这些都没有,那么其他都不谈了。所以,《盗墓笔记》前的两千多万字注定了我在写作上会比别人强一些,这也是我自信的来源,所以每个人的每段经历都是环环相扣的。
        我后来跟我的老师说,你不要看我平时成绩不好,但是这辈子从我可以识字看小说开始,我只干了一件事情就是写东西。如果像我这样从很小的时候开写东西,傻瓜都成功了,不要说我这样还比较聪明的了。
为写下“烧脑”情节,差点被淹死
       澎湃新闻:《盗墓笔记》区别于其他盗墓悬疑类小说的特点是什么?比如《鬼吹灯》,天下霸唱为了追姑娘写了《鬼吹风》,你怎么就想到写《盗墓笔记》了呢?
       南派三叔:我是为了追天下霸唱写的《盗墓笔记》!《盗墓笔记》区别于其他的盗墓悬疑类小说最大的特点是写人,我其实是在一个古墓背景里写人,而不是写这个古墓。所以最后《盗墓笔记》能够坚持下来深入人心的重要点是所有的人物都“站”起来了,所有人物都有粉丝,当这样的一个作品成功之后,很多事情都变得不那么重要了,比如文笔、写作速度的快慢等等。它变成了平行世界里活生生的人物存在体,这些人物陪伴着我的读者朋友们八年时间,八年时间可以让一个初中生变成一个妈妈了,如果有一件事可以陪伴你八年时间,那么这件事就会陪伴你一辈子了。
       澎湃新闻:你觉得为什么《盗墓笔记》、《鬼吹灯》这类的盗墓悬疑类作品一下子就红了呢?开始写的时候肯定不会想到会那么深入人心,甚至真的只是为了生活而写。
       南派三叔:《盗墓笔记》不是一下子红起来的,中国这类的小说之前是没有的,零市场。所以我们当时看的都是国外的小说,比如《侏罗纪公园》,还有迈克尔·克莱顿的小说等等。做IP的人都知道,本土内容的效应是最大的。所以当《盗墓笔记》和《鬼吹灯》出现之后,本土内容的探险市场里出现了仅有的两本小说,怎么可能会不红呢。就跟当年的手抄本一样,你没有东西看,你只有看仅有的那几本,所以我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
       澎湃新闻:为了写下“烧脑”情节,做过最印象深刻的事是什么?
       南派三叔:我想写一个淹死的情节,我想知道人在淹死之前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我写不出来,但是这个情节很关键,因为我前面快铺垫了三万字了。如果淹死的情节一笔带过的话,读者肯定不认,而我自己肯定也接受不了。
        为了知道淹死前是什么情况,我就去游泳池深水区,那个时候还不会游泳,我跳进去,我窝在水底,看自己能憋到什么程度,很快我就开始看到天上出现光,声音开始很静只是咕咚咚的水声,后来声音越来越远。
       我经常会去做这样的事情,所以你看我写的东西都很真实,而且我的写作特点就是同一时间我可以打开所有感官,我打开一道门的时候,我的手在门板上,除了触觉的温度,门里面的气味,门里面传递给我毛孔的感觉,我都能非常敏锐地捕捉记录下,所以我的小说细节很多。
        但是这样也会有一些问题,我自己完全凭空想象打开一道尘封着的门,这是一件很枯燥的事情,所以我老是要做一些很危险的事情,比如找一个废墟,进去待一段时间去感受一下里面的气氛和状态,其实非常管用。
“讲一个故事就能收钱,并不是啥好事情”
       澎湃新闻:之前据说你在饭桌上的一个故事就能拿去好莱坞卖,不知道现在卖了几个故事了?
       南派三叔:现在排队的人太多,这个话是我的出版商说的。他说过两件事情,一件是《诛仙》的价值可能要过亿的,后来《诛仙》做成游戏以后的价值真的过亿了。后来他说我的这个事情,承他贵言,我现在确实只要讲一个故事就能收钱,但这并不是啥好事情。因为你讲一个故事并不代表这个事情结束了,你还是要把故事写下来,要把故事呈现给别人。
        其实这是一个比较困难的事情,这一年的时间是有限的,我一年写两本书已经是极限了,所以并不存在我在饭桌上讲述一个故事就能赚钱。因为人家听一个故事,这无法形成版权,无法衍生我的东西,你还是得把故事写下来。一旦牵扯到写下来,这个事情就遥遥无期了。别人肯定了我讲故事的内容,但是我们还是得遵守工业规则。
       澎湃新闻:你个人是不是对游戏方面比较感兴趣?这次《盗墓笔记》CG特效方面的画面,你满意吗?
       南派三叔:我很喜欢打游戏,至于《盗墓笔记》的最终成片我还没看到,我得跟着大家一起看。在没有特效的情况下,我坐着看了四个小时,本身故事的叙述方面和人物的魅力都远远强过了对特效的需要,所以我相信这个片子。
        我对特效不是特别关注,当然我也不相信出现“五毛特效”这样的情况。但毕竟中国网络剧的影视制作还是会有一个瓶颈在,有一个工业水平的发展过程,我们耐心等待就可以了。《盗墓笔记》的特效成本比其他剧要高出很多,我相信一定还是会不一样的,可以看到进步,但是是否可以达到美剧,那就真的不一定了。
       澎湃新闻:有没有打算重新写作?
       南派三叔:看有没有假期了。今年是从来没有过的那么一年,那么想写作。人就是一个比较贱的动物,以前写作的时候特别想工作,很期待朝九晚五;一旦开始工作之后,好像还是挺想念写作的。
       澎湃新闻:想听听你对《盗墓笔记》的预期?
       南派三叔:我心态特别好,有次跟陈国富聊天,跟他说我的个人规划计划,最后他听完了“呵呵”了我一下,他说影视是一门遗憾的艺术,所以对于《盗墓笔记》我认为只要拍出来就是成功,播了是第二次成功,播得好就是第三轮的成功了,每个成功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的,所以今天宣布要播出对我来说是一场狂欢,我不计较要狂欢到什么程度,这对于我和陪伴我八年的读者来说都是一个很难得的机会,我希望这个时候我可以放松一下。
        《盗墓笔记》不是我一个人写下来的,而是喜欢小说的人一起做出来的内容。
(疼叔对此文亦有贡献)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南派三叔,盗墓笔记

继续阅读

评论(35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