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晋“房产帝国”调查|保护伞名单:何家成、王敏、武长顺

澎湃新闻记者 李闻莺

2015-06-12 09:0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南曲师傅苏昆生对金陵城的慨叹,如今在一个个落马官员身上得到映射。
       过去一年,长长的反腐名单上,赵晋并不显眼。
       他40岁出头,身材微胖,身份是房地产公司老板。
       他有一个曾担任江苏省委常委、秘书长的父亲,但已退休8年。
       他也有许多政界朋友,官商勾结还是政商合作,有时只是一种说辞的把握。
       但随着中国反腐风暴劲刮,清点其财富,勾勒赵晋的朋友圈,又会看到一份长长的、令人咋舌的名单。
       名单上,有他的父亲赵少麟,国家行政学院原常务副院长何家成,山东省委原常委、济南市委原书记王敏,江苏省委原常委、南京市委原书记杨卫泽,天津市政协原副主席、天津市公安局原局长武长顺以及包括沈东海、崔志勇、杜娜丽在内的天津城建系统一众官员。
       还有很多我们暂时未能看到的名字。
       你会发现,这场反腐风暴中,赵晋是典型,但又绝非个例。他的发迹有偶然性,他的坠落也有必然。
       2015年6月,赵晋案远未结束。
涉案高管
       2014年6月中旬的一个下午,南京瀚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京瀚海”),一场重要会议没有等到主角出现。
       几个小时前,该公司实际控制人赵晋被有关部门从北京住处带走。
       当晚及此后数日,有关部门前往赵晋在南京、天津、济南等地的办公地点,拿走文件,冻结有关资产。
       “家都抄了,档案一车一车都拉走了。”在公司员工看来,这场“袭击”来得毫无征兆。
赵晋父亲赵少麟
       他们的老板赵晋,是江苏省委原常委、秘书长赵少麟的独子,身家百亿、公司无数、结交的官场朋友遍布全国各地。
       公司出事时,他们在南京、天津、济南都有在建项目,北京的会所刚刚装修完成,济南还有一块新买的土地,全款还没有付完。
       可是当“暴风雨”来临,席卷的就不仅仅是赵晋。包括苏韵、苏冠睿、杜娜丽在内,赵晋所属公司近10名高管也被带走。
       一份履历显示,苏韵出生于1977年3月,南京人,曾就读于南京市十三中学、南京市第九中学以及东南大学土木工程系。
       “她是公司的二把手,掌管财务大权。”一名接近苏韵的知情人士称,苏韵和赵晋读中学时就已认识。她精干漂亮,深得赵晋信任。
       苏韵和赵晋的关系也常被人们揣测——不少人认为,苏韵是赵晋的爱人。但另一方面,赵晋的女人又不止苏韵一个。
       多名知情人士透露,一位和他关系亲密的女士已为其生育4个孩子,母子五人现居北京。
       虽然能力出众,苏韵也面临一些非议,比如安插自己的弟弟苏冠睿进入公司担任高管。
       “她父母走得早,就剩姐弟两个,苏韵对这个弟弟疼得不得了。”知情人士透露,苏冠睿出生于1979年4月,一进公司就被重点培养。后来升至公司副总,平时坐镇山东。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了解到,在赵晋公司,苏韵是“大苏总”,苏冠睿被叫做“小苏总”。
       不少员工对“小苏总”的能力有一些不同看法,只是赵晋的心思都花在拿地和设计上,根本无暇顾及这些“小事”。
       被带走的公司高管中,还有一位值得注意的人物,是公司在南京方面的负责人杜娜丽。
       她出生于1962年3月,曾任天津市河北区建委副主任,2008年4月出任天津市河北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河北城投”)董事长、总经理。2009年,她还曾当选全国三八红旗手。
       有关资料显示,河北城投2008年5月正式挂牌,是天津市河北区政府直接管理的正处级机关单位,主要负责全区土地整理、出让。
       “赵晋在天津开发的第二个项目君临天下就在河北区,这个项目在区里上上下下,备受关照。”天津方面一名知情人士透露,杜娜丽和赵晋走得非常近,大约2012年前后,她离开河北城投,进入赵晋的公司担任副总。
       此外,由于牵涉赵晋一案,其公司天津方面负责人温峰也被有关部门带走。
法定代表人
       除了被带走的高管,赵晋公司中,还有一些身份各异的人士。
       比如一位叫杭宁的女士,她是赵晋旗下多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平时很少露面,也因此给外界留下神秘印象。
       澎湃新闻多方了解,杭宁出生于1953年10月,曾在南京无线电十一厂工作。她至少从1999年起就跟从赵晋,在公司算“元老级人物”。
       另有知情人士透露,杭宁在公司主要从事会计工作,并未参与其他。赵晋出事后,有关部门没有将其带走,也从侧面印证她牵涉不深。目前杭宁留守南京,处理公司一些善后事宜。
       事实上,在赵晋的生意版图中,法定代表人就像一个需要扮演的角色,20年来历经更替。
       最早被推到台前的是罗秀英。

       她出生于1928年2月,早年参加新四军,1949年随部队进南京。建国后,她曾在南京市公安局、南京市建邺区城建局、建邺区建筑公司任职。
       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起,年过60岁的罗秀英开始担任江苏恒基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恒基”)、江苏泰和房地产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泰和”)、南京恒盛物资经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1999年-2006年期间,来自北京的姬海清、孙建中、杨铁鹰成为“接棒者”。
       有关资料显示,姬海清出生于1934年8月,曾在国家燃料工业部、中国国际旅行社、北京对外友好交流促进会、北京兴茂实业公司工作。
       他曾任江苏世昌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世昌”)、江苏乾康房地产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乾康”)、江苏盛康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盛康”)、江苏鸿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鸿业”)的法定代表人。
       孙建中出生于1957年10月,早年就读于北京师范学院外语系,毕业后在北京市133中学执教,之后又前往深圳市深茂发展有限公司工作。
       从2002年开始,孙建中曾担任江苏泰和、南京永亨、江苏乾康等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值得注意的是,1997年,孙建中曾进入北京对外友好交流促进会。一年后,赵晋也成为北京对外友好交流促进会的一员。姬海清的履历则显示,1987年-1990年,他曾在该机构担任副会长。
       北京对外友好交流促进会到底是什么样的组织?
       澎湃新闻查询北京市社会组织公共服务平台,发现该组织登记性质为社会团体,成立于1992年8月,业务范围包括开展学术交流、经验交流、国际交流、引进资金技术、咨询服务、编辑专业刊物。该组织活动资金1000万,负责人为刘洪涛。
       另据北京市民间组织国际交流协会网站介绍,北京对外友好交流促进会是一个从事民间友好外交工作的涉外社会团体,成立于1990年10月。
       但是据姬海清履历,他从1987年就担任该机构副会长,可见目前信息尚有存疑。
       另一个担任过赵晋公司法定代表人的北京人士为杨铁鹰。
       他出生于1951年7月,曾在部队服役,上世纪80年代在北京和平宾馆担任总经理助理,1996年进入中国华电房地产公司任职,1999年6月开始担任江苏恒基法定代表人。
       2007年前后,南京人张武华开始“接管”赵晋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张武华出生于1955年4月,曾担任南京泰和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京泰和”)、南京泰亨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京泰亨”)、山东诚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东诚基”)的法定代表人。
       此外,他还曾担任天津诚基经贸中心项目的销售总监,之后又成为天津水岸银座项目的负责人。
       2008年以后,杭宁开始全面接管赵晋旗下的主要公司,成为山东诚基、江苏泰和、南京泰和、南京泰亨、江苏恒基、江苏盛康、南京瀚海等数十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赵晋旗下一些注册资本小于200万的公司,法定代表人多由苏韵、苏冠睿担任。
       此外,赵晋公司还出现了李荣、王妍、赵新、吕梅等法定代表人。这些人只是公司普通行政人员,有的多年前就已离职。
       至于赵晋本人,2007年以后,他的名字就从南京公司隐退,更多时候出现在天津、济南多家公司法定代表人一栏。
       另据知情人士透露,赵晋身边的高管中,还有一位厉害角色“原来是程慕阳的人”。
       今年46岁的程慕阳为河北省委原书记程维高之子。

       上世纪90年代,程维高主政河北期间,程慕阳利用父亲的身份开超市、拉广告、搞房地产开发,积累大量“灰色财富”。
       2000年8月,程维高秘书李真受贿、贪污案发,程慕阳在父亲的安排下,经香港特区逃往加拿大。
       值得注意的是,也是在上世纪90年代末期,赵晋的身影出现在河北房地产领域。他曾担任中国华电房地产公司石家庄分公司法定代表人,该公司为国有企业,注册资金500万元。
       一名知情人士对澎湃新闻证实,上述厉害角色曾是程慕阳的得力手下。程家出事后,他转投同为“官二代”的赵晋旗下,担任公司要职。

中国新近发出的“红色通缉令”中,程慕阳赫然在列 
       2015年4月,“天网行动”全面启动,国际刑警组织中国国家中心局针对100名外逃腐败分子发布红色通缉令,程慕阳赫然在列,涉嫌罪名为贪污、窝藏转移赃物。
       不过上述厉害角色目前尚未被带走。上述知情人士称,他虽然给赵晋出了不少“馊主意”,但并非直接做决策的人,目前仅被有关部门约谈。   
百余家公司
       把这些人连接在一起的,是赵晋的上百家公司。
       据澎湃新闻不完全统计,1994年—2014年20年间,赵晋在南京注册成立的公司超过50家,在济南、天津注册成立过的公司超过30家。此外,他还在北京、上海、深圳、唐山、杭州等地先后成立公司。
       这些公司把守台前幕后,各司其职,为赵晋的“商业帝国”有效运转。
       “他这几年就是开公司、注销公司。”一名接近他的知情人士坦言,赵晋开这么多公司,其中一个目的是在遇到法律纠纷陷入被动的情况下,只要注销公司就万事大吉。
       这种手法在过去数年屡次出现。
天津诚基经贸中心
       2011年5月,天津泰瑞房地产公司(以下简称“天津泰瑞”)申请注销。该公司成立于2003年3月,为天津诚基经贸中心的开发商,这也是赵晋在天津开发的第一个项目。
       也是在那时,天津诚基经贸中心业主们正因加盖楼层、长期不通燃气等问题准备起诉天津泰瑞。
       “我们去了和平区法院,人家说公司已经注销了,不能立案。”一名诚基经贸中心业主对澎湃新闻回忆。
       赵晋的另一个公司天津星际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津星际”)则是在诉讼阶段直接注销的。该公司成立于2007年3月,是赵晋在天津的第二个项目君临天下的开发商。
       2014年2月,天津市河北区人民法院做出的一份民事裁定书显示,2013年1月,法院受理了天津星际和德曼木业有限公司合同纠纷一案。诉讼期间,天津星际于2013年10月注销公司并完成清算程序,案件因此终止。
       相比之下,南京泰亨没那么好运。
       该公司成立于2007年3月,股东为山东诚基,是南京卓越SOHO项目的开发商。
       2013年8月,南京泰亨完成注销4个月后,工商部门接到群众集体投诉,称该公司恶意注销公司主体,使得他们现有的民事诉讼无法进行和无法执行。
       南京市工商局玄武分局经过调查,于2013年10月对南京泰亨下达行政处罚决定书。
       处罚决定书显示,当事人杭宁在明知南京泰亨尚有民事财产纠纷未处理完毕的情况下,申请公司清算备案。清算期间,杭宁隐瞒公司在此期间多场民事诉讼未结的事实,编制虚假的清算报告,骗取公司工商注销登记。
       最终,南京市工商局玄武分局撤销了南京泰亨的注销登记,同时对该公司罚款10万元。
       在赵晋的公司中,还有一些是注册额度非常小的公司。
       比如北京利德勤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0万元;北京盛兴鸿投资咨询有限公司,注册资本20万元;北京京鸿嘉投资咨询有限公司,注册资本20万元;上海尊力房地产咨询有限公司,注册资本20万元……
       一名熟悉内情的知情人士透露,这些公司中有一部分没有实体,主要用于资本倒手。而赵晋被带走的一个切入口,就是涉嫌境外洗钱,金额超过40亿元。
       澎湃新闻查询发现,至少有五家在英属维尔京群岛注册的离岸公司与赵晋有关。

       其中,百瑞德置业有限公司(Best Rate Properties Limited)成立于2000年8月22日。
       它于2003年3月出资200万美元注册成立天津泰瑞,使其以外企身份进入天津市场。
       丽晶酒店管理有限公司(Crystal Beauty Hotel Management Limited)成立于2002年4月3日,登记地址为香港德辅道恒生大厦9层。
       它于2005年7月出资30万美元,注册成立天津宜家物业管理有限公司,
       万豪房地产销售·策划代理有限公司(Manho Real Estate Agency,Strategy Limited)成立于2003年7月29日,登记地址为香港德辅道恒生大厦15层。
       2006年6月,该公司分别出资275万美元和1000万港元,成立天津高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和天津盛康投资咨询有限公司。
       润信国际集团有限公司(Infolink Internatinal Holdings Limited)成立于2004年6月2日,登记地址为香港皇后大道中155号兆英商业大厦15层1502室。
       它曾于2006年11月-2010年1月控股山东诚基25%的股份,此期间正是诚基中心建设阶段。
       以上四家公司中,三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直接指向香港籍人士张剀(另有登记为“张凯”)。
       另一家在英属维尔京群岛注册的公司为君悦国际酒店管理有限公司。该公司曾在国内投资深圳汇景酒店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汇景”)和天津永泰君悦酒店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津永泰君悦”)
       深圳汇景和天津永泰君悦的法定代表人分别是赵晋和苏韵。
天津城建塌方式腐败
武长顺与赵晋交情不错
       如果说,上百家公司让人看到了赵晋的实力,那么他的政界朋友圈则让人见识了其能量。
       2014年7月20日,赵晋被带走一个多月后,时任天津市政协副主席、市公安局长武长顺落马。
       武长顺出生于1953年1月,在天津政法系统深耕40多年,在天津警界有“武爷”之称。
       此后,多家媒体报道称,武长顺与赵晋交情不错。
       《法治周末》曾透露,由于赵晋团队为扩充建筑容积率多次更改建筑结构设计,引起承包方江苏省宜兴市太湖地基工程有限公司的不满和质疑。赵晋不仅扬言要扣减数千万元施工款项,还要将该公司冯姓负责人“绳之以法”。
       之后,天津公安机关成立专案组,对冯姓负责人立案侦查,并以涉嫌工程重大安全事故罪在2014年1月8日对冯姓负责人进行网上追逃。
       另据《法制晚报》报道,赵晋和武长顺的亲属有合作,且关系密切。
       财新网在调查中发现,天津诚基经贸中心业主郭莉在与开发商抗争过程中,曾被公安机关以“涉嫌妨害公务罪”拘留,之后因妨害公务罪被判刑一年。
       后来郭莉听说,武长顺以天津市委政法委副书记的名义做过批示,称郭莉袭警,应严肃处理,判实刑。
       2015年2月13日,武长顺被“双开”并移送司法机关。中央纪委在公布调查结果时,提到其贪污巨额公款、收受巨额贿赂、滥用职权等问题。其中,贪污、受贿、行贿、挪用公款、滥用职权问题涉嫌犯罪。
       2015年4月,多名知情人士向澎湃新闻透露,武长顺和赵晋确实关系不错,也帮忙摆平了一些事情,但两人在生意上的利益往来并不多。相比之下,近年来发生在天津城建系统的塌方式腐败更值得关注。
       早在去年7月9日,中央第五巡视组就曾向天津市反馈巡视情况。
       中央巡视组表示,天津在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方面,国有企业大案要案频发,城市建设领域腐败问题突出,农村基层腐败不容轻视,“一把手”违纪违法案件多危害大。
       当月28日,最高检官网发布消息,天津市人民检察院决定依法对天津市水务局原副局长马白玉涉嫌滥用职权罪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
       有关资料显示,马白玉1983年北京师范大学毕业,拥有南开大学经济学硕士及城市经济学博士学位。
       在调任天津市水务副局长之前,她的身份是天津城市基础设施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津城投”)董事长,在天津市政城建系统任职近30年。
       2014年10月10日,最高检官网再次发布消息,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决定依法对天津市河东区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孙基刚(副局级)涉嫌受贿犯罪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
       有关资料显示,孙基刚曾担任天津市河东区建委主任,2011年12月当选天津市河东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2014年12月29日,天津市委城乡规划建设交通工委原书记沈东海被查
       沈东海出生于1951年,1984年进入天津市委城乡建设工作部工作。他从1999年起担任天津市委城建工委(先后更名为天津市委规划建设工委和天津市委城乡规划建设交通工委)书记,同样是天津城建系统的“资深人士”。
       2015年2月28日,天津纪委在公布调查结果时提到,沈东海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干部任用、获取用地、承揽房地产建设项目和企业经营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索取、收受巨额贿赂。
       天津多名接近政府部门的人士认为,天津城建系统频频出事,和赵晋不无关联。更有人直接指出,赵晋和马白玉、沈东海均有私交。
       进入新一年,天津城建反腐并未停歇。
       2015年4月2日,时任天津市河北区政协主席的崔志勇落马
       崔志勇曾任河北区建委副主任、河北区政府办公室主任等职,2002年12月起担任河北区副区长,2006年12月当选河北区委常委、副区长。
       “他当副区长的时候,分管的就是城建。”一名天津当地知情人士透露,崔志勇与赵晋走得很近,他的一名亲属就是在赵晋的安排下进入北京某三甲医院工作。
       2015年5月28日,崔志勇被“双开”。其问题涉及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政府收购规划用地、承揽房地产建设项目和企业经营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索取、收受巨额贿赂等。 
王敏和赵某 
基于为赵某提供了诸多便利,王敏向其索贿的底气十足,俨然把赵某当成了自家的“钱袋子”和“提款机”。
       当天津城建系统风波不断时,山东省委原常委、济南市委原书记王敏的落马直接震惊山东官场
       公开资料显示,王敏出生于1956年11月生,山东济阳人,曾任山东省委常委、省委宣传部部长、省委秘书长、济南市委书记等职,2014年12月18日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调查。
       2015年2月17日,王敏被“双开”,其问题包括违反廉洁自律规定,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亲友的经营活动谋取利益;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干部选拔任用、企业经营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巨额贿赂。其中,受贿问题涉嫌犯罪。
       随着王敏被查,山东省委另一位常委、统战部长颜世元去向成谜。
       2015年5月31日,齐鲁网发布消息,山东省人大会常委会近日发布公告称,枣庄市人大常委会依法罢免了颜世元的省十二届人大代表职务。依照代表法的有关规定,颜世元的代表资格终止。
       此前半个月,颜世元的名字已经从山东省委统战部官网“领导之窗”栏目撤下。
       尽管目前无法确认颜世元被罢免省人大代表是否与赵晋有关,但从履历看,颜世元长期在山东省委办公厅任职,曾是王敏的直接下属,并多次在公开场合为王敏“点赞”。
       相对而言,王敏和赵晋的关系已基本明朗。
       2015年3月,中央纪委官网一篇名为《千万不能跟党装两面人,耍两面派》的文章揭秘了王敏的贪腐之路。
       文中提到,2005年,王敏结识济南一家房地产开发公司总经理赵某。近十年来,在他的力挺下,赵某的生意顺风顺水,财源广进。
       基于为赵某提供了诸多便利,王敏向其索贿的底气十足,俨然把赵某当成了自家的“钱袋子”和“提款机”。
       赵某则对王敏“知恩图报”,先后向其行贿现金、房产、名人字画等钱物累计达人民币1800余万元。
       文章还称,王敏不仅自己在生活上追求奢靡,还把家人带上腐败之路。
       赵某曾对王敏妻子百般讨好,主动带其到北京、香港、澳门旅游、购物,从名牌衣服到名牌手提包,哪个好、哪个贵就买哪个。
       2008年,在王敏默许下,赵某为其女儿购买住房。赵某还多次带王敏妻子去澳门赌博,王敏妻子不用出赌资且“分红”。
       为了让女儿一家过上所谓的幸福生活,王敏纵容女儿在赵某的公司长年“吃空饷”,并多次打招呼、拉关系、铺路子,帮助女婿承揽工程牟利。
       2015年4月,多名接近赵晋的知情人士向澎湃新闻证实,文章中提到的“赵某”就是赵晋。
       “老板和王敏关系不错,经常一块吃饭。”多名赵晋公司内部人士称,王敏的女儿在公司挂过一个副总头衔,但很少露面。此外,王敏的女婿孙某出身山东高干家庭,也曾在赵晋的公司呆过一段时间。
       上述赵晋公司内部人士还透露,赵晋进军济南市场其实是机缘巧合。
       当时,他原本看上青岛一块地,谈到最后,出售方又不想卖了。这时,公司在天津的负责人温峰通过在济南工作的同学得知,山东建筑大学有地要出售,便将这一消息告诉赵晋。
       了解这块地的潜力后,赵晋找到了当时正担任山东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的王敏。
京城豪华会所
       尽管没有直接证据显示赵少麟为儿子牵线搭桥,但从任职履历看,他和王敏都是秘书出身,经历有相似之处。
       赵少麟从1997年11月开始担任江苏省委副秘书长、办公厅主任,1998年6月升任江苏省委秘书长、办公厅主任。2000年3月,他进入江苏省委常委之列,继续担任江苏省委秘书长,一直到2006年11月退休。
       王敏从1998年6月开始担任山东省委副秘书长、省委办公厅副主任,2004年12月升任山东省委常委,之后还曾兼任过山东省委秘书长。
       除了照顾王敏的家人,赵晋在讨好官员上也非常有一套。
       中央纪委文章透露,王敏时常向有“利益输送”的关系人索要钱物。仅十八大以来,他借到北京参加中央全会、“两会”等机会,多次给赵某打电话,明示暗示让其送钱。
       在中央八项规定出台,特别是中央整治“会所中的歪风”通知下发后,王敏仍置若罔闻,于2014年6月借在中央党校学习之机,潜入济南一家房地产公司总经理赵某在北京的会所吃喝玩乐。
        上述接近赵晋的知情人士透露,赵晋在北京的会所不止一处,它们不对外开放,只用于公司内部接待。王敏去的那一处,位于北京高档小区缘溪堂。赵晋连买带装修耗资1亿元,去年5月1日刚刚投入使用。
位于北京玉渊潭南路的高档小区缘溪堂,赵晋在京的其中一处会所位于此地。
       2015年5月,澎湃新闻探访了被誉为“京城顶级豪宅”的缘溪堂。
       该小区位于北京玉渊潭南路北、中华世纪坛西侧,毗邻玉渊潭公园,与钓鱼台国宾馆隔湖相望。小区旁边,是正在建设中的中国少年儿童科技培训基地,该项目隶属于宋庆龄基金会。
       和大多高档小区一样,缘溪堂并不对外,业主进出需要刷卡,开车可直接通过地下车库驶入。小区内共有三幢楼,每层仅一户,每户可使用两部电梯,一部提供给业主,一部提供给保姆,私密性可见一斑。
       一名熟悉该小区的人士介绍,缘溪堂2008年开发,到现在入住率只有一半左右。住户身份各异,有些人买来一天都不会住,宁愿空着也不出租。
       不过,由于位置环境优越,私密性高,相当一部分公司将其视为理想办公地点。当然,这些公司不会挂牌,表面看上去和普通住户没有两样。
       这样的房子,每户面积300平方米-500平方米不等,每平方米均价70000元左右,一个大户型售价约3500万。
       “连买带装修花了1个亿,里面得有多豪华啊?”说起赵晋的豪华会所,上述接近赵晋的知情人士若有所思。
       也是在这样的豪华会所里,衍生出更多香艳故事。
       天津、济南多方人士向澎湃新闻透露,赵晋不仅为官员提供会所服务,还提供色情服务,并以偷拍作为要挟。甚至有人直指,赵晋公司个别高管也参与运作此事。
       各种说法难以证实,但它已广泛流传。
业主梦魇
       当少数人享受着赵晋给予的奢靡,更多人却进入梦魇。
       由于济南诚基中心的房子与合同约定多有不符,2013年8月,数十名业主决定走法律维权的途径。然而,当他们走进济南市历下区人民法院,却被告知无法立案。
       以后一个多月,业主们多次前往法院,直到把所有立案的办公窗口都排队堵上,法院才同意受理。
       “从立案到开庭,每一道程序都是大家反复争取来的。” 山东鹊华律师事务所律师胡春雨是赵晋多个楼盘维权案的代理律师。
       他告诉澎湃新闻,诚基中心业主维权案2013年12月20日一审开庭,2014年11月18日二审开庭,至今仍未宣判。
       在代理过程中,胡春雨也见识了开发商的各种花招。
       “软硬兼施,实在不行,就玩黑社会那招。”据他回忆,2013年9月,山东诚基曾以调解为名邀请他去公司一趟。当时他见到了公司副总经理苏冠睿,对方提出,可聘请胡春雨做公司的法律顾问,一年12万元,签订四年。
       胡春雨没有同意,苏冠睿就撂狠话说要“收拾”他。离开时,胡春雨还被另外几个“打手”模样的人恐吓。
       威胁不是说说而已。
       2014年1月13日晚,胡春雨从办公室出来不久,就被两个1.8米以上的壮汉殴打,对方还问他“是不是不想活了?”
       一周后,两男两女来到胡春雨所在的律师事务所。四人声称孩子在山东诚基做售楼员,因为业主维权受刺激得了精神病,现在要让胡春雨“有命挣钱,没命花钱”。
       当天晚上,一辆蓝色铃木小轿车跟踪胡春雨直到家中。几个小时后,一名自称诚基公司黄经理的男子给他打来电话,扬言要让胡春雨的助手马永杰律师下半辈子坐轮椅。
       2014年小年夜,胡春雨一家在愤怒和惶恐中度过。他不仅多次接到莫名的恐吓电话,要求退出代理,接受“补偿”。他的父母家门口还被人泼粪便,妻子被跟踪,正常生活完全被打乱。
       此后一段时间,胡春雨住进了酒店,在业主的护送下上下班。时隔一年多,他仍然常常感慨,“此案确实太难了,群众维权只能靠人心不死”。
       律师尚且如此,一些与赵晋看法不同的人,日子更不好过。
       一名知情人士透露,赵晋曾要求公司员工给承建方挑毛病找茬,如果不从,就恐吓甚至打击报复。
       澎湃新闻联系了一名曾在赵晋公司打工的员工家属。对方确认了此事,但已不愿多谈。
       “我们一家受到的压力太多了,现在只想平平安安的。”该家属坦言,家人受打击报复后,她曾找赵晋求情。那次见面,赵晋文质彬彬,但谈到正题,他又开出了更为不合理的条件,而且语气很坚决、完全不容商量,求情最终也无济于事。
       赵晋的蛮横和强势,在财新网报道中亦有印证。
       该报道提到,2010年11月,浙江中南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中南”)承包了济南万豪国际公寓幕墙和门窗工程。
       万豪国际公寓的开发商为山东泰祥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东泰祥”)。该公司成立于2006年12月,首任法定代表人为赵晋,之后依次变更为张武华、杭宁。
       2012年3月,浙江中南工程验收在即,山东泰祥突然发难,称其材料质量有问题,要求赔款1200万。
       3个月后,山东泰祥通过济南中院等进行诉前保全,冻结浙江中南账户1700多万元。为此,浙江中南领导数次前往沟通,但赵晋态度强硬,称若不同意罚款,就通过公安查处,并把“不合格的材料”全部拆除。
       2012年8月,浙江中南高层连夜赶到南京斡旋。凌晨1时许,赵晋醉醺醺回到办公室,扬言要收拾浙江中南项目经理王亮(化名),“马上找公安来抓,不磕头道歉就抓人!中南公司不签终止协议,也马上抓人”。
江苏何家成、杨卫泽        
       儿子的所作所为,作为父亲的赵少麟是否清楚?
       多名南京方面知情人士透露,赵少麟在赵晋的公司担任顾问,公司财务支出超过50万都要让他签字。“老爷子有时也会出现在公司,不可能不知道儿子在做什么。”
       而在更早些年,赵晋的母亲罗小秋也时常到公司。有人记得,当年她骑自行车,穿布鞋,外表看起来十分低调朴素。
       2014年8、9月,赵晋被带走后,赵少麟现身南京、天津、济南,安抚公司员工,还任命了南京、天津以及济南三地的临时负责人。
       上述南京方面知情人士称,在此期间,赵少麟还找过更高层次的人士,试图求情,但未能如愿。
       2014年10月11日,中央纪委发布消息,赵少麟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多名知情人士透露,赵少麟是从北京住处被有关部门带走的,同时被带走的还有赵晋的母亲罗小秋。
何家成与赵少麟同时落马
       当天和赵少麟同时落马的,还有时任国家行政学院党委委员、常务副院长的何家成。
       公开资料显示,何家成1956年5月生,江苏南京人,本科毕业于南京大学经济系。
       上世纪80年代起,何家成曾在中央办公厅、国家物资部办公厅、国家国内贸易部等单位任职,从事工作多与经济有关。
       2000年-2009年 ,何家成曾担任国务院国有重点大型企业监事会主席,2009年9月调任国家行政学院,属于典型的“学者型”官员。
       有关资料显示,国家行政学院是中国三所国家级的干部培训基地之一,主要承担省部级、司局级和处级公务员的培训。常务副院长负责学院日常工作,这个职位被明确为正部级。
       知情人士告诉澎湃新闻,赵、何两家早年就有相识,赵晋和何家成关系很好,他甚至直接向何家成推荐地方干部。何家成喜欢杭州,赵晋多次陪同前往。此外,何家成的女儿也曾在赵晋公司“吃空饷”。
       就在很多人为何家成落马感到唏嘘时,江苏省委原常委、南京市委原书记杨卫泽的被查消息引爆江苏政界。
       这位江苏官场昔日的“政治明星”,1962年8月出生,江苏常州人,曾担任江苏省交通厅厅长,苏州市委副书记、市长,无锡市委书记等职,2006年11月进入江苏省委常委之列,2011年3月开始主政南京。
       也是在杨卫泽调任南京前后,赵晋又回到家乡大展拳脚。
       此前的2007年,他注销了在生意起步时立下汗马功劳的南京世昌、江苏鸿业、江苏泰和等公司,将主要精力转投天津、济南。
       3年后,赵晋新注册成立了南京瀚海和南京德胜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京德胜”)。
       两家公司均由江苏盛康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盛康”)投资,法定代表人杭宁。
       此后又是大肆拿地。
       2010年以来,江苏盛康、南京瀚海和南京德胜三家公司作为赵晋后期在南京发力的“主力军”,至少在南京土地市场拿下8块土地。
       它们分布在建邺、江宁、下关、栖霞、秦淮等不同区域,单块地出让面积最大达8.8万平方米,最小的超过1.6万平方米,总成交额超过33亿元。
       “他在南京拿的地,基本都和杨卫泽有关。”一名知情人士对澎湃新闻透露,赵晋和杨卫泽亦有来往,今年以来,办理杨卫泽案件的工作人员也已多次造访赵晋公司了解情况。 
布局大本营
       在赵晋近年拿到的土地中,位于南京市建邺区河西大街(中部33-2号)的2010G43号地块备受关注。
       2010年10月29日,该地块经6家公司、56轮争夺,最终被江苏盛康以8.1亿元拿下,溢价率200%。该地块开发后来交给了南京瀚海,原计划建一个集商业和公寓为一体的综合体,名叫江苏盛康商业广场。
       另据南京河西新城区开发建设指挥部官网显示,2011年6月,河西新城区还将江苏盛康商业广场视为重点项目,有关领导曾约见南京瀚海负责人苏冠睿,要求“近期向指挥部报工程建设计划,确保年内开工”。
       2012年2月,南京市规划局公布了该地块规划设计方案批前公示。
       其中显示,河西大街(中部33-2号)地块用地性质为商业金融用地,项目总建筑面积约27.07万平方米。拟建设3幢楼,地上40层,地下7层,高度200米。
       值得玩味的是,2013年以来,南京市政府原副秘书长汪扬,南京市委原常委、建邺区委原书记冯亚军,连云港市委原书记李强先后落马,这三人均在河西新城区开发建设指挥部担任领导职务。
       除了商业开发,赵晋还曾和上市公司国电南京自动化股份有限公司(600268.SH)(以下简称“国电南自”)展开合作。
       公开资料显示,国电南自前身为南京电力自动化设备总厂,始建于1940年。
       该公司1999年11月18日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是国家电力系统首家高科技上市公司,被誉为中国电力高科技第一股,现为央企中国华电集团的直属子公司。
       2011年6月,国电南自发布公告称,为落实公司“一体两翼”发展布局,加快中国(南京)电力自动化产业园项目的实施,公司控股子公司——南京国电南自科技园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电南自科技园”)拟与天津高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津高盛”)合作,合资设立南京南自高盛科技园项目开发公司,负责中国(南京)电力自动化产业园的开发建设。
       公告还介绍,天津高盛注册资本575万美元,法定代表人为赵晋。该公司成立于2006年,是集房地产开发、设计、销售等业务为一体的专业房地产公司。
       澎湃新闻查询到,天津高盛和国电南自科技园合作成立的公司实际名称为南京南自高盛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自高盛”),注册时间为2011年8月,注册资本5000万元。
       其中,国电南自科技园出资2550万元,占51%股份;天津高盛出资2450万元,占49%股份。
       按照双方约定,该项目共建两栋写字楼(地上46层、地下3层)和一栋专家公寓(地上30层、地下3层)。46层写字楼高190米,专家公寓高100米。预计所需总投资约21.2亿元,项目建设期预计为3年。项目建成后,将出售一栋写字楼和一栋专家公寓。另一栋写字楼将自用和出租。
       2014年5月,位于南京新模范马路的项目所在地,一个豪华气派的售楼处建设完成。一个多月后,赵晋被查,项目全面停滞。
       因拿不到工程款,售楼处装修方南京亚太嘉园建筑装饰有限公司将南自高盛告上法庭。
       在法庭上,南自高盛表示,在公司实际控制人赵晋和公司主要管理人员均被采取强制措施、资产查封的情况下,请求该案暂停审理。法庭并未支持这一主张。
       2015年3月,国电南自发布2014年报。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南自高盛科技园项目尚未达到双方协议进度。目前公司正在积极交涉,推进项目进展。 
城市的伤疤
名门广场1号楼已经从原来的56层削减至17层
       赵晋被查,不仅对国电南自这样的上市公司有所影响,更让购买其房子的人忐忑不安。
       澎湃新闻了解到,赵晋被带走时,旗下公司至少有3个在售项目尚未交付,1个项目交付后没有办理房产证。
       这其中,名门广场位于天津市河西区广东路和绍兴道交口,紧邻人民公园,产权年限70年,开发商为天津汇景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津汇景”)。
       天津汇景成立于2009年1月,注册资本3000万,法定代表人赵晋。
       名门广场业主汪先生对澎湃新闻介绍,名门广场原计划要建8幢楼。其中前四幢为高层住宅,1、2号楼各56层,3、4号楼各44层 。后四幢为小高层建筑,5、6号楼为12层,7、8号楼分别为7层、8层。
       “一期是2012年月11月开盘,3、4号楼最早出售。当时每平方米均价1万元出头。”汪先生介绍,名门广场原设计容纳量8000多套,截至去年6月已售出3600多套。
       另一个项目是天津河东区十二经路与海河东路交口的水岸银座。
       该楼盘近邻海河、大光明桥位置,产权年限40年。开发商即天津高盛。
       该公司成立于2006年7月,原名天津世昌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2006年8月更名。公司注册资本579万美元,赵晋为法定代表人。
       水岸银座业主介绍,该楼盘2011年年底开售。规划建3幢楼。其中1号楼地下3层,地上主楼48层,塔楼10层;2号楼地下3层,地上主楼31层,塔楼10层;3号楼地下3层,地上主楼56层,塔楼9层。此外还有裙房,规划地下4层,地上5层。
       业主赵先生介绍,相比名门广场,水岸银座密度非常高,每层大约72套。楼盘原计划总容纳量12000套,截至赵晋被带走时,已售出7000多套。
       据澎湃新闻了解,赵晋被抓后,这两处楼盘一度停工。为此,天津的业主们找过规划、国土、房管等部门,但都没什么实质作用。
       直到去年9月底,天津市信访办开始牵头组织见面会,由建设规划部门工作人员和业主直接对话。
       “每个月一次,时间不确定,提前半天通知。” 汪先生告诉澎湃新闻,每次见面会只能进去5名业主代表,进不去的就在外面等,多的时候外面站着两三百号人。
       同时他还介绍,目前名门广场已经复工,有关部门告知预计2016年11月竣工,2017年初交房。而在此前,开发商承诺的第一批交房时间为2015年7月31日。
       除了交房推迟,规划方案也出现重大调整。
       汪先生透露,名门广场1号楼已经从原来的56层削减至17层,2号楼不变,依然为52层,3、4号楼都从原来的44层削减至34层。
       这就意味着,部分业主需要调房。早在4月,规划部门透露的数字是771户调改,但5月份又改为750户,但具体会涉及到谁,大家都不清楚。
       “他们说单独打电话,但到现在没有一户接到通知。”汪先生认为,业主对自己购买的住房有知情权。半年来,他们一直要求查看调改后的规划方案,但没有得到同意。
       最近一次见面会上,业主们又被告知,名门广场原来3200多个储藏间(面积10-22平方米的小套)将削减至400个,到底怎么改,大家还是不明白。
       相比名门广场,水岸银座的问题在于施工进度。
       上述业主赵先生透露,已完成主体结构的水岸银座并未大规模削减层数。但由于规划调整,新增电梯,也有60多户需要调改。
       按照约定,该楼盘第一批交付时间是去年10月15日,但那个时候赵晋已经被抓,施工全部停止。
       今年1月,天津市信访办工作人员向水岸银座的业主们保证,3月全面复工。真正到了3月,业主们却发现,施工人员仅有一两百人,并非全面复工,大家又愤怒起来。
       赵先生坦言,虽然官方表示明年7月可以交一批房,但看现在的进度,感觉难以实现。
       事实上,由于价格低,户型小,购买赵晋房子的人大多是工薪阶层。对于目前的状况,大家态度不同,情绪却很相似——焦灼。
       有人希望如期入住,有人失望至极一心想退房,还有人在考虑交房延期的赔付。
       “现在业主这边起诉,赵晋公司那边不应诉,也比较麻烦。”天津华声律师事务所刘志刚律师表示,赵晋被带走后,凡是涉及到名门广场和水岸银座的维权案件,法院一度不予立案,一直到今年5月底才允许立案。而在此前,他曾代理有关赵晋楼盘的维权案件超过70起。
       相比之下,济南的业主们更不知所措。
       澎湃新闻了解到,诚基中心四期已于2013年交付,之后一直没有办理房产证;卓越时代广场主体工程已经完成,本应2014年年底交付,但目前无限期推后。
       有业主去问规划部门,诚基中心四期的房产证什么时候能办下来,却被告知房子是违建项目,不可能办下来。
       胡春雨告诉澎湃新闻,赵晋、王敏被查后,在法院办理起诉登记的业主已达700户,法院同意登记,承认起诉,但不出具立案手续,不开庭也不收费。
       此外,他还在一直呼吁政府有关部门组织协调法院依法审判、缓交减免诉讼费以及协调银行停止月供,并没有得到实质性回应。
       “卖的时候五证就摆在那儿,我们是相信政府才买的房子!”一名济南诚基中心业主质疑,昔日谁在为赵晋开“绿灯”?
责任编辑:龙毅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房产帝国,赵晋,王敏,何家成,杨卫泽

继续阅读

评论(43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