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最红全真道士梁兴扬:别让汉服变成一种病

澎湃新闻记者 李丹

2015-06-16 17:0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全真教龙门派三十代玄裔弟子梁兴扬又一次在微博成为争议焦点,这一次是因为汉服运动,身穿道袍的他被贴上了反汉服的标签。
       此前梁兴扬已经因为高调对时事发言而走红,《论中国南海造岛对地球风水及太阳系和平的正面影响》针对的是美国助理国务卿丹尼尔·拉塞尔对“风水”的说法,从道教玄学角度分析了南海对周边国家、世界格局的影响。非议接连不断,有人笑话一个道士为何对南海造岛发言。之后“萌系”风格和“神配图”依旧,共同呈现出一个新时代道士的网络形象。
       此次引来非议的是梁兴扬的一条长微博《别让汉服成为一种病》,批评那些偏激的汉服捍卫者,言辞犀利:
       道士住观要蓄发的,这个是我们坚持的传统,汉服坚持了没?口口声声汉式衣冠,冠呢?剪个寸头谈衣冠寒碜不?
       穿着美丽的汉服,三从四德哪里做到了?总不能之选择对自己有利的,自己可以作秀的方面吧?刺绣学的怎么样了?
       形制背后是文化,三妻四妾,你打算做的是妻还是妾?形制背后还有森严的等级制度,你打算穿士人贵族的还是奴婢劳工的?
       形制背后是规则,按照规则,你们考取功名没?你有登上庙堂的资格没?很多看起来很炫丽大气的衣服,在汉唐时代,你们要被杀头的,甚至杀头都不够,要诛灭九族的!看到了汉服,就没看到背后的文化吗?就罔顾背后传达的信息吗?只选择对自己有利的使用吗?
       梁兴扬称反对的是汉服作秀:
       道袍本来就是汉服的一种,我们平时日常穿着,不是用来作秀,汉服爱好者有多少人作为日常,多少人作为作秀呢?
        我们对襟也穿,斜襟也穿,麻布也穿,化纤也穿;这就是生活,真的跟汉服圈的讲究不起来,我们本来就不高尚,我们就是普通人而已。
       澎湃新闻记者就此对梁兴扬进行了专访。
       
        澎湃新闻:包括儒家在内的很多人都强调,复兴传统文化要从形式上恢复服饰……
        梁兴扬:如果光注重形式,不注重里面包含的文化内容,那怎么行?我们道袍也是汉服的一种,不是说我穿道袍就高人一等,你给我打电话,我就可以说:不行我正在清修不能接受采访。这有什么意义呢?
        澎湃新闻:汉服拥护者最让你反感的是哪点?
        梁兴扬:事情是这样。昨天微博上有人发了要珍惜汉服,发了几张图片,其中有汉服和改良装。然后我就转发了,也没想很多。然后有人说形制不对,让我道歉,还骂我,逼得我把微博删了。后来在长微博里我也说了,我不是反对汉服,而是反对说“我的标准是对的,你的标准是不对的,要遵循古制,我有我的古制,你有你的古制”,然后在那里吵架。都说汉唐衣冠,但真正的汉唐气节在哪里?
       我们道教,要穿道袍,但道袍是有道教文化做支撑的,我们是传承下来了。清代要剃发易服,我们道教都没有剃发易服。汉服的历史已经隔断了,他们是从废弃的历史上来进行恢复,这更难。难归难,不意味着不符合他们规范的就是错的,就要被攻击。
       我一开始转发微博是为了支持他们的,结果他们说我的形制不对,规格不对,是误导他人。如果我不支持,就骂我满清遗民、蛮夷。这有什么意义呢?只会让一些中间派、对汉服有一点好感的人离他们远去。
       服装穿在人身上才是服装,穿了之后,让别人看不起你、离你很远,那算什么服装?
        澎湃新闻:那道教的传统服装情况是怎样的?
        梁兴扬:在传统服装中,道装一直没有断层。我们有对襟,也有斜襟,也不排斥改良倒装,为的是方便。做汉服,也要与时俱进。
       我们穿道装的同时,穿法衣,穿道袍,穿便装,都是有规范的。再对比一下那些汉服的拥护者。按理说,平民穿的最多的是灰色、黑色、蓝色,很多人复兴汉服,却要穿的花花绿绿,这在古代可能吗?都不尊重传统。有的在古代是官服,有的在古代是书生服。你考取了功名没有?是不是举人是不是状元?你是不是皇帝?敢穿这样的服装。平时我们是不穿明黄色的衣服的,只有上坛做法才穿。
       复古不能只挑对你有利的复古吧,那以前的丫鬟、奴婢服装,你怎么不穿出来让大家看一下,都挑好看的。中国古代什么职业都有,那什么标准才是汉服啊?
       道教也很重视传统,但不意味着我们固步自封。
        澎湃新闻:道教还有一套仪轨,还作为宗教存在,但汉服的拥护者在生活方式上已经脱离了古代。
        梁兴扬:对,他们的生活状态已经脱离了古代的氛围,所以要与时俱进地进行改造。你穿着拖地的汉服走在大街上,是在替清洁工人扫大街吗?人不能活着老看过去,要看现在。不能把我们道观的电都掐了,晚上只点煤油灯,甚至煤油灯都不行要点蜡烛。如果我食古不化,你给我打电话都不可能。
        澎湃新闻:你的风格非常适合新媒体时代。
        梁兴扬:怎么让年轻人更好地接触道教?是不是你来了,我给你念段经文,就算弘扬道教了?我要以你能理解的方式跟你交流,你才会对道教有一点点好感。
        澎湃新闻:道教的服装规范有哪些变化发展?
        梁兴扬:短袖对襟我们会用上纽扣、按扣。法衣没有大的变动,但不是说只能用手绣的,不能用机绣的。不是说机绣的法衣就是不正宗的,我们就不用了。
        澎湃新闻:生活方式上呢?
        梁兴扬:跟其他人也差不多,微博、微信我都用。一开始还被人笑话,说你一个道士开什么微博微信?新的媒体手段和生活方式进入我们,我们去适应它。我们也需要交流,也需要关心国家大事。我们也要吃喝拉撒,不是生活在天上,我们也是凡人。
       前段时间关于南海造岛的事,人们都说道士为什么对这个发言?我说,美国人谈风水、谈《道德经》,我们道士不出来发言,谁出来发言啊?道教不是就在深山里念经。
        澎湃新闻:身边的人支持你这样吗?
        梁兴扬:开始肯定有不理解,我跟徒弟、朋友说:无论如何,我们就这样走下去。我也不知道对和错。包括现在,我也不知道对和错。肯定会惹来非议,现在非议很多。如果我走对了,可能闯出一条路来;如果错了,告诉别人不要往这条路走就行了。
        澎湃新闻:您心目的汉唐气节是什么?
        梁兴扬:汉唐气节就是别自轻自贱,也不能因为反对而攻击辱骂。侮辱人就是侮辱自己。我在qq上,不管争论多激烈,我也不会骂人。
        澎湃新闻:会有大量的时间用于qq争论吗?
        梁兴扬:对,我们要交流。一天里好几个小时用来交流,毕竟还要做庙里的事情,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能多帮到一个人,就多帮一个人。
        澎湃新闻:你的典型的一天是怎样的?
        梁兴扬:早上6点到7点起床,7点半之前吃好早餐,开始进行道教的早课,结束时差不多是8点多,就忙下自己的事情,来了朋友接待下,想看书就看看书。中午12点到12点半吃饭,吃完饭午休,或做些自己的事情。下午3点到5点晚课,6点到6点半吃饭,晚上9点到10点就可以休息了。
       我们的生活非常传统,非常简约化,听起来很平淡,但不是特别单调。因为穿插着很多事情,对朋友和客人的接待穿插在固定的生活模式上。
        澎湃新闻:你会拿着手机随时刷社交网络?
        梁兴扬:啥时候空了啥时候刷一下。
        澎湃新闻:没觉得非议和过量的信息让你困扰?
        梁兴扬:困扰啥,过了就过了。我不能整天愁眉苦脸来面对,包括现在,我也是笑着跟你说的,我不能因为有争吵就影响到心情。人家说你在微博上语气很激烈,我过了就过了,激动过就完了。他骂我一顿,我总不能三天不开心,用不了十年我就会成为一个老头。
       
责任编辑:李丹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梁兴扬,道士,全真教

继续阅读

评论(97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